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十二章:王者之战(上)

可口的湖水填饱了大家还半饱的肚子,大家又跟着老族长要回“家”去了。生机与死亡是孪生兄弟,小湖给许多动物带来了珍贵的水,但也带来了捕食者,虽然早上是较为安全的时刻,但大家仍然喝完就回去了。

依靠着那一百多千克的斑鬣狗肉和雨水之后草原上众多新生的植物,张凡虎和大家一起度过了美好的两天,但是他的心虽然不焦躁,但绝对不轻松。因为虽然草原上野生动物看似很多,但是毕竟草原太大,而且最重要的是它们速度快、警觉性高或者受到其他动物的威胁,反正想在非洲大草原上好好地生存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当然这并没有让张凡虎气馁,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饕餮盛宴——对所有肉食动物都是相同的一个机会。

在这两天里,张凡虎也清楚了族人们的生活方式,与想象的大致相似,远古人们过的都是“恩格尔系数”高达百分之八九十的艰苦生活——每天都为生活下去的基础物质而忙碌,这是“不为财死,而为食亡”的岁月,只有在有了活下去的物质基础后才有娱乐、祭祀等精神活动。在白天,健壮的男人们手握长矛、石斧等武器或者说生活工具外出狩猎,女人、小孩就在家的四周数公里范围内采集各种能吃的植物,有时能捉住只鸟或者什么小兽。

从这些可以看出,一族一国的现象是存在的,部落之间是几乎不交往的,就像许多肉食动物不交往一样,大家是竞争者或是敌人。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部落非常年轻,生命力极其旺盛:全族居然只有老族长一个老人,其余的男人都在二十至四十之间,虽然大都很瘦,但却绝对不弱;女人们都是有生育力的年轻人,这就为部落的生存繁衍源源不断地注入新鲜血液。

第四天刚喝水回来不久,组人们都聚在树下,想听候老族长的安排。但突然“啪!”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一个人从树上落了下来,居然是张凡虎!只见他把望远镜往背上一缚,操起巨型猴面包树下属于自己的长矛。

他的矛是昨天和族人们一起外出时寻到的一株手腕粗的小树削制而成的,这是属于短盖属的一种豆科硬木,其树皮曾被用作制布,与它的近亲另一种豆科树都是南部非洲极其耐火的一种树。因为在非洲的许多内陆缺雨水、土壤差的地区在干旱时经常有自然大火,烧掉枯草老树,来年雨季草木就“野火烧不尽,雨水淋又深”了。所以用这种经过火烤制而成的矛尖坚硬程度是很可观的,而且当然不能把张凡虎的矛想成其他族人的那种“烧火棍”矛尖,他在把小树干烘干后并没有把它放在火里烤,而是先用族人们的石斧粗略地削砍了下,再经过太阳的暴晒,非洲草原上的太阳在经过了数天阴云的压抑后显得格外的疯狂。

昨晚张凡虎就把经过暴晒了大半天的长矛脚踩腿夹地固定住,用他那多功能的宝贝军刀又是砍,又是削、锉、锯、转、雕等,几乎把刀的功能用完了,花费近半小时才做出一个矛头。虽然全部族人都疑惑不解地看着张凡虎,但是他却仍然专注地干着,如果一个现代军迷或者对冷兵器感兴趣的人一定认得出,这是冷兵器中著名的“艾考瓦”矛头。这是南非祖鲁国王夏卡在公元十九世纪初自己设计的一种适合格斗的战矛。其刃宽大厚实,锋利异常,若刺入肉体会发出让人起鸡皮疙瘩、汗毛倒立的“霍霍”声。当年的夏卡国王和他的军队就是用这种矛南征北战,驱逐侵略者、开拓疆域,这矛立下了赫赫功劳。这种用硬木做成的“艾考瓦”矛结实锋利,十分适合捕猎和自卫,这比族人们单纯的锥形矛头好得多了。另外张凡虎还在菱形似的矛头侧面上切出小锯齿,两面凿出两条小小的凹槽——可别小看这小槽,有它们的存在会让伤口血液流出速度加快百分之三十!这简直就是魔鬼的爪牙。

当矛已做好,但大家都还是疑惑地看着张凡虎时,又是老族长最先明白过来,在他的几句话后,所有用矛的族人都忙活起来了——改造矛。速度最快的智速不仅跑步最快,连改制矛的毛培都最快,张凡虎就最先帮他“精加工”,打磨、凿刻。

现在,张凡虎拿着矛精神一变,族人们觉得前两天温和的他突然变得有点陌生了,此时的张凡虎虽然不是锋芒毕露,气势已然内敛,但是还是让他看起来很伟岸,原来伟岸这种最高深的形容词与身高并无关!张凡虎右手指一指智速、智力两人,然后向自己前面一挥手,同时头向那个方向一偏,说了一个字:“走!”声音不怒自威,智力提着矛就跑过来了,智速回头看了看老族长,见老族长默然,于是也来了。

但当三人刚要走时,又跑来了四个比较强壮的族人,显然是想与张凡虎他们一起外出,但张凡虎脸色不变,摇头、举手、立掌,做了简洁但意义明显的动作:“停!”这出乎全部族人的意料之外,但张凡虎没理会他们惊愕的表情,只是想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有一点惊讶吧,但是绝对不能让人数过多,首先在约三十公里外的地方的情况并不是很清楚,不能打草惊蛇,更不能因自己的一点经验加猜测就给族人们带来危险,更何况有了智速、智力两人再加自己,应付一般的危险已不在话下,两个族人的“战斗力”绝对相当与整个部落整体的三分之一了,甚至在狩猎上还更多。想到这儿,张凡虎突然又替那位被雷劈死的族人惋惜起来,若是自己没来之前的“智人三人组”是多么强啊!

抛掉这些没意义的幻想,张凡虎背负望远镜与一只有两公斤重的水袋,带领着智速、智力奔向那近在眼前又要不可及的朝阳。(今天第一种真正的兵器出马了,我对本书的介绍绝对没有夸大其词,请感兴趣的朋友们拭目以待。另外,今天上课时间太多了,所以字数少)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