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五十四章 海蓝圣天饭店(下)

向家大哥:一直为五斗米日夜奔忙,没时间写作,感谢诸位书友没有弃我而去,感谢龙翔君,现在书评区只能见到你的留言了。我不能放弃这五斗米,因为会饿死人。大家看到我做的调查,不要以为我要放弃此书,不会的,即使写上200万公众版也不会放弃,调查只是为下部书作准备。发一章,写得匆忙,不太好,希望朋友们指正,谢谢。

女孩退下,站姿愈加挺拔,喜气洋洋。

吴天脸上不多见的笑容僵在脸上,他发现诸位流氓大哥表情很怪异,很**荡。崩紧面孔喝道:“瞎想什么?!是不是想我一个个踢下海才舒服?”

嘴里喝叱,心怦怦跳,女孩小小的**鼓鼓的,摸上去应该很舒服。

“我们什么也没想。”众人齐声回答。

“不光她们俩提工资,缴四金,以后所有饭店员工只要经过培训都是这待遇。想要提高饭店档次,多赚钱,有素质的员工必不可少,不加钱,怎么留住人才?”

“天哥英明!”诸流氓大哥虽然不一定懂,不过拍马的功夫都不浅。

吴天哼了声,目光转向李铁头,发觉他笑咪咪,一个将进局子,很有可能被判刑蹲监狱的人能没事人似的笑得那么开心,吴天很佩服。

“铁头哥,你一点不为自己的事担心吗?”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李铁头笑得无比爽快,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即使大师级演员也模拟不出来的表情,仿佛全身每个细泡都乐得和不拢嘴,搬着手指细数,“纠缠老爹20多年的不治之症被天哥治好了,现在他老人家天天早晨出门,不擦黑不回家,就差来个每天5公里越野,满面红光的,好像年轻了20岁。老婆赞成我去自首,说以后能睡个安稳觉了,以前她老担惊受怕,不是怕我被黑道上的人干掉,就是害怕不知什么时候警察闯进家,把我提拎走,我进去把事情讲清楚,她就不用背思想包袱了,她说不管我判十年还是20年,她每天都坐在监狱接见室等我,俺这老婆咋样?绝了。还有小琴,我们家最支持我的是这小家伙,听说我要去找警察叔叔承认错误,佩服得不得了,哈哈。还有团队生意都由天哥接管了,我放心着呢,今天天哥这通下马威打绝了,我管了十几年都没把这些混蛋弄这么听话,你算算,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哈哈!”

吴天认真一想,TMD还真是这么回事,便宜都让他得去了。

“而且我还知道,天哥你肯定另有计划不会让我在里面呆太久,有你照着,我进去等于是带薪休假,哈哈,我担心个鸟!”

众人齐笑,吴天无语,这李铁头算绝了,老狐狸。

吴天盯住刘红军的丑脸不言声,直到笑的人全都敛去笑容,刘红军坐立不安才沉声开口:“我批一个亿给你,你负责铁头哥的事,发动所有关系,找最出名的律师,最有名气的法律专家,政府高官,把所有舆论工具都发动起来,务必在六个月以内把铁头哥洗白了,弄出来,听明白了吗?!”

刘红军咬牙切齿:“明白,就六个月为底线,如果到时候不把大哥捞出来,我也没脸见大伙,我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你有这样的决心最好。”目光扫视都激动起来的流氓大哥,“你们商量下具体步骤,老六你跟我来。”

远远地走到船尾,这里居然真的放着一台锚机,放锚孔,缆桩一个也不缺,只是这些设备永远不能得到应用。后帮上还立着一支旗杆,一面崭新的国旗猎猎随风。

“这国旗竖得好,看来郑经理也不是白给。”

“是啊。”程思贤苍白的脸有了一些红晕,眼神里有了一些狂热,“每次我看到它都有热血沸腾的感觉。”感觉到吴天的惊诧,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这种感觉你在国内可能无法感受,一个身处异乡的人就强烈的多,我在日本呆了半年,这次被天哥召回来,一下船,远远的看到海关上的红旗我几乎想冲上去抱着它痛哭一场。”

吴天点头,久在疱肆不闻腥膻,一个在国内的人可能只看到他的阴暗处,而身处异乡却可以看到他的伟大辉煌。

远远的吵闹声渐响,引起吴天的注意,居然是老二刘红军和老四何睿在大声吵吵,情形很激烈,更使吴天不可思议的是其他几兄弟直若未闻,嘻嘻哈哈喝茶看热闹。

“经常这样,肯定是为了钱。”程思贤见怪不怪向吴天说。

“天哥亲口说了给我一个亿,你凭什么不给!”刘红军三角眼直瞪他的把弟,手指点着他秃秃的脑壳。

何睿毫不示弱,紧紧抱着皮包:“天哥说的是总预算是一个亿,你现在什么也没干拿一个亿干什么?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拿着公家钱不当钱,钱一到手就下馆子,泡酒吧,事一点没干,先把自家腰包揣满......哎哟!”原来刘红军忍无可忍,在他脑壳上重重扇了一掌。

“老二,你竟然敢打我?哼,你就是打死我,启动资金也就只有20万!我还要监控你的所有资金去向,哎哟,你还打,食宿费差旅费交通费没得报了!”

“老四作生意不行,太抠。管钱倒是把好手,天哥真是知人善任。”程思贤慨叹。

“嗯。”吴天见识过老四的抠就懒得理他们兄弟的乱帐,管钱的抠些是好事。目光转向程思危,“老六,你别拍马屁了,我不吃那一套,说说对公司的看法吧,现在千头万绪,跟团乱麻似的。”

“嘿嘿不好意思习惯了,我看天哥给低级职员加薪是在走正规企业的路子,只是不知道天哥的理想到底有多高?”

“我想。”吴天的目光掠过海滩,追逐天边的浮云,“我想把帝国集团建设成一个奇迹,一个梦想,每个人才都以成为公司的员工为最高目标,每个挂着帝国集团胸牌的人都以自己的身份而自豪,所有人都把拥有的帝国产品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所有人在想购物时都自然而然想先去帝国专卖店看看,而帝国集团的每次新品上市都引来购买狂潮,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三包的问题,因为帝国的这个牌子就是品质的保证......”

程思贤望着面前这个陷入极度YY中的年轻人,感到他站得很高很远,自己一下子变得渺小无比。

“我想不到一个企业可能作成这样。”

思忖半天,程思贤决定给这个疯狂少年委婉地提个醒。

“我想到了,而且我一定会走到这一步!”

吴天目光烁烁直视程思贤。程思贤心脏突的一下,仿佛又回到几天前第一脚踏上久违了的故土的时候,既有急不可耐的期盼,又有些许恐惧。

“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个伟大的目标垫定坚实的基础,我们每前进一步就离目标近一步。”

“他不象他自己一直宣称的不是当最高领导的料,相反我认为他是一个天才的领袖,史上最强的鼓动者,他有本事用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调动别人所有的精力去为他的梦想服务......”数十年后程思贤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老六,说说你的理想。”吴天紧盯着面前这个年纪比自己大许多的年轻人。

“我?”程思贤摇摇头,竭力把自己从吴天设下的**陷阱挣脱出来,不过显然不太成功,“天哥象扶摇直上的大鹏鸟,我愿意象它一样。”程思贤指着空中啾鸣的燕子,“紧紧跟随。”

程思在宣誓效忠,可这话听在吴天耳里就有了另一翻理解:这家伙耍滑头,没干活就想偷懒!他抓住程思贤的肩膀,心想不能放过他!

“不!你不能做只人趋亦趋的小鸟,你要做我的翅膀,帮我搏击长空,明白吗?!”

吴天吼道。

......

等海蓝天圣的郑经理提心掉胆地走上平台,刘红军和何睿已经就资金与任务之间的平衡达成协议,而吴天也把程思贤搞定了,安排他担任总公司副总经理兼海蓝股份的经理。所以吴天心情愉快地招呼他老郑,把他感激的差点掉下船。原来各地经销商心情迫切地要求与大哥吴天见上一面,并且敬他一杯。

“我不会喝酒,你们替我去吧。”吴天对李铁头说。

“走吧。”李铁头拉起吴天,“他们不见你是不会举杯的。”

......

妈的,这些鸟分销商果然没一个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