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之游戏人生

第六十四章 母老虎发威

第六十四章 母老虎发威这天已是年三十的上午,城市里突然空旷起来,路上不多的行人都脚步匆匆,大道两旁的悟桐树早落光了叶子,只留下光秃秃难看的枝杈。

瑟瑟的寒风不时迎面拂过,本该是一片萧涩的场景,但放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却让人觉得充满了浓浓的节日暖意。

街头巷尾,爆竹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闾里豪宅,家家户户都贴上春联,挂起灯笼,准备迎接华夏国这个最为重要的传统佳节。

冯宇衡惬意地躺在自家宽大柔软的席梦思**,似乎是睡着了,其实正在琢磨着自己的奖励点数。

现在有奖励点数3300点,昨天漂亮地完成了两个任务,神话战士排行榜又上移了几位,现在排在39位,形势紧迫,还是命在旦夕啊!冯宇衡不敢怠慢,得赶紧好好强化一下自己。

点开了虚拟菜单,冯宇衡先认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属性:智力100,悟性100,体力185,速度115,敏捷121,力量141,精神200,拥有级格斗术、3级定身术、3级斗气、2级血族技能、2级灵符术和1飘浮术,奖励点数为3300点,神话战士排行榜积分为333,名次为39。

除此之外,戒指里存有步枪一支,核能工兵铲一把,身上穿着天蚤宝衣一套,这就是自己全部的家当。

首先考虑还是升级血族技能升级,这需要2000点,贵是贵点,但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冯宇衡咬咬牙兑换了。

血族技能升为3级,体力、力量、速度、敏捷、精神提升40点,变身技能提升,可以变为麻雀等小型鸟类、兔子等小型啮齿类动物、猫等小型猫科动物,冯宇衡看着这些真的无语了,变兔子麻雀,真是找煮!还剩1300点,还可以将斗气升一级,斗气虽然是个好玩意儿,但自己也不能升得一点也不剩,留个1000点以防万一还是必要的,暂时就这样吧。

冯宇衡又调出菜单,认真地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属性:智力100,悟性100,体力225,速度155,敏捷11,力量181,精神240,拥有级格斗术、4级定身术、3级斗气、3级血族技能、2级灵符术和1飘浮术,奖励点数为1300点。

以后很有可能还要面对鬼眼樱子这个恐怖的角色,当然,山木光夫那家伙可能更加恐怖,这个自己不用考虑,由萧林峰和张笑去伤脑筋,鬼眼樱子跟自己多少结了点梁子,自己主要还是应该想想怎么对付她。

还剩下1300点,冯宇衡又花了5点兑换了一支画符笔和一大堆朱砂黄纸桃木板之类的玩意儿,准备开始练制灵符以备不时之需了。

“乖乖!”看着那画符笔,冯宇衡不由摇头叹道:“我怎么可能想到,我堂堂的冯宇衡也有学着画符捉鬼的一天,这造化真是他***小熊猫,罪过罪过啊!”今后很有可能要经常碰到鬼,应该先画些符备用。

这系统确实强悍,从未学过捉鬼画符的冯宇衡,掌握了灵符术后,突然懂了许多避鬼退鬼的法术,脑子里还清晰地冒出许多符咒的画法。

画符先要净心,敕咒,正襟危坐,存思运气,纸为媒体,笔为渠道,人为源泉,一鼓作气画出所要画之符,中间不可有任何间断停顿。

现在冯宇衡的精神力达到240,自然很容易就清除杂念,笔下龙蛇飞舞,很快就画好了一大堆定鬼符、惊鬼符、火球符和闪电符。

看着这些画好的灵符,冯宇衡心中也是没底,也不知这些东西到底灵是不灵,现在上那去找个鬼来让我试试?要不,干脆去把杨雪霖那厮捉来打死,把他变成鬼来试试。

他胡思乱想一阵,为防万一,还是又打开系统,以10点一张的价格购买了20张天师灵符。

这符可是好东东,揣在身上,恶鬼靠近时会自动燃烧示警,在符烧成灰烬前,恶鬼不能近身。

再说这可是系统出售的符,自然是质量有保障,不象自己画的符,也没拿到质量认证,不知算不算是假冒伪劣产品。

这么一折腾,点数只剩下1095点,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

一想到钱,冯宇衡立刻从戒指里掏出那5万块钱来,正是从杨雪霖那倒霉孩子身上刮来的肉,他流着口水狞笑着,把那沓新崭崭的钱点了一遍又一遍,天哪,还真是5万块!而且,戒指里还有一张五十万的卡!这么多钱,冯宇衡第一次觉得自己已挤身上流成功人士的行列,父母整天担心自己的大学学费,这下算是搞定了,不过该怎么跟他们开口呢,一下摸出这么多钱来,会吓死人的!这时,楼下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喧闹,一个破锣般的大嗓门不停地大喊大叫着,似乎在同人争执着什么。

怎么回事,这不是小区住宅吗?竟然有人跑到自己家里来撒野!冯宇衡急急地走了下来,只见客厅的门大开着,一个肥胖的中年女子双手叉着腰堵在门内,正指手划脚地冲母亲大声吆喝着,“你怎么做的事?就这样还想赚钱!50块就这么好赚!打碎了东西偷偷摸摸地就开溜,你***什么东西!什么玩意儿!”郑秀梅畏手畏脚地站在一边,嘴里一个劲儿地道歉,门口已挤了好几个看热闹的老媪,小区生活平淡而枯燥,难得有人大吵大闹一回,自然是闻声而至,先睹为快!看见冯宇衡走下来,那中年女人又对他虎吼道:“你家的保姆打烂了我的东西,是不是该你们赔啊!”听了一会儿,冯宇衡大致明白了,原来母亲为了贴补家用,竟然在小区偷偷地兼了钟点工,赶着在春节前帮小区的住户搞卫生做扫除,可怜郑秀梅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小区的住户,只说自己是保姆,一连做了好几家,在这肥婆家时终于出事了,累得头晕眼花的郑秀梅失手打碎了个碟子,当时肥婆的老公也没在意,只说是小事算了,谁知这肥婆回家得知后,立刻就不依不饶的吵上门来。

眼见那肥婆越吵越凶,冯宇衡又是心痛又是愤怒,赶紧掏出一百块钱朝那肥婆脸上一扔道:“什么大不了的事,钱还你!”那肥婆骂骂咧咧地拾起钱道:“臭小子你骂谁呢!杀人偿命,欠帐还钱,你家保姆打碎了我那碟子,不该赔钱啊,你凶什么凶!”说罢,肥婆扭着屁股就准备离开。

冯宇衡忙一把扭住那肥婆道:“东西打烂了我们赔钱没错,钱现在还给你了,可人不能让你白骂,先道歉了再走!”肥婆大怒,转身骂道:“道歉,道你妈的飞机!我那碟子是在欧罗巴买回来的,值二百多欧元,你才赔一百块钱,我还道歉,道你***火车头!请的什么破保姆,居然还到处兼职都不知道管管!”“别保姆保姆的,那是我妈!”冯宇衡火了。

“你妈!”那肥婆愣了一下,“住这么漂亮房子还让自己老妈去打工,你可真不是个东西!我看你们娘俩都一个贱样,钻到钱屁股眼子里拔不出来了!”冯宇衡那个气啊,怒道:“你怎么还骂人!”“骂你怎么了!老娘我还揍你这瘦皮猴!”那体重二百斤的肥婆自然没把瘦瘦的冯宇衡放在眼里,伸手抓住他的衣领用力一推,满以为这一下至少可以让冯宇衡跌出个七八米远,谁知却象蜻蜓撼树,冯宇衡连一动也没动。

见那肥婆居然先动手了,急怒之下,冯宇衡没有多想,扭住肥婆的手腕一拧,只听“啪”的一声,那手腕立刻应声而断。

肥婆愣了几秒钟,突然象杀猪般嚎叫起来:“我的个亲娘哟!杀死人了!这个天杀的小强盗哟!谋财害命!”伴随着高昂而有节奏的嚎叫声,肥大的身躯也“嗵”的一声滚倒在地,捧着手腕在地上拼命打着滚,震得房子不停地抖动,嘴里飞快地把冯宇衡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了一遍。

冯宇衡遇上这事也是手足无措,总不能一道斗气将这肥婆切成两半吧,郑秀梅更是被吓坏了,急忙打电话叫小区保安。

一会儿,几个保安跑上来,用一个简易担架抬着那不停惨叫的肥婆下了楼,旁边看热闹的老媪们立刻围上来七嘴八舌道:“小伙子,这下你可闯祸了,惹了咱们小区出名的母老虎,她家有钱有势的,可不好办哦!”郑秀梅听了再是着急,拉着冯宇衡也跟了过去。

小区的诊所里,医生简单看了一下道:“只是脱臼,问题不大,接上就好。”

说着,想帮肥婆接手腕,肥婆立刻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狗头赤脚医生,和那小强盗串通好了谋财害命!你那狗爪子敢碰我一下,瞧老娘不死给你看!”那医生连连摇头,无可奈何地退了开去。

物管中心的王经理不知何时已走了进来,对那肥婆道:“王太,别嚎了,又不是啥大问题,喊破嗓子也没用!”肥婆大怒,骂道:“你们这些死保安,养着你们有啥用!还不快把那凶手抓起来送警察局!”王经理忙笑道:“王太,算了吧,都是邻里邻居的,为这点小事吵什么吵,啥事不是顺顺心、低低头就过了,何必搞得这么大动肝火!”肥婆骂道:“小事!让他把你的狗爪子弄断试试!”王经理道:“没有断,只是脱臼,让医生接上就没事了。

要我说啊,你就算了吧!”“算了!没门!”肥婆的声音震得诊所的墙壁一个劲儿的晃,大声叫道:“知道我是谁不?这次我要弄不死他,就认他当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