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五十三章 海蓝圣天饭店(上)

望着姜四维和其他15个特种兵赶鸭子般把200个小流氓带走,渐渐消失在海滩尽头。吴天收回目光,审视的目光转向围拢过来的全国各地的经销经理。这是群唯利是图的人精,比头脑简单的小流氓难对付的多。吴天忽然感到由衷的厌恶,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天性中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惰性,在没有遇到外星文明的情况下,他极有可能成为一个懒惰的工厂小工人,那种随时都有可能被老板踢出去的小人物。如果他有足够的学问,做一个科研者是最佳选择。他并不适合作一个领导者,特别是一个最高级别的领导。

而现在的事实却恰恰相反,他将是一个大集团的创始人,同时是200个桀骜不驯的小流氓的大哥,遍布全国乃至触角延伸至韩日粗具规模的销售网络的头脑。

一言兴邦,一言崩溃。

这种感觉在刚开始时,三分钟热血,他会干得津津有味,时间延长就会厌倦,那种逃得远远,寻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的梦想终生无法磨去。

“我是被逼的。”他曾不止一次向终身密友刘安抱怨,“其实我真不是当老板的料......他们说我天下最能信任属下的老板,真实情况是,我根本不懂怎么管理,只好随便找个差不多的人把所有事情扔给他,随便他怎么折腾!”

刘安不答话,只抓起一摞报纸刊物扔给他。吴天拿起一份报纸,映入眼帘是通栏大标题“商海巨无霸——帝国集团独特的用人机制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副标题是“商海激流指挥若定的帝国集团总裁吴天用人不疑”。笑一笑,扔下报纸拿起一本杂志,封面是高达1886米的超级摩天大楼帝国大厦,这是一期专刊,标题是“是什么力量支撑起超级摩天大楼”。扔掉,再拿起一本,“外星科技入侵地球,帝国集团的科技水平据专家测定全面超越地球现有水平300年!”“新世界规则的缔造者——吴天”“帝国用人:不看学历看能力,不要资格要发展前景。”“最节俭的富豪,据可靠消息称帝国总裁吴天每天的生活费用不超过十元......”......

之如此类,不一而足。

吴天挥袖一甩,把报纸杂志扫到地板上。“扯蛋!他们好像比我还了解我。”

刘安笑嘻嘻,把一张报纸递过去,“这个可是有照片为证,不会是扯蛋吧?”吴天拿过报纸一看报纸上的却有自己的照片,正和一个漂亮女孩举杯共饮,标题赫然是“富可敌国的超级富翁吴天的风流韵事。”。面不改色,把报纸扔还刘安。

“通知方唐敬起诉这家报社,以侵犯肖像权和精神损害要求赔偿。”

“好嘞。”刘安眼睛雪亮,“老大,这次你准备讹多少?”

“闭嘴!什么讹不讹的?它将对我造成严重伤害,你看不出来吗?再乱说话就扣光你今年的薪水!”

刘安眼泪汪汪:“老大,我在你这里拼死拼活干了8年,一文薪水没拿回家呀,你饶了小的一次吧......”

“放屁!海蓝的股份每年给你带来的收益超过一个亿,副总的年终分红去年是3.8个亿,你穷吗?想不想全被扣光光?”

“这家报社实在是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老大,我代表帝国集团2万4千名员工强烈要求起诉这家报社!老大请指示我们要求赔偿多少钱?绝对不能饶恕这些狂妄之徒!”

刘安顿足捶胸,慷慨激昂。为这家狗屁报社赔上自己珍贵的薪水实在划不来。

“嗯。”吴天对刘安的表现很满意,不再追究他的薪水问题,撇了一眼被刘安当擦泪纸的报纸,“他说我有50万亿资产,就让他赔50万亿吧。”

刘安扑通坐倒在地,脸色苍白喃喃自语:“那家小报社的总资产恐怕不会超过1千万......”

“方唐敬会有办法让他们拿出来的,你不用操心了。”

......

眼睛掠过办公室对面墙壁,那里挂着一面足有30平方米大小的锦旗,上面绣着“遗德乡里,万古留芳。”。八个硕大金字,下面是密密麻麻的签名。这是他给包括吴家村在内周围20几个村55岁以上没有退休金的老人每月开出800元生活补贴后,数千名受益家庭数万人敲锣打鼓送来的,当时轰动全国。

叹口气:“哎,当个善人不容易啊,告诉方唐敬松松口,别咬得血淋淋的,难看。”

忍着这份即将开始且终生挥之不去的厌倦,无视分销商的阿谀奉承,说声走,带着一群大哥径直转回轮船饭店。

饭店主楼六层,共有十五万平方米,经过两天的突击清理已经有番生机勃勃样子,和过去的凄惨景象大不相同,不过这只是粗具规模,想要重现辉煌不是短时间所能办到的。从渔家乐调过来的饭店经理,大堂经理,装潢商,承包建筑的工头成慌成恐尾随其后,每个人都有许多事情要请示,只是谁也不敢开口。

走上三楼,吴天停住脚步。

“谁是新来的经理?”吴天问道,依然面无表情。

“天哥,我,我是,我原来是渔家乐的经理,我......”

“贵姓?”

“不敢不敢,鄙姓郑。”

“哦,郑经理阿,渔家乐那边交接好了吗?”得到肯定答复后,接着说道:“以后你就负责这里,嗯,就叫海蓝天圣饭店吧。”

海蓝天圣这名字是幽兰跟他说的,幽兰把它讲得美如仙宫,让吴天艳幕不已。要给饭店起名字时马上想到它,顺嘴溜出来。

“三层以下作饭店,四五层改成旅社,六楼暂时做海兰股份的办公地点,等公司大楼建好后,会退还给饭店,你有没有问题?”

姓郑的经理四十多岁,脑袋已经光可鉴人,面对新大哥紧张得秃头上冒出涔涔冷汗,结结巴巴回答:“没,没有......”

“没有?”吴天紧盯着他,“我警告你,我不喜欢当面花言巧语,背后搞小动作的人,有不明白的地方现在问,做事拖拉,胡乱更改我的决定,后果会很不愉快,听明白了吗!”

“是是,天哥,我不敢......我是有事请示,我该死......”郑经理紧张过渡几乎要晕过去。

“讲。”

“建筑队的人问是不是要加几架电梯,加电梯的话需要对原有布局作些改动......”

“嗯,好,多加几架,再在后门按架电梯直达六楼,以后海蓝股份的人不要从前面大堂走。你找些搞设计的人好好看看,弄份整体规划出来,搞超前些,别怕花钱,搞好后上报总公司,老六,你走的地方多管一下。谁还有问题?”

“我。”大堂经理怯生生举手。

“讲。”

“宴会准备好了,您看——”

“嗯,刘安,老五你们先下去招待一下,别等我。”

赶走了闲杂人等,帝国集团的开国精英们上到舰桥。舰桥在六楼上面,是个异常宽大,三面都是落地大窗的大厅,视野非常开阔。后面是个设备齐全的起居室,也豪阔得离谱。再后面是平台,中间有个很大的深池,原来是个海水浴池,现在水早干涸。

在海边搞海水浴池?吴天摇头,设计的人脑袋进水了。

“老六,把这设计成总统套间,专门招待有钱没地花的主,平台改成空中花园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老六程思贤皮肤是种知识分子特有的苍白色,高高瘦瘦,戴副高度近视镜,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不过二十八岁却很老成的模样。

“行。”

回答很简练。吴天喜欢干练的人。

平台靠海边的地方已经摆上一个茶几,一圈沙滩椅,一个遮阳伞。吴天,李铁头,刘红军,李逵,何睿,程思贤团团围坐。刚坐定两个白衬衫红裙子的少女就一人托着茶壶一人托着茶杯走过来,挨个给众人敬茶,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跟上来的。蝶舞花丛般敬完茶,两个少女远远退开。吴天望去,两个少女并排站在20多米外的舰桥舷梯处,即不能听到坐在椅子上的人谈话,稍招手却能清楚看到,很合乎礼仪,她们的站姿也让人感到受到足够的尊敬:身子微前倾,两手互握搭在腹前。

吴天勾手,两个少女脚步轻捷走过来。

“天哥,您有什么吩咐?”

少女鞠躬齐声问道。

“你们受过严格的训练?”

吴天看到少女左胸位置绣着渔家乐的字样。

“是,我们是礼仪学校毕业的。”

罕见,吴天感到稀奇,他所见到的女孩个个心高气傲,都极力想把男人踩到脚底下。看着轻言悄语,恭恭敬敬的少女,吴天心情爽快许多,虽然少女并不很出色。脸上露出笑容,“我的帝国集团刚刚创立,你们愿意到我的公司工作吗?”

“愿意。”少女想也不想便答令吴天有些吃惊。

“公司大规矩就好些,不怕被人欺负。”脸圆圆的少女脱口而出,说完赶紧捂住嘴,惊慌失措。

“别怕。”吴天向少女说,目光转向李逵,“这事归你管,任何人也不能强迫她们干她们不愿意的事,就是公司高管,客人也不行,哪个敢乱来,打个半死扔出去!听到没有?!”

“好勒!天哥。”

李逵对吴天的安排很满意,摩拳擦掌,异常兴奋。

“谢谢天哥!”

两少女齐声称谢,互视一眼,各在对方眼里看到宽慰。吴天也很高兴,笑呵呵,“你们的工资多少?”

“800。”

800是华威这片不干小姐的普通女服务员的正常工资,对受过专门训练的女侍工资应该多少,吴天不知道,可他从少女的语气中闻到丝丝不满。

“这种工资很低吧?”吴天问。

“还行。”声音低低,吴天敏锐的耳朵听到咬牙的声音。

“不是还行,是很低吧?谁知道三星饭店里经过培训的女服务员工资是多少?”

吴天问在场的诸位大哥,这些人出入宾馆饭店如履平地。可是吴天见到一片晃成拨浪鼓的脑袋,他们去那里是为了吃喝玩乐,哪肯注意一个低级服务员的工资。

“我知道,天哥。”脸圆圆的少女显然比同伴胆大些,开口回答,然后脸羞成一块红布,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脸上。

“别怕,好好说,就当他们不存在好了。”吴天把流氓大哥凶悍的目光一一瞪回温言道。

“是,我有个同学去了长城饭店,她的工资是1500。”

长城饭店是华威一流饭店,很有名气。

“你们都上学,为什么你们不去?”

吴天更奇怪,工资差了一倍,一个是正规饭店,另一个是私营老板,天差地别。

“他们有三金,工资又高,没门路进不去。”

吴天明白了,三金指的是养老金,医疗保险金,失业基金,劳动者的基础保障。也成为集体单位,国有单位制约员工的法宝。近年来政府要求民营企业也给员工缴纳三金,只是响应寥寥。

吴天把目光转向何睿:“老四,通知饭店经理,把她俩的工资提到1800。”

“啊!”俩女孩不约而同发出惊呼。

而诸位流氓大哥对吴天的慷慨大方显然缺乏心理准备都是一付傻相。吴天不理他们继续笑咪咪对女孩说:“你的同学有三金,我给你们多交一份住房公集金,咱四金,怎么样?”

“真的吗?天哥。”

一番对话下来,女孩不那么紧张了提出疑问。

“呵呵,我跟古代的皇帝一样,金口玉牙,哪有逗你们玩的意思。不过咱们得签订合同,5年内你们不能到别的地方去,行吗?”

“好阿好阿。”

天上掉馅饼,女孩异常兴奋,脸红扑扑,眼睛亮晶晶,平添三分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