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六二章 小战贻情

贺兰山南麓·五派同盟暂驻扎地

两年的时间,将元赋风从一个傲气倔强,不懂世故的小孩子锻炼成了一个老练深沉的男子,呆在帐篷外沿,看着外面准备出外打猎回来的同行之人,元赋风的思绪飞回了两年前。

两年前元赋风按照和灭门杀神的约定来到白马门旧址,灭门杀神于是传授元赋风武功,然而却意外的发现了元赋风身上有西夏王室一脉的纹身,而灭门杀神其实并非是真正的白马门人,只是一个在白道追杀中隐遁到此地的黑道人物,而此人又偏偏在这里获得了白马门的秘籍,为了让白道人物不怀疑是自己下的手,灭门杀神千方百计找到了当年追杀自己的那些白道人士的一些隐秘之事,一边杀之,一边泄露出去,造成一种假象。

灭门杀神自从发现了元赋风是西夏王室之后,于是便野心顿涨,找到昔日的几个兄弟,以元赋风的师傅朋友而言,打入进了村落中,不露声色的得到了关于其他四派的一些武学,然后欲将除了元赋风外的人都擒起来,谁知道事情走漏了消息,有村子里的人意外听到这个消息,告知了元赋风,元赋风立刻指挥村里人分散离开,但是自己和娘亲还有族内一些重要的老人都没有逃出去,除了元赋风,其他人都被囚禁在各处,元赋风则如同一个被卸了牙齿和爪子的老虎,成为了灭门杀神一群人的傀儡。

随后五派同盟建立,声势浩大,加之迎合了民众之心,故而势力一发不可收拾的壮大起来,隐隐之中,又有数股暗流涌入这甘肃之地。

虽然对方还不会对自己下杀手,但是一旦得到了玉玺和雷龙斩的秘籍,他们很可能除掉自己这个傀儡,而用亲信作为西夏王室的后裔登基为王,元赋风紧握拳头,然而如果自己逃离,首先遭殃的便是自己的母亲和族内的长老,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

此时在贺兰山的另一边,莫浮云和陈可莹一路人正在匆忙的赶路,问及了附近的猎户,都未能够如愿,这里根本就没有玉字有关的地点,不过却意外打听到了关于五派同盟的人去向,然而在行进中,四人走到了一条岔路上,正好朝着和五派同盟驻扎地相反的方向行去。

当看到眼前的一条小溪流时,陈可莹终于忍不住的坐下来,大口喘气,身上那淡淡的香气也被赶路而来的汗味所代替了,楚大和易灵见到溪水早就赶过去,楚大大把的泼着水洗脸,一脸快意,易灵却突然惊叫起来:“这是什么?”

众人连忙朝着易灵望去,只见他手掌之上有几粒晶莹微透的东西,陈可莹撇撇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是玉啊。”

说完这句话,包括陈可莹在内的所有人都大喜的同声叫道:“玉!”

溪中有玉,沿溪而上!这一个念头几乎同时闪现在众人脑海中,莫浮云一马当先领着众人沿溪而上,在翻过一个小山坡之后,一个晶莹如玉的小湖泊霍然出现在众人眼中,在湖泊的周围还可以清晰的看到几间木屋。

陈可莹不由大喜道:“终于找到了,这一定就是玉子湖了!”

这个声音在空气中传播,却似撞到高山一般反弹回来,远远的便听到声音变成:“终于到了,玉子湖!”

更为其他的是,女声到最后变成了男声,莫浮云等人不由自主的朝着对面的山头上看去,对面山头上的一队人马也跟着朝莫浮云这边看来!

莫浮云说道:“看来我们刚好赶上,这一定是对方的先头部队。”

陈可莹数了数道:“好象有十几个人,我们一起上吧。”

莫浮云摆摆手道:“不,你们快去找皓月清风四位前辈,这些人由我来挡住好了。”这样的做法,纵然对方有后援部队在山后,亦可以不影响找到四个人的时间。

陈可莹正欲说话,却见到楚大和易灵乖乖的转身朝着湖泊旁的小屋冲去,陈可莹转头望了望莫浮云,踌躇一下,嘱咐道:“打不赢就跑。”相比之下,还是先找到四老比较重要。

莫浮云笑了笑,说道:“好。”目送陈可莹远去之后,莫浮云施展绝顶轻功朝前拦截从对面山头冲下来的敌人!

莫浮云轻功之快,让从山上冲下来的人出乎意料,虽然见到对方年轻,但是凭着这等轻功,前面七人立刻围成一个半圈,将莫浮云围其中,二话不说,长枪夺目,直取对手全身要害,莫浮云轻笑一声,右腕微微一抬,随手夺过一柄长枪,众人还未见到他是如何使招,只觉得一股巨力激荡而出,七个人同时倒飞而去,撞在林木之上,顿时痛叫出声。

如此短暂的便结束了战斗,让众人更是大吃一惊,受伤的七个人伤痛不起,叫苦不已,剩下的场中六人面上呈现出凝重之色,为首的中年汉子,长得一副方面大耳的堂皇相貌,腰粗膀阔,躯体昂藏,腰间有一柄长刀,刀鞘似铁木所制,古朴非常,和他并肩的是一个身材干瘦,头黄面白的不起眼的五旬老者,双腕反握着一柄奇形剜刀,在二人的身后两侧,是四个白巾束头的精壮汉子,人人手持深黑色的铁木长棍。

为首的中年汉子沉声说道:“在下乃是五派同盟铁木舵长老严良,这位是盟中护法,江湖人称‘双刃蛇王’何幸。若是我同盟弟子有何得罪阁下的地方,阁下尽可说明,再下定然向盟主禀告。”

莫浮云嘲笑道:“盟主,若是你们盟主真的管事,我倒不介意呢。”

严良面色一变,手按到刀鞘上说道:“阁下,无端端拦住我们去路,看样子不得不兵刃相见了。”

何幸冷笑道:“跟他浪费什么,并肩子上做了他!”

何幸言毕行至,双腕一翻,双刃入手,化成数道流光飞袭而来,严良见到何幸动手,亦不敢怠慢,大喝一声:“一起上。”话落下,长刀入手,幻化刀影无数,身边的四个铁木棍手也跟着冲来,顿时间暴喝声起,六个人影已疾若鹰隼般兜空扑落,刀光刃影棍风,齐齐的朝着莫浮云袭来。

莫浮云轻笑一声,左足足尖旋地,身躯倏移五尺,右腕翻挥,并出的两指剑气突兀,如匹练般削斩来人!

严良身为铁木舵长老,何幸身为盟内护法,动作自然也快不多言,然而相比之下,四个使棍的年轻人则逊色许多,顿时被这一招逼得退散而去。

何幸哪里料得到眼前这年轻人功夫竟然如此卓绝,大喝一声,手中双刃三次闪掣攻出,快如闪电,直袭莫浮云三大要害,严良也配合出刀,铿锵之声震破空气,横劈向莫浮云的腰部。

莫浮云如鬼魅般的身形一转,挥手之中,只见天地间星芒并洒齐映,一照面已将何幸的招式完全封死,同时右拳猛地轰出,精确无比的和严良的刀轰了个正着。

严良只觉一股巨大内力入体,忍不住吐口鲜血,倒退数尺,正好撞上后面跟来的两个棍手,顿时撞成一团。

另外两个棍手则从另外两个方向冲来,配合着何幸围杀莫浮云。

何幸的双刃阴毒如蛇,两个棍手的棍法亦有所成,然而要想困住莫浮云却是不能,几招之后,严良和另外两个棍手已冲了上来。六人何曾料到有如此厉害的对手,未用兵刃就如此厉害了!

六人齐力而为,倒让莫浮云有些惊讶,严良的刀法出自铁木门,其刀沉稳带劲,毫不拖泥带水,配合上何幸那诡异的刃法,的确不可轻视。

莫浮云心念到此,嘴角抹出一股笑意,低吟一声:“风——神起,天地摇曳似孤舟!”在众人眼中,陡然见到一抹青森森的,尾芒伸缩有如冷焰般的光华彷似来自九幽的光芒,同时青光飞滚,灵意旋舞,幻化成漫天的青轮,八方流磐之中,六人已如遭重击,真的感觉自己如同一叶孤舟一般在天地间翻滚,直直的飞撞到周围的林木上。

大口吐着血的严良突然间想起一个人来,忍不住大惊道:“一剑杀敌,风神之招,莫非阁下竟是月眉门门主——莫浮云?”

莫浮云三字一出,在场众人莫不惊叫变色,关于莫浮云的传说并不多,然而他自前不久重新出现在北疆之后,以一剑杀敌之招令天邪派和赤嵌均受大创,尤其是死在他手上的人亦是当年的一些魔头,这样传出来,不由让许多人怀疑不已。

然而,此时此刻,严良等人却深深感觉到了莫浮云的可怕之处,刚才那一剑,那在喉咙上滑过,却未下杀手的一剑是何等的可怕!

莫浮云微笑道:“你倒是好眼力。实话就告诉你吧,元赋风乃是我的朋友,所以,今天你们是无法走出这里了!”

众人面色陡然剧变,传说中莫浮云一剑杀敌,死在其手上的人已有上百之多,他哪会在乎多少这里的几个人呢?

莫浮云说完,右指翻弹,气劲射入十三人的穴位之后,说道:“你们已被我的独门手法封住穴位,天下莫人能解,如果你们敢溜掉,不出半个时辰,便会命丧当场!”

众人面色不由剧变,莫浮云的语气中丝毫没有带有什么感情色彩,但是任何人都感受得到他的行动是如何的冷酷!

看着莫浮云朝湖泊下面走去,越走越远,一个棍手终于忍不住朝严良问道:“长老,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

严良聚了聚真气,却始终提不上来,便知莫浮云所言非虚,苦笑一下道:“还能怎么办,谁叫我们碰上这个煞星了呢?”说完,理也不理众人的跟了上去。

何幸也翻了翻白眼,拍拍屁股骂了一声:“一早出来,就知道倒霉,没想到倒的是八辈子的霉。”说完,也跟了上去,四个棍手和七个枪手面面相觑,终于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