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四十一章 来点彩头吧

周围的同学都乐了,“大美女”果然跟“小美女”一样,都是向着纵哥的,“小白脸”想要浑水摸鱼,没想到却碰上铁板,让大小美女一齐顶回去,真是杯具。

大家也不禁很羡慕“纵哥”,不仅能有美女交往,还这么死心塌地地维护他,想到自个身边那些“野蛮女友”,差点都热泪长流。

王曦怡几个问题问得李长浩哑口无言,现在已经不是八九十年代围棋热的时候,申大围棋社在学校的影响并不大,棋力最强的也就是业余三段,其实已经挺强了,可比起王曦怡的业余六段,还真的没有办法相比,差距太大。

再说了,李长浩只是围棋协会的副会长,很多事情,他说了也不算。

周围讥诮的笑声,让李长浩感到无地自容,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他尴尬地笑了笑:“这事,我还要问问我们主席。”

说完,李长浩就感觉自己说的这话挺“二”的,也不敢继续待下去,转身就想要走。

“你们不下?”李天纵突然开口问道,他抬头看了一眼李长浩:“要不,我们下两把?”

“你、你要跟我下棋?”李长浩微微一愣,很意外李天纵会说这样的话。

不仅是李长浩,王曦怡、郑小茜,还有围观的同学都很意外:纵哥啥意思?这个小白脸虽然只有初段,肯定比不上王曦怡,但是能成为学校围棋协会的会长,棋力应该是不差的,起码在申大学生中间,也算是出类拔萃了,当然要除开王曦怡这种另类。

而且,李长浩在看过他们两个对弈之后,还敢提出与王曦怡对弈,话语间,对五子棋也很了解,应该水平也不差,不然不会跳出来自取其辱。

可是在王曦怡面前一败涂地,而且接连惨败的“纵哥”,这会儿又主动要找李长浩下棋,难道他想“自取其辱”?

李天纵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刚才和王曦怡对弈的时候,那种绞尽脑汁思考棋局、推演棋路的感觉,让他很享受。

他跟王曦怡之间的棋力相差太大,面对王曦怡的攻势,毫无还手之力,这样下棋,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他也不是什么受虐狂。

王曦怡是围棋业余六段、李长浩是业余初段,貌似两人的段位相差很多,李天纵觉得自己就算下不过李长浩,也不会像同王曦怡对弈时那样,毫无还手之力。

李天纵现在很想跟人对弈,体会那种让大脑“运动”的感觉,他觉得这样会对自己很有帮助,于是并没有多想,就说了出来。

至于可能会输棋,他并不在乎,如果输棋能够给自己带来好处,除了一些虚名,又不会有什么坏处,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李天纵,你要下棋,我们继续吧?”王曦怡刚跟李天纵下过几盘,对他的水平知道得最清楚,所谓会下,其实就是知道输赢,可能就跟两个小学生,在纸上画了玩的那种水平差不多。

虽然她不知道李长浩的水平,看起来应该至少是学过的,真正懂得五子棋的规则和着法。这种学过和没有学过之间,一个是自发地下,一个却知道很多技巧和定式,那是根本没办法下的,结果肯定还是跟刚才一样,脆败、惨败。

别的不说,刚才王曦怡下棋的时候,基本都不用思考,发挥出的水平连平常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李天纵还是没有任何抵抗力,这就是差距。

王曦怡不禁暗骂李天纵这个混蛋,要找虐也找本姑娘我来啊,心里有怨气,可又不想让李天纵真的给人虐,在很多同学面前丢脸。

“你的水平太高,我下不过你,”李天纵对王曦怡笑了笑,老实说道。

“还要借你的棋具用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你说你要跟我下棋?是围棋,还是五子棋,”一旁的李长浩终于反应过来,他现在就有一个找回刚才丢掉脸的机会,貌似还可以虐一下自己的“敌人”。

李长浩一直都对李天纵带着敌意,因为刚才的事情,这种敌意的程度还在不断酝酿,达到新的高度,他当然不愿意放弃眼前的机会。

不管是围棋还是五子棋,他都有绝对的把握,狠虐眼前的菜鸟。

“五子棋吧,围棋我还不会,”李天纵见李长浩有答应的意思,而王曦怡也没有反对借他棋具,就重新将棋盘在桌面上摆开。

王曦怡其实很想反对,可李天纵难得这么客气地跟她说话,而且是第一次发出“请求”,这让小姑娘心里很纠结,一下子没能说出反对的话,等她反应过来,李天纵已经向旁边挪了个位置,摆开了棋盘,她自然更不好驳他面子。

王曦怡连忙将书包推到对面,拉着郑小茜跑了过去,以此表明她们的立场:他们跟“纵哥”是一伙的。

王曦怡觉得,她作为行管091班的班长,自然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站在班上同学这一边的。

但是别人当然不会这么看。

“五子棋?”李长浩的脸上,终于有了那种标志性的“斯文”微笑,如果说李天纵是不是真的不会围棋,他还不好确定。但是李天纵的五子棋水平,他刚才都已经看到了,严格来说,也就跟不会差不多。

“那好吧,我们就切磋两把,”李长浩斯文地点了点头,走过去坐到对面。

那位置本来就在王曦怡旁边,李长浩走过去的时候,王曦怡已经拉着郑小茜换到对面,也就是坐到李天纵旁边去了,李长浩嘴角不由一抽,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心里非常忿恨:李天纵啊李天纵,看我这次不把你杀得屁滚尿流、脸面丢尽!

“既然下棋,我们来点彩头?”妒火中烧的李长浩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说道。

围观的同学都不由乐了:好戏来了,看来“小白脸”还不甘心啊,不知道“纵哥”要怎么应付。

李长浩下五子棋的水平他们不知道,“纵哥”刚才下棋的样子他们可都看到了,那是惨不忍睹,看来还是输的可能性比较大。

现在李长浩提出挑衅,要来点彩头,照理说“纵哥”不应该答应,明摆着要输的棋啊,可是这么多人看着,旁边还有两个替他出头的美女,以“纵哥”的性格,可能会拒绝吗?

“彩头?”李天纵也很意外李长浩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什么彩头?”

“随便意思意思吧,”李长浩微笑着看了王曦怡一眼:“要是我输了,就奉上一副上好的沉香木围棋,要是你输了,就请曦怡同学加入围棋社,如何?”

“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跟曦怡无关,”李天纵皱了皱眉头,觉得李长浩有些莫名其妙,一下子却又想不到开出什么样的赌注比较好,一副上好的沉香木围棋,听起来就价值不菲,他现在没有那么多钱,何况是很可能要输的棋局,不能明知要输,还要去赌。

“不下就算了,”李天纵只是想找人下棋“练脑”,没想到李长浩却要搞什么彩头,他就觉得没有意思了。要为一局棋输掉几百块,相当于一两个月的生活费,他当然不愿去做那个冤大头。

李长浩嘴角浮起一抹讥诮,微微笑道:“怎么,‘纵哥’不敢?”

“好,我答应你,”王曦怡瞪了李长浩一眼,听到李天纵刚才用略显亲昵的“曦怡”称呼自己,女孩心里感觉甜丝丝的,一听李长浩又开始挑衅,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李天纵无奈地看了看王曦怡,他本来不想答应的,不过王曦怡既然已经答应,貌似输了就算加入围棋协会,也没有什么损失。

“那行,不过我输了的话,就和曦怡一起加入围棋社,”李天纵心想围棋社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是为了自己,让王曦怡无奈加入,似乎也不好,那自己也一起加入,至少不要让她在里面遭到什么不公正的对待。

而且,加入以后,似乎更有机会学习围棋,找人对弈。

王曦怡俏脸上陡地泛起一抹红晕,喜不自胜。

——————————————

PS:更新晚了,最近又要搬家,每天只能尽量保持两更了,可能还要折腾个把星期,等下下周,钓鱼一定爆发,这几天还请大家多支持一下,有票的帮忙投两票,多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