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四五章 势不可挡

一种是浓艳得化不开的血色之球,一种是处于黑暗中让人震撼不已的晶莹龙卷,血和白的相撞,猛然间化成一个巨大无比的被血丝缠绕着的白色光球,两个人影在光球之中疯狂的拼斗,白色光球随着二人的力量爆射而开始放射出强大的劲气,血丝如同锁链一般的朝着四周延伸开来,众人远远的看见,便如同天空中的太阳正在朝外生长着无数的血丝一般,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惧意来,从未在手下露过身手的赤血魂君一出手,果然是惊世骇俗的武学,莫浮云亦不得不承认,赤血魂君是自己出道以来算得上对手的第一人!

然而,就凭着这等掌法就相比过自己的天意剑决——绝对不够!莫浮云冷哼一声,定光剑的青光突然如同浓墨水一般的扩散,风势突变,云势袭来,莫浮云凭着绝快的身法和剑决,使出天意剑决的第二势“云神——动,云舒云展——!”天上云层纷纷环绕,化成无数的龙卷,卷尖斜斜,如无数个牛角朝着赤血魂君袭来。

赤血魂君亦未想到自己提升功力,竟然还是无法击伤莫浮云,看见莫浮云竟能引动天云之气,眉头一皱,莫浮云的厉害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高!越是如此,越留不得!

赤血魂君大吼一声:“赤血心决十成功力催动——惊魂掌法第三式:赤血炼神魂飞散!”话音中,赤血魂君的双掌之上突然间释放出海底极寒之气,一呼之间,竟将天上的云层凝住,同时挥出数千掌影,以上朝下之势,铺天盖地的朝着莫浮云袭来,此一招,乃是秉合双掌手套的神力配合内力使出,不但掌法比起前两招更加精进,内力更是十成推出,可谓是威力无穷。

莫浮云大笑一声,定光剑剑势一摇,“云神——动,云舒云展——云成龙!”话音一落,本来已被冰封住的云层突然间爆射出一条巨大的云龙,直朝着赤血魂君身后袭来。

高强若赤血魂君者,亦料不到莫浮云的剑决竟然是如此的神奇,能够在剑势出招变式之时,将剑气遗留在身后化气为龙,然而赤血魂君亦是赤血魂君,猛然间身体浑然爆发出赤血之光,身体在不可思议间陡升数尺,避过云龙之势,同时轰然化掌为拳,巨大的劲道落在云龙之上。云龙遇力而爆,纷飞的云片化成无数的拳劲朝着下方的莫浮云袭去。

赤血魂君果然是一代高手,竟然能在此等情形下,不但能够避过危机,而且以击散对方余留的剑气而成使得自己的招式变得更强。

有了残碎剑气云片在前,在后方的赤血魂君变得更加的信心十足,拳劲化掌,“惊魂掌法第四式——飞血连天虎狂啸!”天空中隐现出一头飞天血虎,跃扑噬至,其势凶戾无匹。起落的吼嗥声化成无数的掌刀之气,混合尖锐的波荡功力朝着莫浮云卷来。

莫浮云冷哼一声,依然严守云势之剑决,剑挑掌风,气冲云宵,沉重而猛烈的冲击中,云蔼层重,随着二人的劲气忽幻流波长泻,又化千山雪倾,忽如浩瀚滚沙。

众人在地下看得目惊口呆,赤血魂君的功力超凡脱俗,虽然没有人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碎片之学,然而的确是强中之强,赤血魂君的武学绝对可以称得上超一流的高手,让众人更加惊讶的,却是莫浮云,如此年轻的年纪,竟然可以跟赤血魂君单打独斗而不落下风。

正想着,突然天空中的赤血魂君爆喝一声:“十二成功力催动赤血心决——惊魂掌法第五式:魂飞魄散影万千!”十二成的至强功力一经使出,天地再次变色,风起云涌,狂云惊天,大地催之欲动,众人再次狂退。

莫浮云定光剑一陡,一股微弱的电光突然出现在剑身之上,随即电光越来越强,猛然间变成网络天地的电网来,莫浮云大喝一声:“十成天仙罡劲——催动天意剑决第四势——电——神恍——星光日芒——”

电光闪,星光亮,日光强,由着莫浮云的剑意,天地之间,陡然间无数的光亮犹如星芒一般照彻着整个空间,本来黑暗的天地突然间多了这层亮光,也多了一层霸杀之气。

赤血魂君冷笑道:“剑势一出,只吐四字,还想故技重施?”说完,功力再次上涨,无数的掌影已经将真身包裹其中,隐而不见,天地无限,其身无踪,以身为影,以气为掌,达至掌法的至高境界!

眼看赤血魂君自持功力无敌,冲入电光剑气之中,莫浮云冷笑一声道:“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因为剑决的后面三个字——已经用不着出口了!”莫浮云话音一落,定光之剑再次幻出幽幽青光,电光星光日光,三光合一,陡然间化成无比凌厉的剑气,劈天盖地的朝着赤血魂君聚合而去。

赤血魂君只觉得视野之内竟然无处不是剑气,不由得心头一沉,自己果真小瞧了此子,赤血魂君大吼一声,掌变滚滚流沙,凭着十二成功力,硬生生的朝外闯去。

莫浮云亦不追赶,只是收剑之时,人已落于白马之声,冷笑一声,策马朝原路返回而去。众人刚才才见到莫浮云那剑剑之威,哪里敢阻拦,纵然强若青衣,亦心生惧意,眼睁睁看着莫浮云离去。

赤血魂君从剑气之阵中冲出,金鳞袍上已经出现了不少被剑气割伤的口子,看着莫浮云远走的方向,冷哼一声道:“莫浮云,果然是本君的一大劲敌,若非本君掉意轻心,又岂会让你逃脱!不过越是如此,本君对你越感兴趣,我倒要看看你的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人物。”说完,朝着青衣说道:“传令下去,立刻打探月眉门的动向。”

青衣颔首领命,赤血魂君暗略道:若是真如莫浮云所说,天邪派驻守在月眉门的人全都死光了,恐怕这又是赤嵌和天邪派再一次联手的时机了。

待到莫浮云回到门中的时候,门下弟子立刻禀告,月眉门和清川门的人都在议事大厅内等候着。

莫浮云怀着有些伤感的情绪朝着大厅走去,此时大厅之内聚集的都是月眉门和清川门的重要成员:月眉门中有:代理门主秦可云、副门主萧燕、护法秋颜、冬恋、北辰砂、聂纪雨,闲情居士。

清川门中有:秦天川、苏琼以及十三大长老中最有威望的三人:冷无风、贺中胆、杜明寒。

北辰砂自从被救助好之后,得知麒麟门也已叛归陈友凉,然而当日自己受邪术控制刺伤了莫天命,一直心里耿耿于怀,于是决心留在月眉门,辅助秦可云,在找到莫天命之后,再回归麒麟门。

和莫浮云半师半友的聂纪雨在其中则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他可以在门中任意走动,却只听命于寒筝一人,其身后所代表的力量乃是寒筝多年来召集的强大力量。

莫浮云和寒筝的事情,虽只有一天,不过众人也多多少少略有耳闻,虽然这听起来有些荒诞,不过众人都相信二人不是闹着玩的,若是真心相爱,又岂会反对,而如此一来,莫浮云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两门之主。

当年寒筝失踪,消息传遍江湖,闲情居士也因此赶回了月眉,而今也因为寒筝的事情,一向不理月眉门事情的闲情居士也到场。

见到莫浮云面色有些苍白的回来,秦可云不由问道:“云儿,你总算回来了,师妹呢?我们找遍门中也没有找到她。”

莫浮云愧疚的道:“她走了。”

众人纷纷一惊,闲情居士亦忍不住拂须问道:“走了?”

莫浮云深吸了一口气,提起些神色朝着众人望去,肃然说道:“错在我,纵然是天涯海角,我也会将她找回来的。”

若是普通人如此,众人或许会认为是小俩口闹了矛盾,过几天就好了,然而寒筝毕竟是一门之主,再如何吵架,也不会想到一气之下便离开,不过毕竟也是二人之事,众人也不敢多问。

莫浮云亦不想让众人想太多,加了句话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秦可云轻轻摇头叹了声,朝着闲情居士望去,闲情居士却未多想,拂须说道:“也罢,女大不由娘,又岂由得爹呢?云儿,我亦看着你自小长大,对你的为人亦是深信,筝儿就交付给你了。”这一句话的分量和意义,明显而清楚。

莫浮云感动的道:“前辈。”

秦可云连忙说道:“什么前辈,还不叫岳父。”

莫浮云喜出望外的连忙道:“云儿见过岳父。”能够得到闲情居士的首肯,这自然是天大的喜事,只可惜寒筝不在这里,不然,或许便可以冰释前嫌。

闲情居士笑了笑说道:“筝儿或恐未曾走远,我此番也已事了,便要云游天下去,便代你去找找她吧。”

莫浮云大喜道:“有劳岳父了。”

众人纷纷起身,跟闲情居士拜别,闲情居士自从上一战之后,亦感觉到天下能人辈出,而自己也在这些年间悟出一些武学头绪,便想找到寒山七友的其他六人,再造绝学,江湖之中,武无止境,七人联手造就的绝学必定是惊天动地!

闲情居士若一股飘云而去,大厅内又安静下来,秦可云说道:“云儿,以如今的情势,你已为二门之主,这中间的位置非你莫属。”

莫浮云虽然心情不佳,不过这等情形也只好强提精神来,大步朝着中间的高堂走去,将桌子上的碧月令拿起,放入怀中。

左手持碧月令,右手持定光剑,似乎是天意一样,两样都是青青碧色,暗寓二门之合。

莫浮云坐定后,萧燕站起来,微微躬身道:“门主,因为如今清川门弟子的进入,门下的弟子们都在议论纷纷,我月眉是否要和清川门融为一体,成立新的门派?”

莫浮云微微皱眉,朝着聂纪雨望去,恭敬的问道:“老师,你有什么看法呢?”

众人的眼光都齐齐的朝着这个年纪不过三十左右的英俊男子望去,这个男子也是首次出现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其他的时候,都是隐藏在幕后,但是无论谁也不会否认,此人受寒筝器重,必有其因。

聂纪雨站起身,并未回答此话,反而是问道:“这便要看门主的想法。”

莫浮云微奇道:“我的想法?”

聂纪雨说道:“若是门主的想法只限于北疆之地,二者合与不合都可独挡一面。”只此一句,众人便以了悟到聂纪雨的意思,不由暗暗惊叹,此人果然智慧高绝,一言便点中问题的重心。

莫浮云说道:“我并未有心怀天下之心,而且目前强敌四环,或许待到北疆平定后,我欲中原一行。”在众人面前,莫浮云还不愿透露心里的某些想法。

聂纪雨说道:“如此说来,其中尚有变数,依属下愚见,清川月眉可分而合,合而分。”

众人皆望着聂纪雨,不知此中之意,莫浮云问道:“何谓分而合,合而分?”

聂纪雨说道:“两门都尊令门主各司其职,互有交叉,只要配合得当,便可达到二者合一,以一为二的功效。”

众人纷纷称奇不已,莫浮云点头说道:“既是如此,此事便有老师全权负责好了。”

聂纪雨点头领命,萧燕继续说道:“敢问门主,今日尚还有赤血魂君会带领人马前来,我们是否现在就要准备做战?”有了清川门的加入,月眉自然势力大增,以前是为了避免伤亡而退居,如今莫浮云和寒筝都已经回归了,自然可以全力一战,以振声威。

莫浮云淡淡的说道:“不用了,赤血魂君今日不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