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十万年

第六十章:初次交锋

张凡虎知道女祭司的心思,对方这么不予余力地给他解释,除了有她对自己的尊敬之外,还有炫耀强大实力的威慑。但他不在乎,如果对方真有那么强会需要自己吗?如果对方那么强,又要伤害自己,自己能逃掉吗?所以张凡虎不给自己找压力。

刚果河中有一条东偏南的支流,叫乌林迪河,为了照顾女祭司和淡水鱼人不适合在岸上赶路的人,小矮人带着大家都是一路沿河而行,张凡虎等人也是踏河而行。

乌林迪河的起源地距离东非大裂谷很近,而且是距离大裂谷中最长的河流、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坦葛尼喀湖北部很近,所以大家都打算进这片大湖中休整一下。

这个湖张凡虎很熟悉,是他与神树族逗留多日的湖泊,自己也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只是没有透彻罢了。比如再湖边留下神秘的爪印和鳞片印的痕迹,光是这个印记就留下了不少精纯的能量,而且能与张凡虎精气完美地结合。当初张凡虎幻想过将其吸收了不知能得到多大的好处,但是现在给他一次机会,他同样没有把握面对,因为他就不能随意留下一个蕴含自己这么强大力量的印记。

“哗!”女祭司望着澄清的湖水,直接一跃而入,溅起的水花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虽然奔袭的时间不长,但是消耗的精力可不少,而且要想在水中超音速行进的巨型史前鸭嘴兽身上呆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其余几个鱼人也进入了湖中。

坦葛尼喀湖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神秘的湖了,也是最幽深可怕的湖,她就像深渊中的魔鬼巨口、地球母亲的巨型伤口中的积血!

张凡虎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安感,但是这股不安又极为平淡。以前一旦遇到这样的事他都会加强警戒,最重要的是要告知队友,但是这次来得是如此浅淡,甚至没有,而且感觉与以往的大有不同,所以他一时也没有在意。

女祭司的精神力很强,尤其是在水中的时候,张凡虎可不会认为自己在水中的精神力能赶上她,更别说超过她了。一个本来地位低的女孩能到这样的位置,没有强大的实力做保证是绝对不行的。而几个鱼人也绝对不逊色,但是这几人在湖中仍然没有任何不良反应,这更加让张凡虎确定是自己的错觉。

意外就是因为当事者不知道才叫做意外。

张凡虎在细心查看数年前神树族留下的营地旧址,就在他准备休息恢复精力的时候,水面上突然冒出巨大的水花,一个血红色的身影冒出水面。

“哦喝!哦喝!”白墨叫道,以其灵敏的野兽直觉查探到了这一情况。

“哼!”张凡虎一跃而起,身体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长长的漩涡,似乎要将空气搅裂似的,他双脚在地上一点,然后瞬息之间就出现在数十米外的水面上。

对方并没有立即进入水中,反而稳稳地立在湖面上,双手各抓着一物,一手是一个水属性的淡水鱼人,另一手是他的坐骑巨型鸭嘴兽。这两个实力强大、身体巨大实力也不错的人和兽在他手中都成了人类手中的鸡崽子,在其手中动也不动,并且迅速变干腌。

这是一个人,如果这样的生物也要算人的话:对方双手长逾两米,而修长的身高却也只有两米。

不!不是两只手,是四只!之间对方两臂下面突然冒出同样两只手——就像人类将背着的双手突然拿到身前来一样,又似乎是突然长出来的,反正它们是来得如此突兀和可怕。

对方还有一条数米长的尾巴,就像乱流中的海藻一样在空气中慢慢晃动,但是上面却发出巨大的威胁,那份力量不容小觑。

“嘿嘿嘿,我觉得还是你们人类的头好看些,所以……”对方的面部的却是一个人类的面貌,但是比较生硬,就像一个僵尸一样,而且他说话死气森森,就像幽冥中的魔鬼。

“嘿嘿嘿,我们不仅头好看,连手段也好看得很呢。”小矮人也狞笑到,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也缓步来到湖面上,与巨人蛮古、火属性人类妙妙、张凡虎三方包围了他,而女祭司和鱼人族长及另一个鱼人则在水中与其对峙,防止其在水中逃窜。

“放心好了。今天没有一个人能离开。”对方不急不躁,慢慢将自己的沾血的尾尖刺入湖水搅动,洗干净上面的血迹缓缓道。

“是的,没有一人能离开!”这种情况下酒只有小矮人会与其说话,而且他还将“一人”两字咬地格外重。

“砰!”对方脚下突然水花四溅,他向下沉了半条腿,而张凡虎也在湖面上后退了一步。

“这?”小矮人惊诧道,然后看着张凡虎,又看着对方,有些不敢相信:“精气神合一?”