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一八 人生不过一纸,了账便是长存

就这样,走了。对不住,等我回来。

______________

生人死人,入得罗生,便是有生亦无生。

罗生门是一件凶器,大凶器。

万象不惑门无惑、无风、无幻三位炼神返虚境界的高手,恒山派磐石真人与不动真人,这五大返虚高手一齐扑杀过来,纵然是返虚境界绝顶的高手,也要斟酌三分。

万象三才鉴,甚至是恒山派真正一条山脉支脉,都被祭起,雷霆巨压下来。罗生门上玄白二色光芒冲天而起,忽然那玄黄之血,黑色烟云,如同死者冤魂,也飞腾了出来,弥弥漫漫数万里方圆,裹住了玄白光芒,疾速幻化,就幻化出了一面恐怖面庞。

这面庞如狰狞恶鬼,又似九幽阴魔,十分可怖,一对瞳孔之中放射玄白幽光,忽然张开了一张裂天大口,龇牙咧嘴,就向着天极飞砸下来的一座山脉吞吃过去!

与此同时,道道流光,凶狠击杀向天地人三鉴。

罗生门之上,现出了两人身形。

身形清瘦的弥罗大王,与一脸凄惨模样,矮小短促的无生大王。

万象三才鉴天、地、人三鉴之上,各自立住了一名道人,那无量恒山之上,也合身扑入了两人,一条昂藏大汉,自是磐石真人,另一道人却是不动真人。

鬼面张口到了极致,一下吞吃,竟将万里方圆的一条山脉吞入了口中。

“恒恒恒恒恒恒恒………………………….”

磐石真人与不动真人连声厉喝,那吞吃进去一条山脉的鬼面,突然滞住在当空,旋即刺剌剌烟气翻腾,光华激射——猛烈爆开!

烟气光华奔泻漫天,那座恒山大脉依旧无恙,仍旧降落下去。

罗生门之上,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昂然立起,各出一手,似要撑住苍穹,顿时就出两只硕大无朋的手掌,正正地击在山脉底部,往上一顶,那山脉竟就生生地往上倒去了万丈!

二十万里之长的一条山脉被祭炼为法宝,本就是恐怖之极之事,如此降临下来,竟然直接顶住,这是何等沛然之巨力?!

磐石真人与不动真人欺身下来,立足山巅,猛然顿足,扬手打出一连串的印诀,一枚枚符文大如山岳,打入山脉之中,恒山之压越发强猛,不知几多亿兆钧,沉压的同时,更是旋转碾压下来!

罗生门也往下一沉,重重砸入翰海沙漠之中!

天、地、人三鉴之上,如琉璃一般的镜面之中,倏忽射出三道强光,就成飞剑斩杀之势,直杀罗生门上的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

“弥罗!”

“无生!”

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抖手祭起两口飞剑,奇长奇古,一白一黑,往空一荡,就直杀出来,如双龙出渊,分吞而噬。

“真器飞剑!”

无惑真人三人齐齐惊呼,须知道真之器实为难得,往往如他们这样雄霸一方的道门,能够有一件道真之器作为镇山之宝,已然难得,何况罗生门这件法宝本就是真器之中的上品,然则此时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竟然各出一口真器一等的飞剑,如何不令他们惊诧?

三鉴之上,三个道人隔空遥遥对视一眼,就定下了计议。

三才鉴出三道光剑,被弥罗、无生两口飞剑只是一斩,便就斩成了纷飞光点,旋即那两剑不偏不倚,直指向无惑真人与那方入化虚之境的无幻。

无惑真人左眼毕睁,金光溅射,足下天鉴的光芒里,似乎形成了一个极大的涡旋,猛烈旋绕,直使得身前的一片虚空近乎扭曲,转折,连放射出去的琉璃光华,也转折得厉害,一片光怪陆离。

弥罗剑杀至身前,突然虚空一颤,那剑势便禁不住地转了一转,无惑真人哪里会失了这良机,知道欲要夺这一件道真之器,恐怕艰难,竟然索性把身上一件道衣祭起,铺天盖地地笼罩了过去。

道衣裹住了弥罗剑,无惑真人大喜,一指点出,祭出印诀,就欲要收回道衣,连同其中的弥罗剑一齐携回。

同时,那人鉴之上,无幻道人的行径,居然与乃师兄如出一辙,别无二致!

罗生门上,弥罗大王嘿然冷笑:“贪者死,尔其竟不知乎?”

无生大王的无生剑猛然激起剑气,漆黑如墨,浓烈阴惨,一剑绞杀,就将无幻道人的道衣绞杀成了漫天的破布,继而一剑斩去,不留一丝后路!

这是必杀之剑!

无幻道人大恐,连忙又祭起两件法宝,一条长鞭,还有一件竟然是一柄寸长的心剑,却都是灵器货色,如何挡得住真器飞剑的斩杀,呛啷呛啷鞭断剑折。

他心剑被毁,登时哇呀吐血,却有一条黑光已然杀到了头顶……

……

石生望着那纷乱的战阵,人人厮杀得满身血气,煞气近乎凝滞。

“这就是修道之辈,练气之士的世界?”他微眯着眼,原来修道的世界,并不都如云岚山上——就是云岚山上,也有争斗纷乱。

他长长长长地嘘出一口气,看周遭众人,如花朵朵凋谢,一一死去,这种感觉,虽不舒畅,却也没有恶感。

原来自己真的是妖。

玄溱就在他的身旁,道:“贪者死,这才是道理。”

那些满空厮杀的练气士,罗生帝国一方的,多半是一样为了罗生门能够称霸落辰翰海沙漠,好处无穷无尽,也能够分一杯羹;那另一方的,愿意归为万象不惑门与恒山派麾下,大抵也是一样的心思。

当是时,那乱战之中,每有一人被杀死,立即众人蜂拥而上,直如恶狗见了肥肉,饥汉见了**,犹有甚之。飞扑上去,抢夺法宝,飞剑,储物袋,乃至于逃遁出来的元神等等。反倒是有不少杀人者,方才杀了人,正自大喜过望,以为好处就要到手,却在伸出手去的一刹那,就被从脑后枭了首,一样身死当场,竟也不知是敌人杀的,还是自己人的冷剑。

石生与玄溱连连杀人,甚至从罗生门中蹦了出来,实在是当场之中杀神之中的杀神。当下几大返虚高手兀自斗个不停,却没有他们的份,那余下的众人各自斗杀起来,却哪里敢惹他们。

众人躲得远远的,不被他们来了兴头杀了,已然庆幸不迭。

石生问道:“你为何不去杀,终归都是好处?”

玄溱捋须一笑:“哈哈哈哈,我却也不需要那些好处,去杀这些将死之人,又有何益?”

“将死之人?”石生怔然,旋即释然,“修行一场,终归不易,就此便陨落了,到底可惜。”

两人正说话之间,骤然惊天巨吼,石生却是听得明白,竟是那无惑真人。

“无幻!”

一条笔直精气直冲天穹极处,化一条长虹,漫卷过长空,直投北方而去,同时还有一道明亮的光芒,紧随其后,旋即跟上,裹住了这元神,迅猛到了极点,疾速逃遁离去。

玄溱也见状,一把抓住石生肩头,急声道:“追!”

石生想也不及想,就见玄溱不知从何处祭起了一件法宝,竟然是一只黑色铁舟,陡然暴涨,十丈长短。石生被他拉进了铁舟之中,玄溱用手一指北方,登时铁舟化一道黑芒,贯穿虚空,直刺过去!

甚至,这铁舟直接穿过了万象三才鉴脱去一面之后留下的空隙,从那罗生门之上,恒山大脉之上穿梭了过去。

耳闻无惑真人与无风真人的愤怒狂啸,天鉴与地鉴不顾一切地化流光光华击杀过去,镜像大法,竟然倒转虚空,将两大真人直接运转到了罗生门之上,间不容发地猛烈出手,几样法宝混作一团,撕裂虚空,直接就杀到了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当头。

铁舟之上,玄溱摇首叹息:“贪念,贪念……”

但见那罗生门之上,依旧压迫着的那条山脉之上,腾起无尽岩石光芒,磐石真人与不动真人突然暴喝:“恒山之神,借我神威!”

磐石真人手中抛起了一尊神像一般的法宝,到了空中,陡然大放光芒,就成了一尊千丈神像,身披金甲,颈环大蛇,腰缠锁链,手提一杆神叉,立在了山脉之巅!

“吾乃天封山神,谁敢犯吾?!”

神叉猛地叉下!

弥罗大王,无生大王,无惑真人,无风真人!

一个不留!

……

铁舟如电芒雷霆,激射向北方,足足追出去两百万里有余,远远地离开了大战战阵,隐隐的前方翰海沙漠的痕迹已然渐淡,显现出了平川的痕迹。

人鉴护住了无幻道人元神,就在前头,铁舟之上的玄溱也不作任何手段,就在石生瞠目结舌之中,御使黑色铁舟狠狠撞杀!

铁舟竟如飞剑一般,直接贯穿了那人鉴之光,其中的一条元神,已然有了清晰的人之形状,连头面手足一应俱全,显然是踏入了炼神返虚境界,化虚之境的高手之特征。

然而,这铁舟撞杀之下,凶威昭昭,当即就将元神贯体而过,分崩离析!

玄溱大手一抓,抓尽了元神暴散的光芒,猛力收拢,就拢作一团,仰头张口,一口吞了下去!

石生震骇到了极点,这厮不是没有也不用法宝的麽?

玄溱也不顾他的疑惑,突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念诵不绝:“弟子玄溱,尊请法旨!”

果然晴空一声霹雳,炸裂一道惊雷,从渺渺荡荡之中,飘落下来一片光芒,被玄溱抓在手中。

却是一张白纸。

石生偷眼去看,见有许多字迹,却看不真切。

玄溱又冲天而拜道:“弟子谨遵法旨,了尽了这些人等之帐,便回转交还法旨!”

他复又三拜,这才收了那纸张,欣然一笑:“走!我们去为那些人等了了帐,送其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