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二百零九章【人世间最丢脸的事】

“娘的我明天就去辞职!”郭爽咬牙切齿。

“晚了,就算你马上开始练,也要半年才能有些小成,想追上我们想都别想。”韦良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说完又猛灌了一口啤酒。

郭爽看着韦良大喊道:“嘿嘿,其实阿光早教了我筑基的功法,虽然我修炼的时间不多,但积累下来还是有一定基础的,只要我专心下来,不出一个月就会追上来了。”

韦良立刻又反嘴相讥,两人你来我往,吵得不亦乐乎,而韦良说一句就喝一大口酒,没几下两瓶酒就见了底。

虽然经过大家的开导没有那么歇斯底里,可全心投入的感情岂能说放就放?此时强烈的重金属摇滚和疯狂舞动的人群都让他有一种发泄的快感,所以喝得也越来越快。

杨光一把按着韦良的杯子:“我叫的可是这里最贵的酒,这样让你糟蹋太可惜了。我们要玩骰子,赢的人才能喝。”

“赢的人才能喝?”韦良睁大眼睛,一般都是输的人喝酒,什么时候变赢的要被罚了?

杨光点头笑道:“那当然,没看到舍长和晓发都是一脸心疼的样子轻轻抿吗?”

阳晓发忍不住小声嘀咕道:“我是不敢喝,哪是不舍得……”

不过他说的太小声,除了杨光其他人当然都不能听到。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杨光哪里是心疼他的钱?这样玩起来韦良不仅得到发泄,而且就算要喝也是赢了才喝,心理上感觉和输了喝那是大不相同的。

大家兴高采烈的玩了几局。

忽然一阵不和谐的吵闹声从一个角落发出,传到几人的耳朵中,在五颜六色闪烁的灯光下,两伙人在激烈的对峙着,每边三四个人,有男有女,其中一边三个女孩只有一个男生,杨光等人猜想大概是因为那几个女孩被他们对面的几个人调戏而引起的吧。

这种事情在这样的娱乐场所每天都会发生,只要不闹大,保安是不会管的,自己闹一下就没事了。

杨光等人当然也不会去管这种闲事,可是韦良现在偏偏处于一种十分不理智的状态,本来就想好好发泄一下心中的不爽,现在又喝了酒,也不管那几个女孩是不是真的被人调戏,一股气往上涌,站起身就走了过去。

“诶!干什么去?无良!喂!”严冬几人看出他的异样,赶紧喊起来,他却置之不理。

杨光几个赶紧站起也跟了过去,走到事发地点,一切已经太迟……只见韦良冷冷站在那里,在他身前的地上,躺着三个捂着肚子打滚的青年。

“哇,好帅啊!哥哥今晚让人家陪你好不好?”那几个先前被认为遭调戏的女孩其中一个跑上前来抱住了韦良的胳膊就是一顿猛摇。

严冬上前问道:“你们不是被地上三个家伙调戏吗?”

另外一个化十分浓烟熏装的女孩嚷道:“又一个帅哥,哇,好高兴哟。”

而最后一个女孩回答了严冬的问题:“不是啊,是我们调戏他们啦,谁知道他们哪根筋不对,不让我们陪就算了,还翻脸,一点修养都没有,谢谢你们帮我教训他们喔。”她说话声音和前面两个如出一辙,又嗲又腻,还是那种腻得恶心的腻……

敢情这几个是从事先进“性”工作的,而那个一直不出声的男人八成就是龟公!

一起得出这个结论,严冬几人脸立刻白了,而韦良则是白里泛着青,若非灯光黯淡,他现在一定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然后再用水泥将那条缝封死。

接着,没有接着了,由韦良带头,几人在那三个妖艳女郎的娇嗲声中落荒而逃……

这就是所谓的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吧?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这件事情成为了杨光这个***中最流行的笑话,而到了很久以后,同样成为杨家众女茶余饭后最喜欢谈论的话题之一,标题基本上都为:无良醉酒代鸡强出头,嗲腻美“姬”见猎心欢喜。

……

清晨。朝阳,永远让人感觉生机是如此的蓬勃。

走在学校的操场上,杨光轻轻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昨晚又去和韦良等人去了那个酒吧,已经连续去了一个星期了,怎么这小子还没有发泄够呢?

杨光摇摇头,心想总这样可不行啊,白天翘的课越来越多,都不知道干什么了,而晚上除了无聊的游泳池打工也就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是否出去找点兼职来做呢?

路过篮球场,杨光看到南宫舞在篮球场上练习着篮球,而陪他一起练习的正是那个欧阳世家的欧阳晋。

南宫舞一身短裤短袖,虽然南安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但这样打扮还是凉快了些。不过火辣的身材却十分引人眼球。杨光不得不承认,南宫舞能入选十大美人绝对不是侥幸,如果她能改改她的脾气,单凭她的姿色身材绝对还能上个几名。

欧阳晋仍旧一身白衣,英俊潇洒,只是样子有些……狼狈。显然他并不会打篮球,却被南宫舞逼迫来帮她传球,样子自然有些不适。

昨天其实南宫舞有找过杨光,想让他陪练球,杨光因为晚上又要和韦良去疯,早上就不想运动,只想随便走走,所以拒绝了她,没有想到却害了欧阳晋这个倒霉鬼。

南宫舞接到欧阳晋的传球,漂亮的转了一个身,向后跳起出手投篮,球空心进框。欧阳晋为她欢呼一声,她本人也十分满意刚才那个进球,转身迎着早晨的阳光微微一笑,用纤细的手掌拭去额头的汗水。

这个笑容在阳光的映衬下格外的美,连站在远处的杨光都不由一呆,欧阳晋却完全被那忽然崩现的美景给迷得魂都丢了。

感受到阳光温暖照射脸部的同时,南宫舞也看到了远处站着的杨光。

她立刻一边跑向杨光,一边高兴的喊道:“阿光!”

“我只是路过,顺便看看你练球而已。”杨光对跑到面前却没有一点气喘的南宫舞笑了笑。

“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像那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托词啊?”南宫舞笑得灿烂极了,“你一定是专程来看我的是不是?别不好意思了。”

“胡说八道,还不回去练球。”杨光后面又开始凉嗖嗖的,似乎出了点汗。

“我才刚来,你就赶我走啊?你陪我一起练好不好?”南宫舞撒娇道。

杨光摇头笑道:“不行。”

南宫舞嘟嘴道:“为什么?你都来到这里了。”

“我怕。”

“怕什么?”

杨光看了一眼南宫舞的身后,笑道:“怕死。”

南宫舞没有反应过来,疑惑道:“和我打球那么恐怖么?”

杨光笑道:“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估计已经死得很干净了。”

南宫舞似有所悟,回头向欧阳晋看去。

此时欧阳晋的眼神却已经恢复,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杨光,你好,还没有正式介绍过,我是欧阳晋,和小舞一起长大的,这段时间承蒙你对她的照顾,我代表她父母对你表示感谢。”欧阳晋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话语却十分尖锐,意思就是告诉杨光自己和南宫舞的关系不是他可以比的,让他好自为之。

杨光却似乎毫无所觉,笑了笑只是说了句:“你好。”

欧阳晋对杨光的态度很不满意,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古色古香的短刀递到杨光面前,郑重的道:“杨光,我要向你挑战。”

杨光看了一眼那把短刀,花纹十分漂亮,他知道这就是欧阳家的传家宝刀“烟纹刀”,按照他们家的习俗,如果他接受了这把刀,就相当于接受了挑战,在决斗当天才还回那把短刀。如果接受了刀而不去决斗,将会受到整个欧阳家的追杀,不死不休。

“我拒绝。”杨光当然不会去接短刀。

欧阳晋冷笑道:“懦夫!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连决斗都不敢。”

南宫舞插入道:“阿光不要接,欧阳大哥,你们不要决斗好不好?”面对两个对她来说都是很重要的男人,南宫舞少有露出如此软弱的一面。

欧阳晋道:“小舞你不要管,我要看看这个杨光到底有没有资格出现在你身边。”他不说有没有资格得到你,而是故意说成出现在南宫舞身边。

杨光仍旧摇头不接。对于这种程度的激将法,他从来直接无视。

欧阳晋恼羞成怒,一把将短刀塞到杨光手中,喝道:“三日后上午10点,在东郊林场,不来后果自负。”说完鬼魅般后退离去。

南宫舞狠狠跺了跺脚,焦急道:“阿光,怎么办,欧阳大哥他很厉害的,就连我父亲都十分欣赏他的武功呢。”

杨光心中苦笑,还没有比就如此看轻我,如果是其他男人就算原来不想去的现在都被你激得一定要去证明给你看了,唉,都不知道她是真为我好还是想帮欧阳晋那小子。

“我不去就可以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南宫舞急道:“不行的,你接了那把刀就一定要去,否则欧阳家的报复是十分恐怖的。”

“刀?什么刀?”杨光摊开双手一脸的笑意。

“就是你手上那把……咦?那把刀呢?”

杨光笑道:“你是说那把造型古朴的短刀吗?我还给他了,就是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我已经放到了他的身上,刚才他跑太快,没有来得及告诉他。”

南宫舞不可思议的道:“他一塞给你就用他们欧阳家的飞鸟千渡身法纵身走了,你还有时间塞回给他?”

杨光笑着点了点头,那笑容还有那么一点……阴险的味道……

南宫舞望着欧阳晋消失的方向,“万一他没有发现怎么办?他会当作你已经接了的。”

杨光嘴角一翘:“没关系,我放到了他的内裤中,除非他不换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