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四六章 情深缘浅

众人不由奇道:“为什么?”

莫浮云说道:“刚才在路上,我已经遇见过他们了!”

众人不由大惊,连忙齐齐的望着莫浮云。

莫浮云颇为自傲的说道:“刚才和那个执法长老白头翁打了一场,此人武功尚可,但非我敌手,被我打败后,弃剑而走,随后我又与赤血魂君打了一场,此人确是劲敌,不过,比起我的天意剑决,还是要逊上一筹。”

萧燕等人不由抽了口凉气道:“这白头翁也是当年震惊江湖的人物,赤血魂君身为赤嵌之主,功力自然更加高深,门主竟然能将此二人打败,功力岂非已达天人之境!”

莫浮云笑了笑,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这两年来,筝儿曾经研究出一套比笑眉十八式更加强大的暗器手法,名为‘笑眉七情式’。我会将这本手法写下来,萧副门主你便分令下去,挑选门中资质尚高的弟子勤练此术,再逐级扩散。”

萧燕等人不由大喜道:“遵命。”

莫浮云深深吸了口气,简单的几句话,门中人的兴奋之情已溢于言表,然而,莫浮云还有一件事情未有去做——那便是地宫。

传说中隐藏在地宫中的不但是关系到映雪门、寒江派和天山派三派的绝世秘籍“九如意”,更有着渡龙四宝之一的——藏龙经!

傍晚的时候,莫浮云在卧南斋里会见了聂纪雨。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却换了不同的人,寒筝对聂纪雨而言,是一种不可能的奢望,只能隐藏于心底之处,每每面对着心爱着自己的妻儿,便不由得对这等事情有一种内疚之感,每每的自责;然而一见到寒筝,又忍不住的心动。看着莫浮云坐在面前,这个年轻而英俊的男子已经让寒筝心有所属,或许,这也是一件好事。

莫浮云开门见山的问道:“老师对地宫了解多少?”

这一句话让聂纪雨清醒了过来,聂纪雨微微皱眉道:“这地宫位于东山之下,拥有九九八十一个岔口,每个岔口又道道相连,联合起为六千五百六十一道路,每条道路上布满了机关暗器,而只有其中一条道路是通往地宫之门的。我只是听寒门主提起过,亦未曾亲眼见过。”

莫浮云说道:“我们此刻便去东山吧。”

聂纪雨一愣,莫浮云笑了笑,起身便走,对聂纪雨,莫浮云充满了信任,纵然曾经遭受欺骗,然而天下自然有可信之人,为一人而失意天下,又何必?

二人正走出门,院子外却来人了,莫浮云见来者是殷燕燕,便对聂纪雨说道:“老师先去准备吧,我稍后便来。”

聂纪雨躬身出去,房中便只剩下殷燕燕和莫浮云。

殷燕燕看着两年未见到的莫浮云,心里却是万般感慨,如今的他比起当年更加的英俊,更加的有一种迷人的气势,然而,他的心中却已经有了别人,有了一个从小看着他长大,却产生了一种名为爱情的感情的女人,殷燕燕对寒筝肃来是仰慕的,天底下的女人能够拥有那等的气质和容貌,乃是上天所赐之福,而自己,容貌不及寒筝,气质更逊许多,自己有把握得到莫浮云的心吗?

盯着莫浮云,殷燕燕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前的情景,初见时便是在那一水连天的廊桥之上,蓝天白云,绿水无波,白衣少年,翩然若仙。或许,便是在那一刻,便已砰然心动了吧,只是,两年后的再次相见,为何感觉距离又是如此的遥远?自己在这里守侯了两年,为的又是什么呢?

夕阳,和着云天深处的绚丽晚霞,组成这美丽的黄昏景色:暮霭中,晚霞嫣红,抹在大地的每一物体上,像是一片片啜泣的血。如同一句句深切的誓言,苍凉而凄艳,带着浓重的抑郁,有着无可比拟的至真,这感受,深邃而隽永。

夕阳下的二人,却并非有着情侣一般的感受,自从有了寒筝之后,莫浮云对感情再无奢望,也因为有了寒筝,自己对感情突然开了窍,一个女子,愿意离家而来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一呆便是两年,目的自然清楚无比,而莫浮云,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殷燕燕。

最怕伤离别,最难受相思,仔细的看着莫浮云,殷燕燕突然有些哽咽的道:“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莫浮云轻叹道:“我娘肯定舍不得你。”

殷燕燕很想问一句,那你是不是也舍不得我。可是她还是没有问出口,有些事情,纵然问出口也无法改变事实,就如同从莫浮云的眼中,看不到他对自己的感情一般,殷燕燕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日后若有机会,便和伯母一起到一水连天来吧。”

莫浮云压抑住心里的情绪,说道:“这两年,多亏你一直照顾我娘,不然她一定整日里为我的事情而担忧。”

殷燕燕微微摇头,莞尔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也不必谢我,我想,经过这一次,我也想明白了许多事情,我想,这也是我该回去的时候了。”事上让人伤感的并不一定是得不到,而是体会到一种让自己不得不信服的理由——离开的理由。

莫浮云突然说道:“明天,我送你吧。”

殷燕燕轻轻的摇摇头,转身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心情很平静的看着莫浮云说道:“这,两年,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莫浮云没有掩饰的点点头。

殷燕燕笑道:“这样就够了,一定要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孩子一直等了你两年。所以,你也千万别来留我,不然,我可会缠着你一生一世!”说完,笑盈盈的掉头离去,转身的背后,一股酸楚的泪水却从眼角划落,世上有许多事情是没有结果的,纵然你如何的去努力和等待,是否这就是——情深缘浅?

莫浮云重重的叹了口气,吟竹、丁香还有殷燕燕,这份深情,自己的确无已为报,因为自己已经选择了,另一个人。

天下间有许多无奈的事情,纵然再如何的超脱,也无法达到没有烦恼的地步,或许这便是众生皆苦,而佛道流行的原因之一。

月眉门&m;#183;东山&m;#183;地宫月眉门规第三十二条:东山乃祖师长眠之所,除奉掌门之令者,入者必受重罚。

月眉门的东山有地宫,这一个众所周知的事情,然而地宫之内的有九如意则是一个巨大的秘密,而九如意上呈现着藏龙经之秘,更是秘密中的秘密,地宫的门口常年有月眉门中资历深厚的长老级人物守卫,这里比起藏书楼而言,更具有重要性。

在东山北部,林木苍翠欲滴,浓荫高张,两边树林的中间,是条宽敞的石板路,石板路的尽头,便是地宫之门,地宫大门的石材是采自天山雪山之上的“泪纹石”,这种石料不仅坚比金属,更是因为石料表面上充满了无数的似泪水划落的花纹,以此石为门,便代表着祖师至死亦是含泪的。

凭着掌门才有的碧月令打开地宫的第一重大门,宽敞的密道里有着长年不灭的灯火和镶嵌在壁上的夜明珠,两光相映,二人谨慎的踏入大门内,地宫外的门开始缓缓关闭。

纵然是灯火辉煌,这地宫却让人感受着一种幽暗的气息,似乎是长年于世隔绝的缘故,不过建造地宫的时候设置有通风口,故而地宫内依然有少许的气流缓缓流动,而不至于有窒息之感。

二人踏着密道朝前走去,这是一条朝下微微倾斜着的道路,每次走了约千米的时候,便出现一个转弯,转弯处依然是朝下倾斜着的通道,二人一边走,一边在脑海里出现这样一个宛若螺旋下划的构形来。

在下到约离地面有近五十米的距离时,通道终于变得平坦,在二人眼前也出现了一扇巨大的石墙,石墙之上似是人用绝顶功力写下“相思、芳心、红尘”六字。

通道和石墙结合得紧密无间,看样子石墙是唯一的入口,莫浮云仔细端详石墙,说道:“在东山相思壁前,祖师曾写下‘相思苦、芳心苦、红尘苦’九字,是否和这里有什么关系?”

聂纪雨正在揣摩其中的深意,最后指着石墙说道:“门主且看这每两字之后是否有一个足已写下一个字的空白之处。”

莫浮云微微点头,仔细看去,看到的却不止是空白,原来在这“思、心、尘”三字之后的平坦处竟有密密麻麻的小孔,若不仔细看去,还真发现不了。

莫浮云不由问道:“这是……?”

聂纪雨说道:“烦情门主以内力写下三个苦字,务必和相思壁上之三字相似。”

莫浮云微微点头,朝前跨出几步,走到石墙前,右指运力,如刀般的在壁上写下三个苦字,当最后一个苦字落下最后一笔之时,石墙微微一动,然后慢慢的朝着左边的石壁内缩去,而壁上那相思苦九字却随着缩进去而自动脱离石墙,化为粉尘。

聂纪雨说道:“好巧妙的设计,要打开这门,便需熟记东山之上三字的笔划,以内力按动墙上的笔划开关,此等精妙,闻所未闻。”

莫浮云亦点点头,二人不约而同的朝前望去,石墙之后的半圆形通道对着八道大门,每个洞内都呈现出同的光亮。

聂纪雨微微皱眉的朝着洞口看去,说道:“看这洞口的排列,似是九宫八卦阵,但是这里只有八个洞口……”

莫浮云眼一亮,转身指着二人进来的洞口说道:“这里不是还有一个洞口吗?”

聂纪雨微微皱眉点头道:“不错,这样看来,的确是具有九宫之形。”然后,认真的朝着周围地形看着,掐指算了算,良久之后颇喜道:“我知道了。此阵虽有九洞,看似如九宫八卦阵之形,让人寻找其开、休、生三大吉门所在,这里全以实物为阵,所属实物阵法,而实物阵法中有一类阵法名为‘错落阵式’,意既将各种阵脚设置在不同的高度,而非一个平面下,所产生的落差形成另外一种阵法,如果单单从平面上看去,这里的确是九宫八卦阵,然而,仔细看来,每个洞口高低不一,如水波起伏,此阵法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千年古阵‘太乙遁甲阵’。”

莫浮云微微怔了下道:“太乙遁甲阵?”

聂纪雨洒然一笑道:“此阵乃是错落阵式的开山鼻祖,也是失传多年的阵法,传说是由太乙真人所建,此阵不但可囚人,还可囚人魂。”

莫浮云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聂纪雨说道:“错落之阵错开平面而造成空间之感,而且呈水势循环,使得阵法之中九门轮回,生生不息,只要算准天时云道,便可找到开、休、生三吉门所在,从中逃出。”说完,从怀里摸出一个罗盘,籍由着室内光线,任由着指针在盘中摇摆不停,聂纪雨细算天干地支,暗掐八卦甲子,沉默一阵之后,微微点头,竟然朝着二人走进来的那个洞口说道:“就是这个门了。”

莫浮云微惊道:“这个门?”这个门不就是二人刚才走进来的门吗?怎么会这里是入口?不过这一转身望去,莫浮云却发现从洞口看过去,尽头的石壁上似乎有了什么变化,似乎是刚才因为石壁缩进去后的震动,使得对面的尽头也产生了变化一般。

聂纪雨大步走了进去,莫浮云紧随其后,聂纪雨边走边说道:“一般的墓穴都不会开启通风之口,因为那会成为盗墓者进入的通道,除却月眉的森严守卫,门主可知此地宫之内为何要开启通风之口?”

莫浮云揣测道:“莫非竟和这阵法有关?”

聂纪雨说道:“不错,这建阵之人果然是聪明绝顶,他竟然利用通风口的气流改变阵式的变化,封死了开门和休门,使得三吉之门只剩其一,也就是除了我们进来的通道没有危险,其他通道全是死路一条,若是我猜得没错,里面乃是万劫不复的机关之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