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之游戏人生

第六十五章 鲸吞香茗如牛饮

第六十五章 鲸吞香茗如牛饮王经理冷笑道:“我当然知道,你爸是人事局局长,你老公是劳动局科长,不知说了多少遍了,这满院子谁不知道?逢年过节的,提大包小包上你家送礼的人多得排队,大家也亲眼看到了。

不错,你家有势力,但我还是劝你一句,这世上有些人,就算你们全家绑一块也惹不起!”肥婆眉毛一挑,眼见就要发火,王经理凑过身去,在她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肥婆一脸的怒气立刻转为惊讶,进而又是疑惑,道:“你少蒙我,他老妈整天在小区里做保洁,怎会有这样的事!”王经理不屑地嗤道:“你也不想想,做保洁的能住得起这样的房子?话我讲到了,你爱信不信。

现在,我就要带冯先生走,你若还要闹事,直接去找华夏鼎天吧。”

王经理不再理会发蒙的肥婆,转身对冯宇衡道:“冯先生,萧总要我转告你,今天晚上要宴请倭国客人,你如果想出席,咱们这就走吧。”

冯宇衡点了点头,心道原来这王经理也是华夏鼎天的人,看来自己拧断个把人手腕也是小事一桩,不用再提了。

一边的郑秀梅立刻急了,忙道:“哎,小衡,怎么今晚也要出去啊!这可是年三十,怎么也得在家吃顿团圆饭吧!”冯宇衡忙道:“妈,我这是有急事正事要办,咱们明天再吃团圆饭不也一样吗?”“不行!”郑秀梅紧紧地抓住儿子的衣服道:“今天你不给妈说清楚就不准走,这些日子你整天神神秘秘的,我和老头子在家提心吊胆,到底有什么正事,这年三十也要往外跑!”王经理咳了一下,对郑秀梅道:“大姐,你别多心了。

冯先生已经在我们华夏鼎天西南总部任职,现在是萧林峰总载的助理,算起来,他还是我的上司呢。

今天晚上我们是去参加倭国客户的酒会,他不去可不行,放心吧,绝对是正事。”

郑秀梅一脸的诧异,道:“小衡在华夏鼎天上班了,还是萧总的助理,他一个毛孩子,能助个啥理?再说,他还在上学呢。”

王经理道:“大姐,你就放心吧,这助理有事才去忙,没事就去上他的学,不会影响的。

还有,可别小看了冯先生,萧总常夸他是人中龙凤,将来迟早会出人投地的!”但凡做母亲的,没有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儿子,郑秀梅犹豫一会儿,这才乐滋滋地松开了手,嗔怪地对冯宇衡道:“小衡,你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告诉我们一声!”冯宇衡嘴里喏喏连声,对母亲摆了摆手,就跟着王经理赶紧走了出去。

一边的肥婆早已偃旗息鼓,拼命把头缩进病床的被子里,努力想象着自己肥壮的身躯缩得小些,再小些,只要不让人看见就万事大吉了!华夏鼎天的高层人物,我的亲娘哦,那可都是和京都大头头们挂着勾的,自己怎么惹到这种人头上去了!不过,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如果借此机会真的认了这个干爹,那才叫因祸得福呢!肥婆心里暗自盘算,想得甚美,一双虎目脉脉含情,悄悄地瞄向一边的郑秀梅,这可是干奶奶哦!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S00,王经理抢先一步打开车门,恭恭敬敬地把冯宇衡请上车,这才转到驾驶位,发动车子离开。

冯宇衡坐在车上,心下暗道,怎么自己走到哪身边都有华夏鼎天的人,在学校里有司南,小区里有这王经理,难不成他们一直在监视自己?于是试探着问道:“王经理原来也是华夏鼎天的人?”王经理忙答道:“叫我王诚就行了,我负责这新城区片所有华夏鼎天门下地产的物业管理,那天萧总让我为你们安排房子,时间太仓促,一切都准备得草草的,冯先生有什么不满意的直接跟我说就行了。”

冯宇衡道:“多谢你了,王哥,你也别叫我冯先生,叫我小衡吧。”

王诚点点头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衡,萧总让我转告你,今天我们反客为主,干脆先下了帖子,主动请倭国那三个家伙吃饭,免得他们再背地里搞什么花样。

对了,这三个家伙可都不简单,到时咱们得小心点,你有称手的家伙没有?”“称手的家伙?”冯宇衡一阵暴寒,又不是古惑仔打架争地盘,要什么家伙!不过,看来这家伙也不简单,好象也是桃源的人物,于是冯宇衡故意问道:“王哥,你跟着萧哥多少年了?”“这话说起来可长了!”王诚叹道:“我祖籍川北,家里也有几十亩薄田,在当地也算得上殷实。

建国后就麻烦了,被仇家陷害,没日没夜的斗得死去活来,眼看这一条小命要送掉了,亏得遇上了萧总救了我,后来我就一直跟着他,算起来也四五十年了吧!你别看我三十多岁的样子,其实今年已近百岁了!”又是一头妖怪!冯宇衡抱着头靠在座椅上彻底无语了,这华夏鼎天可真是个妖怪集中营,里面到底养了多少怪物!由于已是年关,街上行人车辆少得可怜,一向无比暄嚣的城市难得露出了恬静的一面,也让那王诚有机会把车开得飞一般快,似乎全不在意身后频频亮起的电子眼。

车行了约半个小时,拐进一片花木幽然的宅院。

宅院是典型的华夏古典建筑,小桥流水,曲径通幽,格局十分雅致,除了偶尔巡逻而至的保安,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两人下了车,王诚当前领路,七转八绕,走进了一座仿古格调的厅房,厅上“雅园”两个大字,龙飞凤舞,苍劲飘逸,十分醒目。

厅中已摆起一张大八仙桌,萧林峰、张笑、司南三人围坐一处,见了冯宇衡,萧林峰笑着招呼道:“小衡来了,先坐着喝口茶吧。

这大年三十的,居然把你拉出来,可真是过意不去。”

冯宇衡找了个位子坐下,王诚却束手立在一边。

萧林峰见状,也淡淡地道:“王诚也坐下吧,现在没外人。”

王诚这才坐了下来。

冯宇衡四下环视,见这厅堂古色古香,件件装饰物品无不古朴庄严,应该都是价值不菲的古玩。

萧林峰笑道:“小衡,这雅园是我平时静心品茶的地方。

活了一千多年,什么玩意儿都看淡玩腻,唯有这茶却是越品越有滋味,何心静心,唯有香茗啊。”

说着,亲自斟了一杯碧绿晶莹的茶水递给冯宇衡道:“古人品茶,啊,不对,应该说咱们那个时候的人品茶,要讲究什么“三不点”、“七禁忌”,克服什么“造、别、器、火、水、炙、末、煮、饮”九难,你哥哥我俗人一个,弄不来这些,也就图个宁心静神罢了。

来,你试试如何。”

冯宇衡抓过那精致的茶杯,咕咚一口吞了下去,道:“不错,好味道,我正好渴得很。”

张笑大笑道:“六哥,跟他谈这个如同对牛弹琴,让他品茶也是牛饮鲸吞,我看直接给他壶白开水也就是了。”

冯宇衡讪讪地笑道:“八哥别笑我了,这些我确实一窍不通。

对了,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要请那些倭人的客?”萧林峰道:“这是八弟出的主意,与其让那些小人在背后不停捣鬼,咱们处处小心防范,不如我们尽个主人的东道,送了帖子去,摆明着就请那三人过来一聚,既不失礼,又掌握主动,看看这些家伙能有什么道道。”

冯宇衡盯了张笑一眼,心下暗道:“看来这个笑咪咪的坏蛋肚子里鬼主意不少,自己可得小心提防着点。”

这时已近正午,有人送上几样小菜,几人吃过午饭,继续坐着饮茶闲谈,很快几个钟头就过去了,眼见日头西斜,耀得一屋子金光灿灿。

这时,一个身穿玄衫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先对张笑点了点头,又俯身对萧林峰道:“六哥,东升会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