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六十六章 脱困

白不信迟疑道:“李兄……”

李喜喜猛然一皱眉道:“好,我放人。你们不得伤害她半根毫毛。”

白不信惊道:“这能行吗?”

李喜喜咬牙道:“有什么不行,我们的障碍已经除了,用她们来换梦儿,也值了。”说完,一招手,叫身后的人去把人带来。

寒筝又叫道:“叫人准备几匹快马,还有,她们中了什么毒?”

宋叶梦面色上丝毫没有惧意的说道:“蒙*汗*药而已。”说完,从怀里摸出解药来。

寒筝冷哼一声道:“我倒是小瞧你了。”从解药里摸出一颗来,递进宋叶梦嘴里。

宋叶梦似是心知寒筝心性,也不吭声,一口将药吞下,眉头都不眨一下。

人终于带来了,除了晁冰婴一行人外,只多了一个人,寒筝冷声道:“其他人呢?”

宋叶梦说道:“杀了。”

寒筝沉声道:“你说什么?”

宋叶梦冷笑道:“我不杀了她们,莫非让她们被这些男人侮辱吗?这也算是为了她们好。”

寒筝咬咬牙,面色变得铁青色道:“宋叶梦,我还真看错你了。”

宋叶梦冷笑道:“十年前就看错了。”

李喜喜在一边道:“人马都准备好了,放人吧。”

寒筝咬牙道:“送我们到营地门口。”

于是双方慢慢的移动到营地门口,李沉夕大声叫道:“少门主。”

外面却毫无声响,寒筝面色微微一变,却突然见到士兵群中一个人影窜出来,面色有点乌黑的叫道:“我在这里。”

等到莫浮云钻进寒筝这边,李喜喜如初梦醒,大叫遗憾,如果逮住这小子,说不定事有转机,只是他哪里会知道莫浮云会在自己的营中呢?

待到将解药喂下,众人都苏醒了过来,来不及解释这里的情况,在寒筝吩咐下,众人齐齐的上了马,李喜喜紧张道:“你可不要说话不算数!”

寒筝说道:“还有一个!”寒筝指的是柳采莲。

宋叶梦平静的回道:“也被我杀了。”

寒筝怒不可斥咬咬牙,但是这次没有说话,只是将宋叶梦朝地下一扔,众人齐齐的骑上快马,朝夜色中飞弛而去。

李喜喜连忙将宋叶梦抱在怀里,心疼的道:“梦儿,没事吧?”

白不信在一边道:“要不要追?”

李喜喜怒道:“废话,赶快派人追!”白不信连忙带了一队人前去追赶。

此时,突然有人来报,说是火已经扑灭了。

李喜喜气道:“是哪里着火了?”

士兵突然有点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李喜喜怒瞪了他一眼道:“说。”

士兵终于说道:“是兵器库。”

李喜喜眼猛然瞪大道:“望极钥有事没?”

士兵说道:“全毁了!”

李喜喜一拍大腿道:“寒筝,我饶不了你!”此时,李喜喜最后悔的便是制造了谷呈瑞的死吧,如今谷呈瑞一死,望极钥被毁,青军再也不能称为青军了啊。

正气愤着,突然宋叶梦喉咙一甜,吐出一口乌血来,李喜喜面色大惊道:“梦儿。怎么拉?”

宋叶梦苦笑一笑道:“好个寒筝,刚才那不是蒙*汗*药的解药,而是毒药啊。”

李喜喜嘴唇颤抖不已,眼角润湿的叫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宋叶梦双手捧着李喜喜的脸道:“我最遗憾的,是看不到你争夺天下了,你记得,你一定要答应我,要把这天下夺到手啊!”

李喜喜紧紧握着宋叶梦的双手,泣不成声,只是猛的点头。

宋叶梦眼角也流着泪水,死期将近,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悲哀。

李喜喜把她的双手握得紧紧的,心里发誓,发着最毒的誓言:寒筝,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众人在夜色中飞弛,听得李沉夕将事情讲清楚,众人这才明白,想起女儿家的清白差点断送在这些人手里,心里通通抽了口凉气,吟竹咬牙切齿的道:“师傅怎么竟将宋叶梦给放了?”

寒筝面色不改的说道:“此时,她已经不在人世间了。”

莫浮云看着寒筝变冷的脸,突然有些心疼,她是在自责的,认人不准,竟然一次性失去了这么多门下之人,还差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对她而言,不可谓不是一个打击啊。

莫浮云将马儿靠近了点,轻声道:“娘,别自责了。”

寒筝摇了摇头,说道:“如何才能不自责呢?”

莫浮云说道:“至少,我们已经替她们报仇了。”

寒筝说道:“以三条命换那么都条命,太不直得了。”

莫浮云说道:“但是,我将他们的望极钥全烧毁了!这样至少以后避免了更多的人死伤吧。”

寒筝愕然一下道:“原来那把火……”看着莫浮云,心里有忍不住的欣喜道:“云儿,你又长大了。”

莫浮云说道:“希望娘能因此释怀一些,世皆俗人,孰能无错呢?”

寒筝手握和包裹着紫金真龙剑的白布,低头沉吟道:“世皆俗人,孰能无错,紫龙染血,又是否是罪恶的先兆呢?”

随着被救出的,还有一位女子,穿着布衣,只是问她如何,她都不言不语,众人问不出所以然,只得带上她连夜赶路。

连夜赶了几天的路,众人终于来到四川行省、河南行省和陕西行省的交界处地带,这里群山绵延,势力复杂,乃是官方无法管辖到的三不管地点,此地北靠秦岭,南越大巴山,中跨汉水,北有天下闻名的豪士的“傅追风”,东有麒麟门,汉水之上则有掌管汉水潮运的大帮“一水连天”,越是靠近四川境内,各门派的势力都变小很多,这些都已被四川第一大门派,如今倍受大夏国国王器重的唐门所占据。

傅追风的得名,一是其人使得斧头便称追风斧,斧头长八寸,以金刚所制,能催万物,柄长二尺五寸,以紫桐木所制,二则是其人姓傅,年轻时闯荡江湖,颇有侠名,年过五十之后,归隐于秦岭之下,立有“追风庄”,乐善好施,其人在武林中声望颇高。

麒麟门自是不言,自从建立起,便以威武著称,门下弟子在江湖中亦多有实绩,虽然门派不大,但是论起势力来,亦不输于一流门派,只是自从北辰砂失踪后,麒麟门也一蹶不振。

至于一水连天,帮主名为“殷勤雷”,使得一手好枪法,并且将火器秘制于船上,于是收服了以前的水贼,从而建立了一水连天,此人和大夏国和各方势力联系紧密,因其在家排行老三,人称“殷三爷”,少有人敢去动其霉头。

众人本来是对之前之事仍有介怀,尤其是吟竹肯定是将那李喜喜是恨得死死的,但是幸好并无大事,而且死伤如此多弟子,加上毁掉了对方的武器,也算是有些安慰,吟竹便将此事记在心上,想来他日一定要向李喜喜好好算这比帐。众人翻越过十几个山头,临时找了个山头休息,待到定下心来,却发现此山钟秀独具,灵气十足,青松满山,绿阴蔓天,渐渐显出着北边不同的天来,南方环境的出现,使得众人惊叹不已,众人正在闲谈之时,外出捉点野味的李沉夕回来告知,在山一头发现一汪清泉,竟冒着暖气,看似是温泉之水。

众女听得此消息,不由大喜,爱美之心人皆有,何况都是些美若天仙之人,连赶几天夜路,早已臭汗一身,听到冬天有此温泉,再加上此地森林密密,温度并不高,虽然有违礼数,但是若能在此清洗一下,一洗疲劳之躯,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在李沉夕的带领下,众女一同跟去,来到这温泉之前,用手轻触水温,正是带着微微暖意,若是**于这温泉之中,决然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只是温泉毕竟只有一个,按理而言,是由寒筝先洗,众人余后。

最后寒筝则不介意众女一起沐浴,毕竟之前时间紧迫,众女皆是疲劳十分,精神紧崩,寒筝既然如此说了,众女不由雀跃不已,嘱咐李沉夕和莫浮云守在泉外百米之外。

耳边传来悉索的衣服摩擦声,是女子们在脱去衣服,李沉夕不由得有些脸红,莫浮云心有体会的拍拍他肩膀,似做安慰之意的道:“李兄且莫太重礼数这东西,小弟身在月眉之时,入眼处皆是女子,虽然门规甚严,总免不了遇见些春色,也就一见而过,不入心便好了。”

李沉夕点点头,调整好心态,说道:“受教了。”只是莫浮云给他的安慰却让他莫名的想起了宋无闲,这个被自己视为兄弟一般的人,却原来是一个卧底在门中二十余年的人,只是不知为何,自己对他只有遗憾,却始终提不起恨来,这遗憾是否是知道今生无法于其为友。

想着想着,忍不住心里长叹一声,身为顶天立地的男儿身,是否就注定,纵然身边无一人,也得站得如同青松一样的刚直呢?失去挚友,李沉夕终于开始朝着男子的成熟迈进了一步。

清水嘻嘻,绿木油油,隐约中传来女子们的轻声细语,若是平常男子,早就忍不住心猿意马了,只是,李沉夕和莫浮云都非寻常人也,李沉夕背负双手,仰望苍天,莫浮云随手在地上拔了根草茎,咬在齿间,享受着野外闲游之乐。

本书首发幻剑,正在热烈推荐中,请大家前往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