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159回春术(2)

“我并没有治好李老的病。”吴天语气平淡得像白开水,却在李家人耳边炸响一颗炸雷。

“吴先生,这从何说起,我爸爸都休克了三天,你一针就让他睁开了眼,还能说话了,你”李江南满脸疑惑地望着吴天。

“我不是神仙,不可能挥挥手,百病齐消。”吴天

继续他的贼酷的表情,“我只是暂时性地激发了李老的生命潜能,维持他的生理机能。”

“吴先生,”李江南结结巴巴道,“我不懂你的意思,你能不能……”

“我现在要去给李老做个详细的身体检查,等有了结果再给你们解释。”……

吴天扬长而去,留下李家人面面相觑,一阵清凉的风吹过,李家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长青谷内四季如春……

“先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手帝国集团人类生命研究所和基因科学研究所的副所长翟幽竹。”戚皇不安中,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李家人才看见吴天带着一个眼镜美女姗姗而至,这样介绍道。李家人抢前准备与美女搭讪,却尴尬而退,美女象座冰山,带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倨傲冷对李家人的笑脸,她向众人微微点头,说声:“我回去准备预案。”不瞥吴天一眼,也不待吴天答应,转身飘然而去。

吴天居然也没有被冷遇的自觉,笑嘻嘻道:“去吧去吧……”

,一转脸见李家人中几个毛头小伙向翟幽竹逝去的方向作望眼欲穿状,差点笑破肚皮。碰到李江南疑惑的目光,没心肝地笑道:“我们公司就这个样子,在做自己份内事的时候,没人理我这个总裁,呵呵。”

“吴先生用人真是别有方略,难怪帝国集团能够如日东升,呵呵,那个吴先生,我父亲的病”

吴天点点头,江南集团的董事长真不白给,一句话既捧了人又转到正题。

“李老的病情非常严重。”吴天收起笑容,把道貌岸然的专家面具扣在脸上,打一个响指,一副人体剖面图凭空出现在人们面前,“这是李老身体状况全息图,你们看。”吴天指向心脏位置,他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闪亮的金属棒,心脏从腔内飞出来,扩大数倍,浮在半空中,“这是李老的心脏。”他顺手一招,李家人目瞪口呆地看到,半空中又出现了一颗心脏,两颗同样大小的心脏并排在一起,一下一下,跃动着,诡异之极

“这是一颗年轻,健康的心脏,你们看出不同了吗?”

“看出来了。”李江南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也被提拎到半空展览,回头看去,自家人都一副脸色苍白模样。“家父心脏机能已经丧失了百分之九十,这是他的主要病症,在北京就考虑进行心脏移植,可是……”

“可是,因为李老的年级使他们束手无策?”吴天冷冷打断李江南的话。

“是。所以我们才到华威来向吴先生求助,恳请吴先生”李江南的眼圈红了,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两行热泪顺着他风华早逝的面庞扑簌簌流淌下来,他的声音哽咽,伴随着嘶哑,“恳请吴先生,救救我的老父亲,他老人家苦了一辈子,我知道你一定能够救活他老人家,请你……”

吴天冷漠地面对着李江南,他的眼角瞥去,李家人都在抽噎,不是儿媳妇哭婆婆的那种能笑死人的假哭,而是在流淌真心惋惜的热泪,一股热流从心底涌向吴天头部,却在咽喉处卡住,他木着脸说不出话来,心潮澎湃间,一个念头不可遏制地浮现在脑海中:如果我到了李老这个境况,会有几个人流泪?

吴天蓦然一惊,他的手被人抓住,腿也被人按住,李家人一拥而上,将他团团围住,一张张哭得一蹋糊涂的泪脸凑到他眼前,有几个女性竟然伏到他身上号啕大哭!“求求你,求求你”的声音吵得吴天脑袋变得三个大。

“我说过不救了吗?可你们总得让我把话说完吧?”吴天苦笑。

吴天苦笑着整理下头绪,李家人在李江南的喝斥下退了回去,可吴天知道自己只要说一句治不了,他们立刻就会重新冲上来,用眼泪淹死自己。

“从正统医学角度来看,北京医院的医疗议案没有任何错误,以李老现有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没有器官移植的可能,换句话说,李老的最佳选择就是回家慢慢等死。”吴天瞥眼远远站着的医生,他的脸色同李家人一样苍白如纸,“这不怪他们,世界上

任何一家医院也不可能作出别的诊断。但是!”

吴天加重了语气,“我不这样认为,我的看法与他们略有不同,我认为李老病情最严重的地方不是心脏,你们看”吴天手指出,李老的肝脏,肾脏,胃等器官组织一一跳出来展览,“李老的所有器官都表现出极度衰退状态,移植一个心脏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换句话说,李老得的是另一种病。”

“什么病?”李家人异口同声问道。

“老病。”“老病?!”李家人不知就里,老是一种病吗?

“人的生命从受精卵开始。”吴天自顾说道,人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放大不知多少倍的受精卵。“脱离母体,开始新的生命历程。”一个婴儿在半空中哇哇嚎哭。“青年时期。”李家人惊讶地发现保存在相册里李老青年时代的照片出现在空中,照片中的李老,一点不老,满面春风,精力旺盛,他在打篮球。“而后中年时代来临。”吴天不顾李家人沉湎于李老帅得掉渣的风

姿中,冷酷无情换掉了这张照片。

现在的照片是一张李老身穿白大褂,聚精会神作试验的照片。这是一张著名的照片,李老辉煌的年代的代表照,它也被吴天不讲情面地换掉。“桑榆晚景,随后就是死亡。”吴天的声音如同从冰冷的洞窟里传出来,李家人,所有人都齐齐打了个冷战。

“这就是被所有认同的自然规律吧?”吴天炯炯目光盯住李江南。李江南嗒然若失,他知道这个自然法则,他自己也六十多了,也在考虑身后事,他默默站起来,面对吴天深鞠一躬:“吴先生,对不起,我们,我们不该难为你,人活百年终有一死,我们……”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逆转这个自然法则?或者准确地说是让李老重新从年轻时期再走上一遭?让他再健康快乐地享受第二次人生?”所有人眼睛瞪得包子大小望着吴天一眨不眨。半天,沉默半天的医生口吃般地开了口:“你是说克隆?克隆出一个李老出来?这,这不行

的……”

“克隆?”吴天脸上露出一丝嘲弄般的微笑,“那种简单的基因复制能再造一个李老出来?笑话!”吴天不再理睬脑袋在转圈的医生,表情冷峻的转向李江南,“李先生,人体细胞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更新,你认为同一个人的标准是什么?”

“同一个人的标准是什么?”李江南脑袋里的脑汁变成一团浆糊,“标准?这个……”

“你呢?”吴天用金属棒一点医生,吓得他一缩脖子,“你这个医学院的高材生总应该知道吧?”

“这个,”医生搔了搔脑袋,他也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在他的印象里这样的问题应该由哲学家回答,医学是怎样鉴定两个人是否是同一个人呢?他想了半天,才期期艾艾回答道:“我想,应该是相同的指纹,相同的DNA特征,还有相似的声音,什么的,吴先生,您觉得是不是?”口气同刚见到吴天时傲慢口气判若云泥,比学生时代拜见知名教授还要恭敬三分。

吴天

心里好笑,崩紧面孔对他说话,口气如同先生训斥顽童:“你漏了一样最重要的标准:思想和记忆。一个克隆人能拥有DNA提供者相同的思想和记忆吗?不能。医生应该善于动脑子,明白吗?”

“谢谢吴先生,我以后一定多动脑子……”

“吴先生,吴先生,你真能把我父亲变得年轻,健康吗?”李江南打断了吴天当老师的瘾,急忙问。

“我发明了一门新的医学技术,我把它称之为回春术,”吴天毫无廉耻道,“应该可以治疗李老的‘老病’。”

“啊那么拜托你……”

“拜托你不要着急好吗?”吴天苦笑,真是关己则乱,一个多么深沉的人竟然会变成这样,“想要对李老进行回春术治疗并不容易,回春术作为人类医学的顶级治疗手术,实施起来,其难度及危险性同样也是顶级的。”

“吴先生,拜托了,只要治好我父亲的病,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不但是钱的问题。”吴天慢条斯理道,

他不担心李江南付不起钱,即使他付不起,把帐单寄给姑奶奶就行了,再不行,把李老这个国宝级人物牵出去买也值不少钱。“回春术刚刚完成动物试验,还没有进入临床试验期,离正式走入手术室还差十万八千里,难啊,我们国家对此有严格的规定,不好搞啊……”吴天叹气。

“这不是问题,手续的事就交给我办吧,吴先生。”李江南用恳求的目光望着吴天。

吴天嗯了一声:“手术费用也很昂贵。”吴天摇头叹气,“据我测算整个手术下来总费用大概在一亿一亿两千万左右,咳,很大的一笔钱,我……”

“钱不是问题。吴先生,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把医疗费给你拿来!”

我是不是太有点那个了?吴天想,“这些其实都不算难,最难的是手术风险,你们要知道,一种没有经过临床试验的手术风险会有多大吗?可惜李老的身体状况实在是不能熬不了那么长时间,唉……”

“吴先生,这个手术,你有多大把握?”李江南脸色刷白,让吴天担心他的心脏病是不是也犯了。

“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吴天表情严肃地站起来,“就像发生卫星一样,手术一但开始,它的结果不是巨大的成功,就是巨大的失败,李先生,你们商议一下,要不要进行手术,明天中午以前,请你们给我准确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