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七章 国事

这一变化虽然短暂,但却被林轩看了个真切。

这老不死并非如外表这般冷酷,却为何要摆出一副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正自胡思乱想,忽听老不死言道:“多谢少寨主明言,解了在下剑法中的许多困惑。

少寨主确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令在下刮目相看。”

林轩心知老不死已经对自己略有佩服,但却仍然不够,要教他更为信服自己,就要依靠方才舞剑之时,他吟的那首诗。

那诗在林轩的印象中并无名气,心想那一定是老不死自己所写。

他便笑着拱了拱手,谦虚了两句:“岂敢,岂敢!不死兄弟剑法绝妙,诗也是好的很,不过意境虽有气势,但词句却有些英雄气短!”老不死听林轩如此一说,又是一愣,这首诗确是他所做。

但这少寨主向来不学无术,怎么看破剑法在先,现在竟连诗句之意也似完全明白,不由疑道:“少寨主倒是说说,这诗句如何英雄气短?”因为前生最爱的女子王璇的喜好,林轩对诗词也颇有研究,自然能明白老不死诗中之意,以诗映人,他也大略知道老不死心中的抱负。

这诗说的是空有一身本事,怎奈朝中俱是文人墨客,对金人的侵略只会一味忍让退缩,让他报国无门。

宋人重文轻武,当朝者喜以歌舞靡靡来粉饰太平,引得仕子们成天风花雪月,填词吟诗。

自赵构开始的南宋更是如此,这才有那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做汴州的名句。

想到此处,林轩略一思索后颂道:“国破山河依旧在,破敌之躯还复来,空叹仕子靡靡音,不若义士出边塞!”此诗一出,老不死脸色再变,那层寒霜与方才一样幽然消逝,这次取代的却不是迷茫,而是惊讶和羞惭。

惊讶林轩竟会改诗,而且改得如此精妙,羞惭自己整日空叹朝廷懦弱,却从没有行动去为国抗敌。

林轩看他神情,知他此时的心境,便乘热打铁:“咱们大宋前有辽人威胁,现有金人侵略,连东京城也被侵占,徽、钦两位天子成了俘虏,你道这些都是为何?”老不死并无犹豫,张口答道:“满朝皆文人,仕子们整日风花雪月,吟词听曲,沉溺于靡靡之音,却没有一个敢于抵抗,天子官家被蒙在谷里,任用奸臣,才会如此。”

林轩笑了笑道:“不死兄弟说得没错,但却不是主因。

太祖皇帝建了大宋,却怕唐朝藩王之乱生于本朝,便削了地方兵权,任用文官掌兵,这并没错。

但是一代代天子传下,却成了重文轻武的局面。

一个国家的兴盛,文治武功缺一不可,但咱们大宋的天子们却是曲解了太祖的意思,引得国人无不以文为傲,以武为弱。

俗话说人以群分,若是天子官家喜欢安逸的生活,那身边的自然聚集了同样的臣子。”

这种直指皇帝错误的话,也只有林轩这个领先与时代的少寨主敢说出来。

一般山贼虽为强盗,但也只是拦路抢劫,对于天子却还是遵从的,在这个时代的人心中,天子就是大宋就是天下。

老不死也是这种思维,他听了林轩“大逆不道”的话语,眼神中冲满了矛盾,似乎觉得林轩所说有道理,但又不该如此说。

林轩看老不死神态,猜到他心思,便诚恳道:“历朝历代不都有个灭亡的时候,大略每朝的最后一名皇帝都是昏庸之辈,当然咱们大宋朝自不会亡于当今天子的手上。

但现在朝廷的主和反战的方针,你我都认同是一种失误。

咱们保的是大宋江山,护的是百姓安危,若是朝廷有了问题,我们又无法说服他们,不如靠实力告诉他们,怎么做才是保住大宋山河的方法。”

老不死睁大了眼睛,轻声说道:“那不是造反么,莫非想学梁山好汉一般,先反再被招安?”林轩听他声音温婉清润,没了先前的低沉,看他此刻心神动荡、并未装冷扮酷,却是最真实的自己,想来这才是他本人真正的声音。

这老不死简直就是个女人,林轩忍不住再看他脸,依旧是如晶莹美玉般惹人遐思,死人妖,我别不是取向有问题吧,林轩又是一阵恶心。

老不死等待林轩回答,不料他竟盯着自己看起来。

与他目光相碰,那眼神虽无**邪,却十分古怪,丝毫没有避让之意。

老不死不禁脸色一红,急忙看向他处,心下羞恼,却是不能发作。

林轩见他神色,一副小女儿态,更是想吐,只好不去看他,沉声答道:“梁山好汉虽让人热血沸腾,却只是草莽英雄,虽不泛能思善想之人,可还是毁在了宋江的手上!”对梁山的历史,林轩只能依介水浒传这本小说来谈,里面什么人真实存在、什么人是虚构,他并不清楚,但宋江确有其人,他却是肯定的。

老不死听林轩说到宋江的不好,方才的恼怒一去而空,立时点头称是道:“嗯,爹爹也对此人颇有微词!若不是他硬要招安,又怎会折了那么多好汉!”老不死神色间那层冷霜之色越来越淡,语气中也带着些须兴奋,林轩知道自己由诗开始的这番谈论,已让老不死对自己的戒心越来越少。

他微微笑道:“这只是其一,招安后,朝廷内对梁山军的迫害确是其二,宋江此人心计颇多,可招安之后,愚忠于朝廷,才是众好汉们覆灭的原因。”

“可恨高俅、童贯之流,爹爹念起他们就咬牙切齿!”说到此,老不死一脸忿忿之色,这副神态只让林轩感觉他的神色可爱之极,但一想到老不死是男人,随即就放下这个让他吃不下饭的想法。

听老不死言语中的爹爹,林轩颇感兴趣,想是怎样的一个老爸教出这种本事的孩子,最奇特的是给孩子起名老不死。

但又怕自己的前任认识他的父亲,便忍住没问。

继续正题道:“并非全是他二人之过,若是徽宗皇帝不想,那梁山军必不会有事。

每一任天子都有自己的用人之道,李纲李伯纪,你可知道?”“李相,我当然知晓!爹爹也对他颇为佩服,汪伯彦、黄潜善这两位奸臣,若无他们谗言,官家也不会才任李相两月,就罢免了他!”“你道官家是听了汪伯彦、黄潜善的谗言,才罢免李相的么?其实当今天子自己就是个坚决主降之人,他用李相是用他整顿军政的设施,稳定朝政的局面。

汪伯彦、黄潜善只是牵制李相的棋子。

我说这些就是告诉你,朝政斗争复杂,我们不擅长于此,就要靠自己打出实力,不要当天子都是白痴,随便几个奸臣就能左右他们的想法,他们任用奸臣自有他们自己的用意,即使是错了。”

老不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陷入沉思之中,片刻之后抬眼答道:“少寨主莫不是真想私募兵士,抗击金军?”老不死略显稚嫩的样子,谈起国事来,也头头是道,林轩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他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不也同样是一个文弱的少年,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老不死见林轩若有所思,却是前所未有的宁静,便没去打扰。

心中想起林轩刚才的言行、气度却是完全换了一个人,能知我心思、解我疑惑,确象个知心的朋友,想他以前竟是那般懦弱无能,真让人捉摸不透!不好,爹爹说过,越是性子神秘的人,越是可怕,被他骗了都不知道……正想着,忽见林轩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你不想吗?你看看我才多大,人生几十年,遇此乱世,当然要好好玩玩咯!”话一说完,林轩迈步而去,攻心之法,不宜过急,意到就好。

老不死看着林轩的背影,想喊住他继续聊天,动了动唇却没出声。

他的脸上中闪过一丝难解的神色,待林轩远远消失,便转头看着山崖之外,目光痴痴呆呆,也不知道落在了哪里。

若是林轩见到他这副神态,一定会吓得远远逃开,他才不会和一个死人妖产生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