超级软件

第四十章 抢纵哥的女人?

PS:第二更,继续求票!多谢大家的支持啊!

————————————

看到这个时候,就算是看热闹的,也都看出李天纵接连脆败,并不单单是让棋,而是棋力相差太大。

因为让棋没有这么让的,起码你得有点抵抗力,毫无悬念地落败,一点抵抗都没有,对方就算赢了,也会相当不爽。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一直不停输棋,而且都是惨败的李天纵,竟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你认真下啊!好像在责怪王曦怡没有好好下棋。

没有好好下,都能下成这样,要是好好下,那他不是输得更惨?大家额头都开始冒出黑线:纵哥,就是纵哥,实在太有个性了,看来他输得很不过瘾,难道有受虐的倾向?

想想纵哥之前的事迹,似乎也确实处处流露出对受虐的嗜好,放在今天以前,大家肯定会极端鄙视。

不过昨天晚上“纵哥”挺身而出,揭破黑幕;又在舞台上大放异彩,得到罗郁剑这等牛人的称赞,学校党委书记、校长亲自颁奖,过去的形象已经彻底颠覆,隐隐成为新的“校园英雄”。

听了李天纵这话,周围的同学面面相觑,有些吃不准“纵哥”这是什么意思,人的名、树的影,按说刚刚有了光辉形象的“纵哥”,不应该这样啊!

让李天纵这么一说,王曦怡别提多郁闷,她刚才这一手棋,确实有些软,其实可以直接做出“活四”,也就是形成两头都有空位的四个子一排,那样的话,李天纵就只能提前缴械认输。

为了照顾李天纵的面子,王曦怡没忍心一步走死,故意缓了一下,没想到李天纵不但不领情,而且还直接说出来,质问她为什么不好好下。

王曦怡很想说,她不好好下,也照样能赢,可是看到对面这个男生脸上认真的表情,心底深处,似乎给触动了一下,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同学,这盘棋你输了,”旁边突然伸出一根白净、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棋盘上的两个位置,王曦怡虽然没有下出“活四”,却做了个“双三”,也就多走两步棋,李天纵还是必输无疑。

李天纵看了看棋盘,他只算到那步“活四”,没有看到这边还有“双三”,不禁摇了摇头,自己的棋力、算力,都太差了,也难怪王曦怡提不起精神,随便下下都能赢啊。

“算了,不下了,”李天纵拣起棋盘上的黑子,摇头说道,让王曦怡陪他这样的低手下棋,他都觉得过意不去。

“你的棋力,确实相差太多了,说完全不会,也不为过,”李长浩收回手指,讥诮地看了眼李天纵的侧脸,旋即抬起头,露出淡淡的微笑,看向对面的王曦怡:“这位同学的棋力,估计能入段了吧,我也很喜欢下棋,要不我们来一局?”

李长浩与李天纵已经是老相识,上次为了接近范晓晓,李长浩跟着去三舍搜寻那只消失的手机,曾经跟李天纵发生过正面冲突,李长浩还在众人面前丢了脸、出了丑,接近范晓晓的计划也就此泡汤。

不过事后李长浩一直都没有放弃,他又去了三舍几次,最后还是将目标锁定在李天纵的身上,譬如他今天就有重大发现:一路遥遥跟着李天纵,蓝牙的信号一直都在,而距离李天纵远了,蓝牙的信号就会消失。

虽然这个发现还要进一步的验证、确认,但是在李长浩看来,那只苹果手机,十之八九就在李天纵身上。

因为上次让李天纵坏了好事,李长浩从心底里就对他带着敌意,看到他跟两个漂亮女生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心里就很嫉妒,敌意变得越来越强烈。

看到李天纵不断输棋,李长浩感觉到很爽,听他说了那句话,立刻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李长浩点出棋盘上的两个关键位置,有些得意地嘲讽了李天纵两句,脸上露出自以为最优雅的微笑,对王曦怡道:“我看你随身带着的棋具是围棋,应该也会下吧?五子棋太简单了,要不我们下盘围棋?”

李长浩看得很准,王曦怡拿出来的棋具确实是围棋的,围棋棋盘是每边十八格、十九个点;标准的五子棋棋盘是每边十四格、十五个点。

李长浩话一出口,周围的学生听到以后,都暗暗翘起大拇指,这哥们牛叉,这个借口找得妙,要是美女答应的话,那就有机会借下棋进一步接触,发展更深入的关系。

不过,这家伙居然敢挑衅“纵哥”,甚至意图挖“纵哥”墙角,跟“纵哥”抢女人,胆子似乎太肥了吧?虽然“纵哥”似乎不怎么理睬这两个美女,反倒像美女倒贴上去的,但是“纵哥”爱理不理那是一回事,别人试图横插一脚,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大家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李长浩,又充满期待地看了看李天纵,想知道“纵哥”会如何应对,是不是会突然爆发。

要知道,昨天晚上,罗郁剑一句“冲冠一怒为红颜”,已经伴随“纵哥”的名头,传遍申大校园。当时“纵哥”站出来,当着那些学校领导、知名评委的面,揭穿黑幕,为的就是对面那个小美女遭到不公正对待,现在居然有人想要当面挖墙角,“纵哥”岂会容忍?

不要说“纵哥”,任何一个爷们,这时候都要做出反击。

李天纵的反应,却让大家有些意外,也有些失望,“纵哥”好像没有听到旁边有人说话,很从容地将一枚枚黑子收回棋盒,接着又帮美女将白子收好,抬头“平静”地看了对方一眼:“要不,你们下?”

我靠,“纵哥”这是啥意思,鼓励别人来挖墙角啊,早知道我也去了!周围的同学眼镜摔了一地,都有些不敢相信,“纵哥”居然表现得这么软,这哪里还像“纵哥”,简直就是“峰哥”啊!

李长浩嘴角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不屑地看了眼李天纵,又露出“斯文”的微笑,对王曦怡道:“同学,我是围棋协会的副会长李长浩,业余初段,咱们切磋两把?”

“曦怡姐是业余六段呢!”郑小茜紧紧攥着王曦怡的手臂,小脸涨得通红,紧张地看着李天纵,小嘴一撅,小声说道。

声音不大,可周围还是有很多人听到了!

李长浩微微一愣,其他人却忍不住噗嗤笑了,看这小白脸挺显摆的,啧啧,业余初段啊,段位不高,怎么也是入段的,国家权威认证,多牛叉啊!没想到,人家却是六段!初段跟六段,就算是对围棋不了解的,也知道那差距有多大。

这下还好意思要求切磋?许多人都幸灾乐祸地望着李长浩,个个都是自己吃不到,也不想别人吃到的心态。

还有些人在感慨,昨天“纵哥”为了这个小美女发飙,现在小美女站出来帮他说话;旁边这个大美女,好像就是昨天给“纵哥”钢琴伴奏的,不知道又会怎么反应!

李长浩听到周围阵阵笑声,有些尴尬地张了张嘴:“那……曦怡不如加入围棋协会,让我们有机会学习学习?”

“我们很熟吗?”王曦怡终于忍不住瞪了李长浩一眼,李天纵突然拒绝继续下棋,女孩心里不知道为何就变得乱糟糟的,有些迁怒跳出来搅局的李长浩。

再听到李长浩一再讽刺李天纵,王曦怡感觉越来越烦躁,觉得这个男生实在聒噪,心里腾地窜起一股火气。

“你们围棋协会最高有几段?要我去做会员、指导老师,还是主席啊?”王曦怡不屑地撇了撇嘴。理智告诉她,这些话不该说,不符合她的淑女形象,可她还是忍不住说了。

说完这些,王曦怡的脸色顿时柔和下来,有些紧张地看了李天纵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