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一百六三章 玉子湖之谜

看到莫浮云身后跟了一大队人马过来,陈可莹不由瞪大了眼,还以为莫浮云被擒住了,立刻拔剑在手,不过仔细一看,莫浮云那悠闲的样子哪象被擒住的人,倒是后面跟的一大群人一个个脸上无精打采,说有多霉气就有多霉气。

陈可莹呆了一呆,只觉得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过还是迎了上去,问道:“这是你擒住的?”

莫浮云点了点头,陈可莹朝后面十三人望去,只见一个个太阳穴微微鼓起,都是有几把手的,尤其是其中那铁木舵舵主严良和盟内长老何幸,更是太阳穴高鼓,一看就是内功高手。

莫浮云一边给陈可莹介绍被擒来之人,一边不顾及陈可莹的诧异表情问道:“那四老找到了吗?”

陈可莹无奈的指着不远处正在朝另一间小屋跑去的楚大和易灵说道:“这间屋子没人,他们跑那边去看了。”然后,朝后面那群人瞥了眼,问道:“你怎么擒住他们的,一个是舵主,一个是长老,那其他几人功夫也不见得低啊。”

莫浮云耸耸肩道:“不知道,大概是运气好吧。”

陈可莹白了莫浮云一眼道:“我看也是,无论如何,先问问他们再说吧。”

莫浮云颔首转身,对着众人说道:“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

众人面面相觑,都在迟疑中,谁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是谁心里也都在打着退堂鼓,碰上这个随手就能取人性命的煞星,要说不害怕,那断然是骗人的。

面对莫浮云的问话,众人心里打着小鼓,到底该如何回答,怎么回答才算好。

陈可莹见莫浮云的话起不了作用,还以为是他镇不住众人,遂提高音量的一咳嗽,大声说道:“你们究竟来了多少人,说出来,免受皮肉之苦。”

看着陈可莹一本正经的样子,众人你瞪我我瞪你,这个美丽女子说起话来还有几分官腔,只不过对这种混迹江湖的汉子起不了什么作用。

莫浮云笑了笑,声音变得微冷的问道:“时间不多了,现在我问,你们答。你们究竟来了多少人?”

莫浮云说话间,眼神冰冷的扫过十三人,任何人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正是因为将杀人当成一件随意的事情,一种由心里发出的极寒恐惧充满全身,终于有一个枪手忍不住恐惧的答道:“一共一百三十三人。”

莫浮云微赞道:“很好,他们在什么地方?”

枪手还未回答,严良突然说话了:“莫门主,我想你还是放了我们吧。”

莫门主三个字一出,陈可莹忍不住惊讶的捂住了嘴,吃惊的转头看着莫浮云。那悠闲的身姿之上呈现出一种耐人寻味的气度来,非常人所及,亦非常人能达,陈可莹只觉得眼睛一花,竟被莫浮云的这种奇特气质所吸引了。

莫浮云平静的问道:“严兄不象是不懂世故之人,须知我若是放了你们,那必定要对我有所好处才行。”

严良说道:“莫门主既和元盟主是朋友,那其中的内情相必也知晓了,我也不兜圈子,我们只是四个出来寻找浩月清风队伍中的一组,按照约定,必须在集合的时间内赶回。如果不然,盟内必定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必回寻踪赶来。”

莫浮云浅笑道:“是么,那又如何呢?”

何幸接口说道:“此次前来的一百三十三人中,有盟内的三大长老,白马舵和君子舵的两大舵主,盟内高薪聘请的七大高手,就连普通随从人员都是盟内精选的佼佼者。你认为就凭你们几个抵挡得住吗?”

莫浮云没有半分惊讶的说道:“未曾相遇,谁人能知胜负,我只知道,这些人也都是此次事情的共谋者,这就够了!”说完,一拂袖,也不理众人,大步朝着不远处的楚大和易灵行去。

陈可莹连忙跟了上去,终于忍不住的问道:“你是不是叫莫浮云?”

莫浮云含笑点了点头,陈可莹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自己涉世未深,初出江湖没多久,但是一出江湖便听到了莫浮云一剑杀退天邪派众人的事迹,年轻如此,威武如斯,怎不叫人羡慕,而且传说中莫浮云长得俊美无比,堪于美女相提并论,这一次出现,从一个不懂武学的书生达至强者之境,其中所经历的虽然不为人知,但是其事迹却足以叫人耐以寻味,而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就跟在自己的身边,陈可莹竟然不知。

见到莫浮云走过来,楚大和易灵连忙过来行礼道:“少爷。”

莫浮云问道:“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易灵摇头道:“这四间小屋都没有人在,光从外面看起来,似乎久未有人居住一般,从窗户朝屋内望去,里面的家具都有已灰尘了。”

陈可莹奇道:“莫非这里不是玉子湖么?而且这一批人也是偶然到此的,会不会玉子湖另有地方呢?”

莫浮云沉吟一下说道:“对我们而言,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找其他地方了,看来唯有进去一探了。”

莫浮云说完,大步走到最近的一间小屋旁,轻轻一推,未锁的门一触而开,里面尘埃随着人的进入有些微微的波动,陈可莹等人纷纷跟了进来,环视屋内,的确是许久未有人居住的感觉。

莫浮云轻功非凡,步不染尘的朝里屋行去,简单的屋子很快被走了遍,的确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从屋子里的摆设和物具来看,屋子的主人应该是猎户无疑,若说四个老者隐居在此,以打猎为生,倒也说得过去……莫浮云沉吟片刻,人如鬼魅般的飘出屋外,朝着湖内望了望,又朝四围高山望了望,突然悟通了什么似的,迅速的施展轻功朝着山头之上飞去。

众人不知莫浮云在弄什么,但是已感觉到事情里透着些奇异之处。

莫浮云站在山头之上俯视下方,嘴角终于露出一抹笑意,有山有水有玉,使得莫浮云联想起了一个古阵,以山水为意,以玉为形,重点边在于玉字的那一点之上,莫浮云迅速的飞驰下山头,指着四间房屋靠东的那一间说道:“将它拆掉。”

众人纷纷一愣,莫浮云是因为找不到人,便迁怒于建筑么?楚大和易灵则不管那么多,莫浮云命令一出,他们立刻执行,手中的利剑立刻成为了拆迁的工具,出剑如水,顺势而泻,其剑术之高,可堪江湖二流高手之列,这让严量等人震惊不已,陈可莹亦未料到这二人的剑术能达此境界。

房屋被慢慢的拆除,露出了地板下的一块石头来,这石头并非普通的石头,稍有经验的玉工便看得出这乃是未曾开掘过的玉石原材,莫浮云让楚大将其搬开,楚大应命抬起石头,石头一被移动,众人眼前的湖泊突然间变得不见,取之而来的竟然是一座宏伟的宫殿,众人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宫殿前方的走道,周围石柱林立,雕塑着古代的神像,整个宫殿显得气势辉煌,精美绝伦,这惊奇一个接着一个,众人已是目不暇接了,人人都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的宫殿,这鬼神莫测的变化,无疑于来源于传说中的阵法了,若非莫浮云在此,让众人找个一百年,恐怕也摸不着门路了。

在宫殿的那宽大的厚实大门上方,竖着一张黄金匾额,上面大书着四个字“浩月清风”,不用说,众人也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怪不得没人知道玉子湖所在,原来——这里本来就不存在湖泊。

莫浮云笑道:“以玉为子,以山为辅,寻天地变化,引玉石互补成形,构成幻像,在实物阵法中亦是少见啊。”

莫浮云边说着,就大步的欲朝宫殿走去。

严良此时在后面大声叫道:“莫掌门,找到浩月清风也是没有用的,没有匹配的西夏王氏血统和纹身,他们是不会听你话的。”

莫浮云停住前进的脚步,慢慢转过身来,面容上一片平静。

严良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继续说道:“按照西夏王族的规定,这扇大门只能由皇氏血统继承人开启,擅入者死。据说浩月清风四人,都曾获得雷龙斩的部分绝学,功力高深莫测!”

莫浮云浅笑道:“原来你是害怕我死了,没人给你解穴道,不过——你还是保佑我能活着出来吧!”

莫浮云说完,继续朝内走去,虽然莫浮云剑术卓越,稳居第一流剑手之列,然而当年征服西夏领土的西夏王元昊所用的雷龙斩乃是在战场上斩杀万人,杀过无数的高手,比起莫浮云来,自然是威名更盛一筹了!

看着莫浮云越走越远,何幸亦忍不住的叫道:“莫掌门,进不得啊,除非你是真的想去送死!”

莫浮云的声音遥遥传来道:“送死,我从未想过,不过我从来没有打算让他们听我的话,我只是想——将玉玺拿到手!”

严良等人全身一震,顿时了悟过来,原来莫浮云一早就打算好了,如果取得了玉玺在手,那么对方纵然握有元赋风也没有用了!

转眼间,莫浮云已推开宫殿的大门,随着喀喀的声音,大门徐徐开启,露出一片暗黑色来,看不清楚里面的内容,然而从里面散发出的那种巍然之气让在场所有人都深感一种寒意来临。

莫浮云毫不停留的踏入大门之中,楚大和易灵随之跟了进去,陈可莹咬咬牙,带着沉凝的面色走了进去,余在后面的五派同盟中人面面相觑。

何幸不由问道:“老严,怎么办?进去还是不进去?”

严良苦笑一下道:“不进去也是死,进去也是死,倒不如死前开开眼界罢了,我倒想看一看,传说中的雷龙斩究竟是何等绝学!”

死亡临近脑门上,何幸倒也迫出了一些豪气说道:“不错,我亦想看一看,莫浮云的武学是否能够衬托得上他的狂妄!”

严良和何幸一起踏入到黑暗的宫殿中,后面的众人亦跟随了进来,黑暗随着宫殿的打开而朝着外面蔓延,逐渐达至天边之境,不知何时,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