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158回春术(1)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吴天豁然坐起。

“妈妈咪的,我靠你十八代祖宗!居然在老子做梦的时候打扰老子。老子杀了你!”

吴天一脑门子的青筋,杀气腾腾,我做个春梦容易吗?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打扰我,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下一次老子嘿咻的时候,被你打扰了怎么办!一拳砸开同步全息虚拟视频电话,吴天怒吼:“你!……”

吴天冲口欲出的“妈个巴子,奶奶个胸”等五百字形容词咽回肚里,要把这么一大球火气十足的碳块完整地咽回肚里是一个高难度动作,吴天将自己险些憋死,终于完成了这一壮举。

“姑奶奶,您您吃了吗?”

同步全息虚拟视频电话的那一头正是他那可亲可敬,可怨可怕的姑奶奶!“吃饭?”吴副总理微皱眉头,低头看看表,才九点多吃的什么饭?瞅眼吴天,神色开始往阴的方向发展,“你还没有起床?”吴天身后狗窝样狼藉的床铺,吴副总理看得清清楚楚。

吴天

暗暗叫苦,他后悔不该把同步全息虚拟视频电话,当作土特产按照农家规矩送给姑奶奶!如今的他对这位自称快要退休了的吴副总理恐惧之心大增。只要一想起她,天台会议的对话就浮现眼前,这番对话成为吴天心中永远的痛,如今只要有人喊一声“吴副总理来了!”他就会条件反射般的立马把自己藏起来先……

“紫玉香麦纳入国家储备粮计划,如果发生粮食危机,国家将予以接管,并且不得擅自扩大种植面积,冲击国内粮食价格。” 吴副总理说。哗啦,吴天发粮荒财的美梦破裂了。

“你的黑骑士保安公司必须加强政府监控,为此政治局决定将一批党性强,工作能力出众的退伍军人派进去,小天,我是为你好,有人已经把你的黑骑士说成是你的私人武装了,你要知道任何政府也不会容忍一只不受控制的武装力量存在,你不要狡辩他们赤手空拳,训练有素,彪悍精干,这八字评语是中央保卫局局长送给黑

骑士的!”

完了,俺的黑骑士归别人了,吴天的心凉了半截。

“我的第二世界要实行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自由兑换!”吴天咬紧牙关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能白被套上这么多枷锁,他要反击。

“行啊。”吴副总理笑眯眯看着吴天,吴天几乎坐到地上,人家早有准备,不然怎么可能答应的这么痛快?

“国家税务局,统计局,公安部要进驻第二世界,所需费用由帝国集团承担……小天你脸色怎么这样难看?”

……

“这个我在考虑美国什么时候从伊拉克撤军,我国什么时间进入共产主义社会,还有……”吴天道。

“别胡扯!有正事。” 吴副总理瞪眼吴天。

“您讲您讲,我听着呢。”吴天陪着笑脸,心说您哪次找我没有大事。

“知道李伯湘先生吗?”“就是那个被称为化学界泰斗的李伯湘先生?他怎么啦?”

“就是他,李先生现在病情危急,北京的医院束手无策,你既然吹牛自己是神

医,李先生就交给你了,他的专机三十分钟后到达华威,你负责将他治好,就这样,我还要去开会……”

“哎,哎您不能这样,哎……”吴天望着姑奶奶身影消失的地方欲哭无泪,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神医了?凭什么将李伯湘先生扔给自己,天呐,如果他在这里出点事,我会被全国人民用唾沫星子淹死!我冤啊,窦娥姐姐,我比你冤啊……

吴天脸色铁青地望着被誉为化学界爱因斯坦的化学家,这位国宝级人物躺在病**,脸色死灰,稀稀疏疏的几根白发凌乱地贴在头顶,不计其数的管子在他身上绕来缠去,那瘦弱的躯体上就像包裹在裹尸布里的木乃伊。即使一个最没有医学常识的人也看得出来,这位深受国人爱戴的化学家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

二十多个陪同前来的家属不知已经哭过多久,一双双红肿如桃的眼睛望向吴天,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吴天脸色铁青,这个十成死了九成九的烫手山芋让他怒火衷烧

,他再狂妄也没有狂妄到敢忽视十三亿国人愤怒的地步。他恨自己干吗出风头弄顶神医帽子套在头上,他恨自己干吗开门放这天大的麻烦进长青谷,他恨……

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挡住了吴天凶狠的目光:“吴天先生,李伯湘先生我们就交给你了,你必须保证他的生命安全,并且……”

“滚!”吴天低喝。“你说什么?”那个医生大概从来没有听到有人这样跟他说话,眼睛眨巴着,可笑地瞅着吴天。

“如果三秒钟之内你不从我的视线里消失的话,我就将你阻碍治疗的行为直接上报中央。”吴天的耐心几乎达到崩溃的边缘,因为时间过了三秒钟,这个脑袋显然少了一根弦的医生依然矗在他面前。

一只手把这个医生从地狱里拉了出去,这只手的主人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年人,吴天知道,他从电视里认识他中国著名企业家,江南集团的董事长,李伯湘先生的长子李江南。李江南是众多家属中形象保持得

最好的一个,已经步入老年生涯的他向吴天微鞠一躬:“吴先生,拜托了。”

吴天哼了一声,不再搭理脸色青黄的医生,向李江南点点头,他没有蛮横对待有礼貌人的习惯,又是那么老的人。吴天脸色铁青地走向病床,围在病床周围的家属在李江南的示意下纷纷后退,吴天瞅了一眼呼吸微弱的李老,他的手忽然有了动作,周围的人先是目瞪口呆,接着发出惊呼,冲上来要跟他拼命,因为吴天在拔维持李老生命的输液管!

“退回去!”李江南低喝一声,“吴先生不会害爸爸!”李江南在家属中显然很有威望,只一声喝,人群就退了回去,眼巴巴瞅着吴天,吴天从怀里摸出一只注射器,抓过李老的手就给他注射。医生远远看着,撇了撇嘴,连检测也不做,只看两眼就给病人打针,你真当自己是神仙吗?晕,打针居然连毒都不消,简直是,简直是……

医生嘴张得能伸进去一只拳头,所有家属全都眼睛瞪出了眶:吴天一针下去,眼见李老那死灰的脸色仿佛一瞬间就变得红润起来,充满生机,昏迷多日的李老竟然慢慢张开眼睛。

“天啊,这个世界难道真有神仙?”医生喃喃自语道。

李江南冲前两步,跪到病床前,脸凑到李老面前,吴天看到,泪珠从他的眼眶里劈里啪跌落到李老脸上,他声音颤抖地问道:“爸爸,你还认识我吗?”

李老嘴角僵硬的线条变得柔和起来,那是一丝微笑,微笑慢慢扩展开来,微弱但是清晰的声音传到李江南耳内,“都六十多岁的人,还哭……”李老瘦削干枯树杈般的举起来,试图给他擦泪,“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是,爸爸,您好着呢。”李江南揩净自己脸上泪水,“是华威的吴神医救了您,吴神医说了您能活到一百岁。”

“傻话,我都八十九了,现在死也算高寿了,这在咱们老家叫喜葬,村里人会请两天大戏呢,呵呵……”

“爸爸,您”

“李老,他说得没错,

您能活到一百岁。”吴天开口。

李老的目光转了过来:“你是”

“你好,李老,我叫吴天,华威有名的神医,我说您能活到一百,您就能活到一百。”吴天笑道,“您身体还没有复原,先休息一下吧,以后我们有的时间聊天。”

李伯湘先生被护士推走了,李江南紧紧握住吴天的手,李老所有家属都围拢过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乐,“吴先生谢谢你,我们全家都感谢你,你是我们李家的大恩人,谢谢,谢谢!”

“你不用感谢我。”吴天依然铁青着脸,语气平淡得像白开水,“我并没有治好李老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