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48 洗礼

眼前的“万寿宫”殿宇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处处彰显着皇室的尊贵和威严。

今天是御弟亲王安东野进攻拜见义母夏太后的吉日,而皇帝宠爱的另外两位与皇太后同字辈的顾太妃和元太妃怎肯让夏太后专美?也早早地自“万贤宫”和“万秀宫”赶过来凑趣。

宫廷中平日讲究规矩礼节,肃穆安宁,尤其自老教皇百叶长青驾崩之后,不愿意面对一群妈妈辈“老女人”的小教皇百叶沐风、一头扎进教堂那些**迷人的女教姑堆里不肯回宫,后宫越发显得冷清寂寞;现在有这么个大好的借口,正好可以正大光明的借机大操大办一番,大伙儿随兴闹上一闹,乐上一乐,也落得个皆大欢喜。

于是皇太后刚认了义子,宫里以顾太妃和元太妃为首的一帮嫔妃,转顾间就已经在开始筹备隆重的“洗干亲”盛会了。

安东野晚上与玄武切磋武技,差不多熬了个通宵,又霸王硬上弓的强行与女教姑苟家姐妹合欢两个时辰,才小睡了一会;便起身梳洗,苟青、苟玲为主子朝服军装穿戴齐整,服侍喝了碗燕窝粥,用了几块糕点,匆匆嚼了一小段风翼天参提神,坐上马车径直入宫请安。

安东野候在“万寿宫”候等干娘,那些个眼疾脚快的小太监以及侍侯的小宫女贪图某御弟亲王的金瓜子、银豆子,不时走将来报信,太后娘娘起身了、太后娘娘洗浴了、太后娘娘梳洗了、太后娘娘用早膳了------等等,流水般的报告动态,安东野方才不觉得太闷。

“东野,等急了吧?”平和温柔中缠绕着无限娇媚之意的声音,幽幽浅浅,沁人心神,安东野回眸而视,竟然是一身盛装,容光婉媚的夏展眉,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几步之外。

安东野悚然而惊,心魂遽然归窍,连忙行礼,说道:“儿臣不知干妈驾到,不及恭迎,罪该万死!”

“儿臣”对“干妈”,本来不伦不类,按照常理怎么着也应该恭称一声‘母后娘娘’,至不济也该是“义母”才对,某野其实是略带着一点故意,他早就想试探一下这夏太后的心思,现在便借势赌上一把。

以前远在关东,天高皇帝远,还可以恣意妄为;现在在“花都”天子脚下,行事必须多加小心;安东野现在就是蓄意要抓住一切机会,在森严禁宫和教会中,营建一小片属于自己的小世界。

而眼前的皇太后夏展眉,正是萨满皇宫第一有权势的女强人,沐风教皇虚位以待雅雅郡主,一直不肯选后纳妃,后宫现下就只有这位雅雅的姑姑夏太后最当权,虽然有顾太妃妃、元太妃分宠,终究还是得让着身份地位高出一阶的夏展眉一头,因此如果能将这夏太后结为后援,自然大有裨益。

安东野故意用更显亲密意味的“干妈”俗称,而不是正式的“母后娘娘”,弄不好就是无礼之罪,罪名亦是可大可小,就看夏展眉意向如何。

“乖儿不必拘礼,起来说话吧!”

一听这口风安东野就知道自己这一局赌对了,在自己到“花都”之前,打前站的文四爷的进言,这夏太后还真的听见心里去了,有意笼络结好又有绝大势力的边疆军方统帅以为奥援,那么后面自己所想的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多谢干妈!”安东野口里应承着,心下突然想起自己苦命的母亲品玉夫人来,不由得一阵难过。

“嗯,今儿可是乖儿认亲的好日子,你记着可得全听干妈的安排啊!来,随干妈去个地方。”夏展眉的声音突然变得甜腻腻的妩媚撩人,转身行去,那条华贵的百褶凤尾裙让她分外袅娜,无比妖娆。

安东野随在义母身后,一路行去,只见来往宫娥侍女都穿着大红的吉服,发鬓、发髻上插戴着喜庆的团花,一个个梳妆整齐,喜气洋洋,宦官内监们也是衣饰一新,格外的精神。

所经之处,张灯结彩,到处堆积着姹紫嫣红的喜气,到处充塞着一片耀眼的红光,皇室气派就是不一样!

跟着夏太后,在一众宫娥、宦官的簇拥下,来到一处房舍殿堂,观其形式,竟是汤池浴室。

某野苦笑,看来,这一帮儿妃嫔宫娥是要照足萨满“洗干亲”习俗行事了。

浴室之前,定西大将军顾西楼顾爵爷的女儿顾太妃、“内务省”大臣元北顾枢密大主教的妹妹元太妃等妃嫔早已经在等候了。

看那顾妃、元妃俱身份虽尊,但具是青春年少,于雍容华贵的皇家气象中,透着楚楚风韵,显着鲜润艳丽,一颦一笑,顾盼生姿,这也是今日“洗干亲”的主角了,其余妃嫔命妇等若干,自然是各自与这几位皇太妃亲善的姐妹或者内眷,今日凑趣捧场来了。

尊卑互相见礼毕,自有宫娥将皇义子安东野引去更衣;待某野光赤着刀痕枪疤纵横交错的结实赤*体,由小宫娥引入硕大的汤池,其中已是热气蒸腾,温汤早备。

最终,由数十个身高体健的宫里嬷嬷,七手八脚的用彩轿抬了安东野,众妃簇拥着,沿着宫殿巷廊游行,一路狂呼嬉笑;所到之处都热闹无比,隆重至极,有公主郡主往彩轿上扔各种果品玩器的、也有皇妃王妃拿了糕点、奶瓶什么的装模作样喂婴儿的,不一而足,就是萨满节也没见这么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