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49 被摆了一道还要偷着笑

弦歌不断,宴饮无尽。

击鼓传花,遍行酒令,欢声笑语,彻夜狂欢。

好不容易捱得游行完毕,由皇太后夏展眉主持的夜宴盛会也准备就绪,这才暂时放过安东野一马,让宫娥宦官抬着亲王殿下去更衣,来参加夜以继日的盛大欢宴。

整个欢宴的殿堂,除了阉人宦官之外,就只有雷安东野一个男子陪坐在皇太后夏展眉身边,其余全是宫中妃嫔以及侍侯的宫娥。

教皇百叶沐风陛下整日里泡在教堂里寻欢作乐,百事不理;没有教皇的拘束,大内禁宫里自然也是放开诸多禁忌,许多地方都沉浸在狂欢的气氛中。

——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须尽欢。

在太后、太妃娘娘们欢歌宴饮之时,不用随身伺候主子的宫娥宦官们,也都偷偷的弄些儿现成肥鹅、烧鸡熟肉,拣些果品糕点,三五人聚在一起,喝酒、打马吊、掷骰子、互相赌钱为乐,也有相好的太监和宫女三三两两勾搭在一起,寻个没人的清净暗处,胡天黑地的苟且乱来。这就叫主子们乐主子们的,底下人也有偷闲放懒自得其乐的法子。

欢宴未已,顾太妃、元太妃已不胜酒力,晕红上脸,星眼迷离。夏太后即亲自命人服侍两位太妃去偏殿暂歇,吩咐稍时酒醒再还座欢饮。

安东野有些疑惑,这宴饮备下的酒水,大多不过是甜丝丝的御用果酒,喝上个百十杯,按理即便是女子也不容易喝醉,看座中妃嫔宫娥,几个时辰饮酒下来,虽有醉意,仍不至于濒临失态,何独这顾、元二太妃如此不胜酒力?

疑惑归疑惑,安东野自己因为喝的是酒力醇厚的宫廷御酒,与一众贵妇所饮的果酒大不相同,酒量虽大,此时也是酒力上涌,神意恍惚,加之小腹下涨满,不免有些窘迫。

夏展眉是何等精细之人,目中精光闪烁,已看出了身边安东野坐立不安的窘迫,便吩咐亲信宫娥端了醒酒汤过来,让这干儿子喝了,然后低声吩咐身边小宫娥引了安东野去小解和休歇,醒醒酒再回来殿上喝酒。

头晕脑涨的安东野倒是不疑有他,跟了便去。

那小宫娥娉娉婷婷的引安东野穿过许多围屏、帷幔,又穿过迂回曲折的长廊,到了一处净房,候在外边,待安东野小解出来,又引着到了一处殿堂,道:“亲王殿下,里面是书房,也有卧榻。殿下且在这里歇息醒酒,奴婢先去回太后娘娘一声,有什么事儿殿下喊一声,自会有人答应的。”

头有些昏沉的安东野“嗯”了一声,漫应着随便推开了门便走了进去。房中光线非常幽暗,安东野扫了一眼罗列整齐的书籍卷册,果然如那小宫娥所说是间宽大的书房。

虽然光线不好,但墙壁上的一幅幅画卷,还是引起了醉得有点迷糊的安东野的注意。以某野的敏锐目力,已经看出每幅画轴上面,均绘有鲜艳夺目的男女合欢之图,栩栩如生,令得书房的气氛变得十分香艳怪异。

正胡思乱想之间,安东野这时才闻到一股奢靡的香味,但不是很浓烈,清雅幽淡,似有若无,使人气血上涌,不能自己。

不过,这是百叶皇朝大内禁宫,安东野还是未敢放肆。

绕过书架,安东野意欲在书房卧榻上躺上一躺,醒醒酒,再回去不迟。

目光落处,床榻之上,两个只着抹胸的美女,并头而卧,酣然甜睡;长裙褪解,酥胸裎露,**的玉臂粉腿,温润如玉,嫩白如脂,活色生香。

安东野再无迟疑,不顾一切的扑上床去------

突然之间,幽暗的卧榻之前,火光倏亮,突然出现的皇太后夏展眉,一双温润柔软的手按住了卧榻上胡天胡地,正**泛滥的男女。

一惊之下,卧榻上的一男二女,所有的动作,倾刻间全部停顿静止。

放肆着自己酒意的安东野猛然清醒过来,知道自己闯下了滔天大祸,因为卧榻之上现在受惊吓一动也不敢动的两位**裸的美女,乃是教皇的庶母兼宠妃、顾太妃和元太妃。

——其实即使不是这两位皇太妃,只是另外两位普通的宫娥,自己也是天大的一件杀头祸事。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做出这等丑事!”皇太后夏展眉得意的冷笑道。

——姥姥的!老子今天栽了!

安东野终于知道以自己可以和某主教一拼高下的酒量,为什么也会感到不胜酒力了?

——因为有人从中做了手脚,而幕后的指使者则毫无疑问是百叶后宫的第一女人——太后夏展眉!

不用说,顾太妃、元太妃这两个傻鸟的醉酒,也必然是被夏展眉这个心思歹毒的女人做了手脚!

——好可怕、好阴毒的手段!

“你想怎么样?”安东野胸中腾起森冷的杀机,但是在没有弄清夏展眉的布置之前,暂时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都起来吧,先穿好衣服。”皇太后夏展眉冷冷的说道。

已经完全乱了方寸,不知所措的顾太妃、元太妃,这时也顾不得遮羞了,急忙爬起身来,就在安东野面前,哆哆嗦嗦地穿着那些从她们身上不翼而飞的衣裙。

安东野并没有穿衣袍,**裸的伫立当场,冷冷的看着皇太后夏展眉,说道:“回答我!”

皇太后夏展眉如雪玉一般冷冷的面靥上,突然腾起一团红云,跺了跺脚,有些着恼地嗔道:“冤家,你还不穿上衣服?”

**裸的安东野犹自伫立于前,如何不让她一个妇道人家面红耳赤?

安东野很不客气地说道:“如果是和她们两个**争宠的话,你有必要把老子也拉进陷阱么?”

“乖儿生气啦?干妈的情形你应该是知道的,争宠不是我的主要目的。”看干儿子不说话,夏太后又说道:“宝贝儿,你知道干妈我还没有儿子,现下全仗着沐风些许的周全可怜;日后我那侄女雅雅进宫为后,诞下龙子皇储,年老色衰的我,在后宫便再无立锥之地。干妈这么做主要是想结好乖儿,以为奥援,而且还可以顺便抓住这两个贱人的把柄。”

“呵呵,我的好干妈啊,那我的把柄也被你抓得牢牢的了。”安东野呵呵冷笑道。

“乖儿,干妈也让你抓住娘亲的一个把柄,好不好啊?”夏展眉嫣然而笑。

安东野眼中电火一闪,不由踏前一步。夏展眉骇然,连忙退后一步,惊问:“乖儿,你要干什么?”

安东野心念电转,问道:“干妈又有什么把柄,是能够让孩儿完全放心的呢?”

“你跟我来吧。”夏展眉瞟了顾、元二妃一眼,冷冷的道:“你们在这里候着。”二妃不敢有违,惊慌不安,委委屈屈地应承着。

夏太后带着不着一缕的某野往里间走去,一边走,一边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按了一下,“咔咔”声中,一个书橱往一边滑了开去,露出一间秘室。

“内廷八监二十四卫的当家太监,很多都被干妈使手段掌握了,所以除了你我之外,不用担心会有人找到这里。”夏展眉风情万种的在前面带路,扭动着稍稍带有一些赘肉的*。

随着秘室隆隆的关上,安东野才知道这秘室虽然不大,却精致无比,巧在设计通风良好,室中居然不气闷也不热,甚至还有丝丝凉爽之感,点起明灯,看去满室锦绣奢华,精致无比,非常有皇家气派,好一处隐秘的寻欢作乐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