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六十章 深涧惊闻

小月眉碰到钢条,立刻化成**,粗大的钢条应水而化,逐渐融化变没,莫浮云将手链交还给微带诧异的女子,笑了笑,从缝隙之中穿行过去,来到通道的另一头。

此时琴音入耳化为实物,若掷地有声,若清脆于铃,女子不由大喜道:“是这里了。”环绕四周,虽然亦是在四周山壁环绕之中,但是颇显得宽广,若非是有山壁在此,任谁也想不到是处在山涧之间,抬头远望之,前方小桥越水之处的茵茵草丛中有一处矮小的房舍。

女子正欲上前,莫浮云却提醒道:“小心,有人。”

话音落地,从前方道路越出六七个手持铜斧的精壮男子,为首的则是一个抱拳而立,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横眉冷目,面色肃然。

中年男子朝二人扫了一眼,眼神中多少流露出些惊叹之意,这英俊若金童般的男子和美若天仙的女子竟能找到这里来,足见有些本事,男子冷声说道:“听说前几日便有人来山周围查看,原来便是你们,若是在山外碰见,我大可劝你们自行离开,少惹事端,但是你们闯到这里来,纵然是我,也无力放你们走了。”

女子不屑的倔嘴笑道:“就凭你十大斧将之一的侯明,和这几个斧手么?”

侯明颇有点惊讶于女子对自己的了解,说道:“看来你知道的比我想象的多,不过这里是我的守地,而且现在距离下一次换班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纵然打倒了我,亦无法逃出去的。因为下次前来的乃是乔长老,”微顿一下,“或许,没有他也是一样的……”这话似有深意,莫非此地还有比五大长老更厉害的人不成?

不知为何,侯明在言语中竟然对二人有所提示,女子不领情的说道:“别说来的是乔长老,来的纵然是青山掌门‘风四郎’在这里,我亦要当着他面将人救走!”

女子语惊四座,侯明面色一变,手中之斧一扬道:“如此,只好得罪了!”说完,右手持斧斜划而出,左掌随势而出,掌到中途却化拳,直袭女子喉咙。

女子身形矫健的一闪,右腕一抖,手中短剑化成流光万彩,不仅阻住了候明的斧头,更是于惊速之中绕形到侯明身后,玉掌一翻,朝其后背拍去。

侯明大惊于女子的诡异身法,连忙斧势一转,脚朝前一弹,立变返身之势反击女子。莫浮云则清楚知道女子使出的招式应该是居于岭北之地“吞蛇门”的稀有武学。

女子轻笑一声,不避不闪,彩剑一抖,短剑立刻化成三尺长剑,晶莹光芒之中已霍地施展招式,于微妙之中将侯明逼退来。

这一招,又是来自于云南天欲门的招式,莫浮云对女子擅长各式奇招更增加了兴趣,耳里却听到女子喊道:“你还不快把其他人放倒!”

莫浮云笑了笑,装势大吼一声,朝着前方六人冲去,六人见到莫浮云弱不禁风的样子,再看看那装腔做势和凌乱的步法,都忍不住大笑出声来。

女子悠闲有余的瞄了瞄莫浮云,不由皱紧了眉头,连连摇头,大声嘱咐道:“小心。”

莫浮云转头哎的应了一声,脚下却似被石头一绊,扑通一下朝着地面倒去,其中一个斧手大笑一下道:“小心,我来帮你!”说完,一斧直直的朝着莫浮云的背后劈下。

莫浮云的身体却在六人的视线下微微偏移了一点,堪堪躲过了斧锋,莫浮云不由在地上翻身,被眼前的斧头吓了一跳,脚忍不住的一弹,踢到了斧头之上。

这一踢,却引得拿斧的男子面色陡然一变,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内力透斧头而入,手则不由自主的朝着右边的人挥去。

右边的男子乍惊之下,连忙朝后狂退而去,莫浮云则趁此机会,匆匆爬起来,手指连点,封住五人穴位,唯一能够活动的便只剩下退后的那个斧手。

见到莫浮云能够利用突发事件以点穴结束争斗,女子倒是松了一口气,剑身化为银光冷电一般,直将侯明裹于剑影之中,顿时失利,被女子一剑割伤右臂,斧头顿落于地。

眼看身边的人都失势,唯一剩下的男子连忙干笑一声,自封了穴道,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莫浮云并未抬头看女子,只顾着拍打衣服上的灰尘,女子则将剑一收,一指点在侯明身上,封了其穴位,这才转过身说道:“我们快走。”

大步走过桥,来到房舍之前,女子站房前,对着卷帘内的人拱手说道:“晚辈受人所托,请李夫人移驾。”

琴音嘎然而止,卷帘被人卷起,逐渐露出一个端庄妇人来,妇人一出来,和莫浮云同时惊叫出声来。

原来这妇人竟然是李赋风的娘,想起当日南下之时在贺兰山的西部山脉的村落中遇到她和李赋风,便觉风姿不凡,未曾料到再见之时竟然是在这里。

妇人亦是记得当年莫浮云和寒筝一行人路过的事情,乍见莫浮云和救自己的人在一起,不由惊叹不已。

女子为二人的表情一惊,说道:“莫非你们早就见过了?”

莫浮云朝李夫人行了一礼道:“几年前曾受过夫人恩惠,未料到在此相见了,赋风兄弟可好?”

李夫人微叹一口气,说道:“这三年来发生的变化实在太多了。”

女子插嘴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虽说并不惧怕于将要到来的乔长老,但是久留此地,却多少有些凶险。

莫浮云也点头同样此事,于是扶着李夫人朝来路上走,然而当来到通道口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何时通道已经被堵上了,而且刚才那个钢条的门栏也已不见,换来的是浑厚的石壁。

女子不由大惊,侯明在后面说道:“这通道每次只能开启半柱香的时间,一过了时间,便会自动关闭,再次开启必须要在一个时辰之后。”

女子面色一变道:“一个时辰之后?”此时,他才明白,刚才侯明所说的并非危言耸听。门不能开启,必定是里面出了问题,这点傻子都知道,而一个时辰,当门开启之时,要面对的便将是整个青山舵的数百人了!

女子不由心急如焚,朝李夫人问道:“夫人,这里可有其他出路?”

李夫人摇摇头道:“我自来这里之后,便未曾出去过,不过四面成壁,唯此一通道而已。”

女子凝神朝周围望去道:“一定有出路,必定跟刚才一样,以青苔掩饰着。”说完,就欲去寻找。

侯明无力的说道:“不用找了,这里是死路一条,唯一的通道业已堵住,除非你们可以从这石壁上飞上去。”

女子不信的瞪了侯明一眼,却为他那种平静的眼神感到不安,然而她还是去到处寻找,然而,结果竟真是一无所获,仰望天空,看来等会要面对的将是一场巨大的考验。女子深信自己的武学集合百家之长,更是深蕴剑宗的剑决,若是与风四朗单打独斗,定然能不会逊色,但是若对方采用车轮战,自己一人又岂能应付。

相当于她而言,莫浮云则没有任何的负担,小小一个青山舵,他并未放在眼里,若是把自己逼急了,拼着血滴之痛也要将他们击溃,然而,莫浮云却越来越不想和人动手了,是因为铭记誓言而失去了杀心,还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这一点,连莫浮云亦未清楚。

莫浮云浅笑道:“看样子,我们要在这里多呆一会了。听夫人说起,这两三年发生了许多事情,不知可否告知一二。”

此时女子也跟着过来,无奈的站在二人身边,李夫人慨然道:“其实事情的起因很简单,莫少侠也是江湖中人,定然也知道了五派同盟的事情。”

莫浮云说道:“五派同盟由前西夏五大门派所组成,声势浩大,不仅镇守甘肃之地,稳居祁连贺兰两山,更是威慑天下。”

李夫人问道:“那莫少侠可知五派同盟的盟主是何人?”

莫浮云摇头道:“这一点我也很是纳闷,五派同盟自成立之后,盟主一直未曾现世,通常出来主持事务的都是同盟内主管,人称‘天椠鹰’的向无,此人在白道中颇有侠名,故而同盟日渐浩大。”

李夫人黯然一下说道:“实不相瞒,其实五派同盟的盟主便是小儿。”

莫浮云惊道:“是李赋风——风兄弟?”

女子在一边插嘴道:“不是叫——元赋风么?”

莫浮云由这个“元”字再次一惊,再望向李夫人时,从她眼里读出了一些深意,迟疑道:“莫非,竟是——西夏王元昊之后?”

女子笑道:“这是当然,除了西夏王之后,谁还能主持五派同盟呢,只可惜,这五派同盟是假的。”女子侃侃而谈,知道的事情比起莫浮云自然要多许多。

李夫人叹口气道:“没想到今次将二位牵扯进来,实在有些愧疚,若是二位有何损伤,老妇人又何以报,等会二位尽管杀将出去,且勿管老妇人了。”

女子傲然道:“夫人尽情放心,此次我亦是受人所托,绝对不会将夫人留在此地的。他们纵有上百之人,我手上的‘银奴剑’亦不是好惹的!”

莫浮云微微皱眉,深思女子口中的假五派同盟之事,听起来此事不似虚言,假借五派同盟之名,用意何在?对方必定是以李夫人为挟持,才可要挟到元赋风听命,目的恐怕不仅仅是江湖了……

女子瞥了瞥莫浮云,看着他深深皱眉,还以为他在为如何闯出重围而烦恼,遂说道:“小子,你就不用想太多了,等会你就背着夫人,我在前面开路,我们大杀出去便是。”

侯明在不远处摇头说道:“姑娘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青山舵中能人辈出,象我不过是十大斧将之末罢了,武功微不足道,若是五大长老和掌门来此,恐怕姑娘手中之剑亦不管用。”

女子不屑的笑道:“比起剑而言,我还有更厉害的武器呢?”说完,将外衣轻轻掀起,便可见到其中暗黑色的片片刀刃,刀刃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排列着,让人看不透是什么。

莫浮云则在凝望一瞬之后惊道:“这是——望极钥!”

于青军中毁掉的十大凶器之一的望极钥竟然出现在了这个神秘女子的身上,她究竟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