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

第三百零二章 你死我活

第三百零二章你死我活[1/1页]对于屠克里斯基心中打得小算盘,围攻虾蟆塘的中国部队指挥官心中多少都清楚一些想要让他绝望就必须将所有方向派过来支援他的俄军全部打垮,同时更要采取武力措施让他看不到希望。

在第二天的战斗中,基本上是波澜不惊,北面防线已经稳固下来,远东第二师象征性的朝北面突围了一次,不过力度并不大,搞的虎头蛇尾一般。

以双城子为纽带,所有参战部队都携带自己的武器装备陆续通过铁路抵达双城子,更多的是云集在虾蟆塘这里是通往海参崴最为便捷的路线,至于第四师原驻地珲春至图们江口走海路路线只负责运送少量部队,更多的是为海军提供补给路线。

这就意味着必须尽快的拿下虾蟆塘,打通通向海参崴的铁路交通,结合海军的封锁将海参崴变成一座孤岛慢慢的吃掉。

俄国远东司令部也认识到这小小的虾蟆塘是给自己争取时间的关键,阿列克赛耶夫电令屠克里斯基少将坚守虾蟆塘以堵塞西伯利亚铁路至海参崴段的交通,并且通报了一个混成旅正在向虾蟆塘方向前进,而且为了保证这一意图的实现,会派遣更多的军队支援他。

屠克里斯基不知道海参崴支援他的那个混成旅在铁路线上被第十一师混成旅给压的死死的,距离虾蟆塘二十公里处就再也无法前进。

要不然凭借铁路运输地便捷,早应该抵达了。

屠克里斯基想要拖住战局,但是中国军队却没有这个时间,杨超已经到了双城子,已经决定将前线指挥部就设立在虾蟆塘,后勤系统派出工兵团已经在虾蟆塘附近开始修建指挥部,并且开始有大量的劳工被运抵虾蟆塘准备在那里建设仓库此时七八月份,正是雨季到来的时节,弹药物资绝对不能露天存放,按照总统以“炮弹换人命”的主旨。

可以预见海参崴战斗必然是一个消耗弹药巨大的战斗。

中国陆军为这次战役修建了大量的弹药库,弹药仓库从入关到前沿战线一路修过来,一旦位置更靠前的仓库修建好后。

立刻被后方仓库调运填满。

珲春的黑顶子仓库修建好后,不过才两天就被填满,从仓库的利用效率上而言就可以看出中国陆军对于战争进程上的迫切了。

尽快地包围海参崴也就意味着尽早的结束战争。

二十二日凌晨四点,围困虾蟆塘的中国军队地忍耐力到了极点。

在黎明前警惕性最低地时刻,中国军队抽调了一万人分成两个批次上百个敢死队,每名敢死队员配备两把盒子炮、五发手榴弹和大砍刀在四发红色信号弹的催促下,从四个方向径直杀进战场。

在出发前中国军队将所有的火炮都集中起来,按照白天标定地射击诸元进行了五分钟火力准备,漫天的火炮将虾蟆塘地外围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炮弹爆炸的火光映在前线战壕中敢死队的头盔和砍刀上,妖异的寒光更让出发阵地上的气氛格外的肃杀。

五分钟的火力准备射出了四万发炮弹,有些炮弹还落到了虾蟆塘村庄里。

猛烈的炮火让精神比较松懈的俄军蒙受了巨大地损失。

在清醒过来之后,面对这样地火力俄军只能匍匐在战壕中忍受剧烈的爆炸声。

很多俄军士兵就是这样被炮弹震晕后,生生地再被炮弹掀起的泥土活埋在战壕当中窒息而死。

夏保国原本不是这个名字,九六年进入第一师的前身北洋第一镇当兵,当时只有一个诨名二狗绝大多数奔着参军那口饭的农村士兵都没有名字,像夏保国这样的在当时是占了大多数。

他的名字还是因为训练刻苦在当上棚长之后,军队夜校的先生给起的,后来参加了胶州湾伏击战,九九年第一镇移驻鸭绿江参加了零零年中日战争的朝鲜地面作战,共和国初建军队改革成为一个步兵营营长。

陆军系统中没有参加过战斗的士兵很少,大抵一旦完成整编就会被派往各处负责剿灭匪患,从最初的北洋军成立之初到现在已有差不多十年光景,就连河南、山西这些匪患不绝的省份都被这些从北洋时代走过来的军人踏的寸草不生,和土匪作战的过程就是变得比土匪更狠辣,不过他们若非必要,大体上是不会嗜杀,基本上打掉土匪的顽抗之心将他们收拢起来当修桥筑路的苦力罢了。

夏保国随着中国陆军一路走来,从当年十八岁浑浑噩噩不知是非的农村少年到今天能够给家里写封信的中低级军官,还讨上媳妇并且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这参军的生涯成为他一生命运的拐点。

夏保国身为营长自然可以不用参加这样的敢死队,再去冒着风险夺得战功晋升,只要平平安安的参加完这次战役,不是很倒霉的话,做为第一师的一个营长,等过两年退役的时候弄个团长干干是不会有多大问题的,但是他还是选择进入了敢死队,他已经不是在为找个糊口的饭碗来混日子的旧式军人,他甚至还能够对一些时局说上两句自己的看法,他进入敢死队的理由很简单打败俄国鬼子,让自己的老婆孩子过上更安稳的生活,让中国的老百姓和他生活的一样安稳。

在四发红色信号弹拖拽着长长的尾巴慢慢的下坠之时,夏保国一手一把盒子炮从交通壕中跳出来高喊一声:“兄弟们跟我冲!”说完夏保国头也不回的就猫着身子快速向前冲去,而后面的敢死队也跟着他纷纷跳出交通壕向虾蟆塘的俄军冲过去。

刚刚被炮弹洗礼过的土地到处都是弹坑。

借着不时闪过地炮弹爆炸的亮光,夏保国甚至可以看到土地上冒着的缕缕白烟。

做为罕有的第一师从士兵一路成长成中级军官的老兵,夏保国自然练就了一手好枪法,不过最让他自得还是双手盒子炮交替开打的手法,在部队尚未大规模装备的时候,他这一手自剿匪中练就的枪法在短时间内堪比一挺轻机枪,常常是双枪轮番开打在子弹尚未消耗完之前,压的对面的土匪都抬不起头。

与别地敢死队不同,夏保国将隶属于自己的敢死队分成数个小组,将霰弹枪、盒子炮和手雷进行分配。

四个人一个小组,远近和火力都照顾到。

在和俄军碰撞之后,夏保国的这种火力分配方式立刻见到了效果。

只不过俄军士兵都在刚才火炮轰炸下还没有反应过来。

中国士兵就已经冲到了身前,开始地时候整个战线呈现出了一边倒地情形,不过不多时俄军士兵便显现出凶悍的一面。

双方的士兵都混杂在一起,在朦朦胧胧地天色下厮杀、夏保国所组织的敢死队由于火力分配均匀合理。

俄军根本没有近身发挥他们凶悍肉搏能力地表现机会,便被射来的子弹打成马蜂窝,而当盒子炮子弹打完之后,自然有霰弹枪手雷顶上来给他们争取换弹夹的时间。

在相互配合之下,夏保国的敢死队率先撕破俄军的防线,从西线杀入虾蟆塘,成为第一支杀进庄的敢死队。

刚刚进庄敢死队便遇上了硬骨头,刚刚进入村庄街道的十余名战士被俄军密集的火力打成了马蜂窝屠克里斯基为了拖住周围的中国军队,不仅在庄外广挖战壕。

还在庄内布置了大量地街垒和火力点。

尤其是庄内地布置已经武装到牙齿,凭借那天炮击事件。

俄军对于在庄外构制的工事已经失去信心,借着投降书中中国部队顾念庄内百姓,便依托村庄房屋来构筑工事。

不仅是夏保国地敢死队遇到这样的情况,随着距离村庄越近,俄军的工事就越多,顾忌到村庄内的中国百姓,部队往前突进的难度也就成倍增长。

夏保国的敢死队运气一直都很不错,等俄军清醒过来明白中国军队决心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冲到了村庄里,而那些步伐越慢的敢死队遇到的抵抗也就越坚决,损失也就越大。

看到村庄内民房中深处的密密麻麻的火力点,夏保国明智的停止了敢死队的步伐敢死队是用来摧毁俄军抵抗意志的,而不是用来送死的。

除了倚靠围墙肃清周围的俄军之外,夏保国还指挥士兵找到了一个被炸毁的马厩的一根粗木,敢死队重新进行分工,数人负责用粗木来撞墙,一队人准备手雷,一旦被撞出缺口,先不管里面有没有俄军,两三个手雷扔进去肃清民居内的人员。

夏保国这里打开了一个缺口,游弋在村庄附近同样被压制的敢死队要么朝这里会合,要么依葫芦画瓢也学着破墙而入夏保国是个老兵,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同时他也是周围军衔最高的人,不管是自己的敢死队还是汇集过来寻求突破口的敢死队对他颇为信服。

很快在他的带动下村西边胶着的局面开始又一次的向中国部队倾斜,而更多的俄军也汇集到这里,战况更加激烈残酷。

每人五个手雷加上沿途消耗,很快便消耗一空,当房屋的墙体被撞出洞来的时候,就是和敌人短兵相接的惨烈时刻,中国军队固然照顾很多,手中的盒子炮和大砍刀更适合近距离作战,但是俄军的凶悍和韧性也远超乎中国军队想象之外,这支被中国军队优势兵力围困的俄军依旧有着强大的战斗力,他们的士兵并不缺乏拼命的精神。

在墙体刚刚砸出缺口,双方的士兵便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枪伸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枪中的子弹发射出去,手快有手慢就是负伤甚至是死亡。

又一次撞墙出人意料的是整个墙体垮塌,在一阵呛人的烟雾中,夏保国率先醒过神来举起盒子炮就开枪,他才打了两枪发现居然没有子弹了,便“嘿”的一声怒吼朝就近的一个五大三粗的俄军扑过去俩人滚倒在地,其他在屋中地双方士兵随即反应过来纷纷捉对扭打起来。

屋中的撕打弄出的动静吸引了更多双方的士兵。

不过才十几秒原本被打通的两间农屋中便填满了双方的士兵,鲜血和惨嗥声也充满了屋内……随着第一批敢死队冲进了村庄和俄军短兵相接,第二批敢死队也快速扑上去,由于战场狭小,填进去再多的士兵也是不管用,不过第二批敢死队开始携带像哈乞开司机关枪和六十毫米迫击炮这样的装备中国军队的指挥官已经对远东第二师失去了最后一丝耐心,现在太阳虽然没有升起来,但是天光已经放亮,既然决定派出敢死队就要一鼓作气将第二师彻底吃下来。

夏保国感觉自己浑身如同散了架一般,虽然甲午战争后北洋陆军重建。

部队一再扩大,但是士兵的训练量一直是保持地很好,做为老兵近身搏斗也是他的拿手项目。

并且在历次战斗中救过他不少次。

可是一路过来和几个俄国士兵过招之后,被称为“搏斗高手”的他也有些吃不住了。

不能不承认俄国士兵在近身搏斗上比一般地中国士兵要厉害地多,他们高大的体型使得他们在这一方面天生就占有优势。

而中国士兵伤亡最大的不是死在枪林弹雨中,更多地是短兵相接所造成的伤亡。

自从进入村庄以来。

多次遭遇突然地混战,靠着以往和敌人殊死搏斗所取得的丰富经验,他往往都比别人快了这么一分,战场上敌我就是你死我活,快这么一分就多了一分保命的机会,加上自己手中装备要优于俄军,往往一碰头反应快一分,就会给对方造成巨大的伤亡占据更多的先机。

不过即便如此他感到自己的体力已经被用尽,刚才那个大家伙犹如熊掌般的大手差点没有将他的脖子给掐碎。

好在他虽然没有带长枪。

但是用三棱军刺解决了对手。

夏保国踉踉跄跄的扶着墙壁站起来,温暖地阳光透过窗户洒满房间。

但是房间内全都是横七竖八地死尸,和外面阳光明媚格格不入。

夏保国可没有那些酸文人这么多感慨,艰难的将两把盒子炮捡起来一摸裤兜顿时心凉了半截弹夹全部都打干净了,翻翻周围除了俄国兵死尸上还有几发子弹,不过打量屋子里居然找不到一把完整地俄国步枪!夏保国可以听到街上激烈的拼杀声,本来略微显得还算清静的院子里又传来士兵互相肉搏的声音,他立刻放下找把枪的念头向门口冲去,不过却跌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只好爬过去。

院子里面有三个俄国兵和两个中国士兵相互扭打着,其中空出来那个俄国兵正在装填子弹想要打黑枪,夏保国将腰间的三棱军刺拔出来用手狠狠的甩了出去,军刺直接扎进那名正准备射击的俄国兵后背只没手柄!还在扭打中的四人并没有发现其中一个俄国兵被刺死,夏保国便这么爬过去将那杆步枪从俄国士兵死尸手中扒出来,瞄准一个正占上风的俄军士兵就是一枪,对方应声倒地,而另外一个俄国士兵则回头看了一眼又是一声枪响他也追随两个同伴去了。

两个中国士兵在缓过气来之后很快便发现不远处的夏保国,跑过去搀扶着他,在相互介绍之后才发现他们都是第一批敢死队的,只不过庄里面的俄军也发起了决死反击,尽管死伤无数,但居然还差点将庄内的中国士兵给赶出来,要不是后援来临及时,一阵手榴弹迫击炮,将俄国人又打回去,恐怕这会庄子里面又是俄国人的天下了。

直到现在夏保国才发现自己也伤得够严重的,身上到处都是血迹,有俄国兵的也有自己的,每喘一口气都是火辣辣的痛。

夏保国则让他们俩人在死尸堆中搜索子弹和枪械,过了半天才搜罗了十几发子弹,至于手雷之类和中国的制式武器则一件都没有,就连俄国的步枪也是七零八落,俄军制式步枪有伯丹步枪和莫辛?纳干式步枪,大多数都是被砍刀从中斩断,好不容易才拼凑出一杆老式单发伯丹步枪出来,虽然不如以前装备的九三式好用但总比手里什么都没有要强得多。

此时天已经大亮,夏保国惋惜的看看兜里的二手怀表,它在战斗中替自己碰巧当了一发子弹,弹头还嵌在表壳上,要不是它夏保国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看到今天的太阳。

此时街上的枪声明显的又密集起来,甚至还出现了夏保国他们所熟悉的哈乞开司机关枪和六十毫米迫击炮的响声,三人小心的打开院门看到自己的部队正源源不断的向庄内涌去……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