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七章 血战

第九卷 荆楚烽火第七章 血战PS:推荐二本书\!*“碰!”巨大的黑色洪流和不屈的火红赤潮重重地撞击在一起,两种颜色重合的巨大扇面上霎那间绽放出诡异的血花,无数人体腾空而起,然后又重重地落回到地上,最后被纷乱的马群踏成了肉泥!‘破军’骑兵们冲锋在前,奋力狂喝着,青色的战戟在天空中划过一道道圆弧,带起死亡的寒芒,罩向火红的楚军!楚项精兵们不甘心束手就戮,黑色的锋芒重重扬起,和青光在半空中展开了激烈的厮杀!血在飞,声在嚎,漫天的残肢和内脏四下飞舞,无数盔甲的碎片在重击下四散溅落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战斗此时已经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完全是一种以命搏命的浴血肉搏!“轰隆——!”天空陡然间传来一阵山崩地裂般的巨响,一道巨大的闪电穿过云层,像一柄威力巨大的雷神之锤般重重地砸落在大地上。

“碰”的一声,一蓬巨大的尘土猛然腾起,扶摇直上,一起溅落到数十米高才重重地又落回到地面!正率军血战的扶苏陡然一惊,急忙抬头望天: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聚集起一片厚厚的乌云,正越积越多,越积越厚,越积越低,像是一堵巨大的黑墙向地面上直压过来;无数哧哧乱闪的雷电在云层中犹若一条条金蛇般妖异地狂舞,活跃异常地窜来窜去!“要下雨了!”扶苏不禁暗暗叫苦:“已趋白热化的战斗中,要是下起雨来,不是更难以作战吗?怎么在这紧急关头,老天爷也来凑热闹!娘的!”“君上小心!”就在扶苏这一愣神间,一柄巨大的战戟像是地狱中的魔神一般狞笑着、咆哮着呼啸而来,带着死神的寒光罩向扶苏。

身边的侍卫和中军一时救护不起,禁不住嘶声狂呼!扶苏迅速惊醒,手中青戟一扬,和来袭的黑戟重重地交击在一起!“叮——!”一阵龙吟般的尾声中,扶苏不禁感到如受雷击,勒不住座下战马,竟然被震得退后了一步!而来袭的楚军则闷哼一声,战马受不住扶苏的奋力重击,嘶声长吼着连退三步!扶苏首次在战场上碰到如此强悍的对手,不禁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手:火红的战甲,赤红的战帻,如同钢浇铁铸般的脸庞上虬须猛张,两目炯炯有神、充满杀气,标准的一副猛将形象!“看你不像是无名小卒,你是何人?本君戟下不死无名之鬼!”扶苏青戟遥指楚将,傲然而临风!“楚项大将项虎!扶苏小儿,你不是在王翦军中,为何反在蒙武军中?”楚将一时有些惊疑不定!扶苏闻言仰天大笑:“哈哈哈!可笑啊可笑,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犹为未知!本君告诉你,我们根本不是蒙武将军的部队,我们只是王翦大将军派来的截击部队,可笑你们二十万大军被我五万人吓得亡魂丧胆,落荒而逃!楚人如此胆小,如何能胜我巍巍大秦!”扶苏故意以刻薄的语言讽刺项虎,意在打乱他的心神!反正现在大势已定,蒙武部马上就会发动合击,此时军情即便泄露也无危于大局了!果然,项虎闻言狂怒不已,脸颊羞红得像个关公一样:“扶苏小儿,以诡计算人,算什么英雄!今日必取尔之狗命,以慰我楚项子弟在天之英灵!”说着,项虎狂呼一声,重戟如风,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巨大的弧光,带着摄人心魄的呼啸着猛击而来。

“叮!”扶苏持戟奋力一架,胸口一闷处荡开项虎重戟。

然后长啸一声,青戟矫若毒龙,“哧哧”急啸着直扑项虎心脏!项虎大喝一声,急抽回手中长戟重重地斜撞在青戟之上。

又是一声巨大的龙吟处,一黑一白两只战戟死死地粘在了一起。

项虎突然感觉到扶苏手中的青戟上突然传过来一种螺旋般的劲力,只觉得手中黑戟猛觉间一个打滑,就像一旁滑落过去!正大惊失色间,扶苏的青戟猛然间以戟前的小枝重重将黑戟戟头牢牢地锁住,大喝一声:“起!”“未必!”项虎大将一喝,奋力扯住手中黑戟,拼命地向怀中乱扯!两个人一时间在纷乱的战阵中拔河起来,一连数个来回,项虎甚有勇力,扶苏都没能将其长戟夺出!扶苏急了,这乱军之中,如何能够这般纠缠!奋力大喝一声,手中青戟一个急速螺旋,发出一股奇劲直扑项虎而去!项虎双臂一麻,狂呼一声,嘴角吐出一口鲜血,但仍死死地握住了手中的黑戟!项虎知道,自己手中的战戟要是被扶苏夺走,必死无疑,所以咬死不放!扶苏怒了,猛然间,扶苏再闪催发一次螺旋劲,与此同时,扶苏忽然弃戟,摧动座下的白骏像是一道白色的惊雷般急扑而至!项虎正被扶苏连续的螺旋劲击得膀臂酸麻处,突见扶苏弃戟扑来,不禁大惊失色,一时束手无防!“呔!”扶苏舌抵上颚,清喝一声,右手从背后抽出豪曹宝剑,半空中绝世的利剑闪过一道灿烂的霞光,重重地扑击而下。

“扑!”项虎人头冲天而起,漫天的血雨顿时从空空如也的颈腔中夺射而出,将扶苏一身白衣染成赤色!“轰隆!”又是一道巨型的闪电奔腾而来,重重在撞击在两军之中!“碰!”的一声巨响处,数十名两军将士惨嘶一声,腾空而起,浑身上下电光直冒,瞬间被电成一块块烂黑的焦炭!雷闪之时,两军尽穿铁制重铠,又处于无遮无盖的空地之上,这岂非是雷电最好的美餐!这惊人的一幕顿时将埋头苦战的秦楚两军将士吓得一呆,然而众人只稍一愣神,便再次嘶声呐喊着杀在了一起!乱战之中,顾得了自己的小命就不错了,如何照顾得了他人!扶苏纵马回转,一个马腹俯身就要取回地上的青戟。

就在此时,一名楚项骑兵飞奔而来,气势汹汹地欲图占个便宜!扶苏冷哼一声,青戟奋力一扬处,兀自还挂在青戟戟尖的项虎黑戟呼啸着倒飞而回,重重地砸在来袭楚军的胸口!“碰!——”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呼中,楚军倒飞而出,口中鲜血狂喷处,重重地跌落在地,显然是不活了!就在此时,天空轰隆隆又是一阵雷鸣!“叭嗒!”扶苏感觉到脸上一湿,抬头一望,空中已经飘起了纷飞的雨点!“该死!”扶苏心中重重地骂了一声!抬头四望处,秦军庞大的黑色兀自还和楚项精兵那一抹不屈的火红在进行着奋力撕杀。

然而,秦军毕竟人多,渐渐地占据了战场上的主动权,将一朵朵愤怒的火红一锤一锤地向后猛击!“轰隆!”晕暗的天空中又是一阵巨响,雨点陡然变得密集起来,狂风也随之而起,呼啸着在雨中肆虐不已!在厚重的雨幕中,两军将士的厮杀仍在继续。

一道道锋利的寒芒划开沉沉地雨幕,击飞无数的雨珠,在敌人们的身体内痛快淋漓地渴饮着青春的热血!便连在地面之上,残存的楚项步卒和在乱战中掉落于地的秦军将士也没有罢手,众人扭打在一起,在风雨中、泥泞里愤怒的地撕杀着,铁拳呼啸、兵刃乱闪,一股股滚烫的鲜血流入冰凉的雨水中迅速变冷!扶苏心中惊叹:这五六千楚项精兵拦住我秦军战阵足有一个时辰了吧,虽然已经几近伤亡殆尽,却仍然死战不退!这股毅力令人钦佩,他们足以当得‘天下勇士’这四个光荣的称号!……雨还在继续,战斗也仍在进行,但是勇悍的秦军这时已经占据了完全的上风!残存不到一千的楚项精兵们几乎人人带伤,但没有撤退的将令,仍然在势如疯虎般和秦军做着最后的死战!乱战,两名楚项副将寻到了浑身上下湿淋淋的项梁。

此时的项梁已经陷入狂化状态,疯也似的在秦军阵中疯狂地突进突出,一支黑戟也不知痛饮了多少秦人的血液!“少帅,顶不住了,快撤吧!再不走,弟兄们就全完了!”项梁被这悲痛的惨呼声惊醒!抬头四望:秦军们的黑色在雨幕中凶猛扑来,如同从高山上奔腾而来的洪流般势不可挡,而楚项精兵们只剩下一小股火红,在狂涛巨浪面前虽然奋力挣扎,但仍然像是一只风雨飘摇的小舟般充满了无助!“少帅,快撤吧!景将军那边估计也差不多了!”两名副将焦急万分!“撤——!”项梁泪流满面,狂嘶一声!心中禁不住痛苦万分,犹若滴血!是啊,出征前八千生龙活虎、勇冠天下的项氏子弟,如今只剩下不到一千之众,这巨大的伤亡令项梁一时无法承受这锥心之痛!“呜呜呜……”楚项雄兵终于抵挡不住,像是一股决堤的洪水般迅速溃退下去,向着汝水疯狂急奔!“噢!秦风!秦风!秦风!……”秦军们见终于击败了这支悍勇绝伦的对手,禁不住嘶声狂呼。

那欢呼的声浪犹若一道道连绵不绝的滚雷般几乎将天空中的雷声压了下去!雨幕里,一时响彻着秦人们骄傲的不败宣言!“传我将令!追击!将楚项斩尽杀绝!”扶苏嘶声呐喊着,下达了追击的命令!‘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支楚项精兵始终是扶苏心头的心腹大患,必须杀尽,以免后患!“杀——!”秦军们勇气倍增,踏过战死的袍泽,穿越厚重的雨幕,向着统帅所指的方向追杀过去!在中华的大地上,在汝水的西岸,有这样一支披坚执锐的秦军在为中华的统一而战!他们无视敌人的凶悍,他们不惧死亡的威胁,他们不愧为威名赫赫的大秦雄师!*雨密密地下着,豆大的雨点不停在洒落在大地上,发出连绵不绝的哗哗声响。

也不知是雨助风势,还是风借雨势,春雨中的风儿开始呼号起来,将就要落地的雨点刮得四下横飞。

汝女开始咆哮起来,从冬季干涸的状态完全复苏过来的河流恢复了勃勃的生机,甚至兴奋得有些过了头。

浑浊的巨浪在滂沱的风雨中翻滚着、怒吼着,卷起巨大的浪花,夹杂着碎枝烂木以及动物的死尸在河面上肆无忌惮地起伏着、攻击着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而在汝水之上,原本较为平缓的河面随着狂风暴雨的骤然降临开始剧烈的起伏,而原本稳若坦途的浮桥也变得犹若地震一样剧烈颤抖个不停。

不时的楚军兵士惨叫着被掀翻掉入河中,瞬间便被汹涌的巨浪所吞噬!至于原本密密麻麻地在河面上抢渡的渡船在这样巨大的风浪中也变得犹若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一样随着波浪若隐若现,不时的有渡船被风浪所打翻,连人带船眨眼间便被浑浊的巨浪便吞噬。

楚人们胆寒了,不得不放弃了渡船抢渡,而将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到了浮桥旁边,准备渡河!景骐矗立在汝水东岸的一处小丘上,在滂沱的风雨中稳得像是一座巨石砌成的丰碑,冷静地指挥着楚军大部队的渡河!原本雨前汝女西岸还不时的有军报传来,但随着狂风骤雨的降临,景骐已经有半个多时辰都没有接到关于西岸的任何军情了!不过也难怪,现在的汝水浮桥上挤满了逃命的楚军将士,你推我,我挤你,不时的有楚军在混乱中被挤入河中!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信使几乎不可能迅速抵达汝水东岸!景骐虽然心中急得若滚油在烹,但是他做为楚军前军统帅,绝不能失去冷静,所以仍然在奋力维持着渐渐混乱的秩序!同时,心中也在默默地祈祷,希望项梁能够尽可能地多顶住秦军一段时间,争取让残余的楚军能够全部渡过汝女,保存一点有生力量!忽然间,汝女西岸的风雨中隐隐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景骐的心顿时纠紧了:“糟了,秦军一定突破了项梁的封锁线,追来了!该死,大军还有五分之一没有渡河呢!”景骐的脸色直急得铁青铁青的,额头上青筋暴起,双目赤红,疯一般地下令道:“快,快去传令,迅速渡河!”亲兵们吓了一跳,冒风顶雨地驰下小丘,飞奔传令。

其实也不需要景骐再加催促,汝女以西剩余的楚军们听见身后越传越近的喊杀声,早就吓得肝胆俱裂,疯一般地向浮桥上挤去!一时间,原本就动荡不安的浮桥更是乱得像一锅粥,不停地有楚军将士在混乱中被挤下河去,浮桥旁一时“扑通、扑通……”像下饺子似的响个不停!有道是屋漏偏遭连阴雨,就在景骐急得上蹦下跳间,忽然,汝水以东传来了一阵隆隆的战鼓声。

原本就有些低沉的战鼓声在厚重地雨幕里真像是鼓槌击在破布上一样地沉闷,但却是异常有力地穿过了厚重的雨幕传入景骐的耳朵!“秦鼓!该死,蒙武军的主力不是追在我军身后吗?怎么汝女以东还有秦军!?”然而,这时轮不到景骐多想,河东黑呼呼的雨幕中陡然响起了山崩地裂般的呐喊声!呐喊声之大、之隆甚至连震天的霹雷都被硬生生地压了下去!景骐脸色大变:“看这声势,秦军至少也有十万众!真该死,这支秦军是哪里来的,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景骐顾不得多想,声嘶力竭地狂呼着:“前军列阵,列阵,准备迎敌!”然而,在这样的雨天里,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楚人们根本不可能组织起任何有效的抵抗!就在景骐手忙脚乱的勉强拼凑了三万楚军组成一个小小的战阵时,风雨中,一群黑色的铁骑踏着激溅的泥泞席卷而来!“噌……”如雨的秦骑在雨水中重重地挥舞着手中的长戟、重剑,激起四溅的雨珠,呼啸而下,将慌乱不已的楚人们连人带甲斩为两段!“秦风!秦风!秦风!……”秦军们疯也似的呼喊着轩昂的军号,疯狂地收割着楚军的生命!鲜血在激溅,残肢在纷飞,临时拼凑起来的楚军伤亡惨重!秦军们冲锋着,一往无前的冲锋着,他们仅仅用了一次突击,就将三万楚军组织起来的战阵撕得像个烂布娃娃相似!随之蜂拥而来的蒙武部秦军主力更像是一只贪婪的的巨兽般将三万楚军的残部瞬间吞食得干干净净,然后继续高呼着随着秦军前锋铁骑所指的方向席卷而去!秦军们在风雨中杀得性起,又恢复了以往凶暴的本性,他们丢弃了身上的盔甲和一切有碍于行动的重物,光头赤膊地挺动着手中的兵刃向前冲锋着。

他们见楚人就杀,逢楚将就砍,简直是见神杀神,遇佛杀佛!只片刻功夫,前锋的秦军们就几乎人人身上都挂着几个楚人的头颇,像一群地狱中杀出来的魔鬼一样狰狞地大笑着,疯狂地吞噬着楚军们的生命,追寻着他们显赫的战功!汝女东岸一时尸横遍野,雨水为之赤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