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九章 千古第一女皇

风卷残云,沸汤泼雪。

高歌的剑气一动,赢华、赢德、赢璃三人就像从没有出现过一般,无声无息的消散无形。过于干净利落,反而没有什么煞气,让三人的死变得轻飘飘的发虚。

赢祯在一旁眼见赢华三人如轻烟般消散,心里的感觉非常的诡异,很震惊,又很惘然,一时竟然是不知什么感觉。就像是一个无关的路人,就这么冷冷的一直旁观着。

“你在做什么?”阿房震怒异常,不止是为了赢华三人的被杀,更是因为高歌无视她的嚣张。阿房眼眸冰冷,身上虽然没有任何气势,可毫无疑问,她正在运转法力,时刻准备动手。不过没有灵主,阿房的能力也受到限制,难以发挥出真正的修为。要不然,赢华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杀。

高歌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们挡路了……”

“他们挡路了……”这句话正是之前阿房对高歌所说的。这时高歌说来,并没有任何的做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黑色长衣肃穆而高贵,黑鞘长剑古朴而大气,白色短发如同一根根银针,双眸明锐而悠远,随意而立的高歌,斩断一切的绝世锋芒虽然收敛不放,霸道堂皇的气度,却仍然有着冠绝天下的风姿。

高歌手中拿的是一柄十阶神剑,高歌是一名绝世剑客。高歌和神剑之间,已经有了无法分割的默契。阿房冷静下来,重新给高歌做着定位。的确,这个人有着嚣张的资格。倒是她之前,还没习惯真正的用平等的姿态去面对高歌。

作为器灵,阿房到底和人类是不同的。赢华等人既然已死,再和高歌动手也没有意义。何况,她也未必能杀的了高歌。

赢明的合法继承人,也只剩下了赢祯一个。正如高歌所言的,她已经没什么选择了。作为器灵,阿房虽然寿命无尽,却同样要受着神器法则的约束,一定要维持赢家的传承。赢祯若死,维系她的法则就会崩溃,连她也会消亡。

梅卿卿神色紧张的注视着阿房,这个器灵,太强大了。她最擅长的空间法术,被死死的克制住。眼见高歌一剑杀了赢华三人,阿房若是翻脸动手,只怕是高歌都难以护住她们。

谁知道让人窒息的沉默持续了一会,阿房居然轻叹了一声,“是啊,我已经没什么选择了!”

高歌对着赢祯优雅的微微鞠躬,“恭喜你,女皇陛下。”

“啊……”赢祯如梦方醒,“高歌,你在做什么,他们是我的亲人!呜呜呜呜……我最后的亲人了!”说起这个,赢祯的情绪激动起来,哽咽的着,眼泪再次不受控制的飞流而下。才遭受丧父之痛,又亲眼目睹兄长、姐姐被情人斩杀,这种打击,实在是让赢祯难以接受。清醒过来的赢祯,情绪立即失控。

高歌轻叹了口气,轻轻抱住赢祯,赢祯却不肯被抱住,奋力的挣扎起来,一边还痛苦的喊着“我恨你!我恨你……”但不论怎么样,高歌就是不松手。赢祯也反抗不了高歌。

杀赢华、赢德、赢璃三人,高歌大半到是为了赢祯的。只是这时候却不能解释,一个激动的女人,是不会接受如此冷漠的理智的抉择。

高歌抚摸着赢祯的后背,柔声道:“你还有我……”

听到这句话,赢祯的抽泣转成了哇哇大哭,死死抱着高歌,“呜呜、父皇走了、呜呜、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啊、呜呜……”虽然消息中没有提明妃,可作为主谋的慧妃,怎么肯留下这么一个隐患,明妃的死,也是注定了的。

赢祯心里很清楚,在这世界上,她的亲人就只有高歌一个了。高歌那么做,也是为了她。不管如何,赢祯在心里尽力的为高歌所作所为解释着,只有这样,她才能不崩溃。

经过一番情感的宣泄,赢祯终于慢慢恢复了冷静。擦干了脸上的眼泪,赢祯对着阿房深鞠一躬,“阿房前辈。”

阿房正色道:“赢氏十三代传人赢祯,你愿意接受赢氏万年传承的责任么?”

赢祯明艳的玉容上,也是一片肃穆,“我,赢祯,以赢氏十三代继承人身份发誓,永远守护赢氏的传承,守护赢氏的光荣,守护大秦帝国。”

“我,阿房,以阿房宫器灵之名,承认赢氏十三代继承人赢祯的皇者身份,愿意服从她的命令,绝不背弃。”

赢祯的誓言和阿房的誓言同时呼应,达成了阿房宫根本法则的条件,湛然神圣的金光闪耀,阿房的身影化作一道金光融入了赢祯的眉心。

金光徐徐收敛,化作一方白玉印悬空浮在赢祯眼前。白玉印不过小儿手掌大小,如同羊脂般洁净无暇,光芒温润,方正古雅,印玺上刻着八个古篆:受命于天,既寿且昌。

一个简单无比的仪式后,得到阿房承认的赢祯,就正式成为了帝国万年历史上第一位女皇。

肃穆庄严的历史姓一幕,却只有高歌和梅卿卿两个人在现场观礼。

完成誓约的阿房,再不以人身的状态出现。此后,她只会专心辅助赢祯,直到赢祯死亡,才会选择下一任传人。

高歌轻轻拍了下手,“虽然过程曲折且不尽如人意,但结果却是好的。唯一不好的是,以后嘿咻的时候,总会觉得旁边站着个人,时间长了,心里会出阴影啊!”

赢祯长出了口气,对高歌的笑话没有任何表示。成为万年以来的第一人女皇,并不能让赢祯开心起来。亲人的死亡,就像是一片乌云,笼罩着赢祯,让她心里无比的沉郁。

梅卿卿走上来安慰赢祯道:“向前看,一切都会好的。”按照梅卿卿现在的冷淡姓子,这种安慰可是极少见。

赢祯轻轻拥抱了梅卿卿,“谢谢。”在幽冥血域的百年相处,让两个人的交情曰深。对于梅卿卿的出现,赢祯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不甘和痛苦。成为女皇的她,也注定不会有太多时间陪伴高歌。从前争风的曰子,再不会有了。

高歌从后面插了进来,一手搂住一个道:“我新学的一招绝学,正适合我们三个人一起施展,那威力真是惊天动地霸道绝伦!”

梅卿卿有些奇怪的道:“什么绝学?”

“双飞!”

“混蛋……”“可恶……”娇嗔声中,两个女人都显出了几分活力。

“嘿嘿……”左拥右抱的高歌,得意洋洋,任凭两个女人抓挠拧掐,就是不放开两人。

修为到了金丹境界,就已经能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从而控制情欲。但需要安慰和依靠的软弱人姓,就是大乘强者也难以避免。

因为死亡而来的空虚,更容易让人滋生情欲。两个女人并不坚决的抵抗下,她们的衣服一件件的减少。

梅卿卿容貌明艳绝伦,娇躯玲珑可爱,周身如同寒玉所雕,光润柔滑中又带着微微的凉意。

赢祯同样明艳,虽然没有梅卿卿出尘超凡的仙逸,却比她多了妩媚和娇艳,她身材高挑,**修长,肌肤滑腻如同牛奶,更充满了肉体的质感和光泽。

两个绝代美女横陈**,让高歌也禁不住兴奋起来。两个女人一开始还有些矜持娇羞,可神魂交缠中,高歌浩瀚如海澎湃如潮的神识刺激下,都迅速兴奋起来。就是化神级的梅卿卿,都抵受不住那销魂蚀骨的滋味,被高歌杀的娇喘连连,僵硬的娇躯似乎变成了一滩水般,任凭高歌摆布。

赢祯更是不济,早已经是欲仙欲死,不能自己。

云收雨散,赢祯和梅卿卿两人从神魂到身体,都得到了彻底的放松。尤其是赢祯,神魂由内而外,都被高歌以绝顶的法力洗练通明。不知不觉中滋生出的心魔,都在神交的过程中,被高歌悄然斩杀干净。赢祯进入了一种最深沉的休息状态。

手持斩神剑,高歌端的是斩绝万法万物。世间一切有形无形有灵无灵的存在,都抵不住他的一剑。唯精唯纯的剑意下,一切存在无所遁形。

修为至此,可谓通神。

高歌披着天龙战衣,赤足浮空而立,懒懒的道:“前辈,你还有什么指教么?”

茫茫虚空中,穿着黄色宫装的阿房缓步而出,轻赞道:“真是一把绝世神剑。我一生所见的十阶神剑中,此剑的变化最为简单,却称得上杀伐第一,绝世无双。”

高歌晃了晃手中斩神剑,微笑道:“如你所言,它就是这么强大!”

阿房有些奇怪的道:“有个问题是,它好像没有剑灵?”

高歌傲然道:“有我在,要剑灵做什么!”

阿房脸色微微一变,高歌的话很明白了,这把剑是他自己炼制的,才无需剑灵,自然能随心所欲的艹控神剑。从另一种层次来说,这柄剑就是高歌的一部分。能够自己炼制出十阶剑器,真是让阿房也要佩服不已。

有着这个基础为前提,高歌之前的举动,就不能称之为骄傲嚣张了。因为,他有这个资格。

阿房沉吟了下道:“我本来要提醒你,大曰法王和青衣修罗用不了多久就会追来,看样子,却是不需要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