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二章 策划

第一卷 前传第二章 策划天色渐渐亮了,程风揉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

一看钟表已经七点半了,今天是周一,公司里面还有不少事呢!程风飞快的爬了起来,草草地洗漱完毕,在楼下移动式便民早餐点上买了点稀饭和包子就匆匆地开着宝马向公司开去。

程风的公司位于南京西路上,这里可是寸土寸金的上海宝地。

程风坐着电梯来到了位于十七楼的公司里,员工们早已经都各就各位了,程风习惯性和员工们打了个招呼,就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

刚刚坐定,秘书苏小姐就拿着一摞的文件走了过来,程风飞快地看了看签上了姓名就递了回去。

可是苏秘书拿了文件却仍站在桌前没有动窝,程风有些惊愕地地抬头看了看苏秘书,问道:“还有什么事吗?”苏秘书叫苏琬,今年二十六岁,程风刚创办公司时她就应聘了进来,是公司里面最早的一批员工。

在两年的相处中,聪慧秀丽的苏琬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位年青有为的老板。

可是屡次的表白暗示都没有引起程风这位爱情傻瓜的注意,让苏琬心里一直耿耿于怀!今天苏琬特意不顾天气仍有些寒冷,穿了一套高档的职业套装,下身的短裙刚及膝盖,将她苗条的身材、修长的美腿展露无遗。

原本以为这位冤家能够注意到自己的变化,可是苏琬看程风这副傻呼呼的模样就知道自己的工夫又是白费了。

不禁有些气呼呼的道:“没有了!”噘着嘴转身就走了,临出门前把门关得山响。

惊得程风有些目露口呆:“怎么回事?我又没有惹她!女人啊,真是莫名其妙的动物!”好脾气的程风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膀,苦笑一声,便自打开了电脑,开始关注起每日的股市情况!看着股市的走线图,程风不时的记下一些重要的数据做为投资的参照。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程风摇了摇头,对于分析得结果显然不太满意:近阶段的市场行情显然不是太好,主要是由于大环境引起的。

今天台湾闹独立、明天日本来骚扰,生生地将偌大一个奥运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抵消个干净!看来今年想有大的发展不太容易啊!想到这里,程风对于日本的怒火又涌了上来,狠狠的骂了声:“该死的日本鬼子!”忽地程风想起了前晚发的‘英雄帖’,便急忙打开了自己的QQ看看有没有消息!QQ刚一打开,便有无数“滴、滴、滴、滴”的声音响了起来。

程风心里一阵温暖,看来中国的热血青年还有不少啊!在浏览了数十名网友的留言后,程风敏税的感觉到大多数人虽然有着一些热血,但都是一些鼓励之言,并无要亲自参与的意思。

只有四个网友的留言引起了程风的注意:A、你好,程风。

很高兴中国有你这样热血的爱国青年。

我叫杨南,湖南人,普通工人,虽然我知识程度不高,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愿意和你一起去实现我这个多年的梦想!B、程风你好!我叫凌歌,北京人,很高兴认识你。

虽然我有着不错的工作,但是如果能为国家和民族做些事的话,我义不容辞!我愿意参加这个行动,具体如何做,我们可以详细策划一下!C、哥们,你好。

我叫赵铁,38军退伍军人,在老家江西上饶开了个军品店。

昨夜看到你的留言,觉得哥们是条汉子,我没有什么说的,如果你要去钓鱼岛,千万记得带上兄弟!D、兄弟,你好,我是香港的一位朋友,姓方名洪。

我曾经参加过一次保钓行动,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愿意加入你们的行列,为国家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有自己的私人游艇,船只的事情可以由我来解决!凭着自己的直觉,程风觉得这四个人是真诚的,不禁有些感动地握紧了拳头。

程风靠着舒适的椅背闭目想了想,给杨南、凌歌、赵铁三人发去了此次行动的简略建议:此次行动我们将由香港乘船出发,请给我你们的资料,我为你们办理特区通行证。

此次行动所需资金全部由我来出,万一你们中间的哪位有事,我将出资一百万元保证你家人的日后生活。

行动预计将在六一开始,请在六一前提早三天赶到上海。

我会亲自去接你们,并事先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如果你们对行动计划仍有疑虑,请继续和我联系!发完后,程风又给方洪发去了一个消息:方兄,你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你能加入我们是我们的荣幸!我们一行四人将在六一抵达香港,届时具体如何行动再和你协商!既然你提出来了用你私人游艇做为交通工具的话,那兄弟我也不和你客气了。

但此次如果你和你的游艇有损的话,一切损失由我程风个人承担!发出了消息以后,程风长嘘了一口气,摸了摸杯中的咖啡、已经凉了!程风按了按铃,对着话筒道:“苏小姐,请帮忙冲杯热的咖啡来!”“知道了!等一会!”言语里好似吃了枪药一般,程风有些莫名其妙的挠了挠脑袋:“靠,还生气啊!不知道怎么又得罪她啦!”程风苦笑了一声,默默地打开了WORD文档,郑重地起草了一份遗言。

声明了自己立遗嘱的理由以后,为了以防万一,程风将自己的财产所有权全部划归自己弟弟的名下,并为杨南等人万一身亡留下了一百万人民币的抚恤款。

一想起自己的弟弟程铭,程风不禁心里涌起一鼓暖意:在上海上大三的弟弟十分的聪慧,年年得奖学金,是校园里的十大风云人物,自己的产业交给他应该可以放心!程风又从自己私人帐户上划了一百万到父母的个人帐户上,心中默默道:“父亲、母亲,万一儿子不能归来,请不要悲伤!因为儿子是为国家和民族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