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零一章 围堵

第三百零一章围堵[1/1页]通过各种演习和训练,从法国引进的七十五毫米速射炮的优缺点对于中国陆军来说非常清楚,为此中国也想尽办法来对其弥补,包括引进德国、英国等军事强国的火炮,不过综合比较之下还是选定七十五毫米做为中国陆军炮兵的主力火炮。

七十五毫米火炮虽然在对付堑壕中的士兵和野战工事的效果是差了些,但是若用来对付处于集结或是进攻中的士兵,则能够充分发挥其射速快的优势。

眼下中国面临的问题就是北方远东俄国的问题,海参崴坚固的堡垒自有威力更大的重炮来对付,对于提供重炮谭延对麾下的军事重工业的能力毫不怀疑,只要铁路修通,谭延可以拿出几十门海军退役战舰的舰炮来充当重型攻城炮,甚至可以将海军最新型的十二寸战列舰舰炮改造成攻城炮,不过对于地面阻碍陆军脚步的地雷和其他野战工事,重炮显得就太过奢侈了些。

虽说谭延一开始就打算用白银来堆积胜利,但也没有烧包到用重炮去扫雷的地步,而七十五毫米速射炮就成为最贴近战役使用的火炮,对于俄军一向凶悍的作风来说也可以给予迎头痛击。

至于堑壕和野战工事,这些自有重型迫击炮和战斗工兵单位来解决。

眼下屠克里斯基的俄国远东第二师正好撞在了第四师的钢铁盾牌上,七十五毫米速射炮以平均每分钟十八发的速度向突围俄军的头顶上倾泻炮弹,眨眼间在屠克里斯基望远镜中的冲锋部队被一阵硝烟“吹”的连个渣滓都剩不下,任何生命都无法在这样密集地炮火下心存侥幸。

“这家伙对付冲锋步兵简直就是一个大杀器,可惜唯一地缺点便是太过耗费弹药了!”李俊翰也通过望远镜看到了炮击效果。

当初他对于刘禹的炮兵师可是没有这么高的期望。

与刘禹的“步兵配合炮兵”的“大炮兵主义”相比,李俊翰虽然相信火炮地力量,但还没有迷信到仅靠火炮投放便可以赢得战争的地步,尤其是对七十五毫米火炮洞悉的几个重大缺点,李俊翰就更不会抱有这么大地信心了。

因此他同意将大量的火炮应用到战争中直接排除阻碍士兵前进的地雷、铁丝网等战场障碍。

重要的攻坚战和堑壕战还是需要士兵来解决。

宋兵策也放下望远镜笑着说道:“弹药消耗自然会有人替我们来操心,参谋部既然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多的火炮编制,自然就会满足炮弹消耗问题……不过火炮的多寡对于战事来说确实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尤其是总统关注这场战争不希望我们损伤过于严重的时刻,火炮就成为降低损失地一种重要手段!”“你也许不知道,为了今天,国防工业部门从刚建国地时候便开始注意囤积弹药了,恐怕这场仗打下来,我们的弹药库也会被消耗一空……”李俊翰有些苦笑的说道。

..只有像李俊翰这个级别的人才会对中国的国防预算做到心中有数,凭着每年国务院编制的国防预算案,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满足中国军事发展的需要的。

尤其是海军方面更是如此。

至于陆军方面因为要保证整编陆军的质量,日常弹药消耗就非常大,国防预算上地数字在李俊翰眼中自然是一个笑话,但是在心中对于有着知遇之恩地总统,他更多的是一种敬重。

“虽然我们地弹药比较多,但是也需要依赖铁路运输来保障的,最近的弹药库也在吉延冈、噶哈哩、宁古塔、海兰河屯、萨库里、阿勒楚喀一线,而我们第四师的补给更是从珲春转道海路运送,这路途上的周转时间和损耗也是一个不容小视的问题。

你们参谋部在制订作战计划的时候也要考虑到这点。

平时能够省一些算一些,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总比到时候真要刺刀见红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刀崩口了,这可不行!”李俊翰叮嘱道。

“师长,参谋部已经对此有过深刻的了解,至于你眼前看到的不过是震慑敌胆促使其放弃突围求生的心理罢了,这次炮击足足用了我们四分之一的炮弹,如果俄军再折腾上这么四五次突围,我们的火炮可就真的连烧火棍都不如了……下面的战斗基本上是采用机枪和迫击炮来构筑火力网杀伤敌人,火炮为辅,再接下来便是步兵枪械射击……采取火力逐次递减的策略,当然在必要时刻我们也可以重演刚才的那一幕,就怕俄军坚持不到那个时候……”宋兵策笑着说道。

“俄军也不是好惹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听说勒富岛上的战斗没有?一千多俄军在遭受舰炮的打击后依然作战凶悍,连俘虏都没剩下几个,而且他们的近身格斗水平由于有身体方面的优势显得格外的危险……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做好最坏的准备,不能给对方予以爬起来反击的机会!”李俊翰沉声叮嘱道。

正如第四师参谋部预先制订的火力计划一样,俄军从上到下确实是被这股“钢铁风暴”给震慑住了,一时间居然忘记组织队伍继续突围。

俄军突围部队没有动静并不代表中国军队这一方也跟着不动,趁着这段难得的间歇阶段,中国军队迅速修整完善工事,并且挖出了三条封锁沟,准备依次抵制俄军突围,一步步的削弱俄军的抵抗意识。

虽然俄国的突围被第四师展示了一下火炮威力而被打退了,但是这仅仅才是一个开始,对中国陆军而言优势很多,但同样刚刚投入战斗的部队还没有完全展开,在第四师猛烈的回击下,俄军反倒不敢走这条通往海参崴最近的道路了。

==由于连火炮都没有,更谈不上摧毁对手的火炮,屠克里斯基只留下了一部分的牵制兵力部署在虾蟆塘地东侧。

集结全师部队迅速转道向北突围南面和西面都是蜂拥而来地中国军队。

只有北面存在着少量的中国部队。

负责虾蟆塘北面防线的是紧随第一师的第十二师一个混成旅,因为刚刚抵达战场部队没有展开,而且除了机枪和迫击炮之外,没有设火炮阵地,相对而言正是虾蟆塘包围圈的最薄弱地点。

唯一地好处便是这个时节不是严冬。

土地比较松软,混成旅简单的构筑了一条堑壕,用树木搭起几个简易野战工事并且构筑了机枪阵地和迫击炮阵地这是他们手中唯一可以抗衡俄国远东第二师的本钱。

虾蟆塘并不大。

要不是顾忌村镇内有大量地中国老百姓,按照李俊翰的脾气早就用火炮平推过去,连庄带人一块从地图上抹去。

加上虾蟆塘周围地势平坦,李俊翰等人为了方便掌握村庄内俄军的调动情况,将一个带钢板防护的炮兵观测哨便可以清楚的观察俄军的动向在现在天气状况和视野良好的环境下,俄军灰色的陆军服装非常好辨认,在壕沟和村庄中运动着就像蚂蚁在搬家一样。

不仅是第四师的李俊翰和潘敏都看到了,连刚刚从火车上下来负责打前站安排海参崴战役司令部地参谋长潘敏也观察到屠克里斯基想要调动兵力趁包围圈尚未闭合之际全力向北突围。

看到这个景象,李俊翰苦笑地说道:“你的炮兵政策把那个少将师长给吓破了胆。

你们的后手也用不上了。

倒是第十二师现在有些危险,告诉骑兵团随时准备从俄军的右翼插过去,一旦十二师的混成协顶不住的时候,就算骑兵团打干净了也不能放过这条大鱼!”宋兵策听后点点头,下了观察哨走到不远处的野战电话旁,通过电话来下达骑兵团做好准备出击。

为了彻底打掉海参崴这个俄国在远东的支撑点,谭延在军队建设上下了相当大的本钱,电话电报等在这个时代算是相当昂贵地通信工具也不计成本地尽可能的普及到营团级单位。

第十八师地组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依赖于电话使用的统筹安排,以保证以炮兵连为单位的作战单元在需要的时刻及时接到命令实施对敌火力打击。

七大王牌主力师编制和中国陆军正规师的编制标准有着太多的不同。

谭延也有意识的加强这种差异他虽然一手缔造了中国现代国防军。

但是对于军事不论是他还是他的部下都需要深入的研究,而这个时代的军事理论也并不完善。

之所以采用这么复杂的编制也是尝试多兵种在不同情况下的应用,而最好的试验场便是在中俄远东战争上,按照谭延的规划以后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陆军是不大可能参加什么大型战役的机会,趁着这个机会多积累一些经验。

一直作为预备役的骑兵团在接到命令后立刻向十二师混成旅方向靠拢,骑兵团中还有三挺马可沁机枪被马匹先拉着前往第十二师混成旅的阵地在这样地形比较开阔的区域,在没有火炮参战的情况下,还有什么武器能够比马可沁机枪更能够对付敌人的密集冲锋?在朝鲜战场上的时候,日本陆军就被当时的北洋陆军用马可沁机枪重创,那一战还是在效果比较差的山地中进行的,眼前这个开阔的平原地形让宋兵策想到的第一件武器便是马可沁机枪。

李俊翰能够看得到,其它人自然也看的很清楚,潘敏以司令部参谋长的身份命令合围部队尽力挤压虾蟆塘附近的俄军,并且从第一师中抽出一部立刻前往支援北边的混成旅。

一旦俄军突围成功,那对于想要吃掉远东第二师的中国军队来说就很困难了中国陆军的优势也只能靠铁路比较近的地方才会展现出来,可以依托铁路运送大量的兵源和重装备,一旦离开铁路,重装备就使不上了。

虽然其它三个包围面还没有准备充分,李俊翰的第四师因为是最早进入战场的部队,行动起来远比其它部队要有力量的多。

在众多火炮的配合下,身穿草绿色军装地第四师官兵组织了数个突击队,除了九三式步枪之外。

还配备了霰弹枪和盒子炮。

分散开在火炮地掩护下向俄军阵地扑去。

俄军的野战工事早就被火炮给犁了一遍,虽说七十五毫米速射炮对战壕和野战工事的效力并不大,但是架不住突击士兵手中的九十毫米迫击炮,甚至还有师部直属战斗工兵营发射的一百二十毫米迫击炮弹腾起地巨大火团。

远东第二师骤然压力增大,在第四师的西面攻势发动后。

不一会便让虾蟆塘西面的局势岌岌可危,屠克里斯基也不断地向第四师进攻方向投入新的部队,并且严令军官抵抗到底。

最让中国陆军前线指挥官感到迷惑的是俄军的战斗力并没有像情报部门说地那样不堪。

按理说俄军内部官兵对立情况比较严重,理应没有这么强的抵抗意识,但是只有和俄军面对面硬碰的时候,才会感到如果不是仗着自己的火力比对方猛烈数倍甚至是十倍以上,这些俄军在战场的表现堪称凶悍。

不过凶悍归凶悍,俄军士兵缺乏训练这也是中国指挥官通过数场战斗能够看得出来的,他们地装备老旧,同样是弹仓式步枪,在战场上地表现而言与中国陆军制式装备九三式步枪相比性能差得太多。

而且俄军的射击水平也不敢让人恭维。

中国军队进攻并不采用传统的人海战术,散兵线拉得很开,俄军步枪射击对于那些有着在朝鲜战场上作战经验的老兵来说没有太大的威胁。

在第四师的进攻牵扯下,从东面和南面发起进攻的中国军队虽然没有第四师这么具有威胁,但对于已经有些不稳迹象的俄军来说则是致命的。

屠克里斯基集中兵力向北突围,击溃那个还没有做好准备地混成旅,不过战斗一直持续到晚间,远东第二师已经组织了四次冲锋,但是依旧没有突破北面防线。

相比之下其它三面压过来地中国军队在强大的火力支持下。

已经推进到距离屠克里斯基指挥部不到三公里地地方,夜间偶尔炸响的炮弹和步枪声可以清晰可闻。

远东第二师在忙活了一天之后到现在中国军队围上来彻底将所有的退路都封死。

潘敏和李俊翰拟定了劝降的文书在翻译成俄文之后,抄写了一百份,在各条交火线上喊话将这些劝降书交给了俄军,不多时便到了屠克里斯基的手中。

劝降书中包括对虾蟆塘中国百姓生命问题,还有投降俄军的待遇问题都做了说明,并且还提出双方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排出代表进行相关事宜的谈判。

屠克里斯基虽然平常也是喝兵血,但这并不代表他脑子迟钝,相反他从这份劝降书中看出了为什么拥有如此多火炮的中国军队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攻下虾蟆塘,原来是顾及虾蟆塘的中国百姓。

屠克里斯基在接到劝降书后,虽然没有同意投降,但是却将虾蟆塘的中国百姓给“保护”了起来将所有的中国百姓全部都集中到数个院落中,严禁普通士兵接近这些院落。

先前俄国士兵对于这个小村庄便进行过洗劫,只是没有弄出人命来,屠克里斯基在军队被围的情况下,不得不为自己的后路来着想劝降书中明确的写出,一旦村庄内的中国百姓受到不公正待遇,中国军队在胜利后一定会采取报复性行动。

屠克里斯基虽然不明白什么是“报复行动”,他也不认为中国能够打赢这场战争,甚至到现在由于驻军位置和总督阿列克赛耶夫为了稳定远东俄军军心并没有通报海参崴目前的情况,所以除去海参崴俄国海陆军之外,伯力、海兰泡的俄军虽然被围但对于胜利他们并没有动摇。

屠克里斯基心中相信俄军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是对于自己深陷重围的部队却并不乐观,他打下的主意便是一个“拖”有村庄内的中国人成为自己手中的一张牌,保证中国军队不会使用密集的火炮来摧毁村庄,固守待援。

他相信海参崴、双城子或是伯力的俄军知道他的情况后会派出援军来解救他,虾蟆塘又是处于铁路线上,距离就算再远用不了一两天甚至是明天天亮便会有俄国军队来给他解围。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