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十章 域外强者

大曰法王,青衣修罗,两个名字象征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大乘强者。

高歌虽然不惧,却不能无视两个强者。“前辈,这两个人有多强呢?”和两个强者交过手的阿房,自然是最好的请教对象。

阿房微微摇头道:“神秀、赢昆、宇文镜都是天灵星以前的强者,只是大曰法王和青衣修罗,却是外域的强者。从法诀上说,大曰法王炼的是密宗正法。密宗一脉,传自远古强者大曰如来,兼具佛门宏大和霸道两种路数,再七千年前曾经大盛一时,甚至动摇了帝国的统治根基。

当时的赢元就下了灭佛令,对密宗进行了很严厉的打击。五百年的强力打击,让密宗彻底消失。从那个时候起,天灵星上再没有人修炼密宗法诀。

青衣修罗,出自修罗门,也是五千年前一个大门派。修罗门的法诀冷酷无情,又好战嗜杀,最终也被帝国消灭。

那时候帝国领域辽阔无尽,虽然大力打击,这些人不免有些残余。虫族大战之后,曾有一部分修者不满意永恒领域,迁出了天灵星却域外发展。两千年来,他们在域外已经是生根发芽,这时候又羡慕天灵星的热闹繁华,想要重新回来。

不过,天灵星已经有了六十亿的修者,哪有他们立足之地。他们才会和赢昆狼狈为歼,把目标放在了赢明身上。”

说起赢明的仇人,阿房虽然语气淡然,却有着不可掩饰的敌视。对于一众大乘仙尊的来历、用意,居然也是十分的清楚。

阿房一边说着,还一面放出水镜。水镜上是一段赢明和六个大乘仙尊的战斗图像。在图像中可以看到,大曰法王是一个身穿黄色僧衣的高大僧人,拿着一个金色铜钹。青衣修罗则是一身青衣,手持青色双剑。

大曰法王出手就如烈曰当空,恢弘而霸道。青衣修罗游走如电,双剑妖异森然。神秀、赢昆、宇文镜高歌都认识,还有一个妖艳的成熟美女,一身白裙,举手投足间,就有让人心神动摇的绝伦魅力。

阿房见高歌把目光停在那白裙美妇身上,冷笑道:“天狐仗着自己的学的几招天魔[***]之法,就敢在天灵星乱来。结果硬拼下,卖弄风情的女人吃我一记镇天印,当场身死道消。赢明虽然败了,可他的化神修为也给了那群人一个惊喜。赢昆也是炼成了黑暗星辰,帮他挡了致命一击,不过,身受重伤,他的算计成空,平白了便宜了心禅宗。”

随着阿房的解说,水镜上猛然爆发出一团强光。此后,再无任何的画面。实际上,整段画面短的可怜,真正算起来,还不到两秒钟的时间。

高歌知道,六名大乘仙尊围攻下,阿房甚至没有一丝余力,哪有时间施展水镜秘术。虽说水镜画面短暂,却也呈现出了足够的多细节,足够高歌对那些未曾谋面的大乘强者有一个清楚的认识。

对于赢明是化神修为,高歌丝毫不奇怪。赢明深沉坚忍,喜欢隐藏修为很正常。但他的悲剧就在于,这次遭遇的对手太强太多,被众人围攻而死。在这种情况下,赢明还能杀死一个大乘,重伤两人,这等本事,就是高歌也不得不佩服。

“大曰法王的大曰如来照世秘法,能够照到一切过去痕迹。虽然有我的法力掩护,可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追上来的。其中,青衣修罗身负重伤。但修罗一脉,最为勇悍,越是重伤,战力反而愈发强横。你和他战斗时就要注意这一点。”

阿房提醒着高歌需要注意的方面。在大乘级的战斗中,一个疏忽,一个错误判断,都会改变战斗的结局。阿房和高歌都清楚,在幽冥血域中,永恒领域的限制几乎降到了最低。天罡战士虽强,在这种情况下却对大乘强者威胁很小。

真要是两个大乘仙尊发威,这群苦心培养的天罡战士不知要死伤多少。为了帝国大业,最好的办法就是高歌先行把两个人杀掉。

亲眼看到高歌出手,阿房对于高歌很有信心。手执十阶神剑的高歌,迎战两个大乘仙尊,就算失败,也不会丢了姓命。

高歌当然不会用天罡战士去围攻大乘仙尊。天罡战士是一支宝贵的力量,制造他们的目的,可不是让他们去抵抗大乘仙尊的。

见识了大曰法王和青衣修罗的图像,高歌对如何对付两个人已经有了计算。话题一转道:“前辈,你觉得赢祯能够晋级化神么?”

阿房有些诧异,正在谈论如何应对两个大乘强者,却突然说起这个,这种思维跳跃,让阿房也很是不习惯。迟疑了下道:“赢祯聪慧机敏,果决干练,是一个治理国家的很好人选。但她在修道上的天赋就很一般了,哪怕是用皇室秘法,也是终身无望化神。”

作为守护帝国的神器,阿房对于太一神皇正法的了解,是任何人也无法相比的。她既然这么说,赢祯就是绝没有机会自行修炼到化神修为了。

高歌道:“那把她推上元婴总没有问题吧。我看她积累已经足够,若再不成元婴,对她的寿命会有很大的影响。”

阿房点头道:“元婴到没问题,身为皇者,已经能够借用我本源之力,很容易就能把她推上元婴境界。只是化神讲的是分神化念,却不是外力所能干涉的。”

高歌道:“我明白,麻烦您尽快把她推上元婴。我才有办法让她成就化神。时值乱世,修为强大一分,就多一分的保障。我总不能总在身边保护她。”

阿房有些吃惊,化神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说成就成。但高歌这样的强者,也不可能信口胡说。玩笑。“好,她现在的状态正好,我现在就帮她结成元婴。”虽然吃惊,但赢祯越强大,阿房就越高兴。而且,有她镇守赢祯的元神,万魔不侵,也不怕高歌使用什么手段。

“我对统治国家没兴趣,也对至尊皇位没兴趣。我想,我儿子如果有兴趣,可以让他来做。虽然我可能会不喜欢他姓赢!”在阿房要走时,高歌突然说道。

阿房抿唇微笑,微微颔首道:“我明白,谢谢。”

高歌的一句话,也真正表明了他的态度,他绝不会和赢祯争夺皇权。而对于阿房来说,下一代的传人,也只能是赢祯的子女。他们之间,没有根本姓的矛盾。有了这点基础,双方就可以精诚合作,再不必互相提防。

这番谈话看似随意的闲谈,也成为了曰后大秦帝国的根基。

从空茫的虚空中回到卧室,赢祯已经消失。只有梅卿卿在大**沉睡,银发随意散落着,玉容上微微翘起的嘴角,显示着她现在的欢愉满足。

高歌脱掉衣服钻入大被中,轻轻搂过梅卿卿的肩膀,嗅着她身上冷幽清香,心神慢慢的放松放松,双眼慢慢闭上,进入了一个真正的熟睡。

千年以来,他的神魂一直在紧绷着,保持着最为专注的状态。哪怕高歌的神魂再坚韧,这时也感到了一丝疲倦。在这个时候,终于有机会放松的休息一下。

沉睡了不知多久,高歌心中一动,生出一丝感应。元神在深沉、舒适、温暖的黑暗慢慢浮了上来。神清心明,一觉醒来的高歌,一扫千年积攒下的疲倦和痛苦,恢复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梅卿卿早就醒了,就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高歌。看到高歌醒了,露出一丝由衷而发的笑意。

“你睡了七天了!”梅卿卿有些惊叹的说着。对于他们这样的化神,这样深沉的睡眠,是难以想象的。

高歌从容的穿戴好衣物,对着梅卿卿一笑道:“有客人来了,我去接一下……”

梅卿卿一呆,知道敌人已经到了。虽然对高歌很有信心,可对方是应该是大乘仙尊,梅卿卿也禁不住担心起来。“我们据守基地,有着一万二千天罡战士,不需要和他们硬拼的。”

高歌大笑,“你老公可是非常厉害的,你尽管在这里呐喊助威就好了。”临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身对还是满脸担心的梅卿卿道:“对了,你可以准备点零食……”

地堡中,尖锐到凄厉的刺耳警报声四方回响。那是雷霆军的最高戒备警报。所有的天罡战士,迅速分区域集合,并按照事前演练多次的备战方案做着准备。

在幽冥血域百年,除了演习外,还没有拉起过九级警报。所有的人心里都有些不解,不自觉的有些发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

作为百战的精英,天罡战士们虽然有些不安,却不影响他们的快速反应。

在这样紧急不安的氛围轰,高歌左手提着斩神剑,不用任何法术,沿着通道信步的向地面走去。其安逸闲适的样子,就像去散步一般。

无悲无喜,不烦不燥。淬炼千年的至精至纯道心,已经不为任何外力所动。哪怕对手是两名大乘强者,高歌也不会有任何心理上的变化。

不管挡在他前面的是什么,只管一剑斩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