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九十一章 献计汉王

三天后&m;#183;一水连天&m;#183;汉水流域分舵这是离开重庆府的第三天,此次陪同吟竹去武昌路的除了熟悉道路的殷燕燕外,还有自告奋勇前来保护的李沉夕和容碧然,自然,对于容碧然而已,游山玩水比起沉闷的看比武大赛更加的有趣,而身为男子,李沉夕自然也觉得有义务一路保护三人,除此之外,便还有莫浮云坚持前来,不然心里十分不安,而且他也不能参加暗器大赛,所以寒筝也同意他前来。

就这样三天后,四人已经来到一水连天的在汉水流域的一个分舵,分舵主谷沧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壮汉,双臂力大无穷,擅使一根拍云桨,是殷晴雷父亲十分器重的一个属下,在帮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对于殷燕燕的到来,殷晴雷自然早已吩咐下来,要让四人尽快的到武昌路去。

然而这武昌一带发生的事情却要比起平静的重庆府要复杂得多,武昌路所属的河南行省,其南部早已被陈友凉占据,其和占据浙江的朱元璋时常发生战争,早在至正十九年的时候,妄自尊大的陈友谅杀死了天完起义军将领赵普胜及徐寿辉左右部属,挟持徐寿辉,移都江州路,自称汉王。次年,在采石杀徐寿辉,自立为帝,国号大汉,年号大义。天完将士不满其统治,纷纷离去,兵力逐渐衰弱。以后屡次与朱元璋军交战。而在至正二十一年,江州为朱元璋军攻破,陈友谅不得已退都武昌。

江州路乃是长江流域的一个重要关口,顺江而上乃是武昌路,顺江而下可到安庆路,直抵南京。其下又有鄱阳湖,可谓是一处军事要地,驻守江州路的乃是朱元璋手下的猛将常遇春,令陈友谅大动肝火的是自从常遇春攻下江州路之后,便时常派军在鄱阳湖沿岸演练,一方面是增加士气,另一方面则是炫耀武力,陈友谅一直想收复江州,奈何常遇春久经沙场,其人机智过人,加上手下精兵强将,只守不出,久之,便成了陈友谅心头的一块病。

近日来,有人密保,当年为何江州会失守,乃是因为被陈友谅所杀的赵普胜的部下纷纷成为了朱元璋的探子,所以对方才会对陈友谅的举动掌握得十分明了,拿准时机,夺下江州。

陈友谅听得后,雷霆大怒,立刻封锁了武昌城,全城戒严后要将和赵普胜有关人等全部拿下,于是武昌城内混乱一片,惨叫连连,谷沧将事情说完,众人一片沉默,半醉神医所在的半灵山,武昌乃是必经之地,况且武昌之地乃是汉水和长江交汇之地,其势力已全权被陈友谅的水军所控制,一水连天根本无权插手水中事务,所以要想从江面上渡过去也是不可能的,而陆路上所有路口都被封住。

众人皆知吟竹的病情是拖不得的,一个个焦急如焚,唯有莫浮云沉稳的一笑,自言欲去武昌一趟。

殷燕燕愁容疏展,忍不住问道:“莫非是月眉的武昌分舵传来好消息?”

莫浮云摇头道:“没有,不过我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让陈友谅打开城门。”

众人奇道:“什么方法?”

莫浮云笑道:“献计汉王,夺回江州!”莫浮云早在天山之时,便对天下形势有所耳睹,出游的两个月,更是有所目染,如今天下之势尽在脑中,聂纪雨等人传授给他的许多知识开始得到充分的运用。

听说莫浮云要前往献计,众人皆是大惊不已,大家也同时想到献计的一方面是为了打开城门,另一方面当然也是为了报复常保森的所为,让常遇春吃一败仗,然而常遇春何等人也?莫非竟会被从未打过仗的莫浮云的计谋所击败不成?更让众人担心的是莫浮云的安危问题。

莫浮云此次不仅是执意单独前往,如果真出了事情,月眉分舵的也必定会想办法,看到莫浮云如此自信,众人心里的石头只得暂时放下,此日的正午,莫浮云大摇大摆的来到了武昌城下。

城门早已关闭得死死的,似乎连门缝都已生了锈,城墙之上守望的士兵半眯着眼,似在休息,又似在无聊,反正无心朝下望。

城门下已有不少的人,背着重重的行囊,携妻带子的推着车在那里候着,一个老者唏嘘道:“这都关了半个月了,不知道还要关多久,哎,可怜我外出几日,现在连家都回不了,连个送信的都没有。”

其他人也皆有同病相怜之感,叫苦不已,莫浮云自是觉得陈友谅杀主求位,不得人心,然而若是能利用其打击常遇春,又是未尝不可的事情,当下从地上拾起个石头,朝着城墙之上的守卫扔了上去。

石头扔在守卫的头盔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守卫如梦中惊醒一般,下意识的将手中的长矛一抬,大惊道:“什么人,什么人?”

城下的行人纷纷大笑出声,就连和其同在的守城士兵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只因这守城和等城的日子实在太过苦闷,难得有一点笑料,有的人笑得流出泪来。

守卫回过神来,一见扔石头的是个白面书生,怒气冲天的举矛吼道:“你小子不想活了?竟敢扔本大爷石头!”

城下的行人立刻停止了笑声,开始为这个书生的性命而担忧,要知道陈友谅手下可都是些血腥的家伙,动不动就要人命的,闹得民怨沸腾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莫浮云不慌不忙的说道:“兄台仪容出众,风姿翩然,再下略懂相术,远观兄台今日面色红润,福星迎照,乃是发迹之像。”

莫浮云一身免冠之装,含笑而谈,其文雅姿态让人不觉心里钦佩,守卫冷静下来亦被莫浮云这姿态所震,忍不住欢喜道:“此话当真?”

莫浮云笑道:“自然是真的,其实鄙人此次前来,乃是为汉王收复江州献计而来,兄台若是放我进去,汉王因此而得了江州,兄台岂不是大功一件吗?”

城墙上的守卫本来还有心听听,一听原来是献计而来的,便有守卫不屑的道:“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献计的死掉了?”

莫浮云不为所动的道:“计之别,在于用计之人,同样的计谋,会因为不同的人使用而产生不同的效果,纵然鄙人获罪,也牵连不到诸位的头上,反之,若汉王采纳而得以收复江州,诸位便是大大的功臣。”

莫浮云晓之以理,守城的士兵们都不由点头称是,主要是见到莫浮云风度翩翩,其姿不同凡人,心想如果真的成功了,那自己还真的粘了光,于是将领立刻喝令打开城门,放莫浮云进来。

莫浮云进城之时,不少行人都忍不住嘱咐莫浮云说话小心,汉王可是容易动怒的,万一惹着了,性命不保,莫浮云含笑点头,告诉诸位,三日之后城门必开!说完,翩然入城而去。

面对江州的失利和政局的不稳,陈友谅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心高气傲的他被局势所迫压于武昌之内,其心情更是可想而知。

莫浮云被接待的人面无表情的带入陈友谅所在的王府中,送到其寝居之外便自行离开。

而在这外面候着的却不止莫浮云一人,还有一位同样白衣翩翩的不浊世公子,莫浮云仔细一打量,忍不住要叫出声来,这不是女扮男装的楚怀玉吗?

楚方玉见到莫浮云则更加吃惊,这个当日在江城中文压群豪的公子竟然出现在这里?

二人同时一指,低声道了声:“你?”然后不约而同的低笑起来。

莫浮云笑着拱手道:“未料到在此遇见楚小姐,莫某进门来,还以为行错了地方。”

楚方玉掩嘴笑道:“莫非在公子眼里,妾身乃是豪强地主不成,走到哪里哪里便是自己的家了?”

莫浮云摇头道:“是楚小姐走到哪里,哪里就愿意让楚小姐当家。”

楚方玉咯咯笑道:“原来莫公子也是油嘴滑舌之徒,在诗会上怎未看出来?”

莫浮云一本正经的回道:“当众调戏妇女,那犯了众怒的事情,莫某可不敢做,不过私底下嘛……”

楚方玉又笑了笑,正经的问道:“莫公子来这里做什么?莫非和妾身一样,是来献策的不成?”

莫浮云摇头道:“莫某前来,乃是为了献计。”

楚方玉奇道:“何计?”

莫浮云坦言道:“收复江州之计。”

楚方玉吃惊道:“这江州之地可是常遇春将军守卫着,此地本来地势就易守难攻,想要夺回岂非天方夜潭不成?”

莫浮云正欲回答,却听卧室内一声雷吼道:“什么人在说话,给我拖出去大打四十大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