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〇一 清风山理旧事,复相见怎相忘

第六十六章已解禁,本来应该昨天满一百章时候解的。

另,月底了,首月成绩很重要,不够理想我会杯具得拿不到银子的~求下订阅吧,有条件的同学帮忙都订下吧~还没订完的,要是俺写得不至于让你深恶痛绝,烦请月底前订一下,对我很重要啊。

______________

拂风如沐,晨光熹微。

时至如今,句末国业已一合而匡,重复昔日盛景。

那句末国国都之北,清风山中,清风道观。

与当日南方小句末国之中后立的清风道观之中一般,草木繁华,鲜花似锦,犹带晨露,清清可怜。

端坐于那一片繁花草木之中的,却不是清风观主。

而是一个素裳纯美,清丽如仙的少女。

这少女二八年华,月貌花容,万千仪态尽于静静端坐之中,令人禁不住一视之下,就觉清美爽然,如同真仙妃子,降临人间,教人不禁瞩目,却不敢生出亵渎之心。

她淡淡坐着,合目静神,臂抱元一,身心俱安,显然是在修道练气。

只见那清风山之中,东方山间腾起的一轮日头之下,托住一团氤氲紫气,如同云朵,又似仙人披洒的霞光,美丽动人。

这东来之紫气,却是练气士每日不可荒废的妙物,晨间打坐,心神沉静,通联东方紫气,吞吐吸纳,足足堪比日间吞吐吸纳天地元气再行炼化的几日功夫。

她的手边,一座木台,上置一口光华盈盈,如同青泓的长剑,只有锋芒,没有剑镡剑柄。

正是清风观主的清风剑。

太阳星渐渐攀高,直至群山之上,东方高天,那氤氲紫气不知是被后土大地之上无穷无尽的练气士吐纳尽了,还是被太阳星的光火所灼烧,终于消散。

少女却并未睁开双目,停止修炼,只是缓缓守住了心神,止住法诀,手上捏住了印诀,拢在当胸,片刻之后,这才微启檀口,长长一吐。

一条长长的浊气,如淡淡灰色的长蛇,被她吐了出来。

引气入体,非但是要炼化为自身真气,更是要籍由这炼化的过程,洗刷自己元身,仿如千锤百炼,直至去芜存菁,清涤渣滓污秽,使得元身清清爽爽,毫无瑕疵,如同天地乾坤一般机圆,才好修炼。

只不过,练气士修炼一生,或长生或就死,大抵也没有人能够将元身修炼得如同天地乾坤一般机圆。

她依旧没有睁开双目,而是把手微微一拂,就拂在了身旁的剑锋之上。

手上力度位置拿捏得恰到好处,使得锋锐喷吐寒芒的剑锋不至于割裂她如葱玉一般姣美的柔胰,反而在这一只素手的缓缓抚摸之下,微微轻吟,如龙吟啸,似要出渊。

足足盏茶的光景,她才收了手。

复又运转法诀,通行一次周天,身心舒泰,似乎将一切都忘却了,完全沉凝到了一股修道的意境之中。

忽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沉静。

“月师姐,国主辰时就来了,正在前观等候。”说话的是行至十丈外便止住了步,约莫七八岁的一个小女童,乃是清风观主专门找来,服侍于她的童子。

“又来了?”月师姐好看的眉宇微微一蹙,略显不悦,正要说,让他进来吧。

“让他进来吧。”

祁连月骤然一惊,这陡然之间的声音,出现在了耳畔,令她几乎一霎那心神失守,连日以来的修炼都毁于一旦。

“修道练气,要戒心神难定,轻易便失守道基,怎能久远。”一股轻缓的气流掠过这片花草树木的海洋,只见是一片绚丽的彩光之中,一只背生八翅,灿烂好看到了极点的巨大蝴蝶,足有丈许,扑扇着美丽的翅膀,掠了下来。

旋即,那八翅彩蝶一转,彩华渐渐消弭,现出了一个淡灰道衣,面容青稚的少年道人,把手一招,那彩蝶便缩小到了掌心大小,扑扇着翅膀飞到了他肩头立足。

来人不是新得了八翅彩蝶化身,竟然丹元之中冲出一条元神,炼化了这化身,反而驯服地为他所用的石生,又是谁人。

石生凌空蹈虚,好似那传说之中的仙人,从虚空对面,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似缓实疾,几步到了近前,就在少女身前一样坐了下来。

他却不如对方一般端正谨坐,是最严格的修道打坐姿态,而是随意地那么一坐,手扶膝头,却偏生却有了一种浑然天成,内外如一,甚至是身与虚空如一的感觉。

这就是踏入炼气化神之境,凝聚精气为元神,一切意念心神,尽都凝为神识,元身上下一切尽都在元神本源精光灼照之下,掌握完全,带来了效果。

“仙……仙长……”少女正是祁连月。

两字出口,她几乎就哽咽着泣下泪水。

“不过旬月之间,你竟悟通道基,凝练了道胎,虽未沉稳,却果真是个难得的上等材质!”石生看着她,欣喜说道,旋即又有些厉害地说道,“不过修道练气,道基是根本,丹元,元神尽都与凝练道胎之时,融汇的一团道基真意息息相关,最忌心神不定,不能恒守,你却要记得紧要。”

祁连月闻言,忙收敛了心神,谨声道:“是,仙……仙长。”

她虽还有些惴惴之色,石生却已然满意,这才笑道:“我当日曾言,不论如何,必然回转一趟,于你有个交代,自然不会虚敷你。”

“仙长自然是信守如一的。”祁连月眉宇之间,掩不住的喜色,终归还是有些怯怯,“不过仙长为了小女子一介凡俗,如此作为,倒是让小女子难以自矜,感佩无以。”

这时,那前来通报的小女童才回应过了神,跪倒在地,就要叩首,口称“神仙”不绝。

石生微笑着拂手,托住了她,道:“去把那句末汗唤来,我还有话与他说。”

女童满眼敬畏与近乎膜拜地望着他,终于转身跑了去。

石生这才从又对祁连月笑道:“可见清风观主教导你,也着实尽心,他甚至还将这口清风剑传了你,难得,难得。”

祁连月点头,有些激动的神情这才恢复了,“观主待小女子极好,悉心传授,只恨我资质愚钝,进益维艰。”

石生哈哈一笑:“你虽然早就修炼凡人武道,真气充盈,到底是修道练气与之大不相同,竟能如此迅速地凝练道基,更是已然渐有了道基胎膜的行迹,已是极为难得的资质。”

他抚掌又道:“不必与我小女子小女子地自称,我不是甚么仙长,你自也不是什么小女子。不过你已得他传了清风剑,莫非不是拜入了他门下?”

祁连月却忽然扬起了头,用一种极为勇敢的目光直视向他,凝住须臾,方才郑重说道:“我只随仙长修道,纵然仙长不教我练气,也不拜谁人为师。”

石生一愕,幸而此时忽然一声闷响,却是一个壮汉狠狠地在近前不远处重重地跪了下来,解开了他之尴尬。

“句末汗拜见仙长!”

石生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自也微微伸手虚扶,那句末汗站起,就在三丈之外,却不敢远远地站着对仙长说话,只将魁梧身躯恭敬地躬起,静候吩咐。

石生对着一番前辈恭逊其实并无感觉,却终归是对此人颇有好感,因笑道:“你果然统一了句末国,不错,却是未负了绛云宫绛宫主的期望。”

句末汗连忙又躬身些道:“句末汗幸得仙长相助,不敢居功。”

“嗯。”石生缓缓点头,忽一抬手,遥遥一指,就出一点明光,正正地点在了他的眉心之间,“你若愿意,操持国事之余,可随清风观主修道,不过却只在你国事承平,国主之位有继之后,我这一点真气,可看你的造化了。”

句末汗狂喜不禁,跪地便叩首。

按绛云宫的规矩,治下列国的国主,是不允许修道练气的,否则一国之主若是万一是个人才,竟然练气有成,竟然连做了上百年乃至几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国主、国王,岂不荒诞。

石生挥手,虚生一股力道,扶起了他,又挥手射出一道流光,直接落在了他手中,却是十数枚晶玉长签。

“绛云宫宫主托我带着玉签令符,从今岁起,十年之内,列国可以敬送往绛云宫充为仙童,作绛云宫后备弟子门人的数额,俱都加一倍!你自取一枚玉符,其余的,可使人送给周遭列国,见令符便如见绛云宫主。”

句末汗更加大喜,绛云宫多征仙童,自然是一桩喜事,他又要叩拜,石生皱眉挥手道,“你去吧。”

石生也自知道,绛云宫与玄冰天窟一番决斗式的厮杀,因为玄溱这老儿似乎没有了对玄冰天窟的怀恋,一心只想炼化元神法体,功至大成,继而就可以称霸整个六百万里翰海落辰沙漠,那玄冰天窟自然是最终被灭绝。不过绛云宫却不然,一战损毁殆尽,绛姝华却不能任由绛云宫也就此破灭,自然要广受门人弟子……

句末汗恭敬地鞠身,又看了祁连月一眼,这才缓缓退去。

一切都被石生看在眼中,如何不明白,他这才有看向祁连月,道:“我看此人倒也有些机缘,你何不也入清风道观,此人之心,你自是知道的……”

祁连月适才勇敢之后,已又变了低眉顺眼的模样,这时依旧,微微颤了颤眉睫,道:“我知道什么?我只不说,自然就是不知道。”

石生一听这话,禁不住为之一摄,似乎就是在替自己说一般,便只得收了要说的话,转而问道:“清风观主呢?”

祁连月见他避过,便道:“观主知道来日无多,便坐关去,作最后一搏了。”

石生闻言,才想起当日情形。所以天人有衰,安得长生,并不是修了道,练了气,就是脱去了凡人的外衣,从此逍遥物外,不拘生死。

神仙之人会不会死他不知道,但是修道练气之士,却是会死的,而且很容易死,随时随地都可能死,死得或许比凡人更加惨淡。

他眉间一挑,忽然念想一动,元神本源明亮,无形无质的神识刹时扫过,便即知道了那清风观主的所在,蓦然一笑道:“观主,贫道来访,你怎不出来一会?”

这声音,被他直直送到了清风山脉极深处的一处所在。

果然,须臾之后,就见那群山之中,忽然一点光亮连连闪动,待得近了,才见是一人,在山间连连顿足,腾转挪移,很快便到了这清风道观。

清风观主尚未突破炼罡之境,不能御空而行,得意的清风剑也给了祁连月,自然只得如此前来。

“哈哈……原来是石生道友!”清风观主也长笑一声,待得近时,飞身一种,便直跃过来,如一道清风,落在了一旁,也自坐下。

他那眼看向石生,立即就凝住,石生也自微笑着任他看去,待凝住了片刻,清风观主忽然有些颤颤地说道:“道友……你……”

石生笑了笑,并不答话,而是伸手之间,出现一只小巧玉瓶,掌心大小,他把玉瓶托住,就见玉瓶之中,飞出了一点晕润精光,却是一枚玉质一般的丹丸。

“我观观主气息,真气充盈,心神境界也是足够,这精元丹丸,只需一枚,或许就能助道友一臂之力!若是不够,这玉瓶之中,还有九枚,一共十枚。”石生笑道。

善我者我亦善之,这是石生简单原则的信条之一,当日见他摘叶,自己飞花以对,这才将罡气罡芒凝练的浑然机圆,对他其后的精进,都是大有益处。

况且,他对清风观主的观感,着实不坏。

精元丹丸直接落在清风观主手中。

登时,一丝丝氤氲萦绕的精纯元气,在脱却炼入禁制,堪作法器的玉瓶禁锢之后,逸散开来,袅袅习习,令人沁之心悦,闻之意动,是一种极淡,似乎并不存在的清澈香息。

只是在一旁一闻,以祁连月如今堪堪凝练道基真气,初成道之胎膜的境界,就发觉一股压抑不住的悸动,从体内真气各处沸腾起来。

更莫说是感知更要明锐了千百倍的清风观主。

石生挥了挥手,那精元丹丸的精气香息便飘荡开去,离开祁连月的身周。

“于你无益,反而有害。”石生淡淡说道。

然而,清风观主却是另一般感触。

一丝丝令他心神为之激荡不已的精纯元气逸散在他身旁,仿佛浸身于一池清泉之中,习习凉气侵入周身毛孔,只是稍稍炼化,就顿时让他心生如同闭关苦修了旬月才有的感觉。

清风观主禁不住颤声起来,断续说道:“这……这……这是,这是……甚么丹丸……”

石生微笑不语。

清风观主托住那玉瓶,如同稀世珍宝,忽然一个突兀,惊声喊道:“灵丹!这一定是灵丹!石生道友……不,前辈,这一定是灵丹!?”

石生含笑点头。

正如法宝五等十三品,练气士修炼外丹之道,炼化外物为己用,所练丹药也有区别。那最最下等的自然就是法丹,只对丹元境以下的练气士有所功用,并且到了炼罡之境后,即使又用,也十分微弱;法丹之上,便是灵丹,灵丹之上谓之真丹,真丹之上,谓之仙丹。

只不过,如清风道观这等末流练气道门,连一枚法丹也没有,至于那真丹,也只在传闻之中,再至仙丹,则更是遥不可及,凤毛麟角也不为过。

清风观主郑重捧住了玉瓶,就要翻身拜倒。

只需一枚这精元丹丸,或许就能助他一举堪破屏障,成就丹元!

因为,这精元丹丸,炼化之凝练了妖丹到了极境的大精怪、灵兽的元身精元和妖丹,已经足以称得上是下品灵丹之中的好货色了。

石生一拂手,笑道:“观主大可不必如此,所谓来往,观主于我有来,我自然相往,不需计较。”

同时,他心中又摇了摇头。清风观主性情木讷安稳,怪道能够罕见地在未能成就丹元的情形下,将丹元罡气凝练得浑然一体,无端无锋。只不过,他这性情,也致使了他的踟躇难进。

譬如那玄溱,与石生可谓相互性命相交,却也不过你来我往地便表达了感激。

练气士,要的是这种豁达,这种自然,不拘于常理。

清风观主仍旧连连称谢,石生只道:“观主自可以服用这精元丹丸,凝聚真气,冲击丹元。若是一枚不行,想必十枚足够。”

“够得,够得。”清风观主颔首不迭,只是这一瓶精元丹丸被他服用了两枚之后,剩下的却成了整个清风道观的传承之物,这却成了后话,且就不表。

石生凝神思索,忽然想到,自己所来,莫非竟真只是为了当日一言?

要果决,要干脆,这才是修道练气之辈应当之本性。

稍加思索,他便定了注意,忽然长身而起,道:“祁连月,此间倒不适合于你,我带你去别处修炼,你可愿意?”

祁连月哪里不愿,顿时双眸剪水,泪盈于睫,玉齿相击,玎玲凄声:“愿,自然愿意……”

石生早知如此,便把身一震,道一声:“观主珍重!”

那清风观主犹然未及思索,石生已然轻轻一弹指,肩头那只美丽蝴蝶已然翩翩舞起,如梦似幻地围绕在石生身边,忽然一幻,就成了一只约莫三丈许的巨大彩蝶,背生八翅,微微扑扇,彩粉靡靡,飞舞翻腾,如是彩虹霓裳。

彩粉突然一卷,化出一条斑斓虹光,便卷住了石生与祁连月,直投东方天空,眨眼就消失得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