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八章 楚殇

第九卷 荆楚烽火第八章 楚殇在蒙武部秦军的疯狂攻击下,汝水以东的楚军毫无抵抗能力,死伤惨重,步步后退,向着河岸溃散而去!虽然景骐指挥亲兵在阵后拼命地催动楚军顽强抵抗,但是形势比人强,已经被击溃的楚军再也没人听从什么号令,像是一群被毒蛇吓慌的鸭子般四下乱窜!看着原本尚有十余万人的军伍在漫天的雨幕中被凶猛的秦军像捕猎一般追赶屠戮,景骐欲哭无泪!“完了,我的二十万大军,完了!”景骐猛地觉得胸口剧烈一痛,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射而出,飘飞在漫天的风雨之中!“将军!将军!”身旁的亲卫们慌了,连忙赶了上来,扶住景骐!就在此时,尚未等景骐缓过劲来,汝女以西的扶苏和李信率得胜秦骑狂追而来,给景骐原本就痛断肝肠的伤口上又重重地撒了一把盐!“秦军来了!秦军来了!楚项败了!楚项败了!弟兄们,快逃命啊!”……汝水西岸传来了尚未渡河的楚军们惊慌不已的呼救声!紧接着,急若滚雷的铁蹄声迅速逼近西岸,西岸边一时响彻着楚人们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景骐脸色顿时变得刷白:“完了,西岸的残军也完了!”正当景骐有些头晕目眩的时候,楚将涉闲纵马飞奔而来,大叫道:“景将军,大势不好了,河东河西都有大量秦军合击而来,秦军势若破竹,我军顶不住了!”景骐急了,大喝一声道:“少将军怎么样了?”涉闲也急了:“楚项部队已被秦军击溃,余部四散,少将军生死不明!”景骐闻言呆住了,听着耳旁越来越近的秦军喊杀声,面若死灰地下令道:“传令下去,大军向新郢方向突围,能走多少是多少吧!”“喏!”霎那间,信骑四出,由于楚军已经没有什么较大规模的组织,所以信骑们边跑边喊:“景将军有令,大军向新郢突围!大军向新郢突围!……”楚军们闻言顿时乱了,再也没有了任何抵抗的意愿,如同潮水般的地向着南方逃窜而去!“杀——!”此时的秦军愈见奋勇,呼喝怪叫着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像赶鸭子一般将楚军残部向河岸边驱赶!秦军大将蒙武在漫天的风雨中一身泥泞地骑在战马上,就近指挥着秦军的攻击!一切是那么的顺利,楚人又是那么的脆弱,蒙武虽然感觉到身上又湿又冷的极不舒服,那胸中那一股**的火焰却让蒙武有一种仰天长啸的渴望!就在此时,秦军刚刚延伸出去的南翼遭到了逃命心切的楚军们奋力冲击,一时阵脚大乱,虽死命抵挡,也看看就要遮架不住!一骑信使飞马来报:“报——,蒙将军,楚军正组织残余兵力向南突围!我军南翼刚刚到达抵定位置,毫无防备,已经抵挡不住,请将军定夺!”蒙武闻言吃了一惊,心道:“看来楚人是困兽犹斗了!”想了想道:“你告诉南翼部队,让他们顶住,我马上就派援军!”“喏!”信使顶风冒雨飞奔而去!“蒙信!”“在!”风雨中,蒙武身后闪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这是跟随蒙武十数年的蒙氏心腹家将!“你速率领五千预备队赶往南翼,一定要将缺口给我堵死!”蒙武厉声下令道。

蒙信却呆了一呆:“将军,可是我带走了五千预备队,您身边不是就没有大军保护了吗?”蒙武大怒道:“楚军已溃,本将位于阵后,有何危险!快执行军命,否则定斩不饶!”蒙信吓了一跳,忙道:“喏!”蒙信回过头去,大叫一道:“弟兄们,随我来!杀光楚军——!”“杀……!”蒙武身边最后五千预备队也投入了战斗,消失在漫天的风雨中!可是,等到蒙信率军火烧火燎般地赶到秦军南翼时,近万秦军临时组织起来的防线已经被拼命逃窜、奋勇有加的楚人们冲了个稀烂!大批楚军残兵正无视暴雨的滂沱、大地的泥泞,疯也似的向南方逃去!无奈的秦军们虽然奋力反扑,但是抵挡不住楚人困兽犹斗的勇猛,缺口被楚军越撕越大!蒙信见状急了,抹了一把一脸的雨水,狂呼一声:“杀——!不要放走一个楚人!”“嗷——!”秦军们如同一群凶猛的恶狼般狂呼卷上,从楚军的侧腹像一支锋利的斧凿一样重重地捅了进去!楚军逃兵被拦腰一击,顿时大溃,原本已经孱弱到极点的战意立时降到冰点,有序的突围立时变成了无序的逃窜!秦军南翼大军见援军而来,欢呼雀跃,倍加奋勇,奋力一阵乱砍,顿时将缺口渐渐堵上!南逃的楚军见去路复断,心中大恐,正惶惶然不知所措间,四周的秦军大部已经蜂拥而来!“秦风!秦风!秦风!……”秦人们在风雨中奋声大喝,在齐整有力的军号声中将残存的数万楚军逼到了狭小的河岸之上!“楚人降不降!楚人降不降!……”秦军们或以戟顿地,或用脚跺地,按照古时的惯例向楚人呼降!“楚人不降!楚人不降!……”“我们归降!我们归降!……”漫天的风雨中传来楚军们意见不一的呼喝声!蒙武皱了皱眉头:“还敢有不降的!真不知死活!”喝令道:“擂急鼓进军,不降者尽斩之!”“喏!”战车上的数十面战鼓在大雨中复又响起,巨大的声浪像一波赶一波的急浪般澎湃而来!“杀——!”秦军们见最后的军功机会来了,欢呼雀跃着,越过前方因身上挂着数枚首级而显得有些蹒跚的袍泽,扑向楚人!在秦军们看来,眼前的楚人是猎物、是美食、是豪宅、是娇妻,所以狂热的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狞笑着高举着手中的兵器汹涌抢上!泥泞的河岸边,无数面色惨白的楚军们跪在齐脚深的泥水里,将手中的兵器高举过头,希望能够逃得一死!凶猛的秦军踏着纷飞的泥浆,从楚军降卒们身旁急速穿过,呐喊着扑向兀自死战不降的楚军残兵!楚军降兵们见状,不由得心下顿宽,知道终能逃得一条逃命,不由得纷纷一屁股坐在泥水里,后怕不已!汝水东岸边的战斗渐渐接近尾声,最后残存的楚军们在秦军们的急攻下,不是当场战死,就是被赶入了浩浩荡荡的汝水之中!此时,由于秦军多而楚军少,不少后队的秦军还没来得及杀敌立功,战斗就基本快结束了。

脾气火爆,嗜军功如命的秦军们急了,往往数人围殁一个楚人,不管楚人此时是降还是战,就是一阵乱刃砍去,然后便像疯了一样争抢楚人的首级。

彼此之间甚至还有刀兵相见者!一时间,秦军奋勇突击的军阵发生了一点小小的骚乱!这时,秦军中的执法队出现了,恶狠狠纵马持戟飞奔而来!抢夺敌首的秦军们见状大惊,知道执法队杀乱军者无罪,不由得吓得一哄而散,窜入军阵中继续向前攻去,希望能够在最后的机会中获得上天的垂青!突然间,一支秦军嘶声呐喊着,在一队秦军骑兵的率领下如同斩荆破浪般杀散了河岸边守卫浮桥的最后一支楚军,来到了浮桥边上!一名秦军少尉狞笑着看了看浮桥上兀自还是挤得密密麻麻的楚军,此时的楚军们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正在浮桥上进退不得,随着大浪的起伏惊惶不已的哭喊着!秦军少尉看着奔腾咆哮的汝水,忽地灵机一动,大手一挥,残忍地道:“将浮桥砍断,让楚人们全部去见河神去!”“噢!——”被惨烈的厮杀刺激得热血沸腾的秦军们闻令一阵怪叫,狞笑着挥动了手中的兵器,在浮桥上楚军们惊恐万状的脸色下重重地砍了下去!“一下!两下!三下!……”“叭!叭!叭!……”雨幕中闪起一阵清脆的崩响,将浮桥与坚实的桥墩连结起来的十六根粗大的缆绳一根根地崩断,原本就随着狂澜起伏不定的浮桥立时更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一样剧烈地颤抖着!楚人们哭喊着、号叫着,在浮桥上站立不住,互相拉扯着栽入了汹涌的洪流之中,连个漩儿都没打就被死神吞噬!“叭!”这声崩响对浮桥上的楚军们来说,简直可是算是死神的招呼!在楚人们惊骇欲绝、面如土色的哀号声中,最后一根赖以维系浮桥稳定的缆绳也被秦军们砍断!“哗啦……喀嚓……!”随着缆绳的崩断,一个凶猛的大浪急速卷来,一个浪头便将毫无借力之处的浮桥冲得是七零八落,耳鼓中到处都充斥了浮桥被大浪击得粉碎的断裂声。

而浮桥下的一叶叶渡船也被巨浪卷得是团团乱转、倾覆者不计其数。

浮桥上的楚人们这时也走到了生命的境头,随着一个个巨大的浪花纷纷掉入河中,汹涌宽阔的河面上一时人头浮动、哀号震耳!楚人们挣扎着、呼号着、努力着,想从死神的怀抱里挣脱!然而,狂暴的大自然爆发出的巨大威力泯灭了他们最后的希望,随着一个接一个巨大浪头的连绵扑来,很快地,汝水之上宁静了下来!除了仍旧汹涌的河面之外,已经毫无生机!残存的战斗仍然在继续,但这时已经不可以再称为战斗了,完全可以称做是单边的屠戮……雨渐渐地停了,太阳也从云朵中探出头来,现出了灿烂的笑脸!远方的天空,一朵巨大的彩虹凌空架起,发出七彩的毫光,显得分外壮观与美丽!然而,雨后的空气原本应该是清淅的、自然的,但是在此刻的汝水岸边,却是血腥的、刺鼻的!放眼望去,汝水两岸浮尸数十里,战没的楚人尸首层层相叠,几乎将大地所淹没!一队队秦军们穿着湿辘辘的衣服正在及脚的泥泞里打扫战场,他们从浑浊的泥水中将一名名已经浸得有些发涨的楚人尸体抬将出来,准备集中到一起掩埋!然而,陆地上死难的楚军,秦军们尚可尽尽人事,让他们葬有所处!但是死在汝水之中的楚人,秦军们就没有什么办法了!从高空向汝水眺望,宽阔奔流的河面上一具具浮尸随波逐流地向着下流飘去,那庞大的数量让天空的云朵也仍不住有些黯然起来!在河流的狭隘处,大量堆积得死尸甚至将汝水都塞得一时奔流不通,水位持续高涨之下,大水漫过堤岸,又将两岸的良田冲没无数!汝水附近,成了楚军们巨大的停尸场,这一战,十数万楚军遗尸于此!景骐前军的主力至此不复存在!*次日一早,因一时的暴雨而狂暴不已的汝水终于安静了下来,在河岸边等得有些心焦的扶苏终于乘坐一条渡船先行渡过了汝女来见蒙武!远远地,高大威严的蒙武正率秦军主要将领在岸边迎侯!扶苏一下船,便拱手笑道:“蒙将军、诸位将军,辛苦了!”“见过君上!”众人纷纷了行了军礼!“免了,免了!蒙将军,昨日战果如何?楚军主将可曾捉得?”扶苏高兴地问。

蒙武笑道:“可算是大获全胜吧!我部将士在东岸共斩杀、俘虏楚军十万余万,但景骐本人却侥幸率残军逃脱了!”扶苏有些遗憾地道:“我西岸也有两万人的战果吧,再加上死于汝水之中的,景骐二十万大军恐怕没几个囫囵的了!只可惜未捉住景骐,否则这一战就堪称完美了!”蒙武笑道:“毕奇功于一役虽是好事!但世事却往往不如人愿!如今的局势,君上可有何指示?”扶苏笑着摆了摆手道:“蒙将军客气了,我此次只是监军,帮帮忙可已!要论指挥作战,我可就是越权了!还是蒙将军自断吧,本君率兵配合!”蒙武见扶苏如何开明,也不禁心中暗赞,便笑道:“那先这样吧,我派后军辎重兵先在汝水上搭起一座浮桥,让君上所部先行渡河与我部聚齐,然而我军再根据军情采取行动!如何?”扶苏点了头道:“昨日一场大雨,估计冲毁道路不少,王老将军和项燕后军的战况一直没有军使传来!等等也好,有了楚军的具体位置,我们再出兵配合老将军全歼楚军!”蒙武点了点头,立即下令秦军开始在汝水上搭建浮桥!到下午时分,浮桥建成,西岸的李信便率骑兵连夜渡河,全部进抵汝水东岸!而一直到时近傍晚,扶苏和蒙武正在东岸的军营中商议军情时,忽有亲兵来报有王翦大将军信使至!扶苏闻言大喜道:“总算来了,快快唤来!”亲兵领命退下!姗姗来迟的信使脚步匆匆地步入帐内,扶苏抬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高大的信使衣衫破碎、面容枯瘦,而且浑身上下粘满泥垢,简直是乞丐也好不了多少!扶苏惊道:“信使怎么弄得如此模样?”信使苦笑着道:“小人本应昨日便到,但大雨一下,山洪冲垮了道路,小人只得绕崎岖小道而行。

小道甚险,多有马不能行处,小人整整走了一日一夜,方才走出山岭,不过就成了如此模样了!好在,密信仍在,完好无损,小人也总算没有白辛苦一趟!”扶苏感动道:“信使辛苦了,来人,赏信使金十斤,带下去好生休息!”“喏!”亲兵们将信使带了下去!扶苏火急取了锦盒,拆了火漆,取出用油布包裹得的军情竹简,一看之下不禁松了口气:完好无损!细细一看,扶苏便将竹简交给了蒙武,蒙武也看了一遍!二人不约而同地来到作战沙盘附近,打量起战局。

看了一会,扶苏道:“王翦将军说,项燕所部在东冈附近遭到我军重创后,一路向东逃窜。

后来听闻景骐遭遇我部伏击后,也判定是蒙将军所部所为,于是,以为已经遭受前后夹击,便不敢向东,率残存楚军一路南奔,准备从南方渡汝水退返新郢!项燕果然狡猾,这样虽然绕路一些,但是可以避开我和蒙将军所部的迎头截击!我看情况,现在项燕应该也已经渡过汝水了,不过有王老将军在后穷追不舍,恐怕其部也是死伤惨重啊!”扶苏看战况一片大好,自然是满面春风!蒙武点了点头道:“是啊!项燕可比景骐狡猾得多,要想全歼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现在景骐残部也在向南挺进,可能和项燕的残部已经汇合在了一起,我军应该马上发兵,配合王老将军追击楚军,尽可能地多歼灭楚军的有生力量,这样我军日后攻打新郢就会省力多了!”扶苏点了点头道:“行,明日一早,本君和李将军率四万本部先行,蒙将军随后就好了!”蒙武想了想道:“君上和楚项激战一场,虽然基本全歼楚项,但伤亡很大,是否我再拔一万骑兵于君上助战?”扶苏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追击穷寇吗,应该不会有过于强力的反击!不过,本君想想也是肉痛,西岸和楚项一战,虽然几乎全歼了五千楚项精兵,但本部死伤近万,可谓是真正的惨胜!尤其是‘狼牙。

破军’折损近半,恐怕要想恢复元气,没一年半载是不行了!真是可恶!”蒙武见扶苏兀自有些愤愤不平,安慰道:“君上不必过于挂怀!虽然如此,但君上奋力一战全歼楚项仍是奇功一件,等灭楚战役结束后,君上自可在各军中挑选骁勇之士补足便是!”扶苏也只好肉痛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将项燕、项梁的先辈们统统问侯了一遍!次日,扶苏、蒙武不敢耽搁,率十数万大军启程南下,追击楚军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