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十一章:新地新生

晨,当太阳刚映红东方时,张凡虎醒了。晨风扶着树叶沙沙响,草原上,那些今年雨季才长出的嫩草轻摇着纤腰。在非洲,想要享受这种凉爽的天气就只有清晨了,因为虽然白天高温,但是夜间的气温却很低。

张凡虎在这美好又关键的在部落里的第一天清晨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只见他以缓慢的速度向树下滑去,但当他离地还有三米多时,有优秀猎人的警觉性的智速居然醒过来了,他看见张凡虎鬼鬼祟祟的样子大感疑惑,当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张凡虎居然又以昨天追捕斑鬣狗的速度跃下了软藤梯!只见他又是以那个蜷身前翻向前冲了两米,但是这次双手并没有去抓长矛,而是用力地一撑地,这样又使他向前落了一米多,然后他又借着这股冲劲一口气冲到了外围一棵“幼儿”猴面包树下,身体背着巨型猴面包树,拉开裤子就撒尿!

由于他的裤带昨晚用来固定自己的腰,刚才起“床”当然就解开了,他裤腰上又自带橡皮筋,所以做这么大的动作裤腰还是牢牢地停在腰上。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当之无愧地把全部族人的惊醒了!谁能想到他撒泡尿都能搞出个跑酷高手都不敢轻易尝试的动作?当大家过了几秒钟脑袋清醒了、眼睛不迷糊了,看向张凡虎时,他居然又调整了下身体,使自己不被轻易地窥视到;又过了数秒钟,当几个族人从树上下来后还想要过来时,张凡虎已解决了“人生大事”了,回过头向大家笑了笑。这时那几个要过来的族人终于看到了那“幼儿”猴面包树脚上的痕迹,恍然大悟地一笑,也纷纷走向那些饥渴的小树们。

昨天晚上的夜宴让大家今早最想做的事不是烤斑鬣狗做早餐,而是找地方大口喝水!数分钟后,当所有族人都解决好身理问题后,族人们离开猴面包树像水源处走去。张凡虎突然对老族长十分的敬佩,就因为他对族人在队伍中的安排:智速与智力在队伍前方十余米处,两人间距也有十余米,若是在军队中,这就叫斥候,在非洲草密树稀的大草原上,这样的距离是最合适的:相隔米数少了太近,不能有效发挥出侦查的“遇敌有备”的效果,远了又不能相互照应,只能各自为战。老祖张拄着他的长矛走在长队伍的前面,后面依次是数个男性族人、女族人与小孩、数个男性族人、张凡虎,这样能把整只队伍的战斗力全部发挥出来,而又很好地保护了软肋。至于张凡虎,之前大家都在整队时,他正双腿勾着巨型猴面包树上的软藤梯,空出双手举着望远镜在离地五米高的树上向四周瞭望,再加之他在部落中的地位很高,所以没有人去安排他,当大家都要走时他才站在了队伍的最后,智力刚张开嘴,又闭上了。

大自然本就是奇妙、危险的,在自然环境中很多事都没有绝对,因为她总是超出你了解到的现况甚至是你的想象。现在的南部非洲是雨季高峰期,是个雨多、草多、食草动物多,食肉动物随之也多的时候,草原上生机与杀机的到了一年中最旺盛的时候了。

族人们这条路应该是天天都走的,因为根据鲁迅先生的至理名言“世界上原本没有路,只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路了。只是路并不是干硬的泥,而是有像厚毛毯似的一种草,长短几乎相等,约有二十厘米,让人怀疑是人栽种的,但张凡虎却知道这是非洲草原上特有的草,它叫尖毛草。这是生长过程极为特别的草:在最初的半年里,它几乎是草原上最矮的草,只有数厘米高,矮小干黄,如同丑小鸭在鸡群,连食草动物们对它都不屑一顾,但半年后的雨水一到,它就像被施了魔法或者说爆发了革命一样,细胞就像海绵吸饱了水,一夜就窜高半米,这种速度就像张凡虎家乡的毛竹,三五天,就飞速长到近两米的高度。原来,在旱季中的六个月里,尖毛草一直在悄悄地扎根,虽然它露出地面只有一寸,但它的根却如沙漠中的植物一样——深不可测。所以在非洲大草原的一些地方会出现“一晚到春”的奇观,也只有这么坚韧草才能创造出这样的奇迹。人,不也一样么?

清晨,狮群大都刚猎食回归睡觉中,而猎豹和一些犬科动物则喜欢在早上捕猎,尤其是猎豹,一提到猎豹,人们便会想到它那飞奔的矫健身姿.它能在两秒内速度由零加速到时速一百二十千米,这堪比世界上最好的跑车发动机性能,这就不愧被喻为陆地上飞翔的精灵了.而这都是为了追捕时速八十千米且异常灵活的羚羊而进化.

猎豹平均身高八十厘米,身长二百二十厘米,其中尾长九十厘米,体重四十千克--这是很轻的大型猫科动物.它骨头空隙大,所以骨轻.猎豹全身没有脂肪,整个身体呈流线型,都是为奔跑而生的肌肉.它百分之的六十肌肉依附在脊椎两边,所以腰背有力,这就很好地代动修长的四肢,提高四肢点地交换频率和扩大步距,以至于用肉眼看不到它的四肢落地:在前脚刚离开地面的一瞬间,,后脚又踩到前脚刚踩过的地方,它的步距就达到了惊人的八米.在它飞跃时,四脚掌上如同钢钉的爪子弹出抓地,灵巧粗长的尾巴调节平横,巨大的心脏和肺为全身肌肉提供氧气.这三大法宝又为猎豹奔跑起辅助作用.陆地精灵就是这样构造的.

大自然是公平的,她不会无所顾忌地宠信你.猎豹为了速度也被迫放弃了许多.首先它是大型猫科动物中最轻的,就像一个两米高的男人才五十公斤一样。在刚捕猎后:过快的速度使体温急剧上升,通常会上升三摄氏度,如果不控制就会危及生命,所以它与猎物之间的距离必须在一百米内,甚至五十米才有机会,而且奔跑时间只有三十秒左右.当它最后抓住自身体重两倍的大羚羊或四倍的角马时,身体几乎累得虚脱。

在张凡虎的望远镜中就有这样一只趁早竞争者少而捕食叉角羚的猎豹,看见猎豹那英姿,高中语文考试也就是个及格分,至于大学因为不学不考语文,所以还“深不可测”了的张凡虎居然“诗”兴大发,背向着队伍举着望远镜忘乎所以地诵出:“风起云涌日微茫,芳草凄凄泪漾光。敢借三界鬼神速,追月逐日天下王”的即兴诗。之后还有点没过瘾,双脚一蹬、腰一挺,双手向前一轮,来了一串前空翻,还不过瘾,又想向后来了串后空翻,但刚翻了半个,眼睛余光就看见了一队黑原始人头下脚上地看着他,顿时一惊。但还是迅速调整了下,用后侧空翻落在了地上。这是张凡虎前一天做过的事,每天清晨他都是这样观察、拍摄动物,高兴后就空翻——很多童心未泯的大男孩的喜欢这样表达。

张凡虎尴尬地看着所有呆若木鸡的族人们笑着,就像偷看恋人日记被发现一样,那种滋味不易表达。至于族人们当然惊讶了,他们的神人先吟唱了一番“神语”,紧接着就是一番“神作”,谁能那样手、身体都不着地而翻筋斗啊?还是老族长在大家呆了两秒后一声呼喝把大家的魂唤了回来。

十多分钟后,大家约走了两公里,这种速度也就只有他们能用“走”,这是族人们都停下并散开,突然出现的一个湖把见自然姑娘美肤频繁度如掌心老茧的张凡虎都惊了一呆。她太美丽了,“她是自然女神的小女儿吧!”张凡虎这样想到。

她像是在碧绿丝绸上放的一块圆翡翠,受着如母亲眸光般的清晨阳光的轻柔抚摸。小湖只有一千平方米左右,四周呈标准的弧形,又像块镜子镶在个奇特的镜框里,镜框是长约二十米、坡度三十的斜坡,内侧镶镜的一侧边沿很陡,几乎是垂直的,这从一汪湖水的湖心、湖边的反光度就可以看出,湖边没因为是湖边就呈现都会有的内倾斜,而是向外倾斜。这个镜子般的湖让湖边养尊处优的草们着实臭美了一番,摇头晃脑立在湖边照镜子,搔首弄姿向湖里抛丢着昨日没喝到的雨水与雾水珠。这些草可能因为想要与这美丽的湖相匹配,也长得极其可爱,其中有很多就是尖茅草,它们嫩得青翠欲滴,嫩得让人惊奇,让人爱怜不忍心踩在它们幼小的身体上。湖边还有四棵猴面包树,它们都在“少年”阶段,直径在一到三米之间,每棵都开满了如喜鹊似的花,有的谢了落在湖面上。小湖因受到有的动物的亲昧,镜框有两处有轻微的破损,外边的斜坡道被踩得更加低平,上面有众多的尖、半圆蹄印和兽爪印,湖水也从两处缺口小心地踩着那些脚印涓涓流出,这样看上去像一面镜子上却有两个镜柄。

族人们都趴在湖沿直接用嘴吸水,只有智力站在边上舔着干干的嘴唇瞭望警戒。张凡虎以用望远镜把三十公里内的地方的仔细观察了,走过去拍拍智力的肩,指着湖对他点了点头,智力高兴又感激地对着张凡虎憨憨地笑了下,忙跑去喝水了。张凡虎不好去亵渎了这美丽的湖,在湖外沿看见个一米方圆的小坑,里面是些嫩草,走过去用手把它们全部压倒,然后走到湖边,并着右手用掌沿从湖边向着小坑划着数厘米深的小水沟。在这个“脸盆”里洗脸真是享受,捧一把湖水往脸上一扑,顿时神清气爽,心情说不出的畅快。洗脸后趴在湖沿上直接用嘴亲吻着湖面,吸着她甘美的乳汁,真是清爽甘甜,还散发着青草与猴面包树花的淡淡清香,难怪过了这么久了还有这么多的族人在贪婪地喝着。(此章对湖的细致描写并不是为了凑字数,这在后文有重要的作用)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