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一九 仙器罗生,仙道法旨

看到突然就平静了。索性我还算闲的,这些时日,若不忙我就写,尽量不断更,少断更。若某日未更,就是实在无暇。

________________

“神灵!”

无惑真人大小两只眼睛都瞪得骇人,放射金芒,惨声惊呼。

世间诸般,皆有神灵主掌,正如人之元神。

所谓神灵,与仙人道者不同,不过一缕神识凝聚之物,仙道不成,方求神道。是故那练气之士,若是修炼之时走火入魔,或是遭了毒手,元身崩坏,仙道无望,便急急地遁出了元神,去夺舍他人之元身,以为己用,为再求仙道。

如玄溱那般,元身毁灭之后,反而自己炼制一具法体,如化身一般,重炼仙道,却是异类。

只不过,无论是夺舍他人之元身,还是如玄溱一般练就法体化身,终归不如那原本元身,与一切神念神识乃是天造一副,共融共鸣,宜于成仙得道。况且,纵然是元身未损的,真正能够炼神返虚,渡过天之劫罚,通天成道的,也是亿万之中无一,寥寥又寥寥。

仙道若是无望,便只能求神道,元神经受风火大劫,又需得过弱水之阻挡,脱离地力,道亦有望,却又要艰难千万倍。

且略过此不表,只说那除却人修妖修修炼元神之外,那山川草木,等等等等,一样俱都各有灵性,若过了无数年月,得天地之灵气,钟灵毓秀,一样是能够凝聚灵气,汇成神光,却成的是神道。

是以,地有地脉,水有水灵,山有山神。

那凡人国度,往往所谓大地龙脉可主兴盛,实则乃是大地地脉,汇聚灵气,若立国都于其上,自然能得其滋养,所谓气运,大抵如此了。

譬如那恒山大脉,乃是比无妄山又要庞大的一座山脉。

仅仅是恒山派祭起了一条支脉来,就足足有二十万里之长,便可见一斑。

似这等巨大山脉,日积月累,蕴养出神灵之光来,也并不稀奇。

那仙道典籍之中云,举凡是这样的地脉,修炼出了神灵的,便会得天道封诰,就如那长江大川,汪洋大海,湖泊大泽之中往往有龙神所居一般。

大恒帝国以恒山派立国,恒山大脉,方圆百万里,其中就天长日久滋长出了一尊神灵,也就是恒山之神!

只有得了天道封诰的这等灵光,才算得上是入了神道,称为神灵。

神道落在下乘,然而,这样的大山之神灵,却无比强大!

不知是恒山派哪一任掌教真人,竟然渡得大劫,通天得道,彼时助了这恒山之灵一臂之力,才使得其成为神灵,是以这恒山之神才为恒山派许下了诺,日后可为恒山派所用三次。

这一次,天赐良机,磐石真人祭拜了历代祖师,焚香请了这尊恒山之神,这才杀来。

到得这时,这尊山神陡然出现,简直胜过任何道真之器,莫说四五个真人级别的高手,就是再多,也逃不过其一击之威!

恒山之神,身高千丈,身披金甲,颈环大蛇,腰缠锁链,手持神叉,猛然一叉下来!

那正在狂怒攻心,击杀向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的万象不惑门无惑、无风二位真人,骤然见了恒山支脉直压下来,更有一尊千丈山神,神威无限,猛烈击杀过来,竟然是一个也不留的气势,哪里还不知道恒山派的心思,登时惊骇愤怒交集。

两人祭起了天鉴,地鉴,暗恨无幻遭了毒手,否则人鉴也在此,还能反戈一击,却不知那无幻道人早已在失了元身之后,元神也已成了玄溱腹中之物,人鉴自然也是归了玄溱所有。

“万象宝录,三才遁法!”

两道明光合一而遁,一下遁入了虚空之中!

“呔!哪里去!”

山神陡然大吼,神叉如电,疾刺于虚空之中,点出两点耀眼到极致的光芒,立时迸开,绚烂直如烟火。

叮叮!两声尖利锐响,那虚空之中两条身影如同脱了水的鱼儿,直挺挺地落了出来,往下直坠。

万里山脉横空飞砸,当头砸去,却哪管下方犹有亿万计的凡人军士结阵厮杀?

无惑真人与无风真人吃了山神一叉,俱都点中了元身窍穴,元气大失,怎么还顶得住这等巨压,弹指之间,山脉覆落,轰然落地,镇压在了当场!

与此同时,罗生门之上的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业已惊觉了变故,再不能稍迟,猛地昂然起身,元身上下一阵噼里啪啦的剧烈崩炸,元气暴动,突然身形暴涨,倏忽之间,直至千丈高下!

这一下元身膨胀,迅猛绝伦,竟然弹动震荡虚空,嗤喇崩炸!

“法相天地!”

炼神返虚境界,亦有五境,谓之化虚,归真,法相,天劫,通天。

归真之境,可谓真人,法相之境,乃是归入真我之后,真正的领悟天地至理,法天地以为相,可有限可无相,随心由意,可以法而为相,一切相皆为法。是谓法相。

两人手持弥罗剑,无生剑,一白一黑,交相一杀,就与那山神神叉击在一处!

两人足下,罗生门狠狠一沉,又压下去不下千丈!

那磐石真人与不动真人,原本还想也去轰杀一气,然则突然见了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竟然都已然臻入了法相之境,元身凝聚出这样恍如神人一般的法相来,千丈高下,只怕自己二人若去,非但得不了便宜,反而还会坏了性命。

那恒山之神与恒山派某一代渡劫通天的掌教祖师有言,会助恒山派三次,然而自己二人若是妄自如无惑真人与无风真人那般,自去送命,只怕这尊山神爷爷,也不一定就会救自己二人的性命。

是以还是小心为上。

“这两人果然狡猾。”

遥遥天际,不知多高远处,一架黑色铁舟,浮在虚空,玄溱目视下方,运转了目力,看得真切,不由嗤然笑道。

石生在他身旁,犹自未从那无以复加的震惊之中回转过来,便不说话,只道:“此战想必本是未必,你却何不……”

玄溱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不由冷笑道:“周遭虎狼,眈眈而视,此战怎地就不必了?”

石生隐隐猜测到了大概,却也只能无奈道:“修道练气,本就是贪天寿,欲夺为己所长生,你我也不过如此,哪里就不存贪恋了?纵然他们有多余的心思,你只去杀了,自然也就事了了,又何必搅动得这般,生灵涂炭,枉死亿万。”

玄溱乜眼看他,好笑道:“杀了一个不惑门,灭了一个罗生门,在灭一个恒山派,你道就没有其他的甚么门什么派了?”

他打着哈哈,更是笑道:“况且我不过区区境界,连元身也失却了,如何与这些真人高手相斗?”

石生若是信他,便不如立即就摘了自己脑袋来看是否石头作的,因就不说话,自顾冷笑一声,静候他往下的举动。

只见下方,罗生门两位大王化出法相,提剑猛攻,却也不是一尊山神的对手,呛啷几合,那真器一等的飞剑,就在山神神叉之下,宣告折断。

山神把神叉一挑,就挑开了两口飞剑,发声如雷,嗡嗡轰鸣:“两口上好的飞剑,却可融入本神的兵器里!”

高天之上,石生目瞪口呆,方才说到修道之辈的贪念,本是难免之事,这时竟见了这大山之灵,天封之山神也有一样的心思,不由得啼笑皆非。

山神抓了弥罗剑与无生剑,那枯山野石一样的面庞之上,竟然显现出了一丝欣悦的神情。

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愤怒狂吼,拔身而起,四臂遥指,顿时无穷毫光冲射而出,罗生门骤然升起,旋即光华一敛,猛地往上一撞!

火光溅射,肉目可见的电火迸射开来,映照当空,那山神神叉倒飞出去,山神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啸如见鬼魅一般,竟然只和罗生门交手了这一记,就掉头急退。

磐石真人与不动真人瞠目结舌,慌忙呼唤:“山神爷爷!山神爷爷……”

那山神却哪里理会,只大叫了一声:“法宝厉害,吾去也!”

恒山派两位真人一时神识都岔了路,不明所以,更不知所措之际,罗生门已然猛击了上来,狠狠一震,庞然的力道涌来,这二位竟连呼吼的机会也没有,就被吸了进去!

旋即,罗生门之中一股恐怖涡旋产生,一股力道直指向飞速逃遁的恒山山神。

恒山山神呼啸狂叫,抖手就将神叉,颈项之间环着的大蛇,甚至是腰间的锁链抛了出来,尽都被罗生门一下吸入。

他依旧直往东方而却,罗生门上,弥罗大王凛然大笑:“我罗生门乃神仙之器,区区一座小山之神,安能逃脱我罗生门之威?!弥罗无生,吞摄无量!”

轰!罗生门中冲出一条匹练,作玄白二色,长长绕去,一下缠绕,就将那山神追上缠住,往回猛力拉扯,就拉回了罗生门这件法宝之中!

“罗生门竟然是神仙之器!”石生目睹这一切,心中惊骇,同时暗忖,怪道自己的紫绶仙炉竟然未能一下就灭了这罗生门,原来是这个缘故。

念及此处,他再去看玄溱,却见这厮竟然依旧一副淡然莫测的神情,不由更生惊异。

自相识以来,虽然两人多有互助,更兼脾性相合,故而十分交好,然而石生却从未淡过心头的警惕、疑惑,缘由无他,不过是无论是何情形之下,玄溱都显得十分淡然,淡然到可怕。

并且,那所谓大九州、小九州之事,显然不是寻常练气士就能知道的,至少他身在云岚宗,云岚宗无人知道,连千羽老妖,甚至是那化骨尊者言语之间,似乎都并不知晓,为何他区区一个炼气化神境界的练气士就能够知道得那般清晰?

时至此刻,他霍然明白。

正此时,玄溱方道:“时辰已到!”

说罢,他微微拂手,黑色铁舟便直往下落去,同时他将手一抛,一片纸张飞起,当空就放点点清光,更有片片祥云,朵朵金花生出托住,往下飘落。

终于到了近前,硕大的玄白二色罗生门就在眼前,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俱在,那弥罗大王更是放声狂笑,突然见了黑舟下来,上面立住的,竟是玄溱与石生二人,顿时更喜,把手一指,罗生门之中,就出一道玄白光芒,直击了过来!

玄溱漠然出声:“无知之辈,仙道法旨降临,还不跪迎!”

说话之间,那纸张往下一降,就将那道光芒击散!同时,一片硕大的篆文符箓腾飞出来,飞速旋转,石生竟然也视之不清,就一连串地印了下去,狠狠一下,直落到神仙之器罗生门之上!

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二人心下一摄,忽然明悟了些,登时满面惶然之色,旋即却又强压了下去,暴喝道:“哪里来的道派,刚管我罗生门的事!”

两人御使罗生门,凶猛无俦地一下撞击,就直击那飞落下来的纸张。

玄溱摇首叹息:“将死之人,犹然不悟。”

那纸张立即幻化,大如天幕,光华夺目,匹练灼灼,卷住了祥云金花,落降下来,被罗生门这件仙器法宝正正撞击,却竟连颤也不曾一颤,依旧压下,一裹一绞,就裹住了罗生门,自然连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也裹在其中。

“罗生门妄动我落辰仙道门户,犯我仙威,自弥罗、无生以下,皆死以罪!”

玄溱仿若司命之神,凛然宣判。

判毕,纸张之上闪现光芒,道道激射,打杀八方!

所有罗生门一方的练气士,尽皆身死,元身爆碎为齑粉,元神崩解。

形神俱灭,灰灰了账。

玄溱又道:“万象不惑门无惑、无风,恒山派磐石、不动,皆为仙道而死,元神赐以灵位,如我仙宫,待司神灵之职。”

纸张之下,那已然砸落下去的大山之下,各自飞出两条元神,玄溱祭起一支玉瓶,便都收了。

“其余生者,皆赐丹丸一枚。”

那玉瓶之中,便有点点光华飞出,所有战阵之中,幸而尚未死的练气士,各得了一枚丹丸,却也不知什么品级,然而人人皆从这令人震骇的场面之中复为狂喜之色,显然可见丹丸不是凡品。

“落辰翰海沙漠诸道门毁灭殆尽,惟余绛云宫犹存。绛云宫石生道人助战有功,故命绛云宫自兹而后,为六百万里落辰翰海沙漠之宰,独此一脉,别无余者!”

玄溱说完,对天一礼:“仙道法旨宣毕,弟子这便归复!”

石生就在他之一旁,这时方才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玄溱见状,因笑道:“仙道法旨,要你也去仙道一行!”

石生喟然叹道:“我能不去否?”

玄溱含笑摇首。

就在这时,那遥遥西方,忽然一声长叹:“门下不肖,落辰仙道既已责罚,便也作罢,只是罗生门乃我门下仙器,须得收回!”

这声落去,忽然出来一条长虹,撕破长空,猛烈卷来,横横一卷,竟就卷去了那大幕一般的纸张一脚,要将罗生门收去。

那纸张却忽然一震,狠狠镇压,便震飞了长虹,虚空而生一声长笑:“尊者要取罗生门,自然可至我落辰仙道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