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〇二 事尚未了,剑曰玄煞

从上海翻腾到南京,从键盘到床到空气,都不习惯,一夜难眠,索性写出一大章,先发了,去睡。最近实在有事,更新不给力,争取晚上起来还能出一章,至少三千字。十二点前。

然后,求订阅什么的~

_____________

后土大九州,正南次州沃土,其小九州有落辰州。

落辰州,落辰翰海沙漠,方圆六百万里,其西南百万里方圆,及临近十数国,一直为绛云宫与玄冰天窟相争之地。

忽某一日,绛云宫与玄冰天窟一战,绛云宫大宫主绛辰光,二宫主缳芸儿,以及那玄冰天窟五位冰主,尽都身死神灭,飞灰了账。

这等变故,自然不可能隐匿得住,偌大翰海落辰沙漠,乃至于落辰州,修道练气宗门不知其数,甚或隐秘野修之辈,更不知凡几,雄镇一方的玄冰天窟就此覆灭,自然而然地引起了诸多人的瞩目。

“落辰翰海沙漠如此之大,只有我绛云宫,与那玄冰天窟位居西南,虽则争锋不断,却也向来没有外来势力敢于触手,只不过今次变故之后,那北面、东面的正元门,无妄山,月魔洞等等,怕是不会放过这等良机。”

绛云宫中,临云轩上,昔日绛云宫三宫主,如今绛云宫唯一的宫主绛姝华,禁不住不无忧虑地惴惴说道。

玄冰天窟一战之后,翰海落辰沙漠西南百万里之内,除了石生这个外来者之外,第一高手竟然成了她绛姝华。

至于玄溱那老东西,连本应留下兴起玄冰天窟的玄観、玄迟二人,也被他借石生之手间接杀了,可见对于玄冰天窟,他并不在意是否存在。反而是在一战之后,玄溱立即又让石生带了他的鎏金法体,一起到了那地底煞火层世界,何时煞火鎏金元神法体大成,方才会出关。

石生坐于他对面,一侧是祁连月。

包括句末国在内的一十八国共主,绛云宫宫主亲自沏的云雾仙茶,让祁连月不禁有些饮之心悸。

更重要的是,这云雾仙茶采集绛云宫所在仙山之巅,云海雾气之中所生长的一株灵根山茶,配以诸多香料、灵药,制作而成,石生与绛姝华饮得多了,不过只觉清醇宜人罢了,然则祁连月品来,却非但直觉一股如仙一般的轻浮气蔓延到了周身百骸,更是有一丝丝淳淳的清溪一般的气流涌入窍穴血脉之中。显然这茶对于她而言,也是对修为大有益处的东西。

听得绛姝华如是说,石生便问道:“这翰海落辰沙漠之中,可还有更多的道门?”

“自然有,除了北方巨擘正元门,东面的无妄山,这两个靠近翰海落辰沙漠边缘,与沙漠之外的几个大国也有瓜葛,实力强大之外,还有那沙漠中央的月魔洞,更是厉害,其外还有玄杀刀宫,烈风宗,西王祠,等等,却都是实力还在我绛云宫之下的,都是正元门与无妄山,以及月魔洞的附庸道派。”

绛姝华徐徐道来,石生闻之心惊。虽然早从玄溱口中得知九州之言时,他便料想到了这个世界的广阔、浩荡,以及必然的芸芸修道门派,只是眼下得知翰海落辰沙漠之中,势力便是如此复杂,只怕自己并非是想一想就可以挥挥袖便去的……

失去了绛辰光与玄晟冰主,可想而知的是翰海落辰沙漠西南一片的实力锐减。修道练气实力为尊,互食彼肉而肥己,眼下出现了这等情形,这些忽然之间成为了绛云宫面前的巨人的道派,没有理由不来打这一场秋风。

石生禁不住皱起了眉,“这些道派,与绛云宫可有怨隙?”

绛姝华苦笑摇头,“这个自然是有的。”

石生心头一沉,就听绛姝华又道:“各大道门分居各处,自然是少不得相互纷争的。以大哥的性子,还有那玄晟冰主的性情,自然是卓傲不逊,向来不惧那正元门、无妄山和月魔洞,虽历来无深仇,却不乏怨隙,如今我绛云宫连玄冰天窟的领域也接手了,只怕他们少不得要有所动作。”

“莫非还敢直接杀上门来不成?”

石生说完便自觉好笑,一事不合,便大打出手,身死道消的事情,不久之前就发生在眼前,甚至他还参与其中,如今怎么作起了这样的妄想来。

何况翰海落辰沙漠西南百万里,以及绛云宫控制的西南十数国,更是一块极大的肥肉。

绛姝华又道:“那正元门与北面沙漠之外的大风王朝,无妄山与东方翰海以外的大恒帝国,或有利益,或有纷争,倒是不一定直接来劫掠,唯有那月魔洞,处于中央,东北两面,以及西南方向才与外界平川诸国相接,是为肥土,却都被占据,那月魔洞每每渴望扩张,却都未能得计,是以到了今次,良机难得,只怕却不会轻易放弃……”

石生一怔道:“绛云宫只在西南,那西南安方、楚风、句末诸国却甚小,我只当是那南方和西方沙漠之外的平川之地,都是其他道门的势力,听你所言,似乎并非如此,怎么那月魔洞却不出手?”

绛姝华略略知道他的底细,自然明白他并不知道这些,因就解释道:“那大漠以西,有一帝国,名曰罗生,这一国中,有一道门,便唤作罗生门,实力强大,只怕是要我原本绛云宫与正元门、无妄山、月魔洞相加,方能相抗,那月魔洞怎敢去捋须?”

“罗生帝国?罗生门?”石生震惊,这才想起,适才绛姝华曾言北方有大风王朝,东方有大恒帝国,而他历来所见,无论是傲来诸国,还是那句末等国,统治者多半都只称国主,称王者却少,至于号为帝者,更是向来未闻,“这罗生帝国,还有那大风王朝,大恒帝国,莫非十分广阔,十分强大?”

“嗯。”绛姝华郑重点头,“这三个大国,每一个的领域,都不下于整个翰海落辰沙漠!譬如那大恒帝国,国中恒山派,厉害非常,连无妄山都不敢与之正面争锋,至于那罗生帝国,翰海落辰沙漠之中,更是没有人敢于轻易试其锋芒。

而我绛云宫,其实大哥在时,实力并不逊色于正元门等道门,却只能占据那西南临近的一些千里小国。”

石生耸然震惊,翰海落辰沙漠方圆六百万里,竟然有领域不下于翰海落辰沙漠的人类帝国,难怪敢于称王称帝……

而恭敬谨然地跪坐石生一旁的祁连月,更是早已听得胆战心惊,这些都是她闻所未闻的。就如以绛姝华的修为、地位,也并不知道所谓大九州小九州之说,只知落辰州,而不知落辰州之外。

“那为何月魔洞不往南面去?莫非南面也有一个大帝国?”石生又问道。

绛姝华摇头道:“落辰沙漠之南,乃是无穷大泽,无边无际,无限恐怖,包括我绛云宫,正元门、月魔洞历史上都有化神境巅峰的高手进入其中,都未回来,想必是死了,甚至那无妄山更是传闻有一位踏入了返虚之境的高手,也陨灭在了其中!”

石生见识过返虚境高手的争斗、陨落,是以并不如何吃惊。

他眉宇拧皱成川,暗忖如此一来,只怕尚有一战难免。

不过,绛云宫与玄冰天窟都只有一位化神境的高手坐镇,便能够与那正元门等等并立,可见那正元门、无妄山与月魔洞并不如何厉害,至少在他看来,不过尔尔。昔日云岚宗有八位化神境的高手,摩罗道更是隐匿了十多位化神境高手,至于千羽老妖,更是炼神返虚境界的存在。

石生沉凝片刻,忽道:“那也无妨,你且稍待,我去去就来。”

他终究不会留在绛云宫,也不会留在此间,然而绛云宫之事不了,他如何心安。

绛姝华闻言,立时便知道了他的意思,也不禁大喜,便揖手道:“如此,多谢石生道友了。”

“你我何必言谢,况且我又有求于你。”石生颖然一笑,他一指身旁祁连月,正色道,“日后,她还在绛云宫修炼,却要多劳于你。”

绛姝华颔首道:“月妹妹资质非凡,若能留于我绛云宫,自然是极好的事情。”

石生点头,对祁连月道:“我去去便回。”

说罢,纵身而起,至天空便祭起了八翅彩蝶第二元身化身,卷起彩虹,直驱原玄冰天窟而去。

玄冰天窟已毁灭,不过玄溱又在玄阴寒冰层世界玄阴冰河之下,开凿出玄冰,重新运玄冰天窟之法,堵住了万丈深窟。

八翅彩蝶这尊第二元身化身,在绛辰光手中,足足能够振翅三千六百里,而到了石生手中,祭炼之时,竟然被丹元深处那条元神直接遁入,而那元神更是似乎失却了所有主动,完全成了石生所有,好似天生便是他的一件通灵如意的法宝一般,运用起来,得心应手,竟也能振翅便是两三千里,待得日后修为精进,自然更要厉害。

他片刻之间,便到了玄冰天窟之上,复归真身,八翅彩蝶化身化为一只小小蝴蝶,落在肩头,挥手之间,罡风卷起黄沙,露出玄冰屏障。

他自然有开启屏障之法,一指点出,念动法诀,顿时玄溱布在玄冰屏障之中的禁制之法开启,从中央裂开一道门户。

石生飞身而入,少顷至了那玄阴寒冰层世界,玄阴冰河依旧,此间酷寒依旧,只是那偌大的玄冰天窟,此时此刻已经只剩下了八座冰宫。

入冰宫,直驱那通往地极阴磁层世界的甬道。

地极阴磁层,玄磁之眼。

那山巅之上,一条长长的石臂深入玄磁之眼中央,那尽头处,三道地煞之火化成的红光锁链,捆缚住了一个人。

正是昔日的玄晟冰主。

玄晟冰主早就死了,受了无穷无尽之苦而死,随后元神被玄溱吞噬,元身却留在此间,似乎在显示着其罪有应得,或者说是玄溱这厮的炫耀……

石生只瞥了一眼,便直下玄磁之眼甬道,少时之后便直抵地底煞火层世界。

地底煞火层世界,煞火汹涌,被地底煞火元灵束缚,汇成滚滚炎流汪洋,蔚为壮观。石生一入此间,远处一座鎏金浮岛之上,盘坐着的玄溱便发觉了他。

石生遥遥飞去,玄溱已然睁目喊道:“小子,你可是来了!”

石生尚未及说话,就见一条夺目红光,如同火龙降世,咆哮扑来!

石生心头大惊,这威势十分恐怖,更是席卷起来煞火炎流之中的汹涌烈焰,翻滚成一片火云,当下直如一头烈火长龙,腾云驾雾,猛烈扑抓过来!

“嗬!”石生虽惊不慌,究竟不知玄溱突然出手掷来的是什么,便吐气开声,猛然运开了手,迎头猛烈一抓!

一支晶莹灿灿的真气大手,猛地抓摄过去,那火云之中的火龙,呼啸着翻腾,竟如凛然剑芒一般,斜斜就是一斩。

只一下,就斩碎了石生的真气大手!

石生已然踏入炼气化神境界,更是真气雄浑,元神本源强大,争斗厮杀之际,只怕是寻常聚神之境练气士也不是对手,就是开天之境,甚至化神之境的对手,也未尝不可一战。

由此可见,不是玄溱出手狠辣,就是飞来之物实在太过厉害,端地是一件极好的法宝。

石生念动之间,猛又运双手,狠狠抓摄,两支真气大手合拢过去,狠狠一扼,就掐住了这火焰长龙的身躯!

远处玄溱怪声呼叫:“好小子!玄冰天窟的玄冰真气大摄拿!还有煞火鎏金大手印!”

诚然,石生这一手,却是兼具了玄晟冰主施展过的玄冰天窟绝学,玄冰真气大摄拿,还有玄溱的元神法体神通,煞火鎏金大手印的意味,运用真气,罡芒,猛烈迸发,凝结起来,成为巨大手爪,掌心更是暗凝阵势,狠狠地擒拿扼杀,都有莫大威能。

那远处浮岛之上,见石生爆发开来,双手扼住火龙,玄溱赤红长眉微微一条,两只赤金一般的手掌相互一撮,那远处火云之中翻腾的火龙,便狠狠地一震身躯,昂起了头来,向上逆折,其力巨大,似乎是一座山岳在头顶,也能生生地顶开,撞成粉碎!

石生双目瞪大,一指之处,罡气溅射,就如剑气一般激发!

“遁!”

他以闪电之势,遁身到了高处,忽然双掌狠狠地向下一按!

以一力,可降十会!

那两支大手,被昂然而起的火龙带得一齐翻腾,这时忽然仿似钻石星辰一般的晶莹璀璨光华,猛力掐住了火龙,往下拉去,与此同时,石生已经凌霄玉剑在手,一剑指出!

“一剑七辰!”

七点剑花,如同辰光,向下印去,直落在火龙头顶,一下就将火龙压服,直直落入了炎流汪洋之中,祭起沸反盈天的巨大火焰光华。

石生大叫着,剑气指处,连连剑遁,迅速到了玄溱所在的浮岛之上。

“好小子,炼气化神第一境,聚神之境之内,若无逆天法宝,只怕无人是你敌手!”

玄溱说话之间,把手一招,远处火海之中,一条红光飞来。

一口通体显现晶莹的赤红色,还有道道黑光流溢其中的长剑,足足三尺七分之长,略显阔厚,比寻常练气士的飞剑更要显得粗犷沉重些,被玄溱一手五指直接抓住剑锋,提在手中。

石生眼前一亮,知道这正是适才击向自己的那条火龙,更是即将属于自己之物。

“那枚煞火元灵晶石,其中的煞火元灵精华被我吸纳,但是那晶石却也是极品材质,可炼出极好的飞剑,还有玄晟的那只玄冰手爪,与他身上玄冰护身法衣,也被我炼入其中,成了这口飞剑!”

玄溱自得一笑,果然石生耸然动容,这老家伙家伙竟然将煞火元灵晶石与玄晟冰主的玄冰手爪与玄冰护身法衣两件玄冰属性法宝也炼入了其中。

“玄阴真冰,地煞火元,炼为一体,此剑堪为上品灵器!可惜我不是返虚之境的高手,否则或许能够炼出真器来也未可知。”

石生接过玄溱递来的长剑,只见那晶灿火光之中,道道玄光流转,如火玉之中困住了黑龙,十分玄奇,一看就知道是一件极厉害的飞剑,再听他一说,竟然是灵器上品的飞剑!

须知,寻常宝器级别的法宝,都十分难得,一件下品灵器,都能够让化神境的高手不惜出手,化神以下,更是要抢破了头,堂堂绛云宫与玄冰天窟传承不知多少岁月,也不过寥寥几件灵器,便可见一斑。

这玄溱竟然炼出了一件上品灵器!

而且是比寻常法宝犹要珍贵难得的飞剑。

石生喜之不禁,知道这老家伙与自己,却是不如那些寻常的练气士相交,不过是利益之交,关键时刻仍旧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甚至如那绛辰光一般,对自己只怕更有着歹念而结交,是以他不由得便有些感怀。

石生长长一揖,无需言语。

玄溱抚掌一笑,火赤长须微微颤抖,咧嘴笑骂道:“这却不是你这小子的本性,有甚么好谢的!还不快快祭炼了?!”

石生闻言一肃,知道修道练气之辈,大多是虚与委蛇之交,似玄溱这等人,往往不拘于表,只存于心,自觉有缘法者,便以善相对。

可见善恶乃是相对,并非绝对,似玄溱这样受过弟子忤逆之恨,更是本性杀伐果决之辈的,也有善念,并且这修道练气界的险恶之中,仍旧尚有善之痕迹。

石生当下也只将一切铭记于心,凝神之间,祭起一丝元神本源之光,裹于真气之中,祭入了手中飞剑。

这等方才炼制出来的法宝,没有任何精神烙印,宜于祭炼,很快石生就手指一捏,飞剑绕身旋转,虽不通灵如意,却已然自如,只待日后慢慢祭炼即可。

“我竟不料能炼制出一口上品灵器飞剑,也是多亏了绛云宫的这尊五炎鼎。”玄溱取出一只铜鼎,继续说道,“你自将这鼎交还绛云宫,至于此剑,我却先取了个名,你可愿意?”

石生忙道:“此剑既然是前辈得意之作,晚辈本就受之心愧,自然愿意接受前辈赐名!”

“好!”玄溱击掌大笑,“煞火元灵,玄阴真冰,此剑别有异处,你自慢慢发掘,只将这剑唤作‘玄煞’,你道如何?”

“玄煞!玄煞剑!好!好!”石生品咂一番,自有一股杀气,似乎已从剑中、心头升起,不由连连叫好。

玄溱这才说道:“你既然已得了剑,那便说说,此番急急前来,只怕是还有别事吧?”

石生收了玄煞剑,闻言不见脸上一赧,倒不至于忸怩,便道:“晚辈与绛云宫新任宫主绛姝华一番详谈,知晓了此间周遭的情形,想必前辈自然是知道的,此次只怕事尚未了,恐还有许多纷争要来。”

玄溱以手拂须,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呵呵一笑道:“我自然知道,那正元门、无妄山,尤其是月魔洞,定然是正在大举庆贺,就准备立即前来,连绛云宫也一并抹杀尽了,占据了这西南百万里领域!”

“正是如此!”石生郑重说道,“晚辈与那姝华仙子有旧,况且晚辈还有一友人也已落身绛云宫,日后将要在绛云宫修行,无论如何,我必保得绛云宫安稳!”

玄溱长眉一挑:“只怕你还想借我之手,震慑四方,使得绛云宫地位稳固,从此无人敢于招惹吧?”

石生也不反驳,坦然说道:“我不能在此间久待,为恐姝华仙子与我那友人翌日安稳,少不得要先留下来,挡过了这一场,却恐怕力有不怠,只得烦请前辈了。”

玄溱嗤声一笑,似现不悦,道:“你这小子,好不知味,每每给我惹来麻烦!那绛辰光和玄晟都还好杀,只是那正元门和无妄山,与大风王朝,大恒帝国,虽然有所纷争,却也都多有相交互往,实力非同寻常,还有那月魔洞的洞主,啧啧,却不好对付!我只在这地底煞火层世界之中修炼,谁也不知,岂不甚好?偏要去与这些人作对头,岂不是不知死字如何写?”

石生神情一暗,不知如何是好。他此举确是有些唐突,虽则玄溱确实厉害,吸纳了煞火元灵晶石之中的精华,又吞噬了玄晟冰主的元神,甚至压服得了鼎盛状态的玄晟冰主与绛辰光,但是悍然直面正元门、无妄山、月魔洞等等,却无异于是自找苦吃。

他正苦思之际,忽然又听玄溱道:“你我若是出面,只怕都是生面孔,反而被疑是何处外来势力涉足,恐怕一场好杀是免不得的,不过,若是他们都认识的人挡在前方,又足以震慑他们……”

石生眼前一亮:“前辈却有何妙计?”

玄溱一瞪眼:“蠢材,你当我留着玄晟那忤逆之徒的元身是为何用?”

石生当即明白过来,目绽精芒,大喜过望,禁不住击掌大赞,当真是好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