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二章 承诺(中)

烟雨城南边的那几座山虽然都很矮,可是山上的灌木却不少,想找一个隐秘的地方也不是十分的困难。

深夜时分,萧玉在烟雨城南边一个人迹罕至的山头停下之后,先在边上布置了一些奇门阵法,然后面朝着东方盘膝而坐,静等着太阳升起。

萧玉上一次是借助隐脉修炼出来之时所产生的浑厚能量才得以打通督脉,而这一次他却只能依靠自身的元气来打通督脉了。

为了能一次打通督脉,萧玉打算以晨阳的第一道天阳之气代替心火打通督脉。

现在萧玉的修为虽然没有以前高,可是他的经脉却比以前要强韧的多,完全可以承受天阳之气所携带的阳火之力。

萧玉虽然没有修炼《息神诀》,可是完全静下心来之后,他还是有一种与周围天地合二为一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失,漆黑的天色慢慢的变亮了。

当天际隐现一点光华的时候,萧玉就开始对着那点光华所在的方向吞吸。

晨阳初升,一道金红色的天阳之气出现在了萧玉的口鼻之间,随着他的吞吸进入到了他的体内。

感到天阳之气入体,萧玉立刻以元气引那道天阳之气朝着督脉冲去。

人的任督二脉不像体内的其他经脉那样是贯通的,因此,打通任督二脉十分的困难,这也是很多练武者终其一生只能修炼到大周天圆满的原因。

萧玉上一次打通督脉也十分的艰难,可是,这一次他很轻松的就将督脉打通了。

打通了督脉之后,萧玉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元气变的凝练了,身上的杂气又被排出了一部分。

沉思了片刻,萧玉就明白他为什么能这么轻松的将督脉打通了。

萧玉散功之中,全身的经脉看起来是全部恢复到了修炼之前,可实际上,他的督脉毕竟已经打通过一次了,督脉虽然重新被体内的杂气堵塞,可是督脉被堵塞的时间毕竟不长,因此,他再一次打通督脉并不像他第一次打通督脉时那样困难。

想明白了督脉为什么那么容易被打通之后,萧玉就起了打通任脉的念头。

“现在体内元气还十分的充足,何不试着去打通任脉呢?”

沉思了一会,萧玉就压下心底的各种杂念,开始以元气去冲击任脉。

与上一次冲击任脉时一样,萧玉花了近半个时辰也没能将任脉冲开。

这一次,萧玉依旧看不到冲开任脉的希望,不过,在他感到元气不足之前,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萧玉内的元气变的越来越稀薄,而任脉也已经被打通了大半了。

就在萧玉犹豫着要不要放弃的时候,他的元气突然之间就一下子将剩下的那一小段冲开了。

在任脉被冲开的瞬间,一股温热的力量自萧玉的顶心百会穴灌注到了萧玉的体内。

霎那间,萧玉体内稀薄的元气瞬间变的浑厚了不少,他的灵魂之力也一下子变的凝练了许多。

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之后,萧玉体内的元气就自动的开始了大周天运转。

一个人体内的元气都是有限的,可是萧玉现在却有一种元气无穷无尽的感觉,全身充满了用不完的力气。

良久,萧玉在他体内的元气运转了九个大周天之后醒了过来。

张口吐出了一口带着点点金红色的浊气,萧玉睁开了双眼。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了,可是萧玉却在没有使用秘法的情况下看清楚了方圆十四五里内的情况。

抬头朝着只有稀稀落落几颗星辰的天上看了一下,萧玉不由得愣住了。

长生境的修炼者有夜里视物的能力,而长生境以下境界的修炼者却需要借助秘法才能夜里视物。

萧玉现在的情况,显然超出了萧玉的认识。

“大概是那三套功法都比较特殊吧!”

回过神来之后,萧玉朝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然后就起身朝着云梦湖跑去。

萧玉的修为虽然只比散功之前高了一阶,可是他的速度却比以前提升了近六成。

只用了小半个时辰,萧玉就来到了云梦湖边。

踏水越过水草丛生之地,萧玉在湖水比较干净的地方,沉入到了湖水之中。

冬天的湖水很冷,可是萧玉却一点不觉得冷。

在湖水中将身上的赃物洗干净之后,萧玉对着身下排出一掌,跃出水面,然后踏水朝东行去。

不一会,萧玉就来到了烟雨城边的那一段湖面上。

此时也已经深了,可是悬浮在云梦湖上的大部分青舟上却还都亮着灯。

柳含烟的青舟一般都孤零零的停在烟雨城的西北角,因此,萧玉很轻松的就找到了柳含烟的青舟。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萧玉就来到了柳含烟的青舟上。

桅杆上挂的那盏灯虽然还亮着,可是屋内的灯却已经熄了。

萧玉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轻轻在门上敲了敲。

敲门声刚响起,里面就传出了柳含烟的声音。

“谁?”

“是我!”

萧玉的声音落下没多久,屋内的等就亮了起来。

“进来吧!”

萧玉微微一愣,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朝着屋里面的屏风看了一眼,萧玉关好房门,走到了桌边。

萧玉刚坐下,柳含烟就披着外衣走了出来。

柳含烟的衣服虽然没穿好,可是头发却显然是刚刚梳过。

在柳含烟身上看了几眼,萧玉轻声问道:“青雨呢?还在睡觉?”

“嗯!”

轻声应了一声,柳含烟拿着放在暖炉上的茶壶走了过来。

“这丫头还说要练好武功保护你,警惕性这么差,怎么保护你?”

柳含烟闻言,轻笑了一声,拿着茶壶给萧玉倒了一杯热茶。

萧玉接过柳含烟递过来的茶碗喝了一口之后,看着柳含烟沉声道:“你把青雨叫醒,收拾一下东西,然后我就带你们离开。”

柳含烟拿着茶壶的手微微一顿,看了萧玉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萧玉实现已经跟柳含烟说过他在修为突破之后会带着她们离开,因此,柳含烟她们将她们身上重要的东西都放在了青舟上。

大概过了两刻钟的时间,柳含烟与傅青雨整理好了她们的行礼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一看到萧玉,傅青雨的小脸就微微红了一下。

萧玉对着傅青雨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然后在傅青雨即将发恼的时候移过了目光。

“琴和包袱都给我!”

柳含烟闻言,点点头,将怀里抱着的琴与背着的包裹一起放到了萧玉面前。

傅青雨见状,也将自己的包裹放在了萧玉面前。

在萧玉将两个包裹与琴往身上绑的时候,柳含烟拉着傅青雨来到了船头。

柳含烟与傅青雨在这烟雨城中虽然有很多不美好的回忆,可是这烟雨城毕竟是她们出生长大的地方,现在要离开,她们心中还是有很多不舍。

“小姐,我们以后还会回来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

回了傅青雨一句,柳含烟就转头看向了刚刚关好房门的萧玉。

对着看向自己的柳含烟微微一笑,萧玉一个跨步来到了二人身边。

“咱们走吧!”

萧玉在二人的脸上扫了一眼,搂住二人的腰,身形一跃,跳到了江面上。

柳含烟与傅青雨虽然听萧玉说过踏水而行的事情,可是当萧玉抱着她们落到水面上的时候,她们还是忍不住低声惊叫了一声。

“别怕!”

一边低声安慰了二人一句,萧玉一边抱着她们朝西南方行去。

萧玉一个人在江面上行走十分的轻松,可是抱着柳含烟与傅青雨,他就没那么轻松了。

带着二人来到岸上之后,萧玉就忍不住喘起了粗气。

“你没事吧!”

“没事!”

回了柳含烟一句之后,萧玉紧了紧抱着她们的胳膊,朝着南方跑去。

像柳含烟这样的名伶,在表面之上有很大的人身自由,可实际上她们的自由也是有限制的。

名伶一生都不能离开烟雨城,一旦一个女子成了名伶,她的命运就不由她自己掌握了。

萧玉现在的修为虽然不低,可是他还没有在烟雨城耍威风的资格,因此只能趁着夜色带柳含烟与傅青雨离开烟雨城。

往南方行了八十多里之后,萧玉接着转向东边行去。

天亮之时,萧玉与二人在烟雨城东南的一座小山头上休息了一下,然后接着朝着东方行去。

往东方行了一天的时间,萧玉在夜色快要降临的时候来到了位于甘州城南的红涧镇。

这红涧镇位于红河边上,乃是甘州城南最大的一个镇。

萧玉会选择红涧镇安顿柳含烟与傅青雨,一是因为这红涧镇位于望江城的统治范围,二是因为这红涧镇中没有那种欺辱乡邻的家族。

选定这里当作安顿柳含烟与傅青雨的地方之后,萧玉就在这里买下了一座小庄园和七十多亩田。

那庄园虽然有些破旧,可是来到这里之后,柳含烟与傅青雨却都十分的兴奋。

在三人还没有融入红涧镇的时候,新的一年来了。

这一个新年,是萧玉这几年来过的最开心的一年,也是柳含烟与傅青雨过的最轻松的一年。

过完年之后,萧玉就开始指导傅青雨练武。

傅青雨练武天资还算不多,可是因为性子太活泼,以前在萧玉的指导下练了半年,也只练到练力阶段。

现在萧玉着急将傅青雨的修为提升上来,自然不会载任由傅青雨像以前那般练武。

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傅青雨在萧玉的精心指导下修炼到了骨鸣大圆满,紧接着用了九天的时间进阶到了养气阶。

养气阶的修为在江南武林算不上什么,可是在这红涧镇中却足以自保了。

萧玉相信,以傅青雨的养气阶的修为,再加上柳含烟的聪明细心,她们应该完全可以安全的在红涧镇生存下去。

在教傅青雨练会最基本的《秋雨剑法》之后,萧玉就动了离开的心思。

(从明天开始,在强推的那一周里,每天早上八点会多更一章,请各位书友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