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一一 杀王擒敌,无惑真人

编辑大人说,不换封面明天就和谐封书,所以就换回来了~

_______________

大灭无痕剑出之际,石生便已手执一只玉瓶,毫不顾惜地仰头灌下去一瓶精元丹丸。

百枚精元丹丸,也不足以益补一击“大灭无痕”对真气的庞大损耗。

一点杀机迸射出去,隐晦滞涩,只可感知,不可抵挡。

那罗庆安乃是西王祠祠主,不过是丹元极境的练气士罢了,并没有如那玄杀刀魔一般,不知运用什么秘法,将聚神之境的修为隐匿得如同丹元之境的一般。

他既被玄溱发现了行迹,石生顺应其指引,大灭无痕剑出,岂有不死之理?

此人有弥罗梭那样可怕的法宝,更是曾经借用了罗生门弥罗大王的罗生弥罗门这件大杀器,石生难保他身上还有其他异宝,甚至是能够抵挡自己剑气的护身法衣也未可知。

唯有“大灭无痕”一式,以杀机掩映剑势,直指元身之中,一举暴灭元身,乃是必杀之剑!

果然,石生一剑过去,就如恐怖杀神发威,那杀机凛然震慑,以罗庆安丹元之境的修为,一旦失了行藏,竟然被杀机所摄,连避让的动作也没有。

他却不能与无妄山主人相比。

无妄山主人乃是炼气化神第四境,始元之境的大高手,纵然被暴灭了元身,还足以遁出元神逃离。

杀机凛凛的剑势,猛烈地在他元身之中爆发!

玄溱曾谓,几乎凝聚了石生海量真气罡气的这一剑,就是他的鎏金元神法体也要吃亏。

刹时烟花绽放一般,好一具躯壳就被暴灭,成了血肉飞沫,被肆溢的剑气一绞,就成了飞灰。

血肉飞灰之中,一件长衣飞了出来,状似长袍,显然乃是一件极佳的护身法衣,连大灭无痕剑势也损伤之不得。

“遁!”

石生剑遁之术早已纯属无比,疾速掠去,精元丹丸益补了几分真气,不顾背后数十道长戟光芒劈斩将至,竟然依仗扶摇衣之坚固,狠狠就是一剑!

那件白色护身法衣,突然暴起夺目白芒,阻挡住了石生剑势。

石生早有所知,得意冷笑,叉手就抓,大袖猛地罩去。

他手中抓住了那石头,果不其然,在他预料之中,就有一股精纯元气涌来。

这罗庆安只怕是得了弥罗大王助力,虽然只是丹元之境的修为,却真气充盈得骇人,几乎可比寻常聚神之境的练气士!

须知,由引气入体境界,至炼气化神境界,几乎是天差地别的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他的真气沉浑程度,与石生自然不能相比。

早在此人元身暴灭于大灭无痕剑势之下时,石生就发觉了他祭起了一件法宝,竟然收了他大半真气元血肉精华,仿佛整个元身的精华所在,都一瞬间凝聚了起来将心神意识包裹其中,寄托于这件法宝之上。

如此一来,只要这件法宝能够在护身法衣护佑之下逃离,有元身精华以及真气滋养,回到罗生门,弥罗大王自然能够杀了别的练气士之心神意识,甚至是炼气化神境界练气士之元神,施展近似夺舍之法,为他重获一具身躯。

石生心念电转,虽只是大抵明了,却如何容得他离去,当即就运自己最大的大杀器,那枚石头,去吞噬掉对方!

若是任其离去,只怕就要立即招来那弥罗大王,或者只是罗生弥罗门降临,则一切休矣。

尖利的悲吼传出同时,道道戟芒也斩杀在了石生背后!

他面色刹时苍白,然则却绝不放手!

这些弥罗杀戮卫,皆是没有意识的活死人,大抵只有这罗庆安能够掌控,不彻底杀死了他,就要与这些杀也杀不死的活死人继续纠缠下去。

任他凄厉惨嚎,然则凝聚收缩的真气与元身精华仍旧被一股狂猛的吸力吸纳一空。

那件白色护身法衣忽然暴涨,仿佛内中升起了一团巨大的气团,猛地嘭暴了开来!

护身法衣之下,一条白光冲出,却是一只圆珠,拳头来大,闪烁着暗淡的白芒,显然是几乎将尽。

石生自觉吞吸已足,一股股洋流一般的充沛元气涌入自己元身百骸,大袖笼罩,一把就收了这圆珠,连那护身法衣也一样被收。

石生这时才调转过身,劈手一剑!

扶摇衣上腾起灰烟,早已消散殆尽,一丝丝惨厉从背后窍穴传来,仿佛九窍八脉,已被深深击成了粉碎!

罗庆安已彻底死去,顿时四十名弥罗杀戮卫尽都僵住,仿佛断了丝线的木偶。

石生这时大占上风,挥动无妄剑,剑气纵横,一剑一个,全部劈杀成了两半!

每一尊弥罗杀戮卫被斩杀,都有一团光芒冲出,被剑气一绞,就成粉碎。

罗生弥罗门收摄进去的活人或是死人,经由罗生无生门,便是炼化入这一点傀儡灵光,才能够运用那罗庆安最终寄托心神意识与真气元身精华的圆珠操控,就如法宝一般。

然则,战事当场,擒杀其王,永远都是上策!

弥罗杀戮卫纷纷陨落,石生大喜,呼吸之间扫荡一清,瞥眼看去,竟然见了那弥罗梭成了无主之物,滴溜溜在空中旋绕,他哪里放过,当即也收了,才仗剑而去,一剑直杀与玄溱激斗之中的百丈巨人,莨敂卫将。

唯有这莨敂卫将,并非是受罗庆安控制,而是本就是被弥罗大王炼化出了一股只知杀戮的灵智,并且其实力强悍,足足堪比分神化念之境的高手!

玄溱大叫一声:“这巨魔不可杀之,若是杀了,必然立即被那弥罗大王知晓!”

石生一剑杀来,七点辰光印在了莨敂卫将的后心,却哪里有用,那护身白甲只怕是灵器法衣,杀之不透。

“那当如何是好?”

玄溱运两支大手,一支抓住了莨敂卫将长戟,另一支就抓向了其头颅,一把抓住,狠狠一拧,却未能奏功,反被那长戟弹指之间连震只怕千次,便就震散,猛烈一戟杀来。

玄溱昂然不惧,身中陡然冲出一条光芒,鎏金灿灿,化作了一面巨大五衍鎏金大盾,挡住了那大戟!

大戟疾速震颤,鎏金大盾只抵挡了数息便告破碎!

玄溱正自要再运元神法体抵挡,心下却是肉痛不已。

他鎏金元神法体本就未臻大成之境,每运转法体,祭出五衍鎏金杀敌或是抵挡,都对元神法体有莫大伤害。

就当是时,骤然一声厉喝!

“绛云灭杀!”

原来石生疾电一般回转绛云宫,取了镇压山腹的绛云阵图来,猛然祭起,一条绛光匹练从天而降,如同一张硕大画卷,就将莨敂卫将卷入其中。

“嘿嘿!嘿嘿……压入地底煞火层镇压!法衣,长戟,等等等等,都足以借地底煞火之力重新炼化……”

……

……

遥远极北。落辰翰海沙漠极北。

翰海边缘,却有一片方圆足有千里的绿洲。

绿洲之中,处处湖泊如镜,草木葱郁。宫殿林立。

落辰翰海沙漠诸大道门之中,最为强大的正元门所在。

只不过时至今日,正元门早已不复。

正元宫,正元门主宫所在,大殿之上,数人饮酒作乐。

“文龙师兄,想不到,我们西王祠,竟然是罗生门麾下!如今正元门、无妄山、月魔洞尽皆覆灭,师尊再灭杀了那绛云宫,落辰翰海沙漠便尽都是我西王祠的领域了!”

说话的是一个看似气宇轩昂,实则怀中搂住一个美貌女子上下其手,大逞手足快慰的猥琐男子。

他怀中的美貌女子美眸含泪,神情凄楚不已。

殿中还有几人,一样得拒案而坐,怀抱美女,对饮畅怀而笑。

这些女子,本是正元门弟子,可惜正元门覆灭之后,她们因为生得美貌而被禁制住了修为,留了下来,纵然一时留得性命,终归也不过是个凄惨结局。

那首座之上,原本正元门门主还元子的位置,一个男子端坐其上,怀抱的乃是还元子的钟爱女弟子,听闻了师弟的话,便佯作怒道:“腾飞师弟莫要妄言!落辰翰海沙漠,乃至那大风王朝,大恒帝国,日后都是我罗生门的领域!哪里是什么西王祠的领域。”

那腾飞师弟连忙道:“正是,正是!”

首座的文龙师兄又在怀中女子的衣襟里掏摸了一把,一脸***秽之象,轻笑道:“我西王祠竟是罗生门麾下,这等机密,历代都只有我西王祠祠主才能知晓,并且世世代代以助罗生门一举占据六百万里落辰翰海沙漠为己任,幸而天之幸甚,竟然今日有了这等良机,一举功成,日后师尊自然入得罗生门弥罗大王座下,成为弥罗使者,彼时自然也是少不了为兄与诸位的好处!”

诸人闻言,纷纷称是,雀跃不已,各举杯庆贺不已。

“文龙师兄,文龙师兄!不好了,不好了!”忽然一个弟子冲了进来,嘶声嚎叫,“那些活死人,都死啦!都死啦!”

举座皆惊,纷纷起身,推开身边女子,掀翻了桌案,就要奔出去,就又有一个弟子冲了进来:“文龙师兄!祸事了!祸事了!万……万象……”

这弟子话未说完,就已然砰的一声,头颅崩炸,死在了当场。

一个白须老道走了进来,一撮山羊胡整洁异常,鼻翼肥大,眉梢之下,却只睁着右眼,小如点豆,另一侧却只有一条长长的缝隙……

老道声音嘶哑,慢条斯理说道:“贫道万象不惑门,无惑真人!弥罗大王何在?”

这无惑真人一走进来,就见了殿中跌倒的一众美女,顿时那点豆一样的小眼射出夺目的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