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一百一十七章:好望角之夜(第五更)

有人第一次来到好望角不会被它所震撼,这是一种大自然对于所有生命的难以抗拒地威慑与诱惑。张凡虎他们的运气很好,现在正是退潮的时候,海浪翻滚着一层层地向后面退去,随着海潮退去引来了最后一批鸟群,它们想在最后关头“潮水摸鱼”,这时被浪潮裹挟着退走的鱼群都都搅得头晕眼花,是个捕获它们的好时机。这是一群狡猾或者失败的鸟群,在别的同伴都归巢之后独自捕鱼,有的或许还想再沙滩上再进行一次轻松的食物大餐享受。

大家都知道这是一次好机会,都想小小捞一次,但是鸟群怎么能与人群相争夺呢,没有悬念的这些倒霉的鸟群只能在远处盘旋,退走的潮水中还有大量的鱼虾,但是它们却不敢冒险舍身取食。这次见张凡虎没有反对,大家兴高采烈地冲上了沙滩。族人们不是第一次来,都有经验,所以退潮后沙滩对他们的危险程度极低,再加上每人一双真皮皮鞋,也不怕来自脚底的威胁。..

从大荒族族人对看到好望角的反应,张凡虎再联系大荒族内的海龟盾牌得出他们对大海也很熟悉,至少其中大部分猎手都来过。女祭司的神仕才是一群“旱鸭子”,最先看见好望角先是一阵激动,然后是一丝惧怕。张凡虎轻移脚步到据他不远处的一位神仕身边一听,然后忍不住露出笑容。

能在张凡虎身边的都是领队的人,其中四个女祭司身边的最强大神仕就在其列,刚才就是这么一位大男人居然身体有些颤抖地迷上眼睛做了快一个较为怪异的姿势念叨着什么。张凡虎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但是有几个不断出现的词他却是知道的,这是几个老头子与女祭司一起经常说的,或者这是老头子们对女祭司的称呼,张凡虎听见过几次,但是没想到这位居然在害怕的时候偷偷地念叨着他们神的化身的名字。这与他们平常对神的祈福明显不同,张凡虎也明白了为社么两次对方看着自己从女祭司澡堂出来比其余神仕还要怒不可遏的原因。

数十人在夕阳中的沙滩上忙碌着,不只是有意无意,两族都很有默契地以椰树林为中心各自向着两边延伸,神树族在智力等人带领下向西,大荒族数十人向西,即是合作也是竞争,两族都在捡拾着各种海鲜。原本胜券在握的大荒族人在一开始就都被神树族的生猛劲儿所震撼了,只见智速、智力、石骨三人并排在前,手中的“艾考瓦”挥得啪啪响,当然是在劝说那些像回归大海母亲怀抱的较大海鲜。

三人行则无敌,三人像一阵风一样迈开步子全速向前奔跑,虽然在岸上智力速度要慢于智速,但是这是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所以两人在同一条直线上,而双腿曾今受伤的石骨速度略慢于两人。在这三人后面是另外的猎手,他们不仅拿着“艾考瓦”,而且每人都拿着数支投矛,一些较大的甚至已经逃脱在深达一米深的潮水中的鱼类都被一矛穿透定在沙滩上。后面的女人们和小孩子不慌不忙地捡拾着众多的鱼虾。

不到一小时,族人们回来了,最前面的智力等人的“艾考瓦”上挂着一串串较大的鱼,这些都是一公斤以上的鱼,这是个标尺,只有超过这个重量的鱼类才有资格被晒干储存,当然沙丁鱼除外。这些鱼大多是刚才他们自己敲晕的,这儿向西约三公里的地方有块断崖,沙滩到此就结束了,以前有空捡拾沙滩上的海鲜时每次都是到那儿就回来,在回来的时候顺便捡回刚才自己敲晕的鱼虾。

在智力等人后面是其余猎手们抬着的渔网,渔网成了一个大网兜,其中装着数十公斤重的鱼虾,能在他们手中逃脱的太少了,这大大超过了张凡虎曾今一人独自的战果。再后面是留守族人们捡拾的贝类及小鱼小虾等,是第三等猎物。

大荒族族人也回来了,毕竟他们有足足六十人,而且全是优秀的猎手,速度也快,只是方法在刚学到智力等人的用得不灵活,大家配合得也不好,所以他们到东边两三公里外的红树林再回来时,他们的收获却没有最初意料的大大超过神树族,甚至他们的大鱼还比神树族三人捉住的少。

这次的鱼虾虽然很少,但却是一个很严肃的情况——分配问题。张凡虎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在大荒族内对方内部也争执过,女祭司赞成与张凡虎神树族彻底合作,即双方共同努力然后平均分配战利品;几个老头子主张分开,对于张凡虎及其部落对他们的帮助用另外的方式来回报。但是让他们无语的是地位同样很高的张凡虎那位妹妹也帮着女祭司,她想与她哥哥“同甘共苦”。最后的结果是——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二十几个神仕虽然人数较少,但是他们的综合实力绝对在三十几个族中猎手之上,但是他们大多数都是第一次看见大海,更何况是在沙滩上捕鱼了,最后双方得到的差不多,都只有张凡虎他们的一小半。神仕们一部分尊重他们的神的化身女祭司,想按她的愿望与张凡虎彻底合作,共同平分。但是又有些人比如那位偷偷默念女祭司“芳名”的神仕头目不赞成,而三十几个猎手中又有人赞成,最后搅得一团糟,争得热闹非凡。

张凡虎当然知道他们在争什么,但是他却没有插足,至于原因可以有很多又可以没有,不干涉人家内政才是一个有良好文明与素质的部落团体或者个人。他带着劳累的族人们走到海边,开展自己的生活。

夕阳西下,数十个大荒族族人在沙滩上再次被神树族族人们震撼了,这些震撼他们的是十二个在海中畅游的男人。这当然是张凡虎与十一个猎手了,原来腿部受伤的族人已经大致愈合了,只要不是剧烈运动就不会受到影响。有三人站在沙滩浅水中一脸尴尬,那就是两个顶替猎手的族人和大荒族原来的族长,他们三人没有受过张凡虎的游泳训练,所以还是一个旱鸭子。

张凡虎等人当然不是只顾自己享受的人,他们先把身上的臭汗洗干净然后把族人们也带到了水中。原本十二个人是不能没人只帮助一个不会游泳的族人的,但是智速却帮了大忙——他的八个老婆没人敢去帮她们的忙,当然智速也没有把自己老婆们交出来的意思更没有请求支援的意图,他们八个人在一起鸳鸯浴,只有那个抱着新生儿的女族人一脸羡慕与慈爱交加地站在潜水中为她的女儿洗澡,时而又看向那边的狂欢。

张凡虎突然觉得族中小孩子这么多了:树枝、树叶、智灵及来自大荒族的五个小姑娘,还有两个一岁多的小孩子,十个小孩都不会游泳,都需要猎手们照料。但是张凡虎也小看了这些人,树枝、树叶两兄弟坚决不要别人帮助,在齐胸的海水中双手撑着一块礁石双腿摆动自己学习游泳,当然免不了时不时地呛一口水;两个一岁多的幼儿与白墨是彻底地好上了,斑马都是天生的游泳健将,两个小孩子或攀着或骑着白墨在一米深的水中兀自忙活着。

这下张凡虎和十个族人就只用帮助六个小姑娘和几个男族人了,老族长德高望重年岁也大了,他没有与这些年轻人一起疯的想法,只是站在齐腰深的水中自己洗着,笑呵呵地看着自己的族人们。树枝树叶两兄弟对族长与另外两个顶替猎手的族人的刺激很大,这三人也自己到潜水中“呛水”去了。

智灵当然是黏上了张凡虎,而上次智力背着的两个女孩也找上了他,这让这位憨厚的汉子有些尴尬,但最后也没有拒绝。另外三个女孩被石骨和另两个猎手包揽了,剩余的去为白墨身边等几个不会游泳的族人护航。

在神树族的欢乐中,大荒族的族人也稳不住了,站在齐大腿深的水中洗澡——只是单纯地洗澡。没有渔民不会游泳,张凡虎也想教教大荒族的族人们,但是这个局面又有些尴尬,再加上智灵的孜孜不倦,张凡虎也只得先把她教会再说。

晚上,双方的关系终于确定了,这从分开的鱼虾就可以看出,以后双方只是单纯的同伴关系,当然是一个需要神树族大力提携的伙伴。既然已经确定了关系,那么晚上的夜宴也就各自解决了,只不过升火的弓转是借的神树族的,切开椰子顶盖作椰锅的刀也是借的张凡虎的军刀,要把坚硬的椰壳顶部且平整即使是张凡虎做的最好的燧石刀也难以办到,更何况是他们简陋的石刀呢。

既然已经借开头了,那就再借几次吧:张凡虎削出来的叉子、筷子、绳子、睡觉的渔网……

这是一个伤大荒族自尊弘扬神树族雷锋精神的晚上。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