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五九章 与女同行

回到客栈之后,楚大和易灵带回来了一个让莫浮云颇为吃惊的消息,原来五派同盟分舵的舵址所在的地方在丰水城北面的祁连山一处名为“寒曲”的峰头之上。

这寒曲二字比起治疗丁香的第二味药不过差了一个字,易灵更是说这峰头的得名乃是来源于此峰之下有一曲冰凉清泉,由山间奔泻而出,常年不绝,而且随着泉水而出的是叮当的似曲之声,故而有寒水为曲之名,而为“寒曲”。

无论是真是假,莫浮云都决定前去一探,同时楚大和易灵也带回了另外一个消息,进行武器登记是最近才颁布的政策。而且从登记了之后,二人便感觉到有人在对其进行监视,而走在大街之中,更是发现了无处没有监视者的所在,感觉中,似乎城里笼罩着一层不为人知的紧张气氛。

易灵说道:“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我们没有逃脱监视者的视线,但是如果有必要,我们逃脱也不是问题,他们的功力并不高明。”

莫浮云说道:“暂时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你们就在城里闲逛,趁着夜市混乱的时候去分舵的旧址看看,我现在要前往五族同盟分舵,去看看是否能发现些什么。”

三人于是兵分两路,莫浮云本来就无人监视,所以行动起来更是格外方便,出了城后,便迅速的施展轻功朝着北面的祁连山跟去,由于害怕气血沸腾导致血滴的出现,莫浮云只好施展三成功力。

当一汪泉水出现在莫浮云面前的时候,莫浮云亦为这月光之下的皎洁之美而震撼,果如易灵二人所言一样,泉水冰凉沁睥,隐有曲调之声。莫浮云慢慢的沿着清泉朝上行去,而才走数十步,莫浮云突然停止了脚步。

以山之势,并非能够对莫浮云造成阻碍,让莫浮云停止脚步的理由是,他发现前方有暗桩,莫浮云正欲有所行动,突然感觉到从后方不远处快速的移来一条身影。

莫浮云转头一看,来人竟是白天出现的那个女子,莫浮云微微惊奇,女子则是丝毫没有发现莫浮云而悄悄的朝前挪动着,显然,她也知道前方有暗桩所在。

女子慢慢的朝前移动着,待到临近莫浮云的时候,莫浮云从草丛中探出个头,友好的说道:“姑娘,晚上好。”

女子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面色猛变,便要惊弹起来,莫浮云连忙一手捂住她的嘴,对月光露出脸道:“是我。”

女子面色这才回复过来,大吸了几口气,瞪着莫浮云,猛捂住胸口道:“吓死我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浮云反问道:“我还想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女子眨眨眼道:“你知道——这里的事情?”

莫浮云摇摇头道:“虽不知道,不过这么晚了,也不是来游山玩水的。”

女子盯着莫浮云问道:“我告诉你,五族同盟在甘肃之地分为五舵,每一舵都由五派之一的掌门掌管,这里乃是五族同盟分舵之一的‘青山舵’的所在,里面守卫森严,舵内除了青山派掌门之外,还有四大长老、十大斧将,数十年前追随西夏王元昊的青山派掌门所留下的‘聚风斧法’,乃是用斧别具一格,被称有超越天下斧法之势!”

莫浮云笑了笑,说道:“听起来,似乎很凶悍,若让姑娘一个人孤身冒险,我岂不是大失天下男人的风度了?”

女子瞥了瞥莫浮云道:“有风度是好事情,不过要量力而行。”说完,夹着两块细石,朝着林中的暗桩弹去,然后身形一弹,由匍匐于地的状态突然间跃起,朝前弛去。光凭这一下的应变和速度,女子的轻功便已是非凡。

而对于她那种心直口快的说话,莫浮云更是觉得有趣,眼看女子越飞越远,莫浮云身形突地一纵,平地弹出,其势更胜过女子多多。

女子并没有奇怪莫浮云跟了上来,因为她要一边确定暗桩的位置,还要一边小心不被发现,速度上自然慢了许多,莫浮云在后面坐享其成,速度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看着莫浮云悠哉哉的跟在后面,女子对莫浮云更增添了种鄙视的感觉,一边用弹飞石头,一边低语道:“你比起那人来,实在差太远了。”

莫浮云笑道:“听起来,你对那人好象很有好感,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人的手中应该有一柄象血一样的刀吧?”

女子瞥了莫浮云一眼道:“对,血,血一样的刀。”

这句话终于让莫浮云心里松了口气,女子碰见的人是吟竹而非月眉门分舵的人,这样至少可以暂时安心,希望分舵没有出什么事才好。

终于解决了最后一个暗桩,二人所处的地势也变得高陡起来,因为接近山泉的源头,所以曲声也变得更加清晰而有节奏了起来,此时,莫浮云亦感觉到这曲声并非来源于泉中,而在山间,站在陡峭的山路上朝前望去,左边是暗暗的苍茫森林,前方是几乎笔直朝上的陡峭山壁,清泉顺壁而下,壁上生有青苔无数,纵然有绝顶轻功也无法攀爬,在山壁一侧是通向右边相隔数百丈远的碧曲峰的一条铁索桥,夜色朦胧之中,隐见桥对面灯火通明,有人把守,再望峰上,便可看见星星点点一般的火光,来自于五派同盟分舵的建筑之中。

莫浮云微叹道:“这青山派对山中之建筑倒是非常在行,这铁索浑若天成,置于壁峰之上,看似欲坠,实则稳固无比。”

女子说道:“你的眼光倒不错,青山派的青山二字多半是来源于其对于山中建筑的在行,不过我们并非要到对面去。”

莫浮云朝周围望望道:“前方似壁,右为悬崖,左边更是无尽苍林,那要往哪里去?”

女子朝前盈盈步去,走到石壁一侧,拨开满地的草丛,霍然露出几条长藤来,看样子是通往下方深涧的必备工具,此时深涧中传来幽幽曲声,调音轻雅无奇,却透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之味来,看着女子的神情,莫浮云感觉女子的目的很可能和这曲音有关。

女子从怀里摸出一颗药丸,抛给莫浮云道:“底下可能有氤氲之气,服下此药便不需惧怕了。”

莫浮云思索之间,女子已手持着一根长藤,一纵身,朝着灰色的深涧跃下,莫浮云看了看手中的药丸,笑了笑,以他的百毒不浸之身,又岂怕氤氲之气呢?笑罢,弯腰提了一根长藤,跟了上去。

不消说,女子必定是对此地探察已久,故而对各处都很熟悉,这样一来,莫浮云的确省下了许多麻烦,此时这神秘女子的所作所为对莫浮云的吸引力已和此次前来的目的不相上下了。经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二人才落在了深涧之中。

深涧是经过人工修落的,宽大的石板路沿着二人落地之处朝前延伸,涧内并未象女子想象中那样氤氲满布,反而是种满了各色奇花异草,香气逼人,花色更是艳丽多姿,惹人怜爱。

然而女子并未因为花的美丽而有所停留,反而是机警的察看四周后,迅速的朝前走去。

莫浮云轻悠的跟在后面,表面无意,却早已将方圆十里之内的声响收于两耳,随着前路一转,露出一间精致的房舍来,房舍的外围除了依然的花圃之外,便是一条朝地下深陷去的指头粗的细流和半环的笔直山壁。

女子走近房舍,步步谨慎,莫浮云则是心头微微一沉,曲调依然,房舍之内却没有人在,这是否意味着这是一个陷阱呢?

女子自然不知道莫浮云的深思,当推门而入时,亦惊讶到屋内竟然没人,于是到房舍的其他地方去寻找,没想到依然如此,曲声依然在弹奏着,似在身边,又似在千里之外一般。

女子迷惑的走出来,呐语道:“怎会这样,莫非有人竟能以‘千里传音’之功将琴音传到这里不成?”

莫浮云摇头道:“千里传音,乃是以深厚之内力将琴音散化,不仅能传之千里,更能让人以为就在身边,然而,毕竟是以内力弹出,若仔细聆听,便会感觉到其中深蕴内力之味,而此琴音音色柔美,内韵却平静无比,毫无内力催动之向,若是我猜得没错,此琴定非凡品。”

女子微微诧异的听完莫浮云说完,颇为赞许的道:“这样说来不无道理,如果按照这样的推测,那么此人应该就在身边才对,莫非是……”

女子的目光转移到了房舍周围,凝神的移来移去,意图在周围找出些蛛丝马迹来。

莫浮云的视线却并不在这里,他细看着房舍里的摆设,确定这里乃是掩人耳目之地后,再看周围的花草一类,纵然鲜艳,纵然奇异,却显出一种漫不经心来,看样子,这里的确是用来故弄玄虚,在这里之外应该另有洞天才对,不过若非深蕴琴音,说不定早就无功而返了!

女子终于在右方的石壁上寻到一道异处,手朝上面一按,便见左方的石壁徐徐升起,露出一个大洞来,女子惊喜过望的说道:“入口!”

这石壁的缝隙以青苔铺上,若非仔细看,是绝对看不出的,洞内那明亮的灯光让女子兴奋的冲了进去,莫浮云也快步跟了上去,而一进通道后,后方的石壁随之落下,重重砸在地上,也似乎重重的砸在了二人的心头上,陡然间升起一种不安来。

当二人走到通道尽头,看到数条粗壮的钢条时,才明白那不安的所在,原来这个通道竟然是一个设置好的囚牢。

女子岂甘被困,右腕一抖,一柄亮莹莹的秋水幻出晶光砍在钢条之上,砸起缤纷的火花,然而几剑下去,钢条却没有被砍出任何的反应。

女子手中的短剑一看就并非凡品,竟然砍不动这棒子粗的钢条,女子不由怒从心起,胡乱的猛砍几剑,直砍得虎口一阵酥麻。

莫浮云看到女子的怒样不由笑了起来,只觉得这女子的性格着实的可爱,心里想的什么不用打听便可以从脸上的表情知道一二了,莫浮云不由问道:“姑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女子懊恼的转过头望着莫浮云,看着他那副悠哉哉的样子,啐了一口道:“你倒是悠闲,还能想起没问过本姑娘的名字,不过出不了这门,本姑娘也没心情搭理你。”

莫浮云含笑道:“姑娘的意思是,破了这道门便可以告知再下芳名?”

女子哼道:“那得看本姑娘高兴不高兴。”

莫浮云笑了笑,朝着女子走了过来,说道:“姑娘,借手链一用。”

女子虽不知莫浮云要干什么,不过却感觉他拿手链自有用途,便把链子从皓腕之上取下来,递给莫浮云。

莫浮云接过链子,从上面取出一枚小巧的月眉模型,笑道:“本门之物,样样精品,看似装饰,却内蕴无穷。吟竹将此物交给你的时候,可曾说过什么话么?”

女子说道:“吟竹,就是那人的名字么?她交给我的时候,告诉我,此做防身之用。”

莫浮云笑着指着链子道:“此链上的十二颗饰物,可是有十二种用途,比如我手上的这一颗,便是化金水,只要是金属,遇水而化。”说完,将小月眉朝着粗大的钢条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