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六十五章 尔愚我诈

李喜喜将宋叶梦揽在怀里笑道:“梦儿为了为夫,不惜潜入月眉十年,可谓是忍辱负重,如今便是大功告成之日,若是将寒筝抓在手里,这天下的豪杰便要为我们所用了。”

宋叶梦媚笑道:“你们可要小心了,那可是带刺的花儿。小心啊,吃不到,被刺伤了。”边说着,边伸手一指点在李喜喜的鼻子上。

李喜喜陪笑道:“夫人说笑了,我心里只有你一个,至于白兄嘛……”

白不信笑道:“弟妹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说话间,已是蠢蠢欲动了,若想要天下英雄归降,便要赢得寒筝芳心,芳心如何赢得,对他而言,只要先夺得她的肉体,她便自会怪怪听话了。白不信边想着,边想起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女将要被自己享用的情形,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李喜喜眼里透出一丝冷色来,宋叶梦说道:“我还得先出去,万一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李喜喜关心道:“娘子,恐怕她已经怀疑你了。”

宋叶梦笑道:“放心吧,她顶多是怀疑,没有证据也不会将我如何的,况且我们还有她的那些弟子在手里,无需惧她,我找寻机会将她制住,一切便好办多了。”

白不信说道:“那敖力……”

宋叶梦说道:“放心,在这之前,我会让他……”冷眼盯了盯地上的谷呈瑞道:“跟他一样的。”说完,摇身而去。

白不信被她的冷艳打了个寒战,斜眼看了看眼中充满欲望的李喜喜,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寒筝利用夜色不断的腾挪位置,好让士兵无法发现自己,只是手上两个弟子并未有清醒的先兆,正在此时,却看见李沉夕的身影在黑暗中潜行。

寒筝从地上摸出一粒石子打出去,李沉夕灵敏的发现了寒筝的所在,连忙跃身过来,见到寒筝手上的人,松了口气道:“寒掌门,原来她们在这里。”

寒筝见到李沉夕在,忙问道:“你可见着云儿了?”

李沉夕忙回道:“少门主和我在一起,我们发现其他人都不见了。”

寒筝皱皱眉道:“看来是个阴谋,门内出叛徒了,可恶。”

李沉夕说道:“那现在怎么办?”寒筝说道:“你将她们保护好,我去寻找其他人。”

李沉夕将弯刀持在手中,将二女保护着,坚毅的点点头。

寒筝身形一幻,腾挪起身,瞬间不见。

还未行得多远,便见宋叶梦和柳采莲从两侧飞了过来,一脸的紧张的叫了声:“门主。”

寒筝心下警惕,在事情未查明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右手时刻放在腰间的刀囊处,现在事态严重的是,不能让她们扯离,如果判断是她们二人之一,无法保证另一个人的安全,况且撤离之后,莫浮云便不安全了,只能让她们呆在身边,也只有自己小心一点了。

柳采莲紧张的道:“门主,现在怎么办,把守越来越严了,再不撤,就麻烦了。”

寒筝简单的说了句:“门内出事了。”说完,将门中人失踪的事情简单说了遍,二人同时大惊。

寒筝将此事说出,也是想看出二人的破绽,哪知二人样子并无叛徒之色,这倒让寒筝心下一沉,如今,如何办才好?

正在想着,听见一声大喝道:“什么鼠辈,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寒筝眼神朝前一瞄,发现喊之人正是敖力,看此人的样子,应该是青军首脑,寒筝心中猛然有了主意,朝身后二人说道:“你们躲在暗处,伺机而动。”说完之时,双手之中,已有了数柄月眉,许多年来,寒筝已未用过超过三柄以上的月眉了,而此次她拿出了四柄,目的也只是为了——一击而成。

敖力正大声喊着,手上持着的青龙偃月刀被内力震得发出嗡鸣之声,却见幽幽幻月,轻若萤光半点,利胜千军之刃,天空中突然发出的嗡声,带着众人的惨叫声而起,场面突然间变得十分诡异。

敖力沉喝一声,双手将大刀一横,朝着前方袭来的三点幽光砍去,力道之大,在砍出之际便已听出轰雷之声,只是半招未出,敖力却突见幽光散开,突然幻成数百点轻火,眼前模糊一瞬,身体上突然有些灼热之感,等到清醒过来之时,背后已经有一炳尖锐之物抵上了。

鼻子里闻到隐隐的香味,女人,敖力猛哼一声,对手竟然是个女人,心头怒火一起,正欲动,寒筝沉声道:“你再动半分,这辈子就休想再动了。”

敖力被这声冷语惊得心差点停止,周围的数十个士兵纷纷被暗器所伤,惨叫一片,同时这也惊动了周围的士兵,寒筝有敖力做为挡箭牌,丝毫不惧,擒贼先擒王!

殊不知,此正中了李喜喜之计,李喜喜在远处看着,不由笑道:“都说寒筝冰雪聪明,不过也是个弱女子,岂能和我相比。”

白不信拍手喜道:“借她之手,杀了敖力,这样便再无阻碍了。”

李喜喜正眼都没有瞧白不信,心里冷笑道:再除掉你,整个青军便收入我李喜喜的囊中,利器相辅,加上我的智慧,这天下,迟早是我囊之物了!

想归想,李喜喜大步的穿过士兵,指着寒筝道:“什么人,竟敢来此行刺,还不快把敖将军放了。”

白不信跟在后面,也跟着大吼道:“还不快放人。”

寒筝冷笑一声道:“放也可以,把你们擒来的姑娘,交换。”

李喜喜冷笑一声,斩钉截铁的道:“青军乃是军纪严明之军,绝不会向刺客妥协!”

敖力面色一变,正欲说话,寒筝将手中的月眉再朝着敖力的背抵近了些,敖力眉头一皱,瞪了李喜喜一眼。

李喜喜视若无睹的背着手,眼光斜线中瞄到了藏在一边的宋叶梦。

宋叶梦心领神会的伸出右手,手指猛然一弹,一道青光瞬间精细的透过人群,朝着敖力的要穴射去。

寒筝是何许人也,自然知道有暗器射来,右手猛然一挥,用内劲将暗器震得老远,正欲说话,却见敖力突然面色一变,身体抽搐一下,一声不响的朝地上倒去。

白不信假戏真做的大吼一声:“你竟然杀了敖将军,上啊!”双斧落手,化做旋风一般的朝着寒筝罩去。

众人也都以为寒筝刚才那一挥手,是用招数杀了敖力,一见白不信都出手了,纷纷长矛横起,朝着寒筝刺去。

寒筝面色一变,此时真是百口莫辩,见众人袭来,随手夺来一根长矛,要杀出一条路来。她哪里知道,李喜喜早就在敖力的酒中下了毒,死是迟早的,只是需要一个替罪羊而已。

寒筝一方面不愿大开杀戒,另一方面又想杀出路来,处处留手,反而使得自己陷入困境之中,毕竟蚁多咬死象。

柳采莲不由紧张道:“不如我们去帮忙吧?”正说着,突然觉得胸口一凉,在毫无防备之下,宋叶梦的月眉已经插进了她的胸膛中,鲜血从雪白的衣襟中喷出,刹那间染红了眼。

柳采莲两眼瞪得老大,带着没有力气的手指着她道:“原来,是你……”

宋叶梦冷笑一下,抽出月眉笑道:“我宁愿杀了你,也不愿你当他们的菜,那不是白白便宜了他们。”说完,站起身来,看着围困中的寒筝,毫不为意的将月眉插回腰间。

这情景,却被李沉夕看在眼里,只是李沉夕要保护两女,也不敢轻举妄动。

寒筝的功力自然是惊人的,营地本来就不够宽大,数十个士兵无法施展长矛的攻势,这倒给寒筝带来了方便,但是围来的士兵越来越多,却又比较烦恼。

莫浮云正在紧张的时候,见到营地里的撕杀声越来越大,营外守卫的人也越来越少,心下突然一动,拣了一块大石头,轻脚轻声的闪到一个守卫旁边,一下砸下去,眼见没人发现,这才将他拖到一边,利落的换上他的衣服,然后赶快冲进营里去。

却说寒筝一边杀敌,一边却也看到了宋叶梦和李喜喜正在眉目传情,心里愤恨不已,却又不敢有丝毫松懈,若是逃走了,几个弟子肯定惨遭**,是已一边抵抗,一边思考着方法。

李沉夕则在一边寻找着时机,若是能一把擒住宋叶梦,一定能够使众人脱围,但是,只是怕自己功力不够,弄巧成拙,反而把身边两个人给暴露了。

正在犹豫着,突然听见营地一侧一声轰隆的爆炸声响起,然后便起一片火光,李喜喜等人俱为一震。

宋叶梦的注意力也跟着转移到大火起来的方向,李沉夕见此情景,不容迟疑,脚下猛然一弹,一把弯刀就架在了宋叶梦脖子上,大吼一声道:“都给我停下!”

中气十足的声音引得在场众人同时一震,李喜喜见到突然窜出个年轻男子,竟将宋叶梦擒下了,连忙大声叫道:“你想干什么?”

寒筝趁此机会连忙闪身,跃到李沉夕旁边,迅速的将他身后不远的两个弟子携在手中。

李沉夕大声道:“把她们交出来,我便把她交给你!不然……”李沉夕边说,弯刀一翻,月光下,冷得生寒,冬季之月,众人不由打了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