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265章 血魔灵,大神

飞雪区。

一座狭长山谷的谷口,风才看着漫山遍野的鲜血,心头暗暗惊异。

在山谷的入口处,鲜血滚滚却不能离去,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了鲜血的去路。

无数森然白骨漂浮在鲜血之上,如同翻腾江水中的树枝。

恍惚间,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影从翻腾的鲜血长河中浮现,那骷髅头影似乎是在挣扎,张开血盆大口发出阵阵令人胆寒的咆哮。

“什么东西?”风才从进入修行界到现在大大小小不下千战了,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诡异又让他觉得恶心的景象。

“嗷……!”一声长长的鬼啸传来,骷髅鬼影沉入血河之中,过了一分钟又再次出现。

“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出来!”看了几分钟,风才有种想吐的感觉,他把目光落到右边的草地上,心中的恶心感顿时散去了不少:“再

不出来,我就灭了你!”

“哈哈……!”骷髅鬼影发出低沉的笑声,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虚弱的样子:“你杀不了我,我血魔灵从虚无之中诞生,历经千万年,从

无数神魔之血精华中孕育而成体,为不灭之灵,你杀不了我!”

“切,什么狗屁血魔灵,你以为我没看出来吗!你个鬼东西,不过是被人囚禁在此的失败者而已,这种话都说的出来,还真是无耻!”风

才到底是风才,一眼就看出那个恶心的家伙是被囚禁起来的。

“你……果然有点不同!”被揭穿了把戏,骷髅鬼影也不生气,他缓缓说道:“你若能帮我脱离此阵,我传你不死之术!如何?”

“又是狗屁,你居然把我当白痴,你去死吧!”

现在的风才可不是那么好骗的,连续三个法则被他施展了出来,先是空间禁锢法则,此法则的力量禁锢了鲜血翻滚,平静的如同一块冰,

让人看上去不会那么恶心了。

借火元素灵体施展了一种还未命名的法则,此法则的功能只有一个,就是燃烧灵体。

第三种法则最为可怕,是一种邪异的能量抽取之术,但是很可惜,这个法则竟不能对骷髅鬼影造成任何伤害。

“恩?你这个鬼东西居然抽取不了能量,奇怪!”攻击失效,风才竟愣了几秒。

鬼影哈哈笑道:“我说过了,我是血魔灵,……!”

“白痴!”

一技不成,风才再施大法力攻击,他隐隐觉得法则的力量似乎并不能对这个东西造成伤害,于是,他驱使成千上万的火元素灵体包裹着谷

口。

强大火神之能被凝聚起来,谷口形成了一道火墙,火元素灵体在风才的控制下释放出滔天火能,青中带黑的火焰燃烧起来,谷口的土地在

一瞬间就被破坏了百米。

一个巨大的坑出现在谷口,风才惊奇的看到谷口那道无形的能量并没有被火元素摧毁掉,扔顽强的阻挡着滔滔鲜血。

“魔灵?”风才收回火元素灵体,脑海中浮现关于魔灵的资料。

魔灵,在修行界是一种奇异的存在,就如同普通人眼里的怪物,是让他们觉得怪异且邪恶的存在。

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冥界还未被创造出来之时,魔灵就已经存在了,他们是生灵无辜被杀后,因为某种强烈的意念,有一定几率令精神体

发生异变,转化而成的类似灵体的存在。

而在冥界诞生之后,轮回的出现从而使生灵有了灵魂的概念,当一个人无故死亡,他对生有着一定的执念,且心怀强烈的邪念,他的灵魂

就有可能化身魔灵,从而成为近乎不灭的存在。

根据记忆中的资料,魔灵很难被同级数的外来力量杀死,魔灵可以说是一种纯粹的邪念意识体,非常力可毁灭之。

“你是被什么人关在这里的?”风才有些好奇的问道,血魔灵的能力自诞生的那一刻就非常的强悍,能把他关在这个地方的人显然也很厉

害。

“除了那几个爱管闲事的家伙还能有谁!”血魔灵颇是气愤,可能是情绪波动大了,血海再次翻滚起来:“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他们,早已

经是我血魔灵的天下了,我不会放弃的,他一定会打倒他们的!”

“又是一个猪脑袋!不自量力!”不用问,风才也猜到是谁了,青月,海月是最喜欢管闲事的大神了。

“你还有脸说我吗?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被人当猪养着!”血魔灵叫嚣道。

“是吗?”

“你不知道吗?真是可怜的孩子!被人当猪养了这么多年都还不知道,哎!”

“同是魔道中人,我本不想杀你的,但是你的嘴巴实在太臭了!”

“说大话,你能杀的了我吗?”

见风才不上当,血魔灵颇为失望,虽然他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但是他却不能脱离这个鬼地方。

看到风才这个真神级的家伙,血魔灵就动了心思,其实在此之前他已经动过无数次这样的心思了,只是每一次的结果都让他失望。

不过这次有些不一样,那就是风才的修为与潜力都让他觉得有希望了,毕竟这个禁魔区经过他无数年的腐蚀,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强大威

力。

只要风才被他刺激几句出手帮忙的话,血魔灵也许可以脱离这个鬼地方了。

要对付血魔灵,风才也知道以他此时的修为还是不够的,否则血魔灵早已经消失在时间的流逝中了。

一天,足足一天的的时间里,风才的就坐在地上整理他的记忆,希望找到可以对付血魔灵的办法,至少也要教训这个混蛋一顿。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风才越是整理,他的记忆就消失的越快,等他发现这个现象的时候已经一天过去了。

记忆会莫名其妙的消失,这个现象风才不是第一次发现了,以前他也没去深思,现在才发现这个现象的可怕。

如果有一天,风才的记忆完全消失了,那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个没有任何记忆的人,他脑子还是脑子吗?

“难道我真的被人当猪养了?”这个念头在风才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他很快就否定掉了:“不可能,他们完全不需要如此麻烦的对付我,

以他们的能力,要杀我简直易如反掌!”

杀和养不是同一个概念,但是风才没有去细想,因为如冥月这般强大的存在,真要对他怎么样,完全不需要这么麻烦。

想了一天也没办法,风才起身就走,留在这里也毫无意义。

“怎么走拉?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来啊,你咬我啊!哈哈!你个大白痴!”血魔灵见风才想了一天竟然直接离开了,急忙出声叫道。

“你个……”风才正想反击几句,突然,一个念头浮上脑海:“咬?吃?对了!”

“你怎么了?不会是杀不了我,导致脑子不正常了吧?”血魔灵并无异样的感觉,出声讽刺。

风才嘿嘿一笑,转过身来盯着滔滔血浪:“还真亏你提醒了我!”

“你想干什么?”

“我要吃……不,吸收掉你!”

“哈哈……你真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可以吸收我血魔灵的,哪怕是青月也不敢这么做,你还真是异想天开啊!”

风才也不答话,只见他的整个身体慢慢膨胀起来,几分钟后,他的身体竟变成了百丈高的巨人。

“你个猪头三,你以为你的身体膨胀几圈就能吞掉我吗?你太弱智了!”血魔灵极为不屑的叫嚣着:“你完全不懂修行之道,身体太大只

会影响你的速度,你的力量根本增长不了一点,哎,可怜的智障儿童,被我说几句竟然变成白痴了!”

“你去死吧!”化身巨人的风才一脚踩下,就在他的脚接近血浪的时候,却见血浪之上浮出一层光晕。

那光晕生出一道反弹之力,风才一个没注意竟被弹飞了起来,一直飞了十万米高空才勉强停下来。

待他回到地上,冷眼看着滔天血浪,心中了然,这一定是那位大神设置的禁制,以防止血魔灵逃跑,顺便阻止外来的力量破坏禁制而放走

了血魔灵。

在血魔灵夸张的笑声中,风才的第二脚踩下,这一次他踩的速度很慢,但是那层光晕还是出现了,强大的反弹之力逼的他退了上千米才稳

住身形。

“真是厉害,我什么都没干也被反弹出这么远,如果我硬拼的话,也许会被弹死也说不定!”风才暗中唏嘘,表面上却是淡然无惊,似乎

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血魔灵也不笑了,他紧张的看着风才,如果风才可以破坏掉这一层禁制,那就是代表他可以离开了。

想了一会儿,风才使用元素临身,进入地下来到禁制的底下,发现地底下的禁制更加厉害,他还没靠近禁制层就被弹飞了。

而在禁制层区附近,即使是泥土也被隔离开来了。

“被隔离了?”风才眼睛一亮,他离开大地,变回正常人的样子飞上半空:“你完蛋了,血魔灵,你个超级大猪头!看本大魔神现在怎么

收拾你,哈哈!”

“你也算大魔神吗?无耻!下流,卑鄙,阴险,小人……”

风才哈哈一笑,精神力疯狂涌出来,黑暗大魔元也从他的身体里被释放出来了,恐怖的黑暗力量在涌出来的刹那就开始侵蚀空气,侵蚀大

地,吞噬一切可以吞噬的能量。

血魔灵的骷髅影发出阵阵魔光,他这是激动加兴奋,就差流鼻血了,黑暗大魔元这东西他当然知道了,这回有希望了。

“隔天术!”

这是风才第二次使用这门神奇的法术,浩瀚如海的力量支持着他使出了隔天术,大地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了,却见风才的精神力驱使着空

间元素化成一个巨大的托盘,托起了一片大地。

禁制力层的隔离力量被风才加以利用了,风才隔着一层土地托着整个禁制区悬浮起来。

沉重的压力让风才几乎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他咬紧牙关催动所有可以使用的力量,终于把禁制区托起来了。

随后,风才打开自己的小世界吞掉了这个禁制区。

禁制力层不能随意接触,风才的小世界因为张口不够大,导致有部分开口处接触上了禁制力层,强大的反弹力差点把风才的小世界撕开一

道难以修复的裂口。

小世界被轰击,风才猛然喷出几口鲜血,遭受强烈的打击,耗尽力量的他立刻昏迷了过去。

还留在外边的黑暗大魔元见主人昏迷过去了,顿时兴奋起来,只见黑暗大魔元凝聚成一团雾状气团,表层缓缓蠕动着,似乎是在寻找可吞

噬的目标。

很快,黑暗大魔元寻找到了目标,只见它凭空消失了。

短短十分钟的时间,无人控制的邪恶能量黑暗大魔元把整个飞雪区搞的鸡飞狗跳,几十万妖修,鬼修,灵修等等修行体被它给吞噬了。

终于,黑暗大魔元的疯狂行为引起飞雪区一位强者不满了,只见一个巨大的虚影显现出来,横亘百里。

无比强大的气息牵引着天地,自然的规则竟被扰乱了,天空陷入一片黑暗,大地之上百米的空间却是一片光亮。

风才被惊醒了,他睁开眼睛,若有所感的抬头望天,看到了那个巨大的虚影。

“什么人?”风才吓了一跳,这个虚影所散发出来的浩大神威远在他之上,竟压的他几乎窒息了。

黑暗大魔元可不管这些,已经扩大了近四分之一的黑团冲上天空,射进了那黑暗的天空之中。

“恩?”那巨大的虚影似乎被黑暗大魔元的行动惊了一下,只是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带点疑惑的味道。

“你是什么人?”风才再次问道,这个虚影他没印象,但是他记得当年第二灵魂在飞雪区横行的时候就遇到一个可怕的家伙,两者可能是

同一个人。

巨大的虚影微微动了一下,风才感到他的注意力被自己吸引过来了。

“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吗?”巨大的虚影说话了,竟是悦耳动听的女声,“再见故人,晃如隔世!”

“你谁啊?”风才有些不耐烦的叫道。

“多年沉睡,既然醒来,也该去见见老朋友了!”说完,巨大的虚影缓缓淡化,最后消失了,恐怖的神威也随之散去。

风才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正发愣间,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身前。

“归绿帽?”风才微微一愣后叫道。

“怎么消失了?真是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沉睡着这么一位大神!不知道是九月中哪一位!”来人正是归秋海,他头上带着一顶旅行帽,身上

穿着体恤装,头发也剃成了平头。

如果不是风才认识他,肯定会以为眼前的家伙是个比较时尚的小青年,而不是一个法力通天的大魔神。

“你刚才叫我什么?什么帽?”归秋海也没继续追究下去,一脸不爽的看着风才,突然发现了什么,叫道:“年青人,你变化挺大的嘛,

我还以为你已经被丢进洗心池了呢!”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喂,你刚才说什么大神,你认识那个女人?”

“不认识,不过有如此神威的人,应该是某位大神吧!刚才破坏那个笨蛋似乎也被吓了一跳,躲在一边不敢乱动了!哈哈!,我还的第一

次看到他这种表情!”一想到破坏那龟孙子的模样,归秋海忍不住开心的大笑。

“你怎么和破坏在一起?那个混蛋人呢?我要找他算帐!”

“算帐?算什么帐?就凭你这点能耐?算了吧,你还是回家抱孩子安稳点!”虽然风才的修为大为提升,但是归秋海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顿了一下,道:“对了,你有个儿子叫傲天,是吧?”

“不记得了,干什么?”风才回答的很干脆。

“那个小家伙挺不错的,和风小小很投缘,被风小小带回家训练去了,哦,你还不知道吧,因为一些意外,你这个儿子继承了你大部分的

种子能力!”

“什么意思?”

“我也是偶然间遇到风小小,好奇问了他,才知道原来你这个种子出了几次意外,你的种子能力被傲天给继承走了!”

“不明白!”

“你……算了,其实你明不明白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的运气不错,你那个宝贝儿子继承了你大部分的种子能力,也保住了你这条小命

,如果不是这样,在冥神界的时候冥月也不会出手救你一命了!”

“你在说什么?”风才听的完全莫名其妙。

“既然听不懂就算了,我要回去跟破坏继续PK,那个游戏白痴被我在游戏里杀的屁滚尿流,哈哈,一想到我能殴打这个疯子,那感觉真是

太爽了!”归秋海笑的很夸张,几乎要笑倒在地上了。

“你疯了!”

“切,你才疯了!好了,我要走了,有时间再来找你PK!”说着,归秋海就准备玩消失,身子刚动,又停了下来,道:“对了,我现在就

在地球上,恩,你们的科技虽然发展的很烂,不过那游戏做的不错,恩,不错,最让我喜欢的就是可以PK破坏那个游戏大笨蛋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