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六章 论剑

这白衫女子剑是越舞越快,带起的风声却是越来越小,林轩大为好奇,心说这世上真有传说中的古武术,竟然违背物理学常识。

正自疑惑间,忽听此女高声颂道:国破山河依旧在,破敌之躯还复来,赤心勇将驱胡虏,奈何满朝皆秀才。

声音虽然温婉柔和,却带着些许低重,每念一句,剑招就变化一次。

林轩不禁赞道:“好剑、好诗,好一个妙人……”话音未落,却见一柄短剑落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持剑之人正是白衫女子,她的姿势更是匪夷所思,竟是背对着林轩,反手拿剑。

林轩心中惊讶,但却面不改色,微微一笑,模仿宋人的言语说道:“请问姑娘为何如此,在下哪里得罪了姑娘!”白衫女子头也不回道:“少寨主,莫要再戏耍在下!今日新婚洞房,你怎有闲心跑来观赏在下舞剑,若是再称呼我为姑娘,休怪老不死剑下无情!”林轩心知这回说错了话,老不死只是个身型似女子的男人,原先的少寨主自然认识他,自己可漏了馅了。

不过既然他当自己玩笑戏耍,那就顺水推舟了,于是笑道:“不死兄弟,这般经不起玩笑么,那在下给你道个歉了……”老不死抽剑回袖,转过身来,冷言道:“少寨主怎生变得这般爱开玩笑了,你的道歉我可受不起!”听老不死言语,林轩心知光头钱说的没错,这人非常看不起以前的少寨主,不过他剑法如此之高,又能做得好诗,却也有资格鄙视前任少寨主。

但是现在的少寨主可换成了自己,需要让他明白,做敬服自己的人才是明智之举。

心念至此,林轩细细打量起老不死来,这一看之下,大为惊叹,老不死不仅身型似女子,连相貌也是一般。

两道柳叶细眉挂在含霜的凤眼之上,如玉般洁白的脸上翘着小巧的鼻子,点绛唇微微抿着,除了冷美人这三字,林轩暂时找不到其他能够形容他模样的词语。

莫非她是女扮男装,林轩想着,目光瞥向老不死胸前,却只见平淡无奇的胸脯,抬眼又看他喉结,居然略略隆起,和男性一般无二。

老不死见林轩的目光在自己胸前上下打量,心中羞恼,双眼狠狠地盯着林轩,厉声道:“看什么看,小心剜了你的眼睛!”林轩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针锋相对道:“不死兄弟,莫要心急,你生得再怎么俊俏,也不是女人,我怎会喜欢你!”老不死蹙眉看着林轩,心中微惊,不知这少寨主为什么突然变得能说会道了,胆子也大了不少,竟能这般讥讽自己。

见老不死如此打量自己,林轩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立即将老不死的话还了回去:“看什么看,小心剜了你的眼睛!”听了这话,老不死的俏脸气得微红,却将火气压住,只冷笑道:“林少寨主,你不怕我手中的剑么?”林轩哈哈大笑:“剑是快剑,却破绽百出!”老不死冷哼一声,剑已出袖,抵住了林轩的脖子:“少寨主,莫要信口雌黄,若有破绽,你怎会被我制住,现下我只需稍一用力,你便做了我剑下亡魂。”

林轩丝毫不害怕,察言观色是他的强项,若这老不死要杀自己,早也杀了,定是念着死去老寨主的恩情,才一直留在寨中。

他冷眼看向老不死,继续笑道:“不死兄弟,本寨主大病初愈,你就刀剑相向,我身体虚弱,即是看得出破绽,也是行动不变,避无可避啊!”老不死无语应对,只是怒道:“那你倒说说,我这破绽在何处!若是说得对了,便饶你性命!”林轩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异常,这种眼神只有浴血战场、杀过敌人的士兵才会拥有。

他盯着老不死道:“笑话,我的命又不是你的,怎要你饶!你剑招的破绽我愿说便说,不说你又能如何!”老不死心神一凛,心说此人的眼神怎么变得这般可怕,这哪里是少寨主,分明换了一个人。

老不死想着,不自禁的瞥开了目光,同时说道:“你是谁,易容术这般高明,样子变了,眼神和性子却是无法改变的,你不是少寨主!”“易容?”林轩收回了自己那要杀人的目光,哈哈笑道。

老不死竟能通过眼神,判断出自己并非原来的少寨主,这让林轩对他有些佩服了,若是能得到这样一个心思细腻、本事高强之人做帮手,做起事来一定清易许多。

念及此处,收服老不死的心更盛于前。

“怎么,笑什么,还想狡辩?!”老不死冷笑道。

“不死兄弟,我笑你愚蠢!我的性子如何,你又怎会知道,我爹在时,寨子里的事用不着**心,我又何必管他!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若是本寨主再不出头,山寨就要完蛋,试问如本寨主这般重情重义之人又怎会丢下兄弟们不管呢!”这种瞎掰起来口若悬河,而又面不改色的本事,是林轩做卧底时一点点练出来的,现在用来正是轻车熟路。

老不死看了看林轩,上下左右细细打量了一番,看不出丝毫易容得破绽,便开口问道:“你这点本事,怎么为兄弟们出头?”他能这般发问,已是信了林轩几分。

林轩朗声说道:“快剑虽然好看,却是华而不实,如果对手有同样的出招速度,你已经死了不下十次了,不死兄难道不知,你的剑招间相连的许多动作都是多余……”话到一半,林轩便停了下来,看着老不死不在言语。

他的话并非信口开河,拥有丰富的战场格斗和街头打架经验的林轩的确看出了老不死每招之间的多余动作。

特种兵在战场上技击格斗,唯一的目标就是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将对方一击毙命,而老不死的剑招之中,有些无用的虚招纯粹是为了追求招与招之间的圆润飘逸。

听了林轩的话,老不死神色大变,俊俏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收剑回袖的同时,双眼的那层冷霜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迷茫。

林轩见他如此,心下不忍,老不死虽形似女子,言语却也爽快,不仅是个好帮手也是个可交之人,当诚心以待才好。

念及此处,林轩索性说了实话:“不死兄弟不用介怀,我虽然看出了破绽,可我的本事要破你的剑招,却是绝无可能,想这世上招速能胜得过你的,恐怕没有几人吧!”老不死细细一想,似是恍然,他微微一笑,美玉般的脸上显出一抹绯红。

这一笑,却让林轩心中一动。

太他妈混蛋了,这是个什么世界,这家伙怎么会是个男人!混社团的时候,也没少见过人妖,似他这般容貌的却是从未有过。

和房中的那位抢来的新娘相比,又是另一种风情,若是与王璇相比,则……想到此,林轩一阵翻胃,竟然用人妖和自己前生的爱侣相比,真***中邪了。

对了,宋朝不是喜欢家养孪童的吗,我看这老不死一定是这个出身!老不死发现林轩看着自己,也不言语,脸色又是一红,不过瞬间就恢复了冷色,那层寒霜复又蒙再了他的玉脸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