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264章 屠戮六界(二)

可能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许天影不但从神界来到仙界,还先风才一步救了一部分风才要屠杀的目标。

风才当场就出手要干掉他,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许天影的身上似乎有件神奇的法宝保住了他的小命,连风才的法则都拿他没办法。

飞雪区,风才走在小路上,神色邪异,杀了许多神魔,魔刀的威力再次提升了许多,配合魔刀之威,风才的战斗力也有所提升。

天上下着雪,晶莹的白雪落在风才的身上,令下几十度的低温却不能冷却风才的魔意。

在这个埋仙之地内,天气不知道什么原因变的极为混乱,一会儿暖和如春天,无数花朵争相开艳,一会儿又炎热无比,比普通夏天的高温

还要高出好几倍,大地一片枯黄。

最令人惊奇的大概就是秋天的情景了,无数植被从地底下生长出来,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开花结果,无数神物级的花草水果茂盛了飞雪区,

整个飞雪区似乎变成了一处仙镜。

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风才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现在的大魔王,死在他手下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

浓烈的魔意随着他脚步的移动而移动着,此时此刻,风才练就了魔魂的高阶形态,整个灵魂都被魔念同化了。

高强度的魔意竟形成了实质化的力量,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突破,随着魔魂的强度提升,风才对战意的了解也更加深刻了。

“许天影,别躲了,出来吧,你的法器已经对我失去效用了!”风才对着空气说道,他的声音并不太重,但是隐藏在某个地方的许天影与

被他救下的人都听到了。

没有人回应风才的话,他们不敢出声,把身上的气息压到最低,得许天影的法器之助,风才还真的感应不到他们的气息。

“谁啊,吵死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同时,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风才的身前,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道:“你是哪来的笨蛋,难

道不知道这里是飞雪区吗?居然敢在这里撒野!”

“滚!”风才的眼睛已经变成了完全的黑色,看着人的目光竟也带着强烈的邪恶气息。

看着风才的眼睛一会儿,高大的身影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一丝诡异的寒意侵入了他的意识空间,他哆嗦了几下,突然大吼一声,朝风才

冲了过去。

砰的一声,风才伸出右手,轻松的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这高大的身影是一只熊,一只修成大妖兽的熊,熊以力量著称,修成大妖兽的熊,其力量更是惊人。

风才的脚似乎动了一下,说似乎是因为熊妖实在没看清楚他动脚了,熊第一个感觉竟是自己倒飞了出去,待落地之后才感觉到一股力量作

用在自己的身上。

慢步走到熊妖的身边,风才又是一脚,熊妖再次飞了起来,这一次,他飞到千米高空时突然爆炸了,一刀魔光瞬间冲上天空然后落下,熊

妖就这样去了,他死的很郁闷。

“出来吧,你再藏下去也没用的,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屠光飞雪区吗?”风才再次出声了,整个飞雪区的修行者都听到了。

隔了几秒,许天影终于还是出现了,他不能不出现,因为用上百万修行者的声明去换不到百人的性命,显然不值得,而且他也不允许风才

再这样继续杀戮下去了。

“风才,你这是何苦呢?你的仇人都已经被你杀光了,他们与你……!”许天影苦口婆心的劝解风才,希望能借言语打动他,不再继续无

辜的杀戮。

但是他失望了,此时的风才已经不存在哪怕是一点点的善心,只要是敌人,他都要杀,要杀的干净。

“你废话太多了,把他们交出来,否则我连你也杀!”

“风才,你太让我失望了,这才几年的时间,你整个人完全变了,你以前拥有无比的善心,做了无数人几千年几万年都完成不了的善事,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还是原来的风才吗?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风才?”许天影无比愤怒的咆哮。

因为两人距离靠的太近,许天影喷了风才一脸的口水。

风才擦了下脸,道:“看来你真的不想活,既然如此,我送你一程!”

“等等!”

“原来你也怕死!”

“不是!”许天影吸了口气,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想提醒你一件事,你即使杀光仙界的人也没用,因为你的仇人在神界

,你别忘了,当年他们不但害我,也害你姐姐,风如梦差点被他们杀死,你这些年来经历了上百次的死亡,也是因为他们!”

“这一点不需要你提醒,我清理完仙界,自然会去其他各界!”风才扭了下脖子,发出咯咯的骨骼摩擦声,道:“我要杀光他们,既然他

们不想让我活,那我就先杀了他们!如果你还要阻止我,我连你也杀!”

“风才!”许天影大喝着风才的名字,双目瞪的几乎要突出来了,脸上充斥着一层奇异的红晕:“是,归家的人的确害过你,但是害你的

人是归家四老,而不是所有归家的人,你为何一定要赶尽杀绝?还有,欧阳家那些无辜的人与你有何仇恨,你为何要杀光他们?还令他们永不

超生?你不觉得你的所做所为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了吗?你以为你这样做,你的亲人在冥界会好过吗?”

“你知道他们在哪?”听到自己的亲人,风才的神色微微的变化了一下,那已经淡化到几近消失的亲情在刹那之间竟还能影响着他。

“我当然知道,他们都是有功德在身的人,冥使自然会好好对待他们!”说到这里,许天影冷静了一些,道:“风才,不要再继续无辜的

杀戮了,你姐姐,你妻子,你的孩子都不希望看到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吗?”

“当然是,一定是,绝对是!”许天影连续说了三个肯定的词语,顿了一下,继续道:“你知道吗,在他们的心目中,你是善的化身,你

曾经救人无数,你曾经做下无数善事,在风如梦的眼里,你是一个可爱的弟弟,在你妻子的眼中,你是一个可靠的男人,也许在她们看来,即

使走遍世界也找不到像你这么好的老公了!”

“我有孩子,是吗?在他们的心目中,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也许是真的被说动了,风才脸上的魔意竟淡化了许多,恐怖的杀意也不再

强烈的让许天影窒息。

“你有好几个孩子,他们都很乖巧,在他们的心目中,你是一个完美的父亲,即使你消失了这么多年,他们仍然深记着你,当年你离开他

们的时候,他们还很小,但是他们永远都会记得你,因为你是他们的父亲,你是他们心目中世上最好的父亲,他们喜欢和你待在一起,喜欢吃

你做的饭,喜欢……!”

“我放他们一马,如果……!”风才的神色终于变化了,不再如魔鬼般的冷漠,眼神里多了一丝感情。

“没有如果,我敢保证,他们绝对不会再有害你之心,风才,相信我,你还记得你经常说的话吗?”

“什么话?”

“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好人的话,那这个人就一定是我风才!”

“我有说过这句话吗??”

“有,你说过的,虽然你忘记了,但是你真的一个好人,你个令无数人永远记忆并崇拜的好人!”

“虽然我不信,不过你的这句话说的我有点心动!”

……

风才走了,许天影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几乎不相信自己刚才真的直面魔神般的存在,还说服了对方。

虽然是大天神,但是许天影很清楚自己与风才之间存在的差距,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拿出家伙与风才对战了。

刚才对话的时间里,风才并没有对他透露强烈的杀意,但是风才光是用他的眼神就看的许天影几乎无法呼吸,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死亡是

如此是接近自己。

想当年,许天影即使是面对归秋海也敢发表正义之言而出手击杀他,虽然当时的归秋海根本对他没兴趣。

虽然两人在风才的意识空间里呆了不短的时间,但是许天影并没有亲身体验过归秋海的强大,刚才对上风才,他是第一次感受到魔神般可

怕的压力。

几个与风才敌对的势力剩余成员走了出来,看到他们安全了,许天影总算是松了口气。

“刚才我与风才的对话你们也听到了吧?”许天影站了起来,看着他们说道:“我知道,你们中一定会有人想着报仇,几近灭族之恨不是

那么容易放弃的,但是我劝告你们一句,如果你们不想真的灭族,还是不要妄想去招惹风才了,他连风家的人都敢杀,更何况是你们了,还有

,如果你们非要报仇的话,先来找我,连我这关都通不过,我劝你们还是放弃吧!”

“难道就这样任由他杀了我们的族人而不管吗?”有人愤怒而不甘心的叫道。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在风才不具备现在的能力之时,你们还不是一样没把他当人看,杀他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们根本不会放在心

上,别忘了,就是你们的族人杀死了他的老婆孩子,错也是你们在先,我在此说一句,如果你们要报仇,我不会阻拦你们,但我也不会再救你

们,因为我很清楚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如果你们真的灭族了,那也是你们自己找的!”

说完,许天影也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了,直接把这些人送出了飞雪区,他们只是在飞雪区的边缘地带而已,在许天影的护送下自然可以轻

松离开的。

----

离开飞雪区,风才的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许天影说过的话,隐隐之间,他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些事情。

“老婆?孩子?亲人?”风才不断重复着这三个词语,失神之间,他竟没注意到自己出了飞雪区,不久之后他又回到了飞雪区。

人走路时,如果没有具体的方向性,如同黑夜中无光引路,走过一段路后就会发现他其实是在绕圈走。

此时,许天影早已经带着那些人离开了。

一声怒吼惊醒了风才,他回过神来,望向声音出处,却见两只妖兽正在打架,一只是熊,一只是猴子。

“喂,你有完没完啊,我都说了好几次了,你老公不是我杀的!”猴子气急的叫道,他身上有伤,看上去不轻,不是熊的对手,只能郁闷

的躲避着。

“你胡说,如果不是你,我老公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一定是你嫉妒我们两夫妇的境界提升了,所以你害死我老公,我知道,你

一直很嫉妒我们,暗中对他们施了不少次阴招了,一定是你!”母熊愤怒的咆哮。

“你……等等,杀你老公的人来了,就是他!”猴子突然跳出战圈,指着刚刚回过神来的风才叫道。

“老公?老婆?孩子?”风才有些茫然的说了三个词语,突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

画面中,有两个小孩子在一个美丽的**身边嬉闹,发出咯咯的笑声,看他们的神情,他们很快乐。

“对了,是他们,奇怪,我怎么对他们的印象很淡?”风才惊喜的叫了一声,他想起了柳如烟,还有他与柳如烟的两个孩子:“不对,他

们是我的……糟糕,我炼化了那个世界!”

他这边还在自言自语,那边的母熊听猴子之言,竟立刻相信了,她朝风才冲了过来。

失神之下,风才一下子就被撞飞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他定住身子,冷眼看着母熊,道:“你找死!”

“你敢杀我老公,我要宰了你!”母熊发出愤怒的咆哮。

一脚,只是一脚,风才就解决了母熊,母熊没有找错复仇的对象,但是她没有搞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所以死的很没价值。

猴子怎么也没想到风才这么厉害,他并没有看到风才杀熊的经过,只是刚才被逼的急了,随便找了一个替死鬼,没想到这个替死鬼的战斗

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你这该死的猴子,居然敢阴我!”风才冷哼一声,朝猴子走了过去。

猴子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跑,但是他的速度怎么可能快的过风才,他刚起步就被风才追上了。

风才随手一抓就抓住了猴子,他捏着猴子的脖子,道:“你想怎么死?”

“救命啊……!”猴子恐惧的大叫,他的声音不是从喉咙发出来的,而是从腹部发出来的。

“恩?”风才盯着猴子的腹部,他的脑海里闪过几副画面,画面中的主角都是美丽的**,她们都怀孕了,大着肚子……

啪的一声,风才随手扔掉了猴子,脑子里不断的重复着刚才的画面。

“是我的孩子?”风才的神色不断的变化着,一会儿柔情一会儿邪恶。

强烈的亲情联系不断的冲击着风才的心灵,看他的神情变化,竟有从魔性中恢复过来的趋势。

如果无人干扰,风才也许真的有可能恢复正常,但是就在他抱着脑袋不断回想的时候,一声巨大的轰隆传来,大地剧烈的震动了几秒钟,

把风才的记忆彻底打断了。

风才站直了身子,眉头微微皱起,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远方凭空有一座宫殿拔地而起,高大的宫殿仿佛一座万丈远山矗立在天边

,令人震撼。

一瞬间,风才跨越十里出现在宫殿的附近,冷眼看着宫殿,他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这个宫殿他越看越觉得熟悉。

“奇怪,我好象在哪见过这东西?”一边自言自语,风才一边信步走向巨大的宫殿。

推开巨门,风才顿时为眼前的景象一呆,宫殿之内竟是无尽的星空,满天的星斗在闪烁,一条条淡淡的星舞萦绕其间。

“我好象来过这里,似乎是那个给什么机会的地方?”风才的脑中出现零碎的记忆,归秋海说过的几句话他还记得一点,仔细去想的时候

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一片星空,没什么好看的,风才转身走出了神殿,刚离开神殿的范围,神殿凭空消失了。

“搞什么啊?”风才回过头却见宫殿消失了,不由吓了一跳,这个宫殿居然可以在他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的消失,简直不可思议。

连续两次被打扰,风才没有记忆起柳如烟的事情,他也忘记了那一半仙界被他炼化的事情。

无论是柳如烟还是一半仙界,或者是他的孩子,这些事情对现在的风才来说都不重要。

一股强大的气息慢慢的浮出了大地,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空气似乎也被凝固了,大地一片沉静。

风才猛然扭头看向西方,神识瞬间被释放出来,笼罩住了方圆百里。

九十七里外的一座山谷里,一块巨大的墓碑矗立山谷之中,足有一百多米高,山谷一片血红,竟流淌着长河般的鲜血。

触目惊心鲜血之中,漂浮着无数骸骨,有人类的,有魔兽的,恐怖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山谷。

风才看到,在山谷的入口处,鲜血滚滚却不能离去,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了鲜血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