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004 无物可教寻他途

听到李承泽如此答话,凤辰与桑榆二人这才放下了久悬的心。

“好,你能想清此事便好,以后不要再有这样莫名其妙的古怪想法。”凤辰道,看着李承泽,其实她也可以猜出李承泽此时真实的想法,但见对方已经开始认错,再又想到时间已过多年,凤辰便也不想过份压制此事,此时她便站起身来,然后对着二人说道,“现在,我便开始教授你二人一些攻防技法。”说完之后,她又回头看着桑榆道,“尤其是你。”

“是,师父,弟子知道错了。”桑榆道,说完之后,她又望着李承泽展颜一笑,正如她自己所说,她不习攻防技法,其实也只是不想让自己与师弟表现的不同而已。而此事二人的师父凤辰其实也是暗自认可的,否则又怎会出现现在二人只会幻形,却几乎不会任何攻防技法的情况发生。

“谢谢师父。”李承泽道,听到此话,他亦是舒展了一口气,不过此时他又有几分疑惑,疑惑这些年来自己所执着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

“嗯,你们二人早已过了启灵期开启灵智,此时已至聚合期幻化成人,此后还要经过妖丹期结成妖丹,再由化形期基本褪去妖身,经离神期妖丹成婴,经离合期与大成期,最后步入渡劫期渡过妖劫,进而成为妖仙,如此过程本是极其漫长,是以你们二人要有足够的信心。”凤辰道,这些事情他二人其实早已知晓的,凤辰此时再次说出,其实也只是重提一下,以让二人更有修行的信心而已。

“是,弟子定当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李承泽二人道,听着妖修修为的划分,二人自是一阵向往,但同时也觉这些阶段好生遥远。毕竟,二人的师父凤辰现在的修为也才只是化期后期而已,其后会是什么情况,他二人自是没有见过的。

“那么,你们二人便是说说,你们要用怎样的法器才好。”凤辰道,此时她便一直暗中观查李承泽,见他又有几分失落,凤辰便已是猜到了一些什么,但她此时却是什么都没有说的。

要知物极必反,过犹不及,她已对李承泽压制多年,若是压制过头,怕是会生成相反的效果,若是那样便是得不偿失了。

“弟子乃是凤蝶,属风,所以弟子便想以扇子作为自己的法宝,不知可否。”桑榆道,其实此事她多年之前便已有了选择,现下只是再说一遍而已。

“嗯。”凤辰道,只见她取出一对折扇交到桑榆手中,此事桑榆多年之前便已经有了选择,这么久的时间,也足够凤辰为她准备一件好些的法器了。

“是晗光紫晶扇,谢谢师父。”桑榆道,见这一对宝扇光华隐隐,的确不是一件凡物,此物她早已见过,自是知道这是一对名为晗光紫晶扇的下品仙器。

凤辰对桑榆点了点头,然后便又望向李承泽道,“你呢,你要准备用怎样的法器。”

“弟子认为,弟子还是应当用剑比较合适。”李承泽道,他一直都认为自己适合习剑,但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李承泽其实也是不知道的。

“剑?!”凤辰听到此话却是一阵无语,原来剑道之术与其他妖术有着较大的不同,对于剑道之术,凤辰自己也都是缺乏足够的了解,又如何去教他。凤辰看了李承泽一小会儿,然后便又开口说道,“剑道之术,纷繁复杂,本是极难理清,自不是那般容易修习的,你可否换一种法器。”

“这。”李承泽道,此事他并未想过,是以一时也不知如何作答。

“师父,师弟好不容易可以修习妖术,你便教他剑术吧。”桑榆道,她此时便是看着李承泽的表情,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师父微显尴尬的样子。

凤辰想了一想,然后开口说道:“也好,不过对于剑道之术,为师的了解也是不多,不如这样吧,你二人便随我同去天音观,看会不会有什么奇遇。当然,若是没有什么奇遇,此事便就此作罢吧,剑道之术,以后休要再提。”

凤辰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其主要原因便是这两个弟子的资质极好,而凤辰自己的修为却又显得差了一些,若是由她强行来教,却是怕耽误了二人,想到此处,凤辰便已下定决心,一定要请天音观修为高深之士来教授二人。

“去天音观?!”桑榆道,听到要去天音观,她与李承泽二人都感奇怪,原来这天音观虽然节制大南山几乎所有妖修,但与他们其实并无多少真正的联系。师父会提出这个建议,桑榆二人自是感觉奇怪。

“好了,此事便如此定下了,你们二人先行准备一下,我们日后出发。”凤辰道,说完她便向屋内而去,此时她自是也要准备一下的,毕竟像她这样的普通妖修,通常是很难进入天音观中的。今日她突然会有如此决定,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对两个弟子的资质极有信心。

数日之后,凤辰师徒三人终于离开了这个美丽的蝶谷向天音观而去。此时,他们三人均是化身为蝶飞行的。

原来与李承泽和桑榆一样,师父凤辰的本体其实也是一只以艳丽闻名于世的凤蝶。

三人一路向西北飞行,不久便已来到一座小山之前。出于礼节,三人现出人形,然后徒步前行。小路曲折,路边明显有许多禁制存在,这些禁制极为复杂,许多作用就连凤辰都看不出来,况且是对此了解极少的李承泽与桑榆二人。虽然看不出是何作用,但三人却是知道这些禁制应当是极其厉害的。

三人静静而行,此时凤辰正在想如何才能让天音观教授自己的弟子,而李承泽二人见到师父如此,他们便也静静前行,并没有多说什么。走到了小路的尽头,三人便已来到了一座道观之前,这道观矗立于山颠之上,打理的极为干净,但其规模却是不大,这与她在妖修中的地位却是极不相称的。

不过这天音观其实只是节制妖修而已,那些妖修并非天音观弟子,天音观最多也只是指点一下某些资质极好的妖修,所以自是不用太大的地方来容纳这些妖修修炼。这与许多大门大派自是多所不同,这些大派若是地方不大,又怎能容下门中那么多的弟子,弟子不多自然也就无法称之为大派了。

凤辰三人来到天音观门外,只见此时这天音观紧闭观门,观门之上的牌匾上用篆书题有“天音观”三字。见已至此处,那凤辰便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独自来到观门之前,只见她提起门环轻敲三下,发出当当当的三声脆响。

不久之后,便有一个道童前来开门,那道童看见三人,然后开口问道:“请问你们是。”

“蝶谷小妖凤辰有事求见观主,还请仙童通传。”观辰道,说话同时,她还将一个珠子向那道童手中塞去。

那道童拿着珠子看了一眼,又望了望自己并不认识的三人,然后才将珠子交还到凤辰手中,这才又开口说道:“观主不在,三位还请改日再来”

“请问仙童,不知观主何时才可归来。”凤辰道,见对方不收自己礼物,她便将礼物收了起来,也不再提起此事。这道童将明珠归还之时,他的眼中明显有几分恋恋不舍之意,见此,凤辰自是可以猜出这道童归还明珠的原因,天音观御下极严,这道童自是不敢乱来。

“观主去向何处,晚辈又怎会知晓,还请前辈晚些再来。”那道童道,说完之后,他便又要关闭观门

“等等,还请等等。”凤辰道,只见她又取出一个锦盒,然后就要将锦盒交到道童手中,同时还道,“小妖这有一物,还请仙童代观主收下。”

李承泽二人见到此物自是惊讶,原来此物乃是师父极为看重的宝物,此时为了李承泽二人,师父竟是如此轻易的就将此物送了出去。

“此事,请恕晚辈不敢擅自作主,还是待得观主归来,请前辈亲自将此物交给观主。”那道童道,信他可以代传,但宝物却是不能代收。天音观节制大南山几乎所有妖修,其门规自是极严,尤其是对自己直系弟子。

正在此时,远处有一个模样秀丽的白衣女子走了过来,那道童见到来人便已迎了上去,不再理会凤辰三人。白衣女子与道童讲了一些事情之后,正是要准备离去,她无意间望向凤辰师徒三人,微微的看了一看,她便来到三人身前,只见她轻启朱唇,细声说道:“不知三位可是?”

那道童见三人并不认识此人,他便轻声给三人说道:“她乃是天音观贵客姜姑娘。”

“原来是姜姑娘,请恕小妖眼拙,未能认出姜姑娘,还请姜姑娘海涵。小妖乃是蝶谷蝶妖凤辰,这二位乃是小妖弟子。”凤辰道,虽然从未见过,但雉姜的大名凤辰还是知晓的,这雉姜身份神秘,她真正身份来历在大南山中几乎无人知晓。但其修为精深,就算与天音观观主宏逸上人相较,却也不会差了多少。她不是天音观弟子,但却是天音观贵客,她所说的话,在天音观中的效力却是仅次于观主的。

“你们来到这里,可是为了何事。”雉姜道,她修为极高,自是可以看出李承泽及桑榆的资质,这二人资质极好,乃是大南山中数百年来罕见。不过李承泽却有几分古怪,这雉姜亦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事情是这样的。”凤辰道,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又见她对自己两个弟子较感兴趣,凤辰便开口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小妖收了两位弟子,只是小妖自身修为太低,怕是会误了人家修行,这才想来天音观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入得观主法眼,只是可惜的是,观主并不在此处。”

“上人常去其他地方云游,却是不易遇到。”那雉姜道,走到李承泽与桑榆二人身前,她先是较为细致的试了一下桑榆的资质,然后点了点头,这才又来到李承泽身前,当她拉起李承泽的手腕相试之时,却是望着凤辰轻皱娥眉,然后听她对凤辰说道,“借过,请近一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