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二百零八章【摊牌】

过了一会儿,黎采颖忽然睁开眼睛问道:“咦?阿光你来这里找我应该是有事情吧?”

杨光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差点忘记了!真是美色误事啊。”

“哼,自己的错还要栽赃到人家头上。快说,什么事情?”

杨光不再开玩笑,如实说了韦良的事情。

黎采颖听完马上笑道:“这是很正常的失恋后遗症,很多人是喝酒或者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伤害自己来减轻伤痛,但也有很多人是采取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伤口。”

“可是我们几个那么好的朋友,他何必自己闷着。他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黎采颖正色道:“你说得也对,他不管是不是这样的人,他这样的状态都不是很好,压抑得太深暴发得也更厉害,如果不暴发,那么迟早他自己会承受不住而崩溃,当然目前来说不会那么夸张,但是我们还是应该防患于未然。即使让他能痛哭一场都好很多。”

“他如果能慢慢想通也还好,可他那种从来藏不住心事的人这样压抑,看来不是好兆头。他也不是晓发那种老实头,那么容易对付。”

“好,我去试试看吧,不过去之前你得做饭给我吃。”前面一句还是个认真的心理医生,下一句就变成了撒娇的小妻子了。

杨光好笑道:“你不说我也要做给你吃了,忙到那么晚还不回去,以后不许这样了。”说道后面杨光语气还有些责备。

黎采颖仰起俏脸腻声道:“对不起,以后保证不会啦。”这个让许多学生老师不敢直视,犹如一朵带刺玫瑰的的美丽训导主任现在却对杨光一人盛放着玫瑰特有的娇媚。

回去后,黎采颖还是没有吃到杨光做的饭,不是杨光不愿意做,而是宁海琴已经做好了。

饭后,杨光带着黎采颖找韦良。韦良一直在宿舍几人的控制之中,所以很轻易的,就找到了。

黎采颖此时对心理学理论和实践的结合应用已经比原来更上了一个层次,尤其杨光“改造”过后,让她的精神力有了很大提高,这对心理治疗的帮助非常之大,例如催眠术应用起来就更加得心应手。

所以,对于韦良失恋后遗症这种小儿科的事情,她很快就打开了突破口,让韦良老老实实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内心的所有想法都说了出来。

将心理憋的东西全部都说了出来,黎采颖知道他不会再有什么大问题,剩下的就要靠杨光等人来解决了。

其实也不用他们干什么了,韦良见到杨光等人的第一句话就是“阿光,走,陪我去找寒月音。”

只要他肯去面对就好,无论结果如何。

杨光立刻点头答应下来。

寒月音倒也爽快,韦良一个电话她就同意出来,约在小树林见面,也就是上次小田诗织的保镖作记号的地方。

去的路上,杨光问起韦良究竟怎么回事,这小子竟然说他也不知道,晚上被寒月音叫出去的时候,他高兴要命,因为那是寒月音第一次主动单独叫他一人出去,没有想到一见面寒月音就告诉他要分手,这种极喜到极悲的心理落差让他差点疯掉,大脑当机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宿舍了……

“那你找我去不太好吧?”

“那我等下看到她又大脑一片空白怎么办?如果这样,你就可以帮我问清楚原因了嘛。”

“……”

在约定地点等待期间,韦良脸上神色虽然没有什么异样,但总是没话找话,以及不断的撮着自己的手,杨光知道他很紧张。

寒月音没有让他们等多久就出现了,可韦良却感觉像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杨光见寒月音看了一眼她,忙道:“我是来帮壮胆的,没有别的意思。”

“你,还好吧?”寒月音没有在意,转头看着韦良,“上次,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就……”

韦良抓头傻笑道:“那个,我,有点心急。”

寒月音没有笑,而是一脸歉然的看着韦良:“我为对你造成的影响道歉,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真相,继续欺骗下去对你也不公平。”

“欺骗?什么欺骗?我不明白。”韦良笑得很干

虽然他昨天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原因,但是他知道他很可能接受不了,所以才让杨光陪一起来。

寒月音先看了杨光一眼,才有些不自然的对韦良道:“我,答应做你女朋友的目的只是想接近杨光。”

韦良提起的心猛的下沉,不过却也升起一种荒谬的好笑感觉。原来,她喜欢的是阿光,为了接近他才……我还真是一个做桥的好材料啊……

而杨光听她如此说脸色却毫无变化,也没有出声。

寒月音看见韦良的神色,知道他误会,赶紧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不会对男人产生感情了的,我早就决定将这一生奉献给医学了。”

“那你……”韦良疑惑道。

“我说为了杨光是因为想多了解他古针灸术以及一些古代药学。”

原来是想通过他来接近杨光以问出更多关于她想知道的医学信息,韦良心中感觉好受了些,但失落感却不断加深。有什么区别呢?最终还不是一样是失去?

由于有杨光在侧,他也冷静了很多,没有再发生大脑当机事件。没有想到这时寒月音却忽然伸手入自己的口袋,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韦良道:“我知道我不对,这些是给你的补偿,希望你收下。”

韦良睁大眼睛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信封,信封敞开的口中钞票的一角隐约可见,如此厚的一叠估计数量还是很可观的。

可他的眼中却丝毫没有任何看到金钱的喜悦,反而逐渐的为愤怒所取代,身子也跟着抖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我对你的付出就是等价于这玩意吗!?”韦良终于咆哮出声。吓得寒月音不由后退了一步,一脸的惊讶,不知道一直对她百依百顺的韦良怎么会忽然发那么大脾气。

手一抖,钱就掉了下地,纸币,从信封中洒出几张。

韦良掉头离开,他不知道现在该如何面对这个女孩。

杨光走到寒月音面前,淡淡道:“其实你直接来问我我都会告诉你的,何必用通过伤害一个人为代价?”

寒月音不解道:“可是我已经给他那么多钱补偿了,他为什么……”

杨光冷冷打断她:“你以为钱可以解决一切吗?这样的补偿对他只会是一种侮辱!”说着杨光也掉头走开,走出几步又稍稍回头道:“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们。”然后才赶紧向韦良的方向追去。

寒月音呆呆的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直到杨光的身影也消失不见,才将目光移动到了地上的信封,不知道想着什么。

韦良虽然满腔怒火走得很快,但杨光还是几下子追上了他。

“喂,这可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小时候对古针灸和古药学忽然很感兴趣,然后又有那么一点天才,所以一不小心就变成现在这样,以至于被美女觊觎,我是冤枉的啊。”杨光一脸的委屈。

饶是韦良现在正为被辱所怒,还是差点笑出来。顿时哭笑不得的道:“我说你小子现在不要逗我行不行?我都烦死了!”

杨光正色道:“其实寒月音她并非是故意如此的,你应该可以看出来,她一心从医,对很多人情世故不是很了解,所以才会这样,我看她刚才是真的对你抱歉而想补偿你,而不是故意侮辱你的。”

韦良沉默下来,仔细想一下这段时间和她的相处,也的确和杨光说的一样。

两人回到宿舍,杨光一进门就喊道:“叫上晓发,晚上喝酒,我请客,不许带家眷。”

严冬和肖怀成都一脸惊讶看着他,严冬道:“你请?你确定?”

杨光赶在后面的韦良开口前苦笑道:“我霉啊,无良这小子失恋竟然是因为我,我能不请吗?”

韦良大急,想说自己的事情怎么能让杨光出钱,结果严冬肖怀成两人一听杨光如此说,立刻大感兴趣,跳起身来就围着杨光直问到底怎么回事。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都大感好笑,原来无良这个家伙是输给了医学这个情敌,不过碍于韦良在场可不敢表露出半点笑意,俱都同意由杨光负主要责任,请客去喝酒。

说了就做,叫上阳晓发郭爽,一行六人晚上直接去了大学城附近的一个叫做“将进酒”的酒吧。

不同于以前杨光和黎采颖去过的绮音酒吧,这个酒吧是那种用来发泄而不是享受的场所,喧闹的摇滚音乐电子舞曲,疯狂摇头摆尾的人群,打扮得另类养眼的新新人类,到处乱抛媚眼的陪酒女郎……

几人随意选了一个离舞池还算近的位置,直接就要了两打啤酒。边喝着酒边聊起天来。一班人在这样的环境聊天,只有贴着耳朵喊才能勉强听得到,但是杨光众人除了郭爽,都是和在一个安静的咖啡厅一样轻声的说话,而大家却都听得清清楚楚,可见在杨光的特训下大家的功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可把郭爽气得直跳,“我也要学武功,马上教我!”

“切,不知道是谁一天到晚热衷于学校的学生会事务,就算阿光闲要命,你有时间学吗你?”严冬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让一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