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一百一十八章:沸腾的生命

劳累了一天的神树族族人在椰树林中的吊**睡得无比舒服,闻着熟悉的海水咸腥味,听着不远处的海浪声,享受着海风地吹拂,族人们又仿佛回到了数月之前那大丰收的时候,做的梦也是香甜的。

与神树族完全相反的是大荒族,即使在海边捕过鱼、捉过龟的人也没有在海边睡过觉,那些在脑中蹦现出来的神神叨叨的念头让他们难以入眠,再加上一切陌生的气息,甚至睡的吊床都是别人施舍的,这让他们辗转反侧了。半夜,当大荒族族人终于快要迷迷糊糊睡着时,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让他们再次“精神焕发”,一个个全部坐起来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向远方海面。

夜潮到了,银白色的月光下一条细线在水面上向着椰树林漂,声音越来越大,原来的哗哗声变成了轰隆声,好望角不愧被后世称为“风暴之角”,尽管只是一个平常的夜潮,但是浪潮却汹涌澎湃远超其余地方的浪潮。与大荒族的紧张完全相反的是神树族,族人们只是翻了个身,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睡觉,这巨大的涨潮轰鸣声居然成了一个提醒他们改变姿势睡觉预防落枕的信号。

当然神树族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对这突如其来的夜潮泰然处之,其中五个小姑娘突然惊醒,然后她们睡在身边的智灵轻声地安慰着她们;族长也突然醒来而且翻身而起,吊床突然剧烈摇晃,他身边的智力与智速两人连忙拉住他,不然这个吊床就翻了;那个面世二十几天的小女婴也不安分了,哇哇地哭着,但随之声音又变得呜咽了随之变成了幸福的哼哼声,原来是她母亲在第一给她喂食了。

大荒族人在最初的惊慌中也回过神来,在看到不远处神树族的迅速安定下来的局面他们再次感到了一种羞愧,一种身为男人、猎人的羞愧。潮水在椰树林边荡漾着,这个潮水来得正是时候:清晨就是它退却的时候,也是族人们起床就有的送上门来的一个收获。

第二天一大早族人们就起床了,张凡虎叫了一声女祭司身边的一位头目的名字,他是女祭司的四位贴身神仕之一,张凡虎在女祭司身边呆过的也有一星期多,所以对他的名字也较熟悉,当然这是女祭司叫他的,张凡虎也不管这是不是女祭司叫他的“专用名词”,先叫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