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之游戏人生

第六十六章 恶客狮子大张嘴

第六十六章 恶客狮子大张嘴萧林峰剑眉一扬道:“好,快请!”说着,领着张笑、司南、王诚等人迎了出去,冯宇衡也缩手缩脚地跟在后面。

没走多远,就看见山木光夫等三人快步走来,三人都身着和服,神情幽雅,特别是山木樱子,一套雪白的和服,衬托得身材更是窈窕修长,头上盘着个华丽的发髻,脸上略施薄粉,当真是艳若桃花,面如寒霜。

萧林峰连忙上前,嘴里连连客气,将三人让进厅堂,分主次坐下。

这次司南、王诚两人都站在一边。

很快就有人就送上茶水、面点,山木端起茶碗微微啜了一口,转头对樱子道:“这华夏国的茶果然是好,虽然泡不得法,但也别有一番深厚悠长的滋味。

就如同这华夏国的文化,虽然近代衰败,但仍然底蕴悠长,值得细品珍藏啊。”

萧林峰笑道:“这可巧了,方才我们也正在谈论茶道,说来惭愧,我对此只是一知半解啊,这泡出来的茶山木先生自然瞧不上眼了。”

山木慢慢放下茶碗道:“茶与茶道都源自华夏,但却光大于我大倭国。

古时我倭国称华夏为震旦,那时,震旦的上等茶叶可是千金难求啊,我倭国人无不翘道仰望贵国的茶道。

如今,华夏茶道已失传久矣,唯我大倭国将之发扬光大。

可见,创业艰难,守成更难,凡事若不能持之以恒,最终都难逃消亡没落的下场,世间万事,无不如此啊!”萧林峰道:“先生的话似满含机锋,在下驽钝,难以明了。”

山木微微一笑,接道:“桃源一直执华夏牛耳,创始至今已有二千余载,令师天机二千年雄视一方,如今廉颇老矣,渐呈西山日薄之状,当效古圣禅让之礼。

我大倭国东升会雄起于六百里河山,如日中天,华倭同源同宗,本为一体,值此西酋势炽,东圣暗弱,理应当仁不让,取桃源而代之,桃源东升联手合力,以求光大华倭文明,重振东儒雄风。

萧先生当世俊杰,深明大义,断不会作世俗人小儿女之见,自当玉成此等盛事。”

冯宇衡一头雾水,向旁边的张笑问道:“这老头子叽哩咕噜地说了一大通,我怎么一点都没听明白。”

张笑道:“他倭国方言的口音太重,你当然听不明白。

我帮你翻译一下,大意是你们华夏桃源的人都老了,瞧我们东升会多年轻,多能蹦哒!干脆你们就安心养老吧,把你们的房子、票子、妹子都交给我们打理,以后有点剩汤剩饭啥的,咱也不会忘了你。”

“哦!”冯宇衡点头道:“原来如此,那咱们给不给他们?”张笑又道:“我华夏国向来对朋友大方得很,割肉挖骨,抽筋吸髓,也要满足外国友人的要求,照理说,应该双手奉上才是。”

“你说的是旧政府吧!”冯宇衡多少也学了点历史,义正词严地说道:“华夏民族任人凌辱的时代早就过去了,谁再敢欺上门来就打他个狗血一头、生活长期不能自理!”萧林峰对山木笑道:“真是辜负先生一番美意了,我这两位兄弟话粗理不糙,兄弟也是此意!”山木摇头叹道:“久闻华夏桃源八子中以阁下最为远见卓识,谁知也是这般短视,动不动就搬出政治历史自虐。

可惜令师天机早已隐居,否则以他之见识,当能明此大体。”

张笑突然插嘴道:“老爷子满嘴之乎者也,似乎对咱们华夏古文颇有研究,殊不知有一句话叫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用我们乡下话来讲,那人家的闺女媳妇再漂亮,那也是人家的,不能我看着好看就硬爬上床去!”“对啊,就是嘛,难道你们倭国没这个规距吗?”冯宇衡立刻拍手大笑,眼睛有意无意地瞟向坐在一边的鬼眼樱子。

山木樱子气得一张粉脸涨得通红,作势就要起身。

山木光夫忙伸手拦住她,道:“两位竖子之见,不足与谋。

刚才这番话,就请转达令师,我东升会对华夏文明仰慕久矣,贵派实不该处处阻挠,与我为敌。”

张笑奇道:“我就弄不明白了,咱们什么时候处处阻挠你了,又什么时候与你们为敌了。

这华夏国你要就来,除非违法犯事,否则谁又能阻挠你了?还有,明明是你们先找上门来掂量我们哥几个的,怎么成了我们故意与你们为敌了?”山木光夫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请问两位,凤凰山后山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入?西陵地宫又为什么不让我们参观?”萧林峰道:“凤凰山后山是军事禁区,西陵地宫是国家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事你应该去找政府反映情况,我们华夏鼎天不过是个商业集团,问我们怕是拿着猪头找错了庙门吧?”山木光夫冷笑道:“萧先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华夏国的事情问你桃源组织绝对错不了,若不是你们在幕后操纵,贵国政府怎么会把这两处要地圈起来。”

张笑道:“且不说政府的行为与我们有没有关系,就算是咱们的意思把这两处圈起来,又碍着你们倭人什么事了?这可是咱们华夏国的地盘,又不在你倭岛上,老爷子你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居然管到我华夏国的地面上来了。”

山木光夫脸色开始不悦,推开茶碗道:“二位无须再演戏了,这两处地界正是异能宝地,这全天下所有异能者都有权进入,异宝者,有德者据之,不能说是在你华夏国就成了桃源的,限你桃源半年之内解除禁令,否则……”“否则怎样?”萧林峰与张笑齐齐站起身喝问。

山木光夫微微摇头,叹道:“一直以为你二人既为桃源鼎柱,必有过人之处,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话已至此,想我东升会有备而来,绝非你桃源所能抗衡,早断愚念方为上策,信与不信,悉听尊便。”

眼见冯宇衡又一脸迷糊地看着自己,张笑叹道:“我真成了耗子翻译,这老爷子说,你这两个小子虚有其名,其实笨得很,也不想想,咱们大老远的从倭国赶过来,没点本钱敢来叫板吗?劝你们别想着动刀动枪的拼命,老老实实的,洗干净了脖子等着让咱们砍吧!”冯宇衡怒道:“切,咱们是吓大的!咱们华夏国十几亿人,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你们了!”山木樱子狠狠地盯着冯宇衡,冷如冰霜的脸上射出寒光,她上前一步,伸手作势就想动手。

山木光夫突然喝道:“退下!”山木樱子忙低头答道:“是,父亲大人!”轻轻地退了回去。

山木光夫继续道:“我们倭国人凡事先礼后兵,今天话已带到,这酒宴就心领了,改日自当再来请教!”说着,三人一齐退了出去。

冯宇衡心念一动,悄悄跟在身后,远远地看见三人上了一辆尼桑商务旅行车,这时,系统突然给出B级强制任务——跟踪倭人一探虚实,奖励点数1500点,完成时限,今日内。

这任务真的有点变态,冯宇衡暗忖:“不过这帮倭人这么死缠不休,也不知要争什么宝贝,既然他们不肯罢手,以后麻烦一定没完没了,正好我就跟着探一探他们的虚实,以后萧哥也可以攻他们个出其不意!”他存了报恩之心,也不顾凶险,立刻变成一只麻雀,轻轻巧巧地飞落到车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