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三章 承诺(下)

这一天晚上,累了一天的傅青雨吃过晚饭就去睡了,正厅之中就只有萧玉与柳含烟。

与以前一样,柳含烟跟萧玉说了几句话,就去开始收拾桌子。

柳含烟刚将桌上的碗盘放进托盘中,萧玉的声音就响在了他的耳边。

“含烟,我该走了!”

柳含烟身子一震,缓缓的将头抬了起来。

在萧玉督促傅青雨练武的那一天,柳含烟就猜到萧玉会在某天离开,如今,萧玉果然说出了道别之言。

盯着萧玉看了好一会,柳含烟以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你还会回来吗?”

“等我找齐我要找的东西,我就会回来。”

“那我就在这等你回来!”

经过大半年时间的相处,萧玉与柳含烟的感情越来越深,可是他们却没有对对方说过什么。

现在要分开了,萧玉与柳含烟之间似乎有很多话,可是他们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与柳含烟对视了好一会,萧玉沉声说道:“少则两三年,多则五年,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柳含烟挪步走到萧玉身边,身子一歪,依偎在萧玉的怀里,看着萧玉的眼睛轻声道:“这算是你给我的承诺吗?”

萧玉有些僵直的抱住柳含烟,轻声在柳含烟的耳边说道:“这当然是承诺,若是我违背了这个承诺的话,那就让浩浩天雷将我劈的魂飞魄散。”

柳含烟抱着萧玉的腰,往萧玉身上挤了挤,轻声道:“若是你不来找我,我也不怪你,只怪我自己看错了人。”

萧玉闻言,也不回话,抱着柳含烟的胳膊紧了紧,将脸贴着柳含烟的头发上蹭了蹭。

两人静静的拥着对方,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享受着带着一点苦涩的甜蜜。

良久,跳动的灯花同时惊醒了两人。

对视了好一会之后,眼波如水的柳含烟突然轻声道:“玉郎,抱我到房里去。”

萧玉虽然不通男女之事,却不是蠢人,当然明白柳含烟的意思。

看着面若桃花的柳含烟,萧玉不禁心猿意马、情.欲暗生。

萧玉紧了紧抱着柳含烟的胳膊之后,却突然犹豫了起来。

“你在害怕什么吗?”

看到柳含烟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眼睛,萧玉心里一震,低头在柳含烟的头发上吻了一下,抱着柳含烟朝着卧房走去。

牙床之上,衾被起伏,抱着柳含烟柔若无骨的身子,扶着滑腻如脂的肌肤,萧玉一会宛若捧着美玉,不敢有丝毫鲁莽,一会又似醉酒一般,意态痴狂。

云收雨歇之后,萧玉吻去柳含烟脸上的泪痕,将柳含烟揉在怀里,盯着柳含烟微微颤动的眼睛看了一会,又吻在了柳含烟的樱唇之上。

柳含烟伸手在萧玉的胸口推了一下,脑袋往后闪了一下。

盯着萧玉的眼睛看了好一会,柳含烟将身子往下缩了缩,轻声说道:“在烟雨城那些少爷的眼中,我就是一块很脆的玉器,在他们还没对这件玉器厌烦之前,他们就不会毁了这件玉器。我身上的顽疾虽然折磨了我十几年,却也能让我保住清白之身来侍奉值得我付出的人。”

萧玉没有接话,只是抬手在柳含烟的头发上摸了摸。

刚才萧玉会犹豫,并不完全是因为他怀疑柳含烟已非完璧之身,不过现在他也不想解释什么,他相信柳含烟能感受到自己对她的情意。

在萧玉的脖子上蹭了蹭之后,柳含烟突然讲起了她以前的经历。

柳含烟的父亲原是哥教书先生,只因后来不甘心一直做个穷书生,于是就开始学着做生意。

凭借一份聪明,柳含烟的父亲只有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创下了一点基业。

虽说天道至公,可是这世间有很多事是不公平的。

柳含烟父亲刚刚建立起基业,就被烟雨城中的一些地主乡绅给陷害的倾家荡产。

“我娘和我有一样的顽疾,在我爹被那些人害的倾家荡产之后,我娘就因为没钱买药而病去了。我娘死后没多久,我爹也郁郁而终。为了葬父,我将自己卖给十二年前烟雨城最有名的名伶梅仙儿当丫鬟。”

梅仙儿风华绝代,却红颜薄命。

在梅仙儿被人毒死之后,仅学了一年半琴艺的柳含烟就开始在别的名伶的青舟上给人弹琴。

柳含烟十五岁的时候,将自己多年的积蓄送给白沙帮,让白沙帮帮自己造了一艘青舟。

傅青雨是在柳含烟有了自己的青舟之后没多久,在街上从一个赌徒手上买下的。

“在一般人的眼中,名伶与那些青楼女子没什么区别,做了名伶,就注定一生要被人看轻,因此,我没教青雨弹琴。我原本打算在我撑不下去的时候,想办法送青雨离开烟雨城,没想到,一年前一时好奇邀上船的人却改变了我的生命,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萧玉将二人身上的被子往身上裹了裹,在柳含烟的耳边轻声问道:“你想不想听我的经历呢?”

柳含烟没有回话,只是以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眼睛看着萧玉。

低头在柳含烟额头吻了一下,萧玉轻声说道:“我的真名叫萧玉,是我爷爷在五年前给我取的。”

从五年前小妮儿失踪到一年前他被人打成重伤,萧玉用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是将他以前的经历给柳含烟说了一遍。

“我身负大仇,本不该有儿女之情,可是心里一旦有了感觉,连我自己也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将柳含烟的身子往怀里搂了搂,萧玉轻声叹了一口气。

“离王乃是一方称王的霸主,要找他报仇,就需要聚集起自己的势力来。离王、明王、尚王之中,以尚王的势力最弱最复杂,要是玉郎想成为一方之主的话,可以到尚王统治的九郡之地去创一份基业;若是玉郎没有称霸一方的心思的话,那就去投靠明王。”

“你的男人没有称霸一方的野心,也不想做扰乱天下形势的枭雄。待炼成神弓之后,我就会投奔明王。”

在萧元丰死后没多久,萧玉就有了这样的打算,不过,他以前从来没有对人说过。

回了柳含烟的话之后,萧玉突然问道:“当年陷害柳伯父的人可还在烟雨城?他们叫什么名字?”

柳含烟仰头在萧玉的脖子上吻了一下,轻声道:“当年陷害我爹的有三个人,其中两个已经死了,还有一个是广发当铺的掌柜段广发。段广发是云海帮的一个堂主,他的广发当铺明面上是当铺,实际上是一个放高利贷的地方,这二三十年被段广发害的家破人亡的不止我们一家。”

微微停顿了一下之后,柳含烟看着萧玉问道:“玉郎,你在去九峰山之前会去望江城找赵文熙报仇吗?”

“当然!”

赵文熙当日对付他明显是为了杀人夺宝,萧玉虽然不是睚眦必报的人,可是这样的仇却不能不报。

“玉郎,赵家是望江城八大家族之一,其势力可不是烟雨城那些帮派能比的,你对付赵云熙之时,一定要小心。”

“放心,我不会轻易冒险的,若是在望江城找不到合适的报仇机会的话,我就先去九峰山取纯阳玉。”

这时,一快两慢三声打更声传到了萧玉与柳含烟的耳中。

“子时了!”

“嗯!”

轻应了一声,柳含烟突然伸出放在萧玉胸前的双手抱住萧玉的脖子,接着柔若无骨的身子往上移了一点,绯红的面颊轻移,樱唇印在了萧玉的嘴角。

柳含烟一脸春.情,萧玉也是情.欲勃发。

萧玉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初尝云雨之欢,只顾自己欢愉,也没注意到身下的柳含烟一直轻皱着眉头。

再一次云收雨歇之后,柳含烟盯着萧玉看了没一会,就沉沉的睡着了。

看着柳含烟那还带着绯红的脸颊,萧玉犹豫了好久,轻轻在柳含烟嘴角吻了一下,从被子中钻了出来。

穿上衣服之后,萧玉又俯身在柳含烟嘴角吻了一下,然后转身从卧房中走了出去。

走出红涧镇之后,萧玉回头朝着柳含烟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然后像逃跑一样的朝西奔去。

仅仅只用了一天,萧玉就从红涧镇来到了烟雨城东门。

在烟雨城中认识萧玉的人虽然不多,却也有一些。

萧玉担心自己会被他接触过的人认出来,于是就在城外休息到城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才进城。

进城之后,萧玉才想起他根本就不知道广发当铺在什么地方。

萧玉虽然在烟雨城生活了近一年,可是他却只熟悉他住的那一片地方和柳含烟所住的那一片地方。

“得找人打听一下!”

一边想着,萧玉一边开始在街上稀稀落落的行人中寻找适合问路的人。

不一会,萧玉将目光放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身上。

紧走两步走到那大汉跟前之后,萧玉低声道:“这位大哥,在下像向你打听一点事情。”

一边说着,萧玉一边掏出一块碎银子递到那大汉手边。

“什么事?”

“广发当铺在什么地方?”

那大汉看了萧玉一眼,又四下扫了一眼,一边拿过萧玉手上的银子,一边低声回道:“沿着这条街一直往前走,在水云楼前往右拐,走上百多丈,你就能看到广发当铺了。”

说完这话之后,那大汉也不等萧玉回话,就接着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