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一〇 无畏无惧是为道,紫辰之下战八方

此时天尚未明,显然是半夜之间,那罗庆安便率弥罗杀戮卫灭尽了月魔洞、正元门与无妄山三大道门。

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月魔洞,正元门,无妄山,玄冰天窟与绛云宫,虽则有先有后,却也已并立了数以万年计,然则今夜一夕之间,竟然要毁灭殆尽!

落辰翰海沙漠,是整个落辰州之圣地,周遭列国,诸多实力强大的道门,俱都不敢侵犯,这也使得落辰翰海沙漠的修道练气道门越发凋零,竟至于连一个坐镇的返虚境界高手也没有。

是以,那罗生门忽然之间不知得了甚么失心疯,吃了妖魔的胆子,发起狂性来,疯狂吞噬,连落辰翰海沙漠的主意也打上了,这才有了眼下局面。只半夜,便灭得干净。

不,眼下还有最后一处。

绛云宫。

点点白芒,飞射过来,如同整个东北方向的天空也塌陷了,群星陨落,倾泻如狂澜。

面对石生的发问,玄溱默然以对,却依旧昂然挺立着三尺身躯,背负双手,恨声说道:“我自然是舍命而为!至于你……”

他顿了顿,才又说道:“我知道你的底细,若是要离去,想必也是能够的。”

石生摇了摇头,嘿然笑道:“虽然你是个愚蠢的老家伙,不过既然要战,那便战吧!”

不仅仅因为所谓血气、意气、原则坚持等等,至少绛姝华和祁连月还在山腹之中,依他性情,却是断然不会立即就走,舍弃了她们的。

这些罗生门的弥罗杀戮卫固然厉害,然而此时的玄溱,绝对当得炼气化神境界绝顶之辈,绝不会那般轻易地落败,未尝就没有一搏之机。

玄溱捋须大笑,把手一指,满目鄙夷之色,似乎那足足四十点白芒代表的弥罗杀戮卫不过土鸡瓦狗一般:“小子!不破难立!大道之下,非无畏不得以生!要么死,要么得道!又有何惧之?!”

玄煞剑已折,不及修复,石生手提夺来的无妄剑,那无妄山主人已死,此剑自然被他祭炼可用,不过他这时业已知道,这一口无妄剑,并非是真正的无妄山镇山之宝的那口无妄剑。

不过,此剑乃是无妄山主人随身佩剑,也是上品灵器。

可惜八翅彩蝶化身折毁了六翅,只得收起。

他抓住足足十只玉瓶精元丹丸,不下千枚,唇牵冷笑:“那莨敂卫将似乎十分厉害,玄溱前辈,你可挡得住他?”

玄溱嗤笑:“活死人而已!”

石生忽然弹剑振身,昂然长啸,“终归要杀,何必待其临头?杀吧。”

“正当如此!”玄溱一样长笑。

两个疯魔了一般的人,长长起身,拔身而起,面对一名罗生门弥罗大王座下弥罗杀戮卫将,以及四十名弥罗杀戮卫,不惧反进,欺身便杀!

好似一颗太阳星升起,照耀得漫天辰光尽都失色。

玄溱的煞火鎏金元神法体运转到了极致,一把抓出,庞然大手印凶狠印去,爪指末端五指如勾似刀,惨烈狠辣,一划之下,五道灿灿流光,如五道地底炎流奔涌了出来,横贯天地之间,倾泻*了过去。

那隐于弥罗杀戮卫之后的西王祠祠主罗庆安如何想到这两人如此生猛,竟然坐等他们到来,当先出手?

他连忙喝命:“杀!”

莨敂卫将大戟扬起,一条衔连天地的白色戟芒,竖斩而下,与鎏金大手印交击一处。

那莨敂卫将爆吼如雷,魔神一般的身躯猛地暴涨,直如远古巨人一般,增长到了足足百丈高下,那大戟也是一般,雷霆霹雳连斩下来。

三尺高下的玄溱元神法体,在这巨人面前,几乎失去了行迹。

“五衍鎏金,法我元神!元神通天,是为神通!”

玄溱元神法体忽然巨震,晶莹火赤的流光毕集到了眉心一点,整个身躯完全化成了夺目的灿灿赤金之色,好似地底煞火层之下,五衍鎏金层世界亿万年熔炼一团五衍鎏金,浑然一体。

无穷无量的天地元气暴涌过来,通天连地,尽都被那鎏金大手印抓摄起来,顿时那五指之上,裂甲如刀,凶猛一爪!

锵!绛云宫仙山,狠狠地震颤了一下,几乎倾倒!

“弥罗!”

那莨敂卫将口中,只是森寒地喝出了这两个字眼,便长戟如雷,复又斩杀下来。

电火纷飞,罡芒激射……

与此同时,石生一手持无妄剑,一手捏住凌霄玉剑,剑气之处,遁身而至。

他一剑遁至四十名弥罗杀戮卫之中,狠厉一剑,罡芒百丈,如雷霆激光,就有一名挥动长戟的弥罗杀戮卫被雷霆殛灭贯通头颅,直接炸裂,陨落下去。

然则那剑芒杀死一人,继续激射出去,再至下一名弥罗杀戮卫身前,刺杀在其护身白甲之上,却发出了金铁交鸣一般的炸响,竟然未能贯穿,更未能杀死!

三十九道长戟罡芒,击杀过来,封死他九窍八脉,避无可避。

“不动!”

“扶摇!”

扶摇衣上,灰烟暴起,在他背后凝气两支灰色长翼,猛烈扑扇,就荡开一片长戟罡芒!

“果然是道真之器,护身法衣,到了炼气化神境界,越发厉害了!”石生心头一松。

同样的,他也骇然发觉,这些弥罗杀戮卫,竟然人人堪比踏入炼气化神境界的练气士!更兼那身上白甲十分厉害,手中长戟显然也都至少是上品宝器的货色,委实是厉害到了极点,怪道能够半夜之间,剿灭月魔洞等三大道门,一直杀到了绛云宫来。

扶摇衣羽翼扑扇,他身形急退,纵剑斩杀,十数名弥罗杀戮卫密集在身周,尽都被扫中,全数暴退,却再没有一个陨落。

石生运元神本源精光,神识疾扫,却未发觉到那西王祠祠主罗庆安,反而发现了一条弥罗杀戮卫的身影,没有头颅,杀机惨烈,直杀向他。

他惊骇之余,怒起无妄剑,射出一条黑色剑芒,如裂天之芒,夭矫而下,一剑就将那无头杀戮卫斩杀作了两半!

那杀戮卫护身白甲也被斩裂,手中大戟却横飞出去,石生掠身过去,挥大袖就要去收,身周却骤然升起杀机。

不仅仅是条条大戟加身,更有一股尖锐到了极点的死亡意念,直刺他脑后!

“罗生弥罗门?!”只有那一件法宝,才给他带来过死亡遍地,尸骸如山的极度死寂感官。

他如脑后生眼,叉手倒抓,一记真气大手,抓摄过去,同时身形如雷,动发脱兔,疾走而去。

砰!一件纺锤似的法宝,带着肉目可见的螺旋劲气,狠狠地击散了石生的真气大手,如影随形地追杀了来。

长戟如网,弥罗梭似杀神之光,直刺过来、

石生这时才见了这件法宝,直觉那法宝之中,一股恐怖的力量,仿佛直指练气士之元神,一击就能够将所有的元神精光吞噬干净!

这件法宝,乃是罗生门弥罗大王所有,最是能够击杀练气士之元神,继而吞噬,但是却不如石生的那枚石头,能够化他人之元神为己用,而是将练气士之元神吞噬炼化,成为法宝之中的一缕精纯精气,施用之时,便如恶兽相互而食,越发恐怖。

吞噬的元神越多,这件法宝的威能,就越发恐怖。

石生明锐地感觉到了自己元身之中,灼照元身百骸的那条元神本源精光感到了一丝尖锐的恐惧。

“玄溱,你再不来,石爷爷我便要死啦!”

只是他厉声呼唤也是无用,那厢玄溱大手狠斗莨敂卫将庞然身躯,一时难以克下。

“这是法相天地的神通!元神散入元身之中,通联天地元气,化元身为法之相,才能够这般巨大……此乃是返虚境界的神通!罗生门!罗生门的卫将怎么会有这样的神通?!”

玄溱惊怒交加,却也知这莨敂卫将施展的神通,到底是与返虚之境的高手施展的法相天地神通大有不同。

若是真正的法相天地,视元神强大之不同,勾连天地元气之多寡,法相不一,力量神通不一,几乎没有上限,翻江倒海移山倒岳不过尔尔,更是能够上至天极罡风层之中,以天罡风气,太阳真火因子凝练法相。一击之下,近乎无敌!

他自僵持了住,忽然狠厉暴喝:“至正元罡!斩!斩!斩!”

被他夺来的正元门祖师所传镇门之宝,至正元罡珠,在被他祭炼之后,原本准备炼化入元神法体之中,好处莫大,这时却也顾及不得,猛地祭起,元神法体大手一把抓出,就虚空之中狠狠一拉,就是一条无匹罡芒,至正元罡,罡芒无量,一分为二……

斩!斩!

至正元罡一击,便将莨敂卫将手中百丈大戟直接斩作两截!

另一条至正元罡,无匹无量,直杀过来,迅捷到了极致,竟然截住了杀向石生的弥罗梭!

罡气并铺天精芒暴溅,锵锵锵锵锵锵锵…………………………………

玄溱暴喝一声:“小子,紫辰正下!”

石生心头一突,视线所及,只见东方天际,一片明光升起,其中一点紫华……

天已渐明,玉兔西落,冬天日出,太阳星未升,紫气由紫辰星华为引……那紫辰之下,一道身影隐匿在弥罗杀戮卫之外。

“罗庆安?!”

石生冷笑不已,凌霄玉剑指处,剑遁出了戟芒大网!

无妄剑指处——

“大灭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