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五十五章 桃色之夜(上)

妈的,这些鸟分销商果然没一个好鸟!吴天头疼欲裂。吴天对酒有着和懒惰同样的根深蒂固的反感。本来他拿定主意只敬一杯转身就撤,可是一个个头秃秃,面光光肚挺挺的分销商手持酒杯围拢上来。

“天哥,你是天上的北斗,地上的明灯,海上的灯塔,我们有了你,吃饭香了,睡觉甜了,干活有劲了......”

靠你老娘,没认识我前你吃饭不香吗?睡觉不甜吗?不猛吃海睡的你一身的肥膘从哪来?

“天哥阿,请喝了这杯酒,预祝咱公司日益壮大,称霸世界!”

喝不喝?喝吧,不喝的话好像公司就好不了。

“好!天哥海量!”众奸商齐欢呼,完全无视吴天被烈酒呛得咳嗽不止。

“天哥,我也姓吴,按辈分,我应该叫你声——”吴天攥紧拳头,只等他说个大辈出来就送他睡觉去,“我该叫你声叔叔。叔叔阿,小侄这厢有礼了......”吴天差点坐地上,他这个小侄子皱纹寸高,头发雪白,差不多六十多的人咪着眼媚笑,看感觉给他夹根尾巴最合适。

“天哥我这杯你怎么也得喝下去,咱吴家有能人啊,远了说有吴敬梓,大文学家呀,近了说,吴容,国家副总理,啧啧铁娘子,谈起判来能把美国佬吓得一愣一愣,该不该喝一杯,祝愿她老人家健康长寿?”

该。

“天哥——”

“天哥——”

......

一股细水流掏出的空洞能造成整个大坝决堤。这句至理名言用在此时的吴天身上确切的让他想哭。你喝了祝公司壮大的酒,难道能不喝祝祖国繁荣昌盛的酒吗?你喝了祝副总理长寿的酒难道能不喝祝国家主席健康的酒吗?吴天不想喝,可是这些他妈的油盐不进的奸商只要吴天露出一点点不想喝的意思,立刻就渲既欲泣,泪汪汪的望着他,说着让人不喝就对不起党中央,对不起列祖列宗,甚至对不起脚下的地球的至理名言。吴天只有喝了。

他恨,恨这些比小痞子难对付多的奸商,恨刘安李铁头兄弟的以不影响大哥光辉形象为由,实际包藏祸心的袖手旁观,恨党中央干吗英明的非让自己喝酒。

于是他最终醉得不醒人事。

吴天不晓得最终自己喝了多少酒,只晓得脑袋有只小锤子嘣嘣地敲着他的脑袋。他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这些混蛋居然让自己直睡到晚上,抱着脑袋呻吟。

“刘安,倒点水喝,渴死了!”

“唉唉。”

有人答应着急急忙忙寻找,无意中碰翻了什么东西,发出咣啷叮咚声,吵得吴天心烦。

“猪,你不会开灯吗?!”

“灯开关在哪?”声音很娇嫩。

“墙上。”吴天不付责任地回答,心里琢磨着刘安的粗嗓门怎么这么细,这混蛋刚见死不救,现在还装嫩戏弄自己,一会让他好看。

灯开了,光线强烈得刺眼,等到他适应了光线慢慢睁开眼睛。眼前,吴天心突地狂跳:一张白森森,极度写意的脸就贴在他眼前,黑油油的眼珠子离他的眼睛只有1.5厘米!

“鬼呀!”吴天惨叫一声,拔拳便打。

“别打!”脑海深处一个声音震得他脑浆子直晃悠,“正宗地球女性,并非人类想象出来的鬼怪。”

吴天晃晃头,从脑震荡中慢慢恢复。也亏他被威廉加强过体质,不然被震成白痴的可能性很大。

“你是哼哼?”

吴天试探着问,这个嗓音高亢嘹亮,充满威严,全然没有他印象中哼哼的俏皮搞怪恶作局的讲话风格,如果说哼哼是个十五六岁精力过剩的半大孩子,这个嗓音的主人就是一个二十七八具有宏图伟志的青年,一个威严的君主。哼哼哪去了?难道自己这可怜的大脑里又多了新的外来住户?天啊,我上辈子做了什么亏心事?怎么都望我这里钻?那么多看《辉煌中国》的好朋友你们怎么不去照顾他们呀?

“什么乱七八糟的?”脑袋里的声音似乎很不高兴,“我还是哼哼。”

“哼哼?你的嗓音怎么变成这样?”吴天惊奇地问,忽然想起哼哼已经很久没有出声了,而自己一直忙,居然忘了他的存在,真的是因为忙才忘记了吗?吴天不禁问自己。

“你现在最好是先对付那个急于想**的地球雌性吧,我们有的是时间了。”

“你说我是什么?”鬼状地球雌性瞪着吴天,头顶着吴天的脑袋。

哦,真是活着的女人。吴天确定。嗓音清脆,刘安是装不出来的,幽香阵阵,刘安身上只有臭味。

“哦阿,你是谁?怎么跑到我家里来的?刘安那混蛋呢?”

吴天满头浆糊,一连串问号扔过去。那人显然被噎了一下,漆黑的眼珠直瞪着他,过了一会才用诧异的口吻说道:“你家?你睡胡涂了吧。”

吴天茫然,环顾四周,真不是他家的农家小屋,他的小屋只有十几平米,而现在这个屋子足有300多平米,屋内的陈设更是天壤之别,豪华吊灯,名贵地毯,顶级音响影象设备,最夸张的是他睡的床,面积大的足以容纳五六个人在上面打滚。

“我在哪儿呢?”吴天喃喃自语,他找不着北了。

“亲爱的吴大老板,这里据说是您这位刚才想揍人的绅士的私产——海蓝圣天饭店的总统套间。”

吴天一拍脑袋,对,这陈设是海蓝圣天的舰桥起居室,自己当时还在**跳试验它的弹性。可是自己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这个鬼打扮的女孩怎么和自己呆一间屋,他更糊涂了。

“你刚才还骂我猪了,对吗?”女孩很生气,细细的手指点着他的鼻子。

“有吗?”吴天左顾右盼装糊涂,“你是谁呀?”

“我是谁?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对我一见钟情?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让老娘在这里黑古隆冬陪你做半宿?”女孩更气,眼睛溜圆。吴天一动不敢动任凭女孩以老娘自称教训自己。心里感觉不太妙。因为他的确不认得这个泼辣女孩。

“你别着急,仔细想想是不是哪儿搞错了。”吴天忍不住提醒暴走女孩,不解释清楚,受罪的是自己。

女孩一怔,皱着眉头思索,忽然她一拍额头,把吴天吓了一跳。

“靠他们老娘,这些孙子骗了老娘!”女孩大怒,眼睛一眨,忽地朝吴天一笑,“算了,反正我也挺喜欢你的,喂,我给你当个临时小秘行不?你不出声我当你答应了阿。”

吴天脑袋嗡的一声,这是个什么材料制成的女孩?!这么牛的话都讲得出来!女孩笑嘻嘻向前进,吴天满面惊恐后退。房间再大,也有退无可退的时候,吴天逼到墙角。

“喂大姐,你总不能就这么**我吧?你到底哪个山头的?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阿。”

“哦,你意见还挺多。”女孩细细的眉头一挑,很大度地一摆手,“老娘就让你知道知道。”

吴天赶忙称谢。

“老娘姓姚名倩,江湖人称外号小蜜蜂的就是老娘!”

哦,吴天想起来了。白天刘红军介绍过的,九龙城姚大老板的独生女儿!稀奇阿哈哈有趣,原来大家闺秀就这么可爱。

“你笑得这么古怪干什么?”姚倩瞪眼。

“阿没事没事。”吴天赶紧打岔,“你不是跟着姜教官去了吗?怎么到这儿来了?”

姚倩撇嘴:“什么姜教官蒜教官的,瞧他那副装模做样的样子就恶心,我才懒得去受那份罪。”

吴天又好气又好笑:“谁把你忽悠到这来了?说出来我教训他。”

姚倩摇头叹息:“算了,一个美丽的误会而已。”

吴天不想善罢甘休,这么戏弄老大不给他个深刻教训反了天了。他没能接着查探谁出的臊注意,一双娇柔玉臂缠上脖颈。如兰吐气直脑髓,吴天险些跌倒在地,心里狂叫天啊地阿这是怎么回事?世界末日吗?

“你别这样,你,你能不能把脸洗干净,我过敏,阿嚏!”

“什么?你嫌我脸不干净!这是华威最顶级化妆师的最新力作,我花了5000块呢,今天为了见你特意做的!”

“我真的过敏。”吴天可怜兮兮。

“你!算了,我去卸妆,可惜5000块了,能吃好顿大餐阿。没见识的猪!”姚倩狠狠凿了他一暴栗,“不许逃跑,要不然我找到你们家跟你妈妈说你**我!”

姚倩未知先觉,掐灭了吴天趁机溜掉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