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九十二章 借力之法

敢在这里如此大声的发话,自然是陈友谅,两个侍卫从旁边立刻走出来,就要将莫浮云和楚方玉拖出去。

莫浮云闻惊不变,大声说道:“鄙人可以挨板,可是挨板之前汉王可否听再下一言。”

陈友谅一听便听出莫浮云中气不足,话语中带足了书生之气,厌恶的说道:“又是破书生一个,整天象只苍蝇一样唠叨,光讲大道理,你信不信我今天拿你开刀?”

莫浮云不以为意的笑道:“再下不讲大道理,也不罗嗦,些须几言,稳保汉王收复江州!”

收复江州之言,不是没有人提过,许多大将都曾提出,然而常遇春何等人也,于是在吃了许多败仗之后,没有人再敢提这江州之事,陈友谅一听莫浮云的夸口,当即又大动肝火的道:“先把他拖出去,打死为止!”

楚方玉正欲说话,莫浮云制止一下,大声道:“再下和常遇春有大仇,奈何无处可报,才想前来献计,为汉王夺回江州,三日之言,并不夸口之说,大王若是真男儿,听我一言又何妨?”

这话说来,倒让陈友谅气平息了一点,因为莫浮云和常遇春有仇啊,而且是大仇,陈友谅一琢磨,听听也罢,听得不好再拖出去杀了,也好名正言顺,于是便喝令停下来,让二人进来。

看到莫浮云和楚方玉,陈友谅倒是眼前一亮,这二人气质卓越,乃是人中之龙,况且陈友谅并非不是爱才之人,只是性格暴戾,容易动粗罢了。

陈友谅指着莫浮云道:“你说说,如何夺回江城?”似乎为莫浮云气质吸引,陈友谅说话的口气也变得稍微平和了点。

莫浮云简短的说道:“江城之地,三面环水,北、西为长江所绕,南面为鄱阳湖所临,唯有东部是陆地,汉王的水军在中国之地乃是第一,朱元璋者,一向为陆上做战,对水上做战并无精通,这一点常遇春也知晓,所以常遇春守城不出,乃是怕和汉王的水军相遇,自认不敌。”

莫浮云对陈友谅手下几十万水军的赞叹并非夸口,的确在整个中国,整个长江流域之上,能够将水军的势力发展到如此程度,也唯有陈友谅一人,而这些赞同由衷的说出来,陈友谅心情更是欢喜了不少,耐心的听着莫浮云往下说。

莫浮云继续说道:“江城临北和西面的城墙的高度都是为了防止长江汛期涨水而建,只有在夏季之时才略有增高,而在冬季,比起普通城市的城墙并不见得高出几许,而最低者,莫过于面对鄱阳湖之地,汉王可造高层大船,藏于鄱阳湖之中,一面派兵佯攻江州城北西两面,等到时机城市,派大船面抵城墙,船尾便可和城墙齐平,士兵由船尾登上城墙,便可大胜!”

陈友谅听完后,忍不住动容的拍掌大喜道:“好,好计!果然是好计啊!”然后一把抓起案几旁边的酒坛,倒了两碗酒,递了一碗给莫浮云,说道:“来,喝。”

莫浮云亦不拒绝,朝陈友谅一敬,大口的饮尽,辣酒入口,辛味极重,这一来,不擅饮酒,并且胸口又有伤势的莫浮云忍不住一呛,随即大声咳嗽起来。

陈友谅见此情景,哈哈大笑道:“真男儿,真男儿啊!”然后高兴的对着楚方玉道:“你又想献什么计?”

楚方玉趁着陈友谅高兴,连忙道:“小生是来献策的。”

陈友谅耐心问道:“献策,策和计有何不同之处?”

楚方玉笑着解释道:“计者,针对一件事情,策者,针对许多事情,乃是方针之策,莫公子之计,可助汉王夺回江城,再下之策,可助汉王得天下。”

陈友谅哎呀一声,心里大叫,今天是否遇见贵人了,怎么好事情都一起来了,连忙说道:“快讲快讲。”

楚方玉直言道:“汉王有三过,一过者,杀主求权,自立为王;二过者,不听劝谏,苛法严厉,民生抱怨……”

其实楚方玉才一开口,陈友谅的面色便变得很难看,莫浮云心里大急,却见楚方玉已有言辞滔滔之意,阻也阻止不了,这陈友谅明显就是只听好不听坏的主,果然听得陈友谅一声暴喝道:“来人,给我抓进牢里去!”

然后两个侍卫立刻窜了进来,一把扯住楚方玉就走,陈友谅气愤的抬起头,指着莫浮云道:“还有这个,一起!”

楚方玉一脸的不在乎,莫浮云则暗道遇人不淑,本想来救人,现在倒好,要让人救了。

牢房里阴暗得很,只有墙上几个石窗透来些光线,由于是冬季,室内并不潮湿,然而腐臭的味道却刺鼻的难闻。

楚方玉一脸不在乎的拾了根铺地的几根稻草,靠着墙编起东西来,莫浮云奇怪的望着她,突然有些佩服之感,这个弱女子临危不乱,大义凛然,实在是世间的奇女子,怪不得能和苏妲妹同名为江南两大才女之一。

楚方玉也不看莫浮云,一心的编制着手里的稻草,过了好一会,竟然遍出一只蚱蜢来扔给莫浮云。

莫浮云接在手中,忍不住笑出声来:“真像。”

楚方玉笑道:“我这可是家传手艺,看在这次牵连你的份上,就送给你拉。”

莫浮云苦笑不得的道:“这次进来,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呢,拿这做补偿,原来我的命在楚小姐眼里就跟蚱蜢一个价啊?”

楚方玉双手一合,念道:“佛曰:天下之物,应等而视之。”

莫浮云为她这认真的表情一笑,觉得楚方玉除了文才纵横之外,却还有几分小女孩子的俏皮之感,看着墙上的石窗,苦笑道:“我本来是来救人的,没想到现在恐怕还要等着别人来救我。”

楚方玉奇道:“原来你来献计是为了救人。”

莫浮云点头道:“正是,实不相瞒,其实我是……”

楚方玉截口道:“我知道,你是月眉门的少门主莫浮云嘛。”

这倒让莫浮云吃惊道:“原来楚小姐早就知道了。”

楚方玉笑道:“莫少门主这么出名,方玉若是不知道,岂不太对不起莫少门主的威名了。”

莫浮云道了声惭愧,于是将自己要借道武昌之事说了一遍。

楚方玉说道:“原来如此,不过看样子,我们还得在牢里呆上三日。”

莫浮云点头道:“是啊,也只有等分舵的人来救我们了。”

楚方玉一撇嘴道:“莫非莫少门主真和传言中一样,不会武功不成?”

莫浮云苦笑下道:“武功,略通一些皮毛,只可惜我没有内力,无法施展轻功,不然,要想从这里逃出去也不是难事。”

楚方玉眼一亮,狡黠的笑道:“谁说施展轻功一定要内力?”

莫浮云反问道:“轻功之力首先在于脚下,需要力贯全身,再将气收于丹田之中,使得身轻如燕,然后控气于脚之上,方可轻若鸿雁,若无内力,怎能使身轻如燕?”

楚方玉笑了笑,一副专家样子的解释道:“若要学习最上乘的轻功,自然需要一股内力贯穿全身,高明者,便可临空换气,不借助任何外力自由腾挪,然而这并非说明轻功便需要内力,毕竟轻功又有上乘、中乘和下乘之分。”

“轻功者,乃是脚法、身形和体内气息运用的完美结合,只要三法得当,相互配合便可以使得身体轻盈若羽,而在中乘和下乘轻功中,有一门专门用于内力薄弱者,名为‘借力法’。”

莫浮云听得神往,这对于轻功解释的精辟,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莫非这楚方玉竟是武林中人不成?脑袋里猛然的冒出几个字来。

楚方玉一边说着,身形一退,脚倒踩在石墙之上,未见如何用力,只见楚方玉身形猛然弹出,正临牢门之时,玉臂轻伸,只在木柱上轻轻一拂,身形如鸟般轻转,射向另一方向,如此来回几周,身不着力,只需在力尽之时,接触一物便可立刻继续飞行,莫浮云忍不住拍掌道好,待到楚方玉轻松的落在地上,连气都没有喘一下。

莫浮云连忙问道:“莫非楚小姐竟是天下轻功第一家的江南楚家人?”

楚方玉扬头笑道:“算你有点见识。”

莫浮云叹道:“不愧是天下轻功第一家,果然对轻功的解释精辟得到了极点。”

楚方玉笑道:“来,我现在便将这脚法、身形和如何借力之法告诉你。”

莫浮云连忙摆手道:“不可,他门之学,岂可妄学。”

楚方玉不依道;“这有什么,不过是些皮毛功夫罢了,再说,我们同居于牢中,也算是患难之交,切磋一下武学,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莫浮云还是觉得不妥,楚方玉便说道:“这样好了,这脚法和身形的确是我楚家自创之学,若传给你,使出来便会被人认出,不过这借力之法乃是我爹从一本古书上学得,并非我楚家之学,再者,此书也是无主之物,有德者居之,我讲给你听,你若资质不够,便怪不得我了。”说完,由不得莫浮云同不同意,张口就将这借力之法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