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一章 起意

第一卷 前传第一章 起意公元200年五月十日,周六,虽已近夏日,但是伴随着飘泼大雨呼啸翻卷的大风让这天气显得格外的阴冷。

原本热闹非凡、人潮涌动的上海街道上冷清异常,只有偶尔驶过的各种车辆呼啸着激起漫天的雨点。

街旁的店铺也是门可罗雀,店主们倚着桌子、手拄着额头一顿一顿地打着瞌睡!夜色渐渐到了,虽然大雨仍旧下个不停,但上海市闵行区内一座居民小区内的别墅中却是温暖如春。

已被主人停用了一个多月的中央空调再次承担起它的使命,鼓足马力散发出温心的暖意!再配合着豪华的装饰、满室的绿树和鲜花,真正让人感到了温馨的春意!“滴滴嗒嗒、淋淋沥沥”的水声不停地从浴室中传来,显然是主人正在淋浴。

忽然间浴室的门“吱”的一声打了开来,走出来一名穿着名贵白色裕袍、身材高大的年青男士。

仍然有些湿淋淋的头发随着主人脚步的迈动不停的颤动着,发梢上的小水珠一串一串的滴落在大理石装潢的地板之上、溅起一朵朵细小的珍珠!男士呼了口气,帅气的脸庞上两道迷人的剑眉耸了耸,慵懒地说道:“爽啊!”随即男士一屁股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盘着双腿、倚着沙发便打开了电视。

老规矩了,男士打开了每日晚七点必看的中央一套新闻联播,留意起每日发生的大事来!呵呵,主人公出场了,隆重开始介绍:这位年轻的男士姓程名风,江苏淮安人,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为金融学和历史学双硕士。

毕业后,程风却没有从事与他职业对口的工作,反而依靠自己的努力在上海开办了一家投资公司,开始发展自己的事业!也许是程风运气好,也许是程风实力强,反正不管怎样,二十五岁开始创业的程风仅仅用两年时间就通过股市和其它渠道为自己挣下了五六千万的家私,成为了中国名正言顺的‘精英’人士。

按说程风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他应该很快乐,可是真正熟悉他的人会知道,程风并不是如此。

因为这世界上至少有一些事情让程风认为比钱更重要,更值得他花时间、花精力,甚至用生命去做!那就是用自己的一切所有去护卫中华民族的尊严和兴盛!在现代中国,拜金主义横行的社会,像程风这样虽然富得流油、但却每年肯花上百万去救济贫困儿童、资助残疾军人的热血青年实在是太少了。

作为‘铁血’网的忠实网民的他,时时刻刻地都在关注着中国国内外发生的每一件有关中华民族生存和兴起的大事:中国申奥成功,他落泪;中国发射载人飞船,他狂呼……作为一个自诩为真正中国人的他,虽然比起社会上许许多多的人来说,他已经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做了很多的贡献,但程风仍然认为太少、太少,并时常引以为憾!为了此事,程风没有少被朋友们笑话为:‘超级愤青’,但对这个称号,程风却是不以为意,甘之如殆的!呵呵,闲话少说,回到正题!电视机里女播音员正用那对中国人来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正在娓娓动听的讲述着国际国内发生的件件大事,忽然间原本面色平静的程风脸色变得紧皱起来,眼中闪现着愤怒的目光。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现在位于中国东海春晓油气田的井架之上给大家做现场报导!今天下午两时,有两艘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艇借口春晓油气田涉及走私事宜,要求上台检查。

我愤怒的守井人员当即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日方这一蛮横无理的荒诞要求,但令人没有想到的:遭到拒绝的日本自卫队巡逻艇竟然平丧心病狂的开枪扫射井台长达两分钟之久,倒致我方守井人员三死七伤的惨剧!现我国外交部门正就此事件向日方进行严正的交涉中,要求日方进行道歉并且进行赔偿……”程风听着这令人震惊的消息,愤怒猛然爆发了,手旁的玉制烟灰缸在暴怒中被程风当成了攻击的武器狠狠地砸在了电视屏幕上。

“当”的一声巨响中,屏幕猛然碎裂开来,碎片四下飞舞、散落一地,一阵“嗞嗞”的电光闪烁中,昂贵的长虹等离子彩电冒着黑险、彻底地报销了。

可是程风却并没有在意,反而蹦在了沙发上挥动着拳头怒吼:“该死的日本人,当我中华无人吗!国家也真是的,老是抗议,抗议,交涉,交涉,有个屁用……“(此处省略骂人脏话一千字,以免被屏蔽,呵呵!)愤怒的程风怒火一时难以平息,也忘了穿拖鞋,便在室内一便又一便的量起了地球!忽然间程风的剑眉一扬,原本帅气的脸上陡然间展现出一种威严、庄重的神态,自言自语道:“我决定了,马上联络一些志同道同的朋友亲赴钓鱼岛,我倒要看看日本人能把我怎样!”猛然间程风想起了一句话:‘我以我血卫中华’!一时有些痴痴的程风不禁想道:“如果用自己的鲜血捍卫了国家和民族的尊严,那么是否对得起这句深藏在心底深处多年的座佑铭呢!”想了许久,程风握了握拳头,下定了决心。

说干就干,程风马上打开了电脑,登上了铁血网,向着无数铁血的网迷们发出了‘参与保钓活动’的英雄帖。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头脑一时发热,程风留下了自己的QQ联系方式以及关于策划这次活动的一些资金和时间上的细节。

不一会儿,程风以在大学时帮助中文系的女朋友打资料时练出的超级录入速度很快就完成了工作。

完成了第一步的程风长嘘了一口气,轻轻的关闭了电脑,来到了巨大的全封闭阳台前。

看着窗外夜空中呼啸的狂风和淋沥的大雨,程风一时的沉默了。

良久,程风轻轻地说道:“也许自己行前应该安排一下该完成的事情,毕竟此去生死难料!”想起自己已经有些年迈的父母,程风心里的感情一时有些复杂。

烦恼的程风有些颤抖地为自己点上了一枝香烟,借着尼古丁的刺激暂时的遗忘了这些令人牵肠挂肚的亲情。

阳台前忽明忽亮、一闪一闪的烟头在烟雾中顽强的展现着自己的存在,那种变幻莫定的光与暗的交换正映衬了程风此时心中的心情。

又过了一会,程风熄灭了香烟,随手关闭了灯光,大步向卧室走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果中华民族的热血需要有人以生命去唤醒的话,我愿意扮演这个角色!不管前面有多少阻碍,我都会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